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强者在都市〕〔问道章〕〔奶爸戏精〕〔冥王有令:夫人速〕〔诸界末日在线〕〔八零好福妻〕〔修真大食堂〕〔长生种〕〔娱乐圈之妖后太勾〕〔90甜妻,别开挂!〕〔画春娇〕〔甜妻在上:总统大〕〔天降萌宠:夫君太〕〔我的萌主女友〕〔恐怖片场〕〔我的皮肤强无敌〕〔如来必须败〕〔营销大亨〕〔诸神猎者〕〔诸天万界监狱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御美邪圣 第3775章 乐见其成
    “去!”就见秦扶苏手中多了一个木鸟,其通体漆黑,划破了长空,直接向着深渊之山飞去。

    那木鸟飞行,身上闪烁着几分漆黑的光泽,只是不过两个呼吸之间,木鸟仿佛失去了飞行能力,直接下坠而去。

    只不过秦扶苏并没有流露出丝毫失望之色,在一旁李斯,司马师等人的目光也没有丝毫惋惜,诸人则是盯着木鸟朝着深渊坠落

    ,仔细观察着它的动静。

    先前一路而来,禁空之事,屡见不鲜,不可能到了大帝安眠之地,反而没有了这个限制,既然不能够直接飞到深渊之山上,那

    么只有走深渊这一条路。

    木鸟陷入了漆黑之中,周围显得安静无比,诸人都在安静的凝望着深渊,侧耳倾听,想要了解这深渊究竟有多深。

    庄弈辰眺望整个深渊,唯有中间那座大帝安眠之山外,其他都被隐藏在深渊之中。

    不知道为何想起以前听到的一句话。

    你在凝望着深渊,而深渊亦是在凝望着你。

    “贪婪是一种罪过。”庄弈辰低声感慨了一声,一旁的周淼淼却是翻了一个白眼。

    既然知道这是罪过,怎么你也不见得回头离开?

    说到底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有所求,只不过相比之下,郑烈他们显得更加无耻一点!

    周淼淼心中没好气的想到,甚至是她自己,也一只坚定的认为,先祖的东西,就应该是留给周国皇室的,虽然庄弈辰他们算是

    朋友,但是东西还是要到自己手中才是最好的。

    庄弈辰并没有在意周淼淼的脾气,对方若是看着自己先祖的东西,而那般无动于衷,反倒是一件怪事。

    就在这时,诸人也是听到了一声奇异的鸣叫,从深渊之处传来。

    “至少有万丈之高!”秦扶苏听到这个声音,脸上也是浮现出几分喜色,不由说道。

    就见他双手一挥,手中操控木鸟的木牌上,浮现出一道影像,这是木鸟双目所看到的场景,原先是一片漆黑,而如今以木鸟的

    视角,似乎其所在位置,半浮在地面上。

    这个时候,众人都能够看到,这深渊的底部,是一片漆黑的焦土,四周飘荡着那星星点点的碧绿光斑,闪烁不定,似乎如同萤

    火虫一般。

    这碧绿的光斑,带来几分亮度,也给木鸟所呈现出来的视角,带来一点辨认的可能性。

    诸人皆是细心的从这有限的画面,想要推敲出深渊底部的一些细枝末节,事关生死的大事,没有人不认真对待。

    秦扶苏倒是没有藏私,亦或者他心中明白,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事情,无疑将会引起公愤,大帝陵墓遥不可知,只有依靠

    诸人的力量,才有可能前往那深渊之山上。

    秦扶苏操控着木鸟,在四周探索着,木鸟所下坠的位置,似乎是深渊中的山谷,但是下面恶劣的环境,与深渊之上,简直就是

    两个不同的世界。

    那大帝陵寝所在的高山,日月星辰浮现,仙雾弥漫,氤氲之气沸腾,更是显得宛若天宫,而下方则是鬼气森森,宛若九幽地狱。

    只不过不知道是否是距离太远,木牌上所浮现的影像,一直断断续续,难以清晰的显现,但是当看到一个小兽在费力的挖着小

    土坑,庄弈辰明显感觉到诸人松了口气。

    木鸟落入深渊,能够安然无恙,虽然不知道它下坠万丈深渊之中,经历了什么,至少对方是全须全影的落在了深渊底部。

    这样一来,只要有足够的防护的话,他们应该也能够安全的进入地下深渊。

    同样,深渊之下有生物生存,也代表着,他们下去,不至于一下子就一命呜呼,有着宝物在手,他们有这份自信,在进入深渊

    之后,还能够生存。

    “做好防护,应该可以安然下落。”司马师捏着下巴,沉思道。

    “这下坠之势,不可过快,可能有罡风浮动,深渊底部,还不知道如何,谁带了灵兽,这个时候需要活物下去探索,这样会更加

    稳妥。”陈平开口说道。

    诸人皆是齐齐点头,这个时候,秦扶苏,司马师,还有些人纷纷贡献出自己所携带的灵兽,此刻灵兽纷纷接受了自己主人的指

    令,哪怕是无比恐惧,也是纷纷朝着深渊下去。

    贪婪是一种罪过,但是却也是一种动力,而在没有庄弈辰他们身先士卒的前行探路,秦扶苏等人也是展现出了他们各自的智慧。

    庄弈辰在一旁冷眼旁观,心中却是不得不感叹这些东方年轻一辈的人杰,并非浪得虚名的人物,光是这时候,依然能够保持冷

    静,而选择稳妥的方式,就足以说明他们即便心中贪图大帝之物,却并没有因为利益而冲昏头脑。

    灵兽被派往进入深渊,凄厉的惨叫不断,让不少人的脸色微微一沉,不过当一头灵兽安然无恙的出现在木鸟的视线之中,而被

    呈现在木牌影像里,诸人的脸上皆是浮现出了喜色。

    “可以出发了!”项籍一脸激动的神色,一旁几人脸上也是浮现出欣喜之色。

    郑烈则是一脸不满的看了庄弈辰,“我等齐心协力,也是能够探索出下方的情况,你觉得我们在利用草堂,却不知,我们也是有

    这份能耐。”

    庄弈辰神色平静,淡然开口道,“既然你们有这份能力,那便去吧,我要等到师兄他们恢复过来,我知道你的意思,每个人获得

    机缘,是每个人的运气,若是有宝物到手,我们也不会再去争夺你。当然若是几人遇到了无主之物,那就看谁的道理更硬一些

    了。”

    郑烈冷笑一声,周围诸人也是微微默然。

    庄弈辰所谓道理,诸人皆是清楚,这是草堂所特有的表达方式,道理,就是谁的拳头更硬,不过这样的分配方式,是最为稳妥

    的,先到先得,若是取不到,强者得。

    诸人细想了一下,觉得这种道理,值得遵守。

    众人开始忙碌进入深渊的事宜,他们如今就想抢个先手,到时候先行得到宝物,既然庄弈辰他要留在这里继续等待,他们也是

    乐于看到这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丫头,悔婚无效〕〔神秘总裁太给力〕〔重生之都市狂尊〕〔都市盘龙〕〔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海贼之无双弓兵〕〔史上最强狂帝〕〔极道渡劫师〕〔花开最漫时〕〔快穿之愿羽君老〕〔殇颂〕〔诡命阴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