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三六:鼻青脸肿的英雄
    本站:m..黄毛赵德柱在小弟的搀扶下,捂着自己的肚子,慢慢地从地方爬了起来。

    看着竟然敢踹自己的左严,他冷笑道:“呦!严哥这是昔日威风又上来了呀,你这意思是要赖账咯,那小弟也就不客气了!”

    赵德柱看了一旁抄起各种劳动工具的小弟,一扬飘逸的黄发道:“给老子打!”

    一众人提着家伙就向左严冲了过来,左严却突然伸出双手示意他们停下。

    “停!”

    赵德柱看见左严似乎有话说,叫住了小弟。

    “今天收账翻一倍,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你看怎么样?”左严对着赵德柱淡淡道,似乎挨打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见赵德柱没说话,左严又道:“我这么大个儿,不说我看不起你们,要是谁真吃我一下,可能还真受不了。还是老样子,如何?”

    赵德柱看了看左严一米八的个头,还有那一身肥膘。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人,才回答道“可以,不过是两倍!”

    “成交!”

    “成,你和他们先去去厕所!我和这个小娘皮算一下账就来,刚刚我的手可是磕的好痛的呢!”他搓了搓自己的手,想要绕过左严。

    左严身后的狄妮尚见黄毛又上来了,下意识地又朝左严身后躲,拉住了左严的衣角。

    赵德柱见左严似乎没有让开的

    意思,指了指他身后的狄妮尚笑道:“呦呵!严哥的意思今天要替她出头?”

    左严没说话,赵德柱拿起了身边一人的木棍,讽刺道:“这事儿,你自己也干过,怎么今天我要这么做,你还成了那个英雄救美的英雄了?”

    “碰……!”

    赵德柱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一棍子冲着左严脑门打了上去。狞笑道“呵呵!你他妈忘了那些英雄最后的下场了?”

    “啊……!”

    教室里穿出了,女生那特有的尖叫声。这一棍子直接把左严的头给打破了,鲜血顺着左严的额头滴落在教室的地板上。

    “啪嗒…啪嗒!”

    教室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固起来,所有人都是静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儿,却是没有一个人跑出去叫老师。

    他们除了对赵德柱的畏惧外,还有一种看戏的心态。恶人自有恶人磨,这句话果然不假。叫你左严之前称王称霸,今天也该你风水轮流转了。

    “这一棍算我替她还的,她和你的事儿就到这儿!”左严擦去眼角影响他视线的鲜血,冲正喘气的赵德柱说道。

    赵德柱看着眼前正在滴血的左严,扔下了手中的棍子。

    “可以,不过今天的账就在不在厕所,就在这收!”

    左严看了看教室里的人,众人见他看过来都移开了视线,没有人和他对视。

    “你凭什么打他?这是学校,你以为是黑社会吗?”一直在他身后的狄妮尚,突然站在了左严前面。

    用自己那纤弱的身躯挡住了左严,愤怒地看着赵德柱和他的一众小弟。

    狄妮尚身后的左严看着身前这个女孩儿,发现她的左手正在搅弄着自己的衣角,显然是怕的不行。

    见状左严突然有点想笑。仔细想想,狄妮尚还真是唯一一个为自己出头,愿意给他机会的人。

    自从他老爸出事儿后,左严基本就没和班上的同学说过话,更别说有个人愿意坐他这个坏胖子的身边了。

    左严永远也忘不了老爸进去的时候,对他说的话“孩子,爸要进去了,你以后你就是家里的唯一的男人了,你妈和你妹就就交给你了。你以前无论怎么闹我都容忍你,因为我知道你迟早会长大的。现在就是你长大的时候了,你明白吗?”

    到那个时候,左严一直不知道活在自己父亲的的庇护下,并不不明白老爸对他们家意味着什么。

    直到他爸进去了,这个仗势欺人的胖子才明白,自己只是个寄生虫。离了他爸,他狗屁都不是。

    因为自诩魔王的他自己的家人都护不住,要不是他爸的朋友出手,他们一家可能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能沦落街头,乞讨为生都是最好的情况。

    左严永远也忘不了自己的亲生母亲,被人一巴掌打在地上,苦苦哀求那人放过自己的画面。

    而他被人踩在脚下,除了愤怒的嘶吼什么也做不了。

    在那几个月里,他们一家才见到了什么叫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左严才意识到自己只有依靠自己强大起来,才能保护自己爱的人。像自己的父亲一样,让她们过上好日子。

    原本左严已经不想再来上课了,因为上了也没用。他自己什么水平,左严心里清楚的很好,除了浪费钱什么也做出不了。

    不过他妈非让他来继续上课,说什么再困难也要让他上学。不然她就不认自己个儿子,实在拗不过她,他也就乖乖来上课了。

    上一个学期左严自然不习惯在学校的落差感,他之前踩得人。一个个跑出来和他秋后算账。

    不过左严凭借自己这身膘肉,开始也没吃什么亏。可是后来就让教导处给逮着了,之前不敢批评他、收拾他,现在就不一样了。

    直接留给了个大过,请家长。他妈知道,后差点没哭死在他面前。说什么她对不起他爸,没把儿子教育好什么的。

    让左严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从那次起。但凡是他欺负过的人来找麻烦,一概去厕所解决。

    解决方式就是左严不还手,让他们打完算数。前提是不能打脸,不能要命。不打脸是他怕自己老妈看见担心,不要命是他还要给老爹报仇。

    就这样凭借着二百多斤的膘肉,他撑到了现在。虽然三天两头身上挂彩,但上学期结束后他就搬到学校住了,不怎么回家也就被他给糊弄过去了。

    这一年里,左严才明白自己之前是有多过分。几千人的学校,竟然没一个人愿意和他真心处朋友。他住的寝室,都是只有一个人的那种。

    原因是没人愿意和他一起住,不仅是因为他之前的所作所为。还有左严那震天撼地的呼噜声,上课他们已经见识够了。

    就这样他全校孤立的情况下,他度过了一个多学期。本来他已经不会高中交朋友之类,报什么希望了。

    后来左严把精力投在学习上,但或许是他没那天赋,加上之前荒废了那么久的原因。

    无论左严怎么努力,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随后他也听之任之了。

    可就是这样破罐子破摔的他,却迎来了一个美女同学。非但不介意自己的肥膘和呼噜,还愿意做他朋友,相信他能改好。

    加上狄妮尚人又长得好看,虽然嘴上没说。但早就激发了他的救美之心,什么人面前都能丢面子,狄妮尚面前绝对不行。

    所以左严一把把身前的狄妮尚拉去怀中,不顾旁人和她惊愕的眼神。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去叫老师!”

    随后他放开了狄妮尚的手,抄起椅子就冲着前面一人就是一板凳。身后狄妮尚见状,连忙小跑出了教室。

    教室里的左严仗着自己的膘肉,就像一个推土机一样撞入了人群。和赵德柱的一众小弟干了起来。

    “草泥马,敢掏我鸟老子他妈弄不死你!”

    “嗷,我的腿啊!”

    “喔!不行了,我的肚子!”

    人群中的胖子,为了把人撂倒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简直是下三滥的极致。

    撩阴、戳眼、打脸、捅菊花一样没落,几分钟的时间,七八个人就被他放倒在了地上。

    但是场上还有七八个没事儿的,而左严已经是浑身挂彩了。刚刚他挨得棒子,中的刀片也不少,虽然让他避开了大半,但剩下的也足够让他喝一壶的了。

    似乎对面的人被他打怕了,一个个畏畏缩缩的不敢上前。

    见状,左严也没自找没趣,撩开贴在脸上的血发,想看看赵德柱在哪儿。想和他谈谈,是不是够了。

    碰……!

    可没等到他找到赵德柱,就发现自己脸上的血像水一样流下紧接着一阵轰鸣的耳鸣声响起。

    他只感觉脑子一下子停止了思考,似乎世界都在这一刻静止了起来。接着他便感到一阵无法遏制的眩晕袭来。

    啊……!

    满脸鲜血的左严,便在门口狄妮尚和问讯赶来的张梅的一声惊呼中,缓缓地倒了下去。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