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提拔万浩鹏〕〔诡三国〕〔姑娘美且甜〕〔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戏闹初唐〕〔系统种田:美人娘〕〔王爷的小妾总想干〕〔北唐风云〕〔盛世余生只为遇见〕〔无限娇〕〔快穿之妲己的任务〕〔快穿之女配功德无〕〔一品姑爷〕〔衣手遮天〕〔甜妻若水〕〔璀璨仙途〕〔重拾璀璨星光〕〔山海意难平〕〔九零奋斗甜军嫂〕〔农女有福之王爷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一零四:扫地阿姨是高手
    本站:m..随着左严晋升辟谷境后期,远处的太阳也摆脱了最后一丝黑夜的束缚,再一次完整地出现在了天空之上。

    左严平复了一下体内因为突破疯狂翻涌的内力,感受着丹田中疯狂扩张到数百丈的五行气海,里边的五行内力要是运转起来就像是山呼海啸一般,左严的实力比起之前起码上了两个台阶。

    左严感受着体内因为突破而翻涌起来的力量感,轻声道:“只是到现在都还没碰到一个地球凡界的修炼者,不然也可以衡量一下自己的实力在地球凡界如何了。”

    不过他的话才刚完,就感觉得有一个人到了秋名山山顶。

    左严寻迹望去,见着了一个看样子约莫四十五六的中年妇女,不过她的面容并不出众,属于那种放人群中就找不到的那种,她正拿着一把扫帚气喘吁吁地从山峰下方飞跃而上。

    左严修炼的这个地方周围只有两米的半径,相当于山上山,周围都是十来米的陡壁,一般人不借助外力是绝对上不来的。所以左严估摸着自己应该是遇上地球修炼者了。

    为什么左严说来人是修炼者而不是修真者呢?

    以为这个人虽然极力想要平复体内因为快速移动而动荡的气机,但是左严是谁,一眼就看出她体内的气机紊乱,如果是金丹境的修炼者的话,直接就可以一跃百丈,那会才这么点距离就气喘吁吁起来。

    左严现在的速度虽然借着《御风决》不算慢,但是要和金丹境修者的速度比起来,还是有些不够的。

    毕竟二者在本质上已经是云泥之分了,左严再怎么逆天也始终有个度。

    左严在心里已经认定了来人不足金丹境,甚至连自己这个辟谷境都比不上,因为要知道左严可没喘气。

    而来人,也就是章梅远,明面上是华旦中学的一个保洁阿姨,暗地里则是一名六品小宗师的章梅远,现在已经是惊的出了一身的冷汗,她一个堂堂的六品小宗师高手,跟左严这样一个学生竟然还把他给跟丢了不说。

    而且明明人就在自己上面,自己却压根感觉不到。要不是她打算跳上来找一下的话,可能都发现不了左严在这上面。

    这后面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左严这个不足十八岁的孩子,有可能是五品以上的小宗师,乃至大宗师都有可能。

    “但是这有可能吗?”

    章梅远的心里生出了一个疑问,因为左严可才是个十八岁的娃娃,她到达如今的六品宗师之境,足花了半甲子有余的岁月沉淀。

    要是左严是一个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样,章远梅也能接受,可是左严

    才多大?

    内心激荡的章梅远没有说话,左严直接开口道:“你这人跟着我作甚?”

    左严见章梅远胸口挂着的名牌,又道:“保洁章梅远,你是为了九龙潭的事儿来的?”

    章梅远听见左严开口,这才从愣神中回过头来,看着左严没有立刻回答,片刻后,她才试探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左严见章梅远这么说,低头笑了笑,说:“呵呵,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我不管你什么目的,九龙潭下的那条龙鲤我要了,不服的话你可以试试!”

    章梅远刚要说左严的话未免有些太过猖狂,不过当她直视左严的眼神时,突然感觉似乎他就该这么说一样,那种仿佛面对修炼者联盟盟主的感觉,让章梅远感觉自己是不是疯了的。

    左严突然爆发出来的那种上位者的气势,让身为六品宗师的章梅远气势上陡然一衰。

    所以一时间,章梅远竟然失言了。反应过来的章梅远,这才想起自己的职责,开口道:“阁下的口气未免太大了吧?”

    “阁下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相必背后也有高师,那家师就没曾告诫阁下出门在外,有许多需要避讳的东西?”

    左严笑而未语,示意章梅远继续说下去。

    章梅远说着,仿佛像是找到了靠山一样,一扫之前的疲态,淡淡道:“那条龙鲤可是华夏修炼者联盟,钦点放入九龙潭之物,阁下想要染指,怕是得好生掂量掂量才行!”

    “况且.....”

    章梅远的话还没说完,左严就开口答说:“我不管你们什么修炼者联盟如何,总之那条鱼我已经要了,不服的话尽管来找我,但是有一点,若是你们碰及凡人,那我必亲自灭了你们那个什么联盟!”

    左严言语间的命令之意,让身为六品宗师的章梅远心生不悦,刚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左严已经不见了。

    左严话音刚落,他人影便好似凭空消失一般,消失在了秋名山巅,只留下了好似石化在当场的六品宗师章梅远。

    半响,章梅远额前的一撮青丝,才在微风之中缓缓坠地,而章梅远的后襟已然是冷汗淋漓。

    因为左严在她丝毫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断了她一丝头发后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她却根本没有丝毫的察觉。

    要知道左严这次断的是她的头发,要是左严要断的是她的别的东西的话,那她章梅远又能如何?

    章梅远看着天空中缓缓升天的骄阳,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种华夏修界要变天了的感觉。至于为什么有这种感觉,章梅远

    也说不上来,总之或许着就是一种女人的第六感。

    左严走后,章梅远在山峰之上伫立了一会儿,这才拿出一个类早期的bb机之类的东西,她在上边操作了一下,约莫一分钟后,里边出现一段话。

    章梅远看见那段话后,旋即向着山下纵身跃去,不足三分钟的时间,章梅远整个人就消失在了秋名山山上。

    当章梅远消失在秋名山后,左严再次好似凭空出现一样,出现在了刚才他消失地方。其实左严压根没走,只是章梅远察觉不到他躲在一旁罢了。

    其实他一直在留意着这个扫地阿姨在山上的一举一动,包括她操作那个左严没见过的玩意儿,以及上面的那句短短的“上来述职!”

    “看来这个小家伙见打不过我,是去搬救兵了。”

    “呵呵!”

    左严看着章梅远离去的方向,他无所谓地笑了笑后,转身向着反方向的华旦中学奔驰而去。

    ......

    一个小时后,左严洗漱完毕,解决完早餐问题后,出现在了华旦中学后山的一处草地上,躺在草地上翘着二郎腿的他,脸上还扣着一本厚厚的《高中理化生公式大全》,看那个样子就像是在睡觉一样。

    不过实际上,左严实在用神识看着脑门上的这本什么公式大全的书。因为这样来的更快更轻松,而且他还可以借这个机会晒下太阳,何乐而不为。

    不过左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别人可不会知道。毕竟神识这玩意儿只能是出现在玄幻小说的啥里,在华旦路过左严身边的人来说,左严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

    昨天还放话要在期中考试考全校第一,今天就当在所有人的面光明正大的在学校挺尸。除了他左严外,也没谁做的出来了。

    毕竟脸这东西谁都不愿意轻易丢个干净,当然在所有人眼中左严这家伙除外。

    “你看那是不是肥渣?”

    “额...是吧,那体型除了他还有谁?”

    “咦,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昨天见他跑步的那个样子,还以为他和岳不群的赌约也是真的呢,没想到这才第一天就被打回了原形,亏了人家那妹妹还给他说话呢!”

    “对呀,有这么个亲哥哥,简直是对倾儿美丽的一种侮辱!”

    “......”

    一对男女渣左严不远处的石凳上讨论道,女生见男生说起左倾时那满眼放光的模样,躲在英语课本后的小脸上一脸的不悦,没有回答男生的话,自顾自地背起了单词。男生见女孩儿不说话背单词,也低头看起了自己的书。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