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三八:消失的影子
    本站:m..“左严,你这是干什么呢?”

    狄妮尚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她快步走上前一把抓起了正缓缓跪地的左严。

    在左严惊讶的眼神中,她狠狠地盯着猖狂的不行的赵德柱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装的,你要是敢让左严退学你试试!”

    “你别以为没人给左严作证,你就可以说什么算什么。但是你别忘了,我也是目击人,我会为他作证的!到时候事情闹大,我看你们怎么收场!”

    她撇了撇赵德柱拿着苹果的右手,又看了看他那几个小弟。

    “你右手骨折吗,这还能拿苹果呢?”

    赵德柱听她这么说,赶忙放下手中的苹果心虚道:“你管我呢?”

    “哼!”

    “左严我们走,和这种人多待一分钟都是对生命的浪费!”狄妮尚拉着左严的手,在赵德柱和一干小弟的眼中,离开了病房。

    医院花园草坪上,柳条合着盛夏的威风恣意的飘扬着,空气中总算没了消毒水的味道,和着花香不由让人感到心中一畅。

    左严呈着大字枕着右手,正挺尸一般躺在草地上。狄妮尚正抱着膝盖,静静地坐在一旁。

    夕阳下,微风吹拂起了她的发丝,带着狄妮尚那独有的香味,吹进了左严的鼻尖。左严说不出那是什么味道,但却是让他无比的沉沦在其中,而这也是左严躺在草地上挺尸的原因之一。

    “你放心,刚刚我急诊室找你的时候,我已经和张老师解释了,她说会给你争取下,尽量不开除你。”

    抱着膝盖的狄妮尚,转头冲着地上好似闭目养神的左严出声道。其声如花语醉人,其音若小鸟怡人。

    左严不由觉得就这么听狄妮尚说话,也是一种享受。所以他没有立刻回答狄妮尚的话。

    “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狄妮尚见他没说话,还以为他睡着了,不悦道。一旁的左严听她这么说,连忙坐起身来。

    “嘿…嘿…嘿!”

    狄妮尚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刚刚开不开心的小脸一下子就舒展开来了。

    因为没想到看着茂盛的草地,竟然在左严惊人体重和压迫下,在他起身后直接压出了个人形。

    起身的左严看着被自己蹂躏的草地,即便是他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冲着草地说:“对不住啊!小草,我不是故意的!”

    “哈哈……!”

    狄妮尚看见左严还给草地道上歉了,笑的更欢了。

    “你还笑?”

    看她笑个不停,左严一本正经地严肃道。

    “切,我为什么不能笑呀?”狄妮尚闻言,看了他一眼。

    “我对它们带来的灾难,你也有责任!谁让你不挑个椅子,要来草坪上坐的?”

    左严指了指

    被他体重虐待的草地,又指了指笑着的狄妮尚煞有其事道。

    狄妮尚指了指自己,无语道:“合着你还怪上我了?”

    “对呀,那不然呢!”左严耸了耸肩,点了点头。

    “难得和你扯!”狄妮尚受不了他爬杆子,伸手拉过左严的绑着纱布的手,翻来覆去的看。

    “对了,你的伤严重不?刚刚被教导主任拉去问情况了,没送你来医院,不好意思呀!”

    “没事儿,习惯了!”左严无所谓道,指了指自己的头道:“不过这次要惨一点,一不小心被人开瓢了。”

    狄妮尚看着左严头上的纱网,脸上满是愧疚。

    “对不起呀,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和被人打的这么惨!”

    看着狄妮尚还愧疚上了,左严出声道:“嗨!你放心就算没你,我今天也得挂彩,你忘了今天是还款日了吗?至多多了头上这一棍而已!”

    说着左严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胸前他那比一般女生还大的二两肉,随着他的动作波涛起伏起来。

    狄妮尚看着他比自己还大的胸部,不由得被他的动作逗笑了。

    见狄妮尚笑了,左严才问道:“不过,我这头到底是让那个家伙给开的?”

    听左严问起当时发生的事,狄妮尚才缓缓地告诉了左严,在他晕倒后发生的事儿。

    原来她跑去找班主任,却没有在办公室里找到张梅。

    她请办公室的老师叫的保安,她则打电话给班主任让她赶紧去教室。

    好巧的是,班主任也正好就在回办公室的路上。

    就这样两个人就在教室门口碰头了,她们赶到的时候,左严已经倒在了地上。而赵德柱和他的小弟,也倒在地上一幅受伤不轻的样子。

    张梅连忙让班上同学把人送到医院,并通知了左严的家长。而狄妮尚作为当事人之一,则被教导处叫去,询问情况了。

    等她放学后,就立马来医院看左严。她在急诊室里正好碰见了要出去追左严的张梅二人,询问原因后才知道左严去找赵德柱了。

    接下来她就向张梅和严芳解释了教室里发生的事儿,张老师这才知道自己错怪了左严。对左严妈妈说自己会尽力帮助左严的,请她放心。而狄妮尚问了赵德柱病房在哪儿后,就先她们一步来找左严了。

    随后就是之前发生的事儿了,她见左严竟然要跪在赵德柱面前,给把她气的不行,一把就把左严给拉了起来。

    说到这儿,狄妮尚突然睁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古怪地看着左严。

    左严见她看着自己,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东西,摸了摸自己的胖脸,也没发现有什么。

    “怎么了,你这么看着我?”

    “额!”

    狄妮尚停了一下,才问道“没什么,只是想问你,你刚刚真

    的要跪下去吗?”

    闻言,左严摇摇头说:“不会,如果你刚刚没有出现的话,赵德柱就会真真正正的躺床上了!”

    他没有告诉狄妮尚,如果她没出现的话。他会直接废了赵德柱的老二,让他一辈子做不成男人。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低头了呢,既然你也没事儿了,那我也该回去了。”

    狄妮尚看了看西垂的太阳,仿佛确认了什么一样,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左严也突然想到自己老妈和张梅正找自己呢,正要开口和狄妮尚道别。

    却看见在夕阳余晖之下,整个人都蒙上了一层淡金光晕的狄妮尚,就好似一个坠落凡尘的天使一样。

    想到她为自己出头的样子,让他不由怀疑她就是上天派来拯救自己的那个天使,他不由地看痴了。

    “你没事儿吧?”狄妮尚发现了左严的异常,关心道。

    狄妮尚的话,才唤醒了痴傻状态和左严。他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没摸到想象中的水迹。

    这才松了一口气,想到还好没流哈喇子,不然就丢人丢大了。

    “没事儿,你赶紧回家吧!不早了,周一见!”左严冲狄妮尚说道。

    “嗯,你好好养伤,周一见!”说完,狄妮尚向左严挥了挥手,转身向着医院外走去。

    等狄妮尚的身形消失在了视线中,左严才摇了摇头甩掉自己那不切实际的想法,转身向着急诊室病房走去。

    回病房的路上,左严一个人走着。现在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医院的路灯也在这个时候亮了起来。

    看着亮起来来的路灯,左严没想到都这么晚了。赶忙加快了步伐,想到老妈找不到自己的后的表情,他不由浑身一颤。

    正忙于赶路中的左严,没有发现的是,在不远处的亭子里,正有一个看上去精神奕奕的大爷,正死死地盯着他的后边看。

    赶路中的左严,似乎似乎感觉到有人正盯着自己,转过头来向自己的身后看了看,却什么也没看见。

    看着四周安静的古怪的环境,他突然感觉有点阴森,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不过,就在他想转身大步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影子似乎没了。

    这把他吓得不轻,他突然想到自己之前看的关于医院的种种传闻。

    不由感到虎躯一震,他都不敢确认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只是头也不回的向着医院的急诊大楼跑去。

    呼……呼……!

    左严瘫坐在急诊大厅的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等他喘的差不多了,似乎才想起来确认自己的影子还在不在。

    他赶忙低下头看自己的脚下,而这一看,又他给吓的不轻!

    因为他人坐着,而影子却是站着……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