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七五:带校花翻围墙!
    本站:m..感受着自左严胸口传来的温度,葛君瑶觉得此刻的时间都停止了。

    从小到大除了小时候被别的男孩骗过被抱过外,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的抱入怀中。

    左严自然不会觉得时间什么的都停止了,因为说实话太胖真的会影响你的某些感觉。

    因为左严什么都没感觉到,只是感觉怀里多了个东西而已,再有就是嗅了一口葛君瑶身上那股子香而不腻的体味。

    他这么想,可葛君瑶不这么想了,她还以为左严是故意吓她的,所以葛君瑶一把推开了抱住她的左严,顺带在左严的脚背上踩了一脚。

    “嗷~~”

    “你干什么?”左严平白无故挨了一脚,吃痛看着一脸得意的葛君瑶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踩你而已,不可以吗?”看着左严吃痛的模样,葛君瑶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补充道:“谁让你吓人家了。”

    左严正想辩驳,葛君瑶又吐着自己的丁香小舌,俏皮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刚刚拉住了我,谢谢啦!”

    葛君瑶一句话就把左严想说的话堵了回去,“不用,是我的错!”

    虽然左严在葛君瑶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葛君瑶那红扑扑的小脸告诉左严,她并不像脸上表现的那般平静,所以他也就不追究葛君瑶那点小心思了。

    葛君瑶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件事儿的意思,看着左严问道“对了你这么鬼鬼祟祟的叫我做什么?”

    “鬼鬼祟祟?”

    “拜托,我都放大了脚步声,你都听不见好吧!”左严尴尬地笑了一下,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

    左严指了指自己家的方向,“等我拿一下课本,我们一起去学校!”

    “我为什么要等你?”没想到葛君瑶直接问道,看样子似乎还在介意左严赢了她,还吓她一跳的事儿。

    左严道:“额,因为我有东西让你买呀,你忘了最后你加的那条了吗?”

    看着左严那胜利者的模样,气的葛君瑶的牙直痒痒:“行!那你要买什?”

    “你等我,我一会儿再告诉你,现在我还没想好。”

    说完左严就没登葛君瑶回答一阵风似的向着自家的方向跑去,只留下了一个葛君瑶站在公交站牌。

    左严回到家的时候左倾已经走了,家里只有趁着上班之前收拾家务的严芳。

    看见儿子回来了,严芳立即停下

    了做家务,走过来问道:“你上哪去了?”

    “怎么现在才回来?

    “没吃早餐吧?”

    一连三个问题,左严都不知道先回答那个,只是走到餐桌前拿起了自己那份牛奶边喝边说:“我去跑步去了,顺带减了一下肥!”

    “减肥?”

    “对呀,怎么了,有问题吗?”

    看着严芳一脸的意外,左严反问道。

    “没,没什么!”没想到严芳反而有些支支吾吾起来,既然严芳没说左严也没打算问。

    不过左严突然想起来,似乎在记忆里严芳一直不让自己减肥,甚至自己胖成这个模样了,她还经常买好东西来给自己补身体。

    果然等左严喝完牛奶,严芳又道:“严儿,要不咱们还是别减肥了,你看你之前也减过,不也没什么效果吗?”

    左严没说话,只是顺手拿起了两份面包,疑惑地问道:“怎么了,我锻炼身体这事儿是好事儿啊!”

    “是好事儿,但是你从小身体就不好,我怕你太较真,到时候把身体弄坏了就糟了!”

    严芳便替左严擦汽油脸上的汗渍,一边关切地说:“到时候妈该多难过啊,就当为了妈,你别锻炼了可以吗?”

    左严原本还没觉得什么,听严芳这么说,他倒是觉得似乎严芳对于自己的身体知道些什么,但她却不想告诉自己。

    于是左严问了一句:“我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严芳听左严这么说,连忙道“胡说,你身体健康的很,能有什么事儿?”

    “妈只是担心你身体吃不消而已,你别多想,想锻炼就锻炼吧,不过你答应妈,可不能过度,要是没什么效果就别锻炼了!”

    严芳说完就看着左严,就像他不答应她就不让左严锻炼一样。

    “嗯!”

    左严点了点头后,严芳才放心嘱咐了一句让左严快点吃等下别迟到了,随后她就继续做起了家务。

    看着忙碌的严芳左严即便心有疑惑,但他也不愿意逼她。

    左严拿上两块烤好的面包和热好和牛奶,和严芳说了一句后,就打开门向着公交站牌赶去。

    等左严再回到站牌已经八点了,葛君瑶已经急的不行了。华旦中学的早读八点二十结束,过后是十钟的课间。

    外校走读的学生可以不去早读,但课是必须要上的,要是再耽搁下去肯定就该迟

    到了。

    左严跑到葛君瑶面前递给了她面包和牛奶,葛君瑶看在早餐的份上也没怪左严迟到了。

    两人又等了三分钟左右才上了公交,不过这次左严他们遇上了上班高峰期。很荣幸地成了迟到的代表中的一员,而更不幸的是,他们还让教导主任给抓住了。

    ……

    当左严他们跑到校门口的时候,正好看见校门里边站着的迟到了的学生。左严一见这场景,就知道他们今天栽了。

    要知道以前的左严虽然经常迟到,但是没办法他家里硬,学校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自从上学期他家出事儿后,自然就不能同往日而语了。刚开始的时候,左严根本起不来,让教导主任逮到收拾惨了。

    那段时间左严是把他以前做的事儿没受的罚全补上了,什么扫厕所,浇花,跑圈,蛙跳,鸭子步.......

    他是一样不落地挨个来了个遍,所以到后来左严才会去住校,一是他妈放心,而就是为了不迟到,因为起床对他而言太困难了些。

    所以凭借着无数次迟到的经验,左严一看就知道今天肯定有是那个“岳不群”在搞事情。

    没错左严他们的教导主任叫岳不群,自然他不是真的叫“岳不群”他叫岳不逡,叫他“岳不群”是在拐着弯骂他“伪君子”

    左严能看见校门里站着的人,葛君瑶自然也能看见。但她可没有左严的经验,要知道葛君瑶可是三好学生,什么迟到、旷课、打架和她是一点也沾不上边儿。

    所以她自然没有左严那么老道的经验,还想正儿八经地从大门进去。不过却被左严给拦住了,左严和她说了门内那些人的情况后,葛君瑶才知道进去是什么下场。

    这可把她这个三好学生给急坏了,想到她班主任给她家里打电话后,葛君瑶只差没急哭出来了。

    当葛君瑶急的不行的时候,左严却是一脸的淡定,这让葛君瑶以为他是在看她笑话。

    生气的葛君瑶,哼道:“你以为你没迟到?”

    听葛君瑶这么说,左严这才老持沉重地解释道:“没事儿我有办法!”

    ......

    五分钟后,葛君瑶看着面前约莫有二米五的围墙,忍住胸口的火气,道:“这就是你说的办法?”

    左严不明白葛君瑶怎么还生气了,笑着答道“对呀,翻墙!”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