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1章 罪之源
    本站:m..“为什么躺在手术室里的人不是你!”一个男人低沉的怒喝声在医院的走廊中响起。

    一个衣衫褴褛,全身是伤的女孩子,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挣扎着。

    是啊,她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明明是对面车道上的红色跑车,突然加速冲自己撞了过来,可是为什么自己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而驾驶红色跑车的方雅,却因为头部受到严重撞击而当场昏迷了呢。

    所以当方雅的母亲命令保镖们泄愤一般地冲她拳打脚踢的时候,她不知道要如何为自己辩护。

    只能缩在墙角,低着头,默默承受着。

    一拳又一拳,一脚又一脚,言思嘉觉得自己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像要炸裂开一样,直到她疼得倒在地上几乎快要晕过去的时候,保镖们才停了下来。

    有力的手指毫不怜惜地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言修锦厌恶至极地盯着她嘴角流出来的血,无情地说道:“你,就这么喜欢我吗?”

    清冷的嗓音,混合着淡淡烟草的气味,这是哥哥的味道,是他的味道。

    曾经那么熟悉,那么温柔,如今却包裹着一层瘆人的寒气,让她不敢亲近。

    “你就这么喜欢我吗?喜欢到,不惜去撞死小雅。”

    言思嘉又被甩在了地上,她剧烈地咳嗽了两声,艰难地抬起头,看着言修锦,急切地解释着:“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故意开车撞她的,我……”

    言思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言修锦厉声喝断了,“你把小雅害成这样,还敢狡辩!”

    “你听我解释一下,好不好。”言思嘉用瘦弱的双手抓住言修锦的裤腿,低声乞求着。

    言修锦冷漠地扫了言思嘉一眼,说道:“想让我听你解释,就跪在手术室门口等小雅出来,她什么时候出来,我什么时候听你解释。”

    言思嘉的心一阵抽疼,现在可是冬天啊,跪在这冰冷的地上,怕是身体受不住吧,即便她受得住,可是……

    言思嘉强忍着眼泪,扶着墙艰难地站起来,颤抖着手撩起自己的头发和衣服,露出车祸造成的伤口,以及被方家的保镖殴打留下的触目惊心的痕迹,企图获得言修锦的一丝同情。

    “你看到这些伤口了吗?我也受伤了啊,就算你不在乎我会不会疼,也应该考虑一下我肚子里的孩子啊,那毕竟也是……”

    她的声音中带着委屈,带着隐忍,带着哀怨,可是,言修锦懒得听她解释,按住她的肩膀,狠狠一压。

    本就虚弱的身体“砰”的一声跪在了坚硬的水泥地上,膝盖撞击地面的那一刻,似乎骨头裂开一般,言思嘉疼得痛呼一声,瞬间出了一身的冷汗。

    “如果小雅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去给她陪葬。”死神一般冷酷无情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言思嘉一直含在眼中没有流下来的泪水,终于决堤了。

    哥哥,你忘记我最怕疼了吗?

    你当真如此恨我吗?

    哪怕你曾经那样无条件地宠爱我,哪怕你曾经说过会护我一世安稳,哪怕,我此刻还怀着我们的孩子。

    这时候,急救室的门被从里面推开了,医生急匆匆地走了出来,方家人和言修锦立刻围拢过去。

    “方小姐的情况很不乐观,目前还没有脱离险情,而且,因为失血过多,手术期间需要随时输血,但现在医院血库里的血量不够……”医生焦急地和大家解释着。

    “用她的,她和小雅是相同的血型。”不等医生说完,言修锦就回身指着跪在地上的言思嘉下了命令。

    仿佛一个五雷轰顶一般轰在了言思嘉的头上,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言修锦说出的话她却听得真真切切,还一直嗡嗡嗡地在自己耳边回响着。

    言思嘉呆滞地看着那个男人,那个被自己叫了将近20年“哥哥”的男人,他就那样站在那里指着自己,就好像是地狱中的阎王,在对着自己宣判死刑。

    那不是她的幻听,是真实存在的,是哥哥亲口说出来的。

    言思嘉哭喊着:“我可以做其它的事情来弥补,但我不能输血的,我还怀着孩子呢。”她惊恐地坐倒在地上,拼命向后移动着身子,无助地哆嗦着。

    “贱人,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方雅的母亲一边嘶吼着一边冲到了言思嘉的身边。

    言修锦冷眼看着方雅的母亲在言思嘉身上胡乱的踢踹着,他瞥了一眼她尚未显怀的肚子,沉声说道:“只要小雅脱离生命危险,这件事情,我们就不追究了。”

    言思嘉哀怨地看着言修锦,她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追究她的责任呢。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警察去过事故现场以后,得出的结论却是言思嘉负全责。

    她将会面临牢狱之灾,她请求言修锦再去帮她做一次事故认定,可是言修锦没有理睬她。言思嘉害怕了,她还那么年轻,她不想坐牢。

    “好,我去。”最终言思嘉妥协了,她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跛着脚,一瘸一拐地随医生走了。

    方雅的母亲瞪了言修锦一眼,不满地责问道:“凭什么不追究她的责任,你难道还心疼这个小贱人了。”

    “只要能救小雅,我什么都可以妥协。”言修锦的眼睛死死盯着急救室紧闭的大门,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眼神异常的坚定。

    从医院回到言修锦的别墅后,言思嘉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星期,才能勉强下地走路。

    她自知有孕在身,不敢随便吃药,只能尽量多吃一些有营养的食物,可是吃完以后,又会因为孕吐反应都吐出来,所以,她的身体恢复得很慢。

    这段时间,言修锦和方家的人果然没有来打扰过她。

    那天,她离开医院的时候,方雅就醒了,这些日子,他们估计都陪在方雅的身边吧。

    最终,言修锦也没有给言思嘉解释的机会。

    她知道,他根本不在意的,他只是在拿自己撒气,他在乎的只有方雅,甚至在自己输血过量出现晕眩状态时,医生说她的身体承受不住,不能继续抽血时,言思嘉听到言修锦冷漠地说:“不用管她,抽够为止。”

    言思嘉内心是痛苦的纠结,她既希望言修锦可以回来关心她一下,但同时又很害怕他会回来折磨自己,因为,他再也不是那个会照顾她,会对她温柔的哥哥了。

    言思嘉下楼去喝水,一直负责照顾她的张嫂听到动静,赶紧关掉了电视,有些无措地看着她。

    “没事的,我都已经看到了。”言思嘉笑着向张嫂摇了摇手机。

    最近,网上的热门消息就是言思嘉恶意撞伤方雅,被方家人打骂,被言修锦逼着下跪。

    网友们都在骂她是蛇蝎毒妇,是破坏别人婚姻关系的小三儿,是不知廉耻的女人,罪有应得。

    罪有应得吗?

    可是,她的罪,是什么呢?

    似乎是她有个曾经很疼爱自己的哥哥,他说过,如果妹妹犯了错,哥哥一定会帮忙顶着,这就是,罪之源吧。

    言修锦的母亲,展晴,在生他的时候出现产后大出血,九死一生才被抢救过来。

    言修锦的父亲言起国心疼妻子,不忍再让她承受一次生产的痛苦,便偷偷地去医院做了结扎手术,所以,两人就只有言修锦一个孩子。

    但是,展晴始终觉得很遗憾,认为是自己的原因,才没能帮助丈夫实现儿女双全的梦想。

    一天,言起国偷偷问小言修锦想不想要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

    小言修锦满脸憧憬地点头说道:“我想要一个小妹妹,我会好好地疼爱她,把好吃的和好玩的都给她。”

    于是第二天,言起国带着小言修锦去了孤儿院,言修锦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坐在台阶上头发乱糟糟的小女孩儿。

    他走到那个小女孩儿的旁边蹲下身,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才发现原来她在观察一群正在搬运食物的小蚂蚁。

    “你很喜欢蚂蚁吗?”言修锦好奇地问道。

    “嗯。”小女孩儿很认真地点点头。

    “为什么呢?”言修锦不解地问道。

    这个年龄的小女孩儿,不都是应该喜欢漂亮的洋娃娃吗?

    “因为它们有很多的家人和朋友。”小女孩儿一字一句地说道,话语中透露着掩饰不掉的羡慕之情。

    “你的爸爸妈妈呢?”言修锦小心翼翼地问道。

    尽管在来这里的路上,父亲已经告诉过言修锦,这里的小孩子都是没有父母的,所以,他们可以在这里找一个妹妹带回家,但小小年龄的他还是不明白,这里的孩子为什么没有父母。

    “不知道,我一直都生活在这里,阿姨说,我的爸爸妈妈都死了。”明明是一件悲伤的事情,小女孩儿回答得却很自然。

    因为从来就没有感受过亲情,所以,小女孩儿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很难过,只是看起来有些落寞。

    那应该是一种本能,对关爱的一种本能上的憧憬。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