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七八:震撼马拉松 上
    本站:m..葛君瑶紧紧闭上眼睛等了许久,却始终没能感受到岳不群的戒尺打中自己的感觉。

    正当她以为是岳不群心软了,睁开自己的眼睛时,才发现不是岳不群心软了,而是岳不群高举的戒尺根本落不下来。

    因为岳不群的戒尺被一双大手偶牢牢地钳住了……

    很久后的将来,葛君瑶永也忘不了那天左严挡在他的身前握住岳不群戒尺的模样。

    他那肥硕的背影直接把要打她的岳不群给挡了个严严实实,就像是一尊可以为她当下所有危险的神坻一样。

    拦下岳不群戒尺的左严,没有管岳不群那快要把他吃掉的眼神,淡淡道:“她的罚我来受!”

    岳不群听左严这么说,握住戒尺的手想把戒尺从左严手里抽出来,却没想到他两只手都用上了,却还是挪动不了一丝戒尺的位置。

    有些输了气场的岳不群,出声问道:“凭什么你要替她受罚?”

    “因为是我带她翻得围墙,也是我害她迟到的,够了吗?”

    “呵呵...!那我要是不呢?”岳不群被左严折了面子,怒极反笑,看着左严道。

    “那我就把你的那些事儿抖出去,不信你就试一下!”

    “你!”

    岳不群听见左严这么说,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气势一缓,不再和左严针锋相对,“你的意思是,我不罚葛君瑶,就可以随便罚你了?”

    闻言左严身后的葛君瑶拉了拉左严的衣角,出声道:“算了,我犯的错,你没必要为我顶罚!”

    岳不群也出声讥讽道:“听见没,人家不愿意领你的情,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模样,也像学人家英雄救美?”

    不过左严却压根儿没有接岳不群的话,冲他道“我的事儿用不着你管,一句话干还是不干!”

    岳不群松开了握住戒尺的手,指着教学楼道:“那你就把一教的厕所给我打扫一遍,记住要一点臭气也问不到!”

    岳不群的话刚说完,左严就冲他摇头道“换一个!”

    岳不群也没想到的是左严竟然冲他摇头,不过既然左严说除了这个其他他任选。

    火气上来的岳不群淡淡道:“那你今天就别上课了,就给我绕着操场跑三十圈!”

    岳不群刚说完,就见左严二话没说向着操场走去。

    只留下了教导处门口震惊的目瞪口呆的一群人,在那看着左严那宽厚的背影一步步的离去。

    看着左严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就连岳不群在内的教导处一干人等都觉得今天的左严与以前有些不一样,就好似换了一个人一样。

    要是离开的左严能看见

    他们心里的想法的话,估计会说上一句猜的真准,不过可惜左严现在听不见他们心里的想法。

    左严离开后,岳不群罚他同班的三个男生去扫教学楼的厕所,倒是和左严约定一样没有为难葛君瑶。

    嘱咐了葛君瑶一句回去好好上课后,就转身进了教导处。

    离开教导处的左严径直来到了学校的操场,在水龙头那补充了一下水分后左严就开始准备绕着操场跑起圈来。

    这时候之前那几个被罚跑圈的也还在,不过才跑三四圈的他们已经累得不行了。

    左严没理他们戴上耳机打开播放器,听着熟悉的音乐在耳机里响起,左严这才迈开步子跑了起来。

    或许你要问怎么左严还会听着音乐跑步,没办法谁让左严受了分身的影响,一些习惯他也改不了了。

    更何况左严自己也是个爱音乐之人,在仙武世界的时候他可是号称“琴圣”,成帝后那段悠久的岁月,左严大多都是在这些玩意儿上消磨的时间。

    不然他要那无尽的岁月又能有何作用,当你拥有足够的时间,那你就会发现其实有些东西只要你愿意耗时间,还真没你学不会的。

    任何人在到达巅峰后都是在不断地探索下一境界,片刻都不愿停下来,即便同左严一样同为大帝的那几人也一样。

    只有左严是一个奇葩,他到达大帝后反而不愿意在境界上提升什么,他更愿意把时间花在那些凡人的物件上。

    比如什么丹青,书法,棋局,茶道,酒道等等,每每左严在魔宫鼓捣这些玩意儿的时候,总是少不了被戮天那家伙奚落不务正业,不过左严倒是乐在其中。

    华旦中学的操场是正规的田径场,里边是足球场和田径比赛场地。整个跑道是四百米一圈,三十圈的话意思就是左严今天要跑十二公里,已经无亚于是一场马拉松了。

    刚开始的时候左严感觉还行,毕竟他已经是先天中境的修者了。在没使用内力的情况下,左严跑到第八圈后,就已经感觉到了极限。

    “这副身体原本就十分孱弱,甚至可以说是虚弱,这俩天修炼下也才堪堪达到了普通人的标准,加上左严那两百来仅接近散白斤的体重,八圈的话已然是快要了他半条命了。”

    这岳不群还真看得起自己,三十圈要是原来那个家伙估计跑完不死也废。

    正当左严想要运转气机时,突然在他的身边窜出了一个娇小的身影。

    “你怎么来了?”左严看着旁边陪着他一起跑的葛君瑶出声道,看葛君瑶那股模样似乎还跟了有一段时间了。

    让左严意外的还是他竟然没发现葛君瑶跟着自己,想来想去左严只能归结于他太累了。

    葛君瑶控制着呼吸,淡淡道:“陪你跑,该我受的罚,不用你帮我替!”

    “呵呵...!你开心就好。”听葛君瑶这么说,左严也难得和她计较这些。

    ......

    叮铃铃.......,第二节下课,广播里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全国广播体操的音乐。

    这边还在跑步的左严和葛君瑶看起来就是两个模样了,跑在左边的左严看起来已经是面无血色,满头大汗了。

    一旁的葛君瑶倒是呼吸规律,五步一吸,三步一呼。除了也是满脸的汗水外,脸色还算正常。

    做完课间操迎来短暂休息时间的华旦中学的学生们都聚集在了田径场外的空地,看着跑到上那道颤抖的身影和旁边的葛君瑶。

    他们自然不是来看左严的,因为他们都是来看葛君瑶的。看着葛君瑶满头的汗水,许多男生的心都咬碎了。

    就在这短短的十分钟里,岳不群的老妈甚至是祖坟都被那些葛君瑶的爱慕者问候了百八十遍。

    估计岳不群的祖宗找的到的话,他们都会组队去给岳不群刨了。

    跑道上的葛君瑶和左严已经跑了十一圈了,葛君瑶要比左严少两圈,因为她实在左严跑了两圈后才来的。

    之前的她已经站在了教室门口,才又掉头回来的,因为她觉得不应该让左严一个人承受,毕竟翻围墙这件事儿是她自己亲自做的。

    不是左严强迫她的,所以她纠结了一会儿后就做出了决定。

    时间还在向前走,看热闹的学生已经回教室继续上课了,而左严他们两个还在继续跑着。

    不过一个消息又在地道群里传开来,“左严为葛君瑶顶撞岳不群被岳不群罚跑三十圈,而葛君瑶是去陪左严跑的!”

    这个消息经过几道传递后,到达常成这里时已经成了“左严为了葛君瑶顶撞岳不群,葛君瑶不愿左严一人受罚甘愿陪左严一同受罚的版本。”

    听到这个消息的常成直接翘课来到了操场上,看着下方和左严一起跑步的葛君瑶,常成看向左严的眼神充满了不屑。

    他冲着左严的背影竖了一个中指后,转身离开了天台。

    下方的已经有些疲惫不堪的左严莫名地感受到了一股敌意,下意识地就看向了常成所在的位置,却只看到了一个离去的背影。

    左严也就回头继续跑了起来,本来他还想运转内力,不过他又想了一下似乎这样破而后立也不错。

    所以左严放弃了运转周身气机的想法,因为他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

    ps:二更完毕!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