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七三:我是学霸!
    本站:m..花田月下别墅区望月山山顶

    这时左严注视中的葛中华等一众老人才结束了唠家常的闲话,一个接一个站好后,都不约而同地深吸了一口气,一同打起了太极起手式。

    在常人眼中葛中华打出的只是简单的太极起手式,但在左严的眼中却是见到周遭原本正在消散的灵力正在向着葛中华疯狂靠拢。

    却又如同左严那般,只是在葛华的体内川流而过后就四散开来。

    原本左严以为葛中华只是凡人而已,但这手引动灵力的本事,让左严都不由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破眼》出问题了,不然怎么会连金丹期以上的修士都看不出来。

    要知道除了他这个bug外,牵引灵力这样的事儿,只有“以气化灵”的金丹期修士才能做得到的。

    葛君瑶见左严不说话,还一副发呆的模样。

    心里没来由的就感到一阵莫名的失落感,“别人见到她谁不是恨不得眼珠子都掉自己身上,怎么左严这家伙倒是像个没事儿人一样。”

    “昨天新家伙还让自己出了那么大个洋相,难道自己的魅力没那么大了?”

    葛君瑶想着,竟然还拿出手机看了没自己的脸,可无论她怎么看都没有什么缺点。

    可左严这家伙怎么就不买她的账呢?

    左严自然听不到葛君瑶心里的嘀咕,等葛君瑶用手在他面前挥来挥去后,他缓过神来问道:“怎么啦?”

    葛君瑶听左严这么说,就更加怀疑自己的魅力了。

    “没什么,只是在想你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哦,没看什么,只是在看你爷爷他们打太极而已。”

    “太.......极?”

    葛君瑶一脸吃惊的样子,要不是左严一本正经地说的,她都要怀疑左严是不是在胡说了。

    “这年头还有年轻人喜欢太极?”

    左严点了点头,道“怎么了,不可以吗?”左严虽然回答了葛君瑶的话,却依旧没有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葛君瑶听左严这么说,黑白分明的眸子一转,狡笑道:“那人家教你呀!”

    “教我?”左严听葛君瑶这么说,这才转过神来看着一脸笑意的葛君瑶。

    “对呀,你不是喜欢吗?”葛君瑶眯着一双月牙似的杏眸笑道。

    “额......!”

    见左严不说话,更加肯定了葛君瑶心里想的,那就是左严这家伙在找借口,不想和她说话。

    在她的心里也打定主意要让左严出一下丑,想到左严的那身肉做太极时的样子,葛君瑶心里就开心的不行。

    “来嘛,来嘛,跟着我做!”葛君瑶说着就打起了一个太极的起手式,那架势别说还真有模有样的。

    左严看着被葛君瑶轻松地打出得非常飘逸的“云手”组合,竟然也能将周围的灵气汇集在了一起。

    左严立马运转了神通破眼,但是答案依旧是葛君瑶只是一个凡人而已。

    葛君瑶做了一遍云手后,却看见左严一脸蒙的样子,还以为他没看明白,又重复了一遍云手后,缓道:“身体转动要以腰脊为轴,松腰、松跨,不可以忽高忽低。两臂随腰的转动而运转,要自然圆活,速度要缓慢均匀。下肢移动时,身体重心要稳定,两脚掌先着地再踏实,脚尖向前......”

    左严听葛君瑶说的这么详细,还真是一心要教他的模样,也就按照她说的做了起来。

    果然就像葛君瑶想的那样,左严打起太极来一点意境都没有,反倒是像是小鸡刨米一样,像是在乱抓一样。

    好不容易等左严打完了云手,葛君瑶已经忍不住了,捂着肚子蹲在一旁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这....那是...云手啊?”

    葛君瑶指着站着的左严笑道:“分明就是小鸡刨米,好吧!”

    “受不了了...哈哈...哈!”

    看着乐的不行的葛君瑶,左严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葛中华,留意着他们的动作,随后他才蹲在地上看着正捂着肚子笑的花枝乱颤的葛君瑶,说:“我们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葛君瑶抬起头看着一本正经的左严,抚掉了自己眼角笑出的泪水回道。

    “现在是早上6点40,如果我在二十分钟内学会了太极,你就给我在食堂打一星期的饭如何?”

    “二十分钟?学会太极?”

    “嗯!”左严点了点头。

    葛君瑶看着左严一脸认真,问道“打一周饭是吧?”

    “对!”

    “可以,我学了一个月都还没学会,我还真就不信你二十分钟就能学会那么多动作,我先声明呦,那种像鸡刨的可不算太极!”

    “哼!”左严没说话,只是狡黠地笑了一下。

    “对了,我再加一条,输家还要给赢家买东西,随叫随到那种!”

    葛君瑶笑着举起了自己的右手,示意左严击掌为约,就像害怕左严会反悔一样。

    不过让葛君瑶失望的是,左严竟然一脸淡定的和她击了掌,葛君瑶看着左严脸上那丝神秘的笑意,让葛君瑶莫名有种被猎人盯上了的感觉。

    正当她打算盯着左严练太极的时候,左严却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爷爷的方向。

    葛君瑶猜不透左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就现在一旁等着左严的动作了,反正左严浪费时间对她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儿。

    等时间快过去一半的时候,左严

    才动了起来。

    让葛君瑶失望的是这次左严的体型虽然依旧臃肿,但是做起太极的云来,却显得别有那么一番味道。

    葛君瑶也说不上有什么不同,但是左严的“云手”看着似乎有另外一种意境在里边。

    左严打着太极的云手,陡然有种明悟涌上心头,淡淡道:“太极者,无极生,动亦之机,阴阳之母,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相亦,皆及神鸣!”

    紧接着左严就在葛君瑶意外的神色中做出了太极的第二式“金刚捣碓”,“心静身正,亦气运行,开和虚实,内外合一,运柔成钢,钢柔并用,静发自如!”

    葛君瑶的小脑瓜子一下子就当机了,“我都没教他呀,他怎么会第二式的?”

    陡然葛君瑶似乎明白了什么,楠楠道:“这家伙是学爷爷的!”

    左严了没有管葛君瑶的惊讶,他打完第二式后,接着就是第三式“懒扎衣!”,第四式“六封四闭!”

    ......

    等左严将太极十三式一一打完,已经是早上七点二十了,左严重重呼出一口浊气后,这才从凝气屏神的状态中退了出来。

    不过这时他已经被山顶上晨练的人给包围了,人群中无外不是惊讶赫尔赞叹的目光。

    就连葛中华等人也停下了打太极,而是站在葛君瑶旁边正一脸意外地看着自己。

    左严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太过投入了,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太极”竟然是一套极其不错的的炼体之法,虽然比不上他的“减肥操”但也是一套难能可贵的修炼法门。

    左严的脑海中不由出现了一个集两家之长的想法,“太极”这套功法如果改进一下,是很适合地球人修炼的。

    不像他的减肥操,如果不是特殊体质加上对它的修炼之法烂熟于心的左严,一般人可能连第一个动作都做不出来,那就更别说修炼了。

    左严虽然没说会,但是在他停下后,山顶上却是爆发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因为这里的人很多都是会太极或是了解太极的,所以他们自然看的出左严的“太极”中蕴含的那股子神韵。

    就像是一个浸淫太极数十年的太极宗师一样,每一式都带着自己独特的韵味。但是看着场中一动不动的左严,所有人都生出偶尔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左严的年纪不大,体型更是像一个肥猪一样,并且在场已经有人认出了他这个左家大少,那可是一个声名狼藉的纨绔加败家子。

    怎么可能打出这样充满意蕴的“太极”?

    别说山顶上的人不信,连教左严太极的葛君瑶自己也不敢信。

    “这怎么可能?”

    听见葛君瑶的话,左严笑道“或许,我是学霸!”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