刚刚更新: 〔召唤遮天群侠征战〕〔骨符〕〔从狩猎开始的英雄〕〔九天〕〔战龙兵锋〕〔重生之搏浪大时代〕〔上门狂枭〕〔随身一个恐怖世界〕〔重生为君〕〔霸道仙侣〕〔重生之仙界大帝归〕〔全球巨导〕〔试婚100天:帝少宠〕〔我在英伦当贵族〕〔我有一个总裁女友〕〔龙拳〕〔从特种兵开始的神〕〔财智在线,萧爷总〕〔光明神印〕〔神秘老公惹不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三十:漫天花雨,天地同悲
    本站:m..只是如今这好似要令时间万物失色的容颜,此刻却是写满了哀怆,好似丢失了什么了重要的东西一样。

    她伸出自己的手在虚空中胡乱地抓着,满脸泪痕的她似乎想要抓住空中的七彩流光不肯让他离去。

    不过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无论她怎么抓取,都不能阻止它的一点点的消散在她的眼前。

    当最后一缕流光飘散在这方天地之间,天空中便下起了漫天纷飞的花雨,飘散在了仙狱的大地之上。

    就如冬雪般悄无声息地消融了,整个天地似乎都在这一刻悲怆起来。

    与此同时,华海市华旦附属中学教师公寓的阳台上的夏诗筠与正在某某别墅花园内安心养胎的严妍。

    看着突然而来的花雨,都莫名的感到一阵绞痛,好像什么东西不见了一样,但细细感受后那种感觉又没了,这让她们甚至都忽略了眼前的奇异景象。

    在这个时候,无论你是在地球的何出,你都能看到满天纷飞的花雨,这前所未有的壮观景象.....

    仙武大世界与妖魔大世界内,天地间也飘起了花雨,无论是修士还是妖兽或是魔兽皆是仰望天空。

    凡是有灵识的生物,都各自停下了手中的事儿,向眼前的花雨施以最高的礼数,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代表什么。

    地府,仙狱世界内,看着满天的花雨,暗空间里的谢必安见左严身陨。

    当即就要不顾一旁曹长卿的劝阻,拼命地攻击着眼前左严留下的结界。

    不过这结界面对之前的大战之中的余波都纹丝不动,坚不可摧。更何况谢必安这雨点大小的能量了。

    在攻击了数百息后,精疲力尽的谢必安瘫坐在地上,满脸的呆滞,好似丢了魂一样。

    见他发泄的差不多了,曹长卿才道:“没用的,出去你也做不了什么,当下你应该尽早提升修为,与我一同飞升那个世界为君上寻那人,你明白吗?”

    见谢必安还是那副痴傻样,曹长卿突然指着他怒道:“你这个样子,怎么对的起君上的一番苦心?”

    谢必安依旧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沉默不言没人知道左严对他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希望”。

    希望啊!自从做了左严的小弟,让他燃起了对修炼的“希望!”。

    没人知道,他为了寻她牺牲了他的天赋,与阎罗王做勒交换,至此便永远只能在元婴期徘徊,终身不得寸进。

    最后发现被骗的他,本来已经认命了,所以他

    在地府之中才会是那个样子,自甘堕落任人欺辱。

    但是上天却让他遇见了左严,短短两天之内连破三大境界,原本受损的天赋也恢复如初,战胜崔府君后,又让他燃起了终有一日能寻到“饭饭”的希望。

    左严对他的再造之恩,让他在心底死死地认定了他这个老大,但现在自己的希望却被人当着自己的面杀死了,这让他如何不绝望,如何不万念俱灰?

    曹长卿突然想起了什么,对谢必安说道“你忘了君上说过,他会消失一段时间吗?”

    闻言,谢必安瞳孔才重新凝聚其焦距来,他猛然抬头道:

    “对!老大说过他会回来的,呵!我怎么给忘了!”他拍了拍自己的头,惊呼道:“老大说的话,就没不准过,老头咱们赶紧走吧,我等不及要修炼了!”

    曹长卿这才点了点头,而恰巧在这时,左严留下的结界也消失了。见状,谢必安与曹长卿相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坚毅,大步迈步出了暗空间。

    暗空间之外,虚空中那个倾城之人悲道:“呵呵.....!你总是这样,难道霓裳要你个解释就这么难吗?”

    忽然,她身上的气息开始像决堤之水般暴跌起来,周身的气机也变得紊乱无比。

    对此她却毫不意外,甚至没有平复气机的打算。

    她因强行附身地球天道而受其反噬的伤势,这时终于压制不住了,面色苍白的她压下了涌上喉颈的血气。

    用素手擦掉了自己嘴角的血迹,惨然道“如此也好,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仙武与妖魔世界就算两不相欠了!”

    她抬头看着那最后一丝流光,眼中燃起了决绝之意,轻笑道:

    “待笙儿寻着你,笙儿保证不犟了,咱们再重新开始,那个时候我不再是妖主,而你也不再是魔帝!”

    她似乎想通了什么,释怀一笑,仙狱世界便好似再次色彩斑斓了起一样。

    她放开了自己的妖源,整个仙狱世界便在它的照耀下再次焕发出了生机,鸟语花香、山川草木、大江河流再次一一出现于这方早已阔别许久的世界。

    在一阵虚幻后她也化身七彩流光,追赶上了那最后一丝流光,与他一同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待她们双双消失后,在了地球人经历了一次旷古奇观的花雨后,又迎来了一场满天的花雨,无数之前没来的急拍照留恋的人,赶紧拿出手机记录起了这一瞬间。

    而在妖魔大世界的妖界之中,这场漫天花雨中,却

    是无尽的悲怆之音。

    无数的妖兽跪伏在地悲道:“我主!”妖神殿一众须发皆白的老人,感受着花雨中的气息,脸上尽是凝重之意。

    “大长老,这个纪元内我妖界两位妖主接连陨落,新妖主又不听我等之言与魔主结下两界姻亲,现下魔界虎视眈眈,这可如何是好啊?”

    大殿之下,一个身形孔武的老者,冲着大殿前端那人焦急地问道。

    “慌什么?仙魔大战在即,我不信他魔主敢对我妖界出手?我妖界虽说当下实力受损,也不是他能捏的软柿子!”

    他瞪了一眼出声那个老者,又道:“今后,谁若长他人志气灭我妖界威风,我敖圣便自行清理门户,免得丢我妖界颜面!”

    前端被唤作大长老之人呵斥道,言语间惊雷咋起。

    魔界,天魔大殿内,笼罩与黑气之中的魔主见着眼前的花雨,心中一疼。

    轻声道:“我早就说过,他和你是命定的孽缘,我与你才能携手长生。你们在一起不会有好下场,你偏不听,现在我又当如何?”他缓缓地做到了地上,神情黯然。

    半晌,他抬起了低下的头颅,似乎有了什么决定,看着将要落幕的花雨道:“如此,那你就莫要怪我了!”

    仙武大世界九州之中,仙界的光明国都的大光明宫中,金銮殿上,看着之前飘落的花雨,仙帝-太渊自然感受到了其中本该早已殒命的魔帝无名的气息。

    此刻的他正坐在龙椅之上,等候着手下之人回禀他在一位魔帝无名亲信身上的最新收获。

    不一会儿,一位身着金甲的配刀男子便从大殿之外走来,行了一礼后恭敬道:

    “君上,下官在陈赵阳口中得知,魔帝似乎去了一个叫地球的世界,而之前那个魔帝的似乎只是一道变异的本源分身!”

    “什么?本源分身,这怎么可能!”仙帝惊呼出声,丝毫没有在意此刻自己的失态。

    因为他实在被这个消息给惊到了,要知道他现在都还没恢复魔帝给他的伤势,如今竟然说自己是伤在一道分身之上!

    数息之后,他才平复自己的心境“可有办法前往地球?”

    “有,不过需要很长时间准备!”佩刀子道。

    “那你下去准备吧!无论他是死还是活,本座这次定要亲自弄个清楚明白!”

    “诺!”金甲男人行礼之后便退了下去,整个大殿便陷入了寂静,落针可闻。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厉少宠妻至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萧尘〕〔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紫阳小师叔〕〔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绝世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