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三一:阎王之殇
    本站:m..地球,仙狱再次复苏的大地上,大道之力与法则之力浓郁,整个原本荒寂的地狱,一下子便成了一片修炼的沃土,灵力浓稠到了固态的地步。

    天穹之上,白人天道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女人和那个人一起烟消云散,它十分的疑惑和不解。

    这个女人是在十多年前如左严一般突然来地球的,不过当时自己并未将她当回事儿,因为她实在弱的不行,它压根没兴趣搭理她。

    可就这么一放任,不过短短十年时间,她便与它站在了同一高度。

    当她出现在它面前的时候,差点没把它吓死。

    什么时候在自己眼皮低下,竟然成长出了一个比自己还强一丝的人,而自己却对此毫无所知。

    这不好比卧榻之侧,给让人拿刀对着一样,已经在钢丝绳上走着了,还不自知。

    好在的是,似乎这个女人对自己并无恶意,她来找自己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为了挑战自己,相反照她说的是来帮自己的。

    在自己疑惑的时候,这个女人又告诉自己,就在这几年内,就会有一个如她一样的人回归地球,甚至那个人比她还要强。

    如果自己不想成为它的垫脚石,就得先下手为强和她联手除掉那个后来之人,否则自己就会地位不保。

    本来它是不信的,不过自己拒绝她后。她便如受了刺激一般,直接与它大打出手。

    二人打了个不分胜负,见自己不愿与她合作。

    她便说她现在还未完全恢复,若自己还冥顽不明。到那时候,她不用那人出手,自己便将它斩了吞噬就是。

    这又把它气的不要不要的,当即又与她战了起来。

    不过随后它又发现她所言非虚,她还真的不在状态,不然自己还真对付不了她。

    思虑过后,它便与她达成了合作,一同截杀那个在她之后回到地球的人。

    这个人也就是现在的左严,其实它一来到地球,身为地球天道的自己就知道了,见它虚弱到连汽车都能撞晕的地步,就如之前那个女人一样。

    它当即就要出手,了解这个威胁。不过却被那个女人阻止了。它还以为她改主意了。

    当即就要与她翻脸,结果她对它说,若是现在出手死的一定是它,非但杀不了他,还得把自己搭上。

    这句话简直没把它气疯,它堂堂地球的天道,在地球它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打不过一个娘们已经很窝火了,结果这娘们还说自己打不过一个重伤之人。

    真是泥人也得有气,它当即就要越过她,向左严出手。

    见劝不动自己,她便说给自己看个东西,如果看过之后

    自己还要出手,那她就不再阻止自己了。

    结果自己便看到左严与另一个世界的天道一战的画面,画面中除了那个成长时间的比自己还要长的天道外,还有两个不弱于自己的妖兽以及眼前这个女人,总共四人与左严战在了一起。

    画面中的左严是一条黑色巨龙,在天道与三人的围攻下,游刃有余。

    当他抓住空挡后,那个天道被其一击重伤,之后三人都被他一一击退,随后他便扬长而去。

    这把它看的是头皮发麻,虽然画面中的女人还没现在这么强,但那其余二人可是与自己差不多的存在,还加上一个比自己还强的天道,围攻他一人竟然还被他重伤最强之人逃了。

    当即它便打消了出手的想法,开玩笑对付这样的狠角色,没有万全之策是能轻易打草惊蛇的吗?所以它便接受了她的提议,用谢必安的雷劫来迷惑他。

    在紫雷当中藏了一道寂灭之雷,并且透露除了一丝她让它故意透露而出的气息,引蛇出洞,让左严离开自己的肉身。

    果然如它们所预料的,左严感受到那道紫雷的异常后就躲了起来,趁此机会它便在他的命门之中布下了那道子雷,原本他是施展不出来的,因为它的还没成长到那个地步。

    但是在那个女人的帮助下,它成功施展了出来并隐匿在了她指出的命门之中。

    等他引动地球之外的空间之力时,刚好就触发了那道子雷,自内而外攻破了他的命门,彻底坏了他原本就快要动摇的根基。

    不过之后的剧情的发展就不一样了,让它不明白的是,即便如此他竟然还有这么强,他都想跑了。

    要知道画面中他的最强形态是一条黑龙,也没见其施展,说明他完全还有底牌没用,如此它都不敢想象左严全盛时期有多强。

    空中的他,不由哑然一笑道:“估计自己那时候也就是一盘下饭菜的角色。”

    虚空之中的白人,不由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惊奇。这么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真的好吗?他摇了摇头甩掉自己这个不正经的想法。

    不过最让它纳闷和不解的是,明明是这个女人费劲千方百计杀了他,可达成所愿后,又为什么又要散尽自己的本源,与其一起重归天地呢?

    无论它怎么想,它也想不明白,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二人之间或许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故事吧!不过二人没了,对自己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

    不然自己还得操心那个女人,打又打不过,这才难办、不过现在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他看了看自己此刻的面貌,不由觉得十分满意。笑了笑,消失在了原地。

    而此刻,仙狱

    之中钟馗和魏征正与另外几人合力维持仙狱的稳定,现下的仙狱四处都是裂纹,就好像一件即将崩碎的瓷器一样,若是不是钟馗几人全力护住,早就崩解了。

    终于,在几人合力之下,仙狱算是暂时稳定下来了。几人面面相觑,眼中尽是骇然。

    今日经历之事,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在他们眼中都好似梦中一样不真切。

    那二人究竟是谁,交锋之中动戈便是天地崩裂,陨落后甚至还会降下满天的花雨,天地为之同悲。

    这时仙狱之主终于出现了,阴曹地府之主-秦广王!

    “我等参见王上,愿我王千秋万载,一统地狱!”

    钟馗等人当即跪下,躬身道。

    “起来吧!”

    眼前之人便是钟馗府邸卧房地道之内,那座宫殿之中的蟒袍男子,乃是一位渡劫期巅峰的人修,是当下的阴曹地府中最强之人。

    “今日之事,各位不得向外透露半句,若有走漏风声之人,打入仙狱永不超生!”蟒袍男子命令道。

    “诺!”几人恭声。

    随后蟒袍男子与几人稳固了一下仙狱,便来到了仙狱之顶,看着远处恢复如初的天穹和重新焕发生机的仙狱,就如钟馗他们一般,他除了骇然还是骇然。

    这样的手段,即便是在他之上的鬼帝也远远不如。甚至如蝼蚁之若大象来说也毫不为过,面对这般未知的强者,如何能让他不惊,如何不惧?

    可即便他再怎么搜肠刮肚,也是想不出那几人是谁,其中一人据说还是谢必安的大哥,可谢必安的脚跟他再清楚不过了,还是自己把他捞起来做的勾魂使。

    之前他不过就一个不愿轮回的情痴罢了,怎么可能突然就冒出个绝世强者的大哥?

    再三思虑后,他也琢磨不透,摇了摇头便消失在了原地。

    待他消失候,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他的之前所立之地,他拿出了一个黑黝黝的阵盘,只见在那个阵盘上刻有许多符文,其中正有一个红点正在一闪一闪地向着地府方向赶去。

    见状,他对着阵盘说道:“先生,鱼儿已出现了,可以撒网了!”漆黑的阵盘中便传来了一阵冷笑声,似乎在回应他一样。

    听见这阵笑声后,这人也便向秦广王离去的方向追去。

    地府内府中,元帅府那处偏远的书房内,传出了一阵阴冷的笑声。一个人自屏风后走了出来,身着黑袍。

    正是牛头马面的军师,他看着手中阵盘传来的秦广王的行踪。

    见其停了下来,便在一阵冷笑后走入眼前的传送阵消失在了原地。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