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五七:倒霉的赵德柱
    本站:m..当夏诗筠开始讲解后,左严稍微听了一下,就兴致缺缺起来。

    因为他对语言学习实在提不上什么兴趣,因为他觉得实在他简单了,或许也是他习惯了的关系。

    因为在仙武大世界,不同地界,不同种族之间的语言是不同的,所以刚过去的时候,为了适应地域差别带来的语言差异,差点没把他逼疯。

    不过好处也很明显,起码他现在学一门相对简单太多的英语,对他而言都不要太轻松了。

    所以上到一半,左严就拿起了数学复习资料,堂而皇之地看了起来。

    因为如果一会出现相同的情况,他也借此能有恃无恐。

    按照左严脑海中那点关于数学为数不多的记忆,他知道“数学”应该是推演中的一种模式。

    用各种公式套在一起,求出想要的某种结果。这就和阵法的布置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所以相比英语他对数学更有兴趣。

    不到一会儿,他就把这本复习资料大体看完了,他试着演算了一下,发现和书上的答案并没有什么出入。

    她发现高中数学和他们玩的阵法比,简直就要太小儿科了。如果数学就这么点难度的话,他估计也对它提不起什么兴趣了。

    要知道随便一个阵法的万般变化,就要花废修士无数的心力才能成功推演而出。他刚接触这玩意儿的时候,废寝忘食的研究都是时常为之的事儿。

    所以他才能在阵法一途走上了巅峰,开创了阵法工会和阵法修炼体系,并且一直沿用至今。

    推演布阵,看似举手为之的事情,却是一件极为细腻的事儿。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句话用在布阵上,再为合适不过。

    所以没花什么功夫,到差不多下课的时候,左严已经把该背的公式什么的都记住了。

    再然后凭借他阵法公会会长的身份,推演利用这些公式得出结果,实在是再为轻松不过的事儿了。

    狄妮尚见左严一节课都没听讲,一直在那捣鼓着数学。

    不由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干嘛呢?不听课?”

    左严回道:“没干什么,看一下下节课要讲的数学,不然怕一会答不上来,害了你就不好了!”

    “那你英语就不听了?”

    “太简单了,没什么兴趣!”

    “简单......!”

    狄妮尚听见左严这么说,立马就没了和他继续说下去的想法。

    “会翻译,可不带表就把英语学满贯了!”

    见狄妮尚没说话了,左严也就继续研究起了数学。

    叮铃铃……

    “好了这节课就讲到这里,你们下去,记得把今天讲的复习一下,下课!”

    “老师休息

    !”

    夏诗筠走后,教室就又恢复嘈杂起来。

    而左严在又做了几道,对他而言略有难度的习题后就离开了教室。

    因为就目前而言,他已经对地球的数学提不起什么兴趣了。

    狄妮尚一直见左严在那画着什么,等他走后就忍不住好奇地拿过他的草稿本看了起来。

    她想看看左严怎么个狂的没边的家伙,一节课都做了什么。

    看着左严那鬼画符一样的草稿纸,狄妮尚直接就没了看下去的欲望。

    “写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教室外边的左严,突然有些内急,所以他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一楼的厕所。

    他进来后,里边正在小便的赵德柱和他的小弟,就立马注意到他了。

    因为那么大个胖子走进来,你实在想不注意的都不行。

    “呦呵,这不是严哥吗?”

    赵德柱凑到左严跟前问道:“严哥的脑子没事儿了吧?”

    “实在不好意呀,那天下手重了点,不过咱们的账还没算完,择日那啥撞日,就现在收吧!”

    说着厕所里赵德柱的几个小弟就围了上来,左严抖了抖把枪放好后,转身对赵德柱笑着说:“是该算下账了!”

    对于蝼蚁,他一般懒得说什么,直接镇杀就是,何必浪费什么时间,不过地球有什么法律存在,不能肆意杀人,不然赵德柱就会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因为人命在左严眼中,真的还不如草芥来的珍贵,对于胆敢触犯自己尊严的蝼蚁,除了被他无情碾灭外,再无其他路可走。

    除此之外,赵德柱对左严所做的事儿,都是对之前那个他犯下的,并不算直接触犯左严,所以在他心中死罪就算免了。

    左严猛然一拳砸在了面前的赵德柱胸口,直接把他打的连连腿了好几步。

    随后,左严又轻轻侧身,躲开了身后那人的撩阴腿,反手就给了他一耳光,直接就把那人打的晕头转,找不着东西南北。

    三下五除二料理了赵德柱和他的小弟后,左严拿了把扫帚随手把门别上。

    冲之前关门的那人说:“谢谢你呀,我都不担心别人看到我虐待你们了!”

    那人躺在地上,尴尬地笑了笑。

    左严走到赵德柱身侧,蹲下看着装死的他。

    出声道:“你不是说要和我算账吗?”

    赵德柱现在肠子都悔青了,谁知道左严这家伙挨了那么顿胖揍,今天还这么神勇,自己这边六个人都干不过一个伤员。

    他都怀疑自己这几个小弟是不是出工不出力了,不过他也挨了左严一拳,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扛下来的。

    起码他赵德柱挨了一下,就爬不起来了这是事实,

    所以现在他打又打不过,只能先服软求饶了。

    “严哥,我错了我不该向您收账的,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呗!”

    “放过你们,我想想你们从上学期到现在,在我身上收了多少账。”

    左严想了想,缓缓说“二十七次,这样你们几个互扇耳光,一人二十七个,打完这事儿过去,或者我亲自来也行,不过那时候就不是二十七个那么简单了。”

    他笑了笑,这把地上的赵德柱又给吓了一跳,还以为他又要整么收拾自己,赶忙对身边的小弟说:“没听见严哥的话吗?还不给我打!”

    啪...啪...啪...啪!

    接着在走廊上的厕所里,就传出了一连串的耳光声,门外赵德柱看门的小弟,听见这密密麻麻的耳光声,都不由为里边的左严感到可怜了。

    “之前那么不得了的家伙,现在混成这样,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风水轮流转吧!”

    正当他感慨的时候,看见有人想过来上厕所,他伸出手拦住他们说:“厕所我们征用了,你们去二楼!”

    几个男生自然认识他,也没说什么转身就上了二楼。

    厕所里,赵德柱几人的脸都被打肿了,或许你要问他们难道不会装吗?

    不过问题是左严会给他们机会吗?

    当然不会,因为只有脸被打肿了的才能好好地走出去,不然就还得和左严单独算账。

    他们都不想和左严待在一起,横竖都是死,所以他们打的也就卖力起来。

    没办法谁让人在厕所,他们不得不低头啊!

    等赵德柱他们的脸都红的跟个烤熟的猪头一样后,左严这才让他们停下了自虐。

    他笑着对一种鼻青脸肿的人说;“好了,我们的账到这里就一笔勾销,欢迎你们继续找我的麻烦,不过到时就是新老账一起算了!”

    说完,他就没有再管地上的赵德柱,转身拿下了扫帚,冲门口的人打了个招呼后就回了教室。

    门口那人见出来的是左严,整个人就蒙了。

    以至于左严和他打招呼他都没注意,等左严走远了,他才突然想起赵德柱还在里边,赶忙跑进厕所后,却见到了六个红烧猪头。

    “柱哥,猴子,你们这是怎么了,那个王八蛋干的?”

    赵德柱见自己被打成这样,这家伙在外边都没一点反应。

    现在看着他那完好无损的模样,心里的鬼火就不打一处来。

    他一巴掌打在了后边进来的那人脸上,骂道:“你他妈是聋子?”

    “老子在里边被打成这样,你在外边就一点听不到?”

    赵德柱站起来一脚踹在了那人肚子上,看着左严离去的方向恶狠狠道:“咱们走着瞧!”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