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一零二:我真没自杀
    本站:m..华旦中学九龙潭,保安已经在九龙潭上打捞好一会儿,却依没有发现左严的踪迹。

    这边岳不群见久久都不见左严的尸体,已经叫人去学校里满校找左严了,不过的到的消息是,左严既不在教室也不在宿舍。

    他还叫人去调查学校大门的的监控,也没有发现左严离开学校。那根据现场来看,岳不群判断左严跳湖这件事儿,可能已经是八九不离十了。

    现在的他已经在想怎么处理这件事儿的后续了,因为学生自杀这在学校可是一件极其恶劣的事儿。

    一个处理不好,可能他这个教务主任就要吃不了兜着走,虽然还不至于会玩完,但是对他而言也是一种不良影响。

    打捞还在继续,听说左严跳湖这个消息后,九龙潭边上聚集的学生越来越多。不过这时在人群中出现了一个空地,人们都自觉地给她让出了路。她就是左严的妹妹左倾。

    左倾穿过人群,不顾保安的阻拦走到了九龙亭,她拿起了左严扔在地上的外套,看着九龙潭上正在打捞的保安人员。

    本来她还不相信,但是看到左严的外套和鞋子后,左倾承认她现在真的很慌,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虽然她一直在心里埋怨着左严小时候丢下她那件事儿,但是在内心深处她还是承认左严,在乎左严的。

    因为左严不争气,所以她一直给左严脸色看,就是想逼他担当起他这个长子该做的义务。

    现在听到自己哥哥跳湖的消息,即便是左倾的性子,也是淡然不起来了,她不知道怎么和家里交代,更不知道她妈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怎么么样。

    她们这个家已经经历了太多了,现在还出这样的事儿。左倾都不敢想象他妈严芳知道这个消息后会哭成什么样。

    左倾看着平静的潭面,心里突然充满了对左严的怨恨。她恨左严懦弱无能,胆小怕事儿,竟然做出跳湖这样的事儿来,对养育自己的父母亲人,完全没有一丝一毫愧疚和责任。

    左倾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法接受这件事儿,她突然对着九龙潭地吼道:“左严,你这个懦弱的胆小鬼!你tm就是一彻头彻尾的滚蛋!”嘶声力竭的她让很多人都看傻了。因为左倾和往日的冰山女神的模样,实在差太多了。

    发泄后的左倾无力地蹲在了地上,抱着双肩的她无声地抽噎起来,她不想哭,因为左倾认为那是弱者的标志,但是现在左倾真的很想哭出来。

    她现在感觉没有什么比想哭却哭不出来,更让人痛苦的了。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左严已经死了,只是还没找到尸体而已的时候,九

    龙潭的中央传来一声充满疑惑的声音,打破了现场紧张的氛围。

    “谁在骂我?”

    众人闻声,都望向了从潭底上来后正浮在水面上的左严,左严倒是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结果学校为了找他整个都乱成了一锅粥。

    这家伙倒好,就跟变戏法似的“嗖”的一下就从水里冒了出来,一点都不按找套路出牌。

    而且这家伙出来第一件事儿,不是关心怎么跟学校解释,而是在关心是谁骂他。

    左严从水里游上岸后,见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左严一想就知道人应该是被鲤小九弄的浪给吸引来的。

    “不过这些人都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正当左严心里疑惑的时候,突然看见自己那个妹妹一脸冷意地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左严刚要开口问“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没等左严张嘴,就被接下来发生的事儿打断了。

    啪......!

    左倾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了左严一个巴掌,左严感受着脸上传来的火辣感,缓缓地转过头,看着左倾的眼神里满是森然之色。

    这是左严来到地球后,短短一天内挨道的第二巴掌,逆鳞被拂了两次的左严,现在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你这个窝囊废,你死可以,你在乎过妈的感受吗?爸进去前怎么和你说?你对得起爸妈吗?”

    左倾指着左严,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过她那白皙的脸颊,因为心里的情绪波动而红了起来。这在从未在性子冷淡的左倾身上发生过的,你就能想到现在的左倾内心真实的情绪是有多激动了。

    左严哑然道:“死?”

    左倾的话让左严冒起来的杀意,像是浇了一盆冷水一样疯狂退去,“合着这些人以为我是跳湖自杀了?”

    左严这才注意到左倾手里拿着的被自己扔在九龙亭里的外套,他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所有的前因后果。

    原来这群家伙看见我脱下来的外套和鞋子,误认为我跳湖自杀了。

    想明白的左严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还能说什么,这答案真是让他有钟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过看着左倾那万年不变的完美脸颊上的那道泪痕,左严突然感觉心中一暖,因为好久没人为他哭了。

    在仙武世界如果他死了,或许有人也会为左严掉眼泪,但是绝大多数的人,估计都是因为他们没人庇护而悲,真心肯为左严这个人,而不是冲他的身份掉泪的人,估计也不超过一掌之数。

    “呵..呵!”

    左严看着一脸冷意的左倾,笑道:

    “我说我真没自杀,你信吗?”

    左倾还没回话,赶来的岳不群却插嘴说:“你不是自杀,那你跳湖干嘛?”

    左严看向一旁岳不群,笑着说:“主任您就别提了,我原本在亭子静静地里思考人生,觉得天气有些热,就把鞋子脱了透透气,结果没想到被一阵巨浪打翻进了九龙潭!”

    左严说完还补充说:“诶,真是倒霉透了!”

    岳不群听左严这么说,他也没想到左严竟然是被浪打翻的,要不是之前岸边有个学生也被打翻到了水里,他可能压根不会信左严的话。

    但他还是开口问道:“九龙亭那么高,你在里边思考人生,浪能打翻你?”

    左严摸了摸头,有些尴尬道:“额...我是坐在围栏上思考的人生!”

    “思考人生?”人群听见左严这个理由,全都忍不住哄笑起来。

    “你!”岳不群被左严的话给噎了一下,他狠狠瞪了左严一眼后,转身离去时,对着人群厉色道:“都散了吧,明天还上不上课了!”

    学生们听见岳不群这个教导主任撵人了,也就各自散开回寝室洗漱休息了。

    左倾也在人群离开后转身离去,左严原本借这个机会还想说什么来着,结果她压根没左严开口的机会。

    等人左倾走远了,左严这才到九龙亭里穿上自己的鞋,准备回寝室了。

    临走时左严看了一眼九龙潭的中央,在哪里有一条锦鲤似乎是感受到了左严的目光,从水面蹦了出来,还带出了一阵晶莹的水花,就像是和岸上的左严打招呼一样。

    左严冲着水中央招了招手,示意那边的鲤小九别送了,随即转身向着寝室走去。

    在水里的时候,左严已经和鲤小九谈好了,等他晋升金丹境后,就为鲤小九激活传承记忆。但是左严传了鲤小九一套她们种族可以修炼的妖族功法。让鲤小九不至于连套修炼秘法都没有,鲤小九这才算是真正踏上了成精的过程。

    在那之前鲤小九都只是靠着身体自主吸收九龙潭的灵气,这样的方法不仅慢,而且差不多是事倍功半,现在有了修炼功法后就不一样了。所以鲤小九才会那么高兴,因为她离勾引校草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鲤小九一想到化形之后就激动得不行,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在修炼,要不是感受到了左严的目光,她都不会出来和左严打招呼。

    因为她现在已经是一条有梦想的咸鱼了,她鲤小九要为了梦想而努力奋斗。

    而无论是湖里的鲤小九,还是岸上离开的左严都没注意到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