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过情海城〕〔偷个宝宝:总裁娶〕〔万象天劫〕〔徒弟个个想造反〕〔捍卫星宇之起源〕〔我的漫画家攻略〕〔诸天仙河〕〔传奇从败给天道开〕〔镇阴棺〕〔大明梦境〕〔快穿反派总贪恋我〕〔八零神医小娇媳〕〔邪王宠妻:废材嫡〕〔萌妃太甜〕〔轮回乐园〕〔抗战之超级武器库〕〔神医兵王混都市〕〔火影之惊涛骇浪〕〔诸天剧透群〕〔帝逆洪荒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4章 说不出口的爱
    本站:m..这样寡淡少言的言修锦,对于言思嘉来说,是陌生的,是心疼的,她不止一次地想要和他谈一下,但都被他借口躲开了。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

    一天下午,言修锦急匆匆地回到家中,然后就直接上了二楼,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约莫十多分钟吧,他拎着一个大箱子走了下来,对坐在客厅里面的父母说了一句:“我要去国外进修了。”

    还没等父母开口,他就拎着行李,径直走出了家门,自始至终,都未曾看过言思嘉一眼。

    看着儿子的背影,展晴和言起国的一脸还保持着错愕的神情,等反应过来再追出去的时候,言修锦早就坐上出租车离开了。

    他们连忙给言修锦打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但他也只是简单地交代了几句无关紧要的,就挂断了。

    展晴茫然地看着言起国,最近一段时间,他们自然是发现了儿子的变化,行色匆匆,也不爱说笑了。

    他们猜想着,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棘手的事情,正打算找个合适的时间问问他是怎么回事呢,谁想到他就这样走了。

    而且,完全没有和他们商量一下,就直接自己做了决定,他们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

    展晴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坐在旁边过分安静的言思嘉,问她知不知道哥哥发生了什么。

    因为这两个孩子平时关系最好了,彼此之间也是没有秘密的。

    可是,言思嘉只是摇摇头。

    展晴觉得,孩子们一定是有事情瞒着父母,可是他们绝口不提,她也没有办法。

    言思嘉心里很清楚,哥哥是在躲她。

    其实,哥哥没有必要离开的,如果是因为那晚的事情,她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如果他不想见到自己,自己可以离开这里,去外面住,毕竟,这里是他的家啊。

    起初,言思嘉并不是很能理解哥哥的决绝,后来,也就渐渐明白一些了。

    其实这些年,她和言修锦都在小心地把握着他们之间的那个“度”。

    适可而止的玩笑,从不去触碰那道底线,只怪那晚酒醉了人心,四目相对的时候,停留了太久,一念之间中跨越了那道边界,竟将彼此推得更远了,再也无法回到原来的样子了。

    言修锦出国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没有打过电话,也没有发过信息。

    即使是过年的时候,他也以学业太忙为借口,没有回来。

    思念太深的时候,言思嘉就会坐在言修锦的房间里面,感受他的气息,任记忆在心里盘旋,却无法与人分享。

    只能看着他的照片,和他说说话,不知道你在那边过得好不好,不知道你是否偶尔会想起我。

    随着时间的推移,言思嘉的心里生出了一个执念,她想要弄明白,那一晚在河边,言修锦到底是出于什么感情吻了她,是爱还是醉了。

    就是从那一吻以后,一切就都变了,人家是“一吻定情”,他们却是“一吻绝情”。

    言思嘉的心里很清楚,自己这样纠结这个问题,是毫无意义的,但她还是控制不住地想要知道答案。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区别吧。

    男人的自控能力,总是比女人强一些。

    女人的沉沦速度,总是比男人快一些。

    感情这个东西,就是这样奇妙。

    最初的时候,平静如水,毫无征兆。

    突然有人波动了一下你的心弦,出现了一点儿小小的悸动,可是,那个人却离开了,自此音信全无,你就会开始想念他,痛苦的相思就变成了欲罢不能的爱。

    可惜这份爱,是禁忌之爱,言思嘉只好偷偷地将它深埋在心里。

    言思嘉经常会给言修锦写信,但也只是说一说家里的事情和工作上的事情,从未流露过多余的情感。

    那些感情埋在心里就好,她知道言修锦的想法,所以,他不想听到的话,她是不会说的。

    偶尔,言思嘉还会寄过去一些小礼物,有的是她亲手做的,有的是她觉得很适合哥哥的。

    可惜,无论是信件,还是礼物,都如石沉大海一般,从来没有得到过回应。

    其实这并不意外,言修锦如果肯回复自己,也就不会躲去国外了。

    尽管如此,言思嘉仍旧一直写,一直寄。

    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发泄相思之情的树洞,只有这样,她才不会觉得孤单,她才会觉得哥哥一直都在她的身边,没有丢下她。

    一个陪伴了自己将近20年的人,一个说要照顾妹妹一辈子的哥哥,突然就离开了,那种空落的感觉,怎么能适应呢。

    言思嘉从小一个人在孤儿院长大,她害怕孤独,是哥哥拉起她的手,告诉她说,以后会永远陪在她的身边。

    是哥哥让她看到了光明,可是现在,她又陷入了黑暗,而且是比以前更加无助更加痛苦的黑暗。

    她想,如果得到以后注定还会失去,那么当年她宁肯不要得到,就让她一直活在黑暗当中,也比现在这样要好。

    言修锦生日那天,言思嘉也寄去了礼物。

    那是一个按照言修锦的模样,定制的银饰挂坠。

    言思嘉特意去手工作坊里面,学习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勉强完成的。

    为此,她的手上留下了许多砸伤或者扎伤的痕迹,只怪自己太笨了。

    以前,言修锦的每一个生日,都是言思嘉陪他度过的,挑礼物的时候,也是挑言思嘉自己喜欢的,美其名曰是送给哥哥的,实际上都是言修锦出钱,然后,第二天就被她霸占了。

    唯独这一次,他28岁的生日,她想送给他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礼物,只是,这一天,是谁陪你在异国他乡度过的呢?

    后来,言思嘉听父母说,哥哥回国了,还是在市中心医院上班,但他不愿意回家住,坚持住在自己的别墅里面。

    言思嘉很想偷偷地去看看他,但是她知道,言修锦并不想看到自己,她不想让哥哥生气,所以强忍着欲望,直到自己23岁生日那天,父母高兴地告诉她,晚上哥哥会回来参加她的生日晚宴。

    言思嘉兴奋地无以言表,哥哥终于肯回家了,哥哥终于肯回来见她了。

    那天晚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早早地就站在别墅门口等着。

    望眼欲穿,就是她当时的心境。

    终于,她看到了哥哥的车驶进了大门。

    她欢天喜地迎上去,“哥哥”这两个字,却在冲破喉咙的一刻,卡住了。

    因为她看到哥哥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温柔地从里面牵出来一个很漂亮很高挑的女人,那一刻,言思嘉听到了“咔嚓”破碎的声音。

    是什么东西碎掉了呢?

    当时的言思嘉,被眼前的景象镇住了,根本无心思考,后来她才明白,那是她的心,一个女人脆弱的玻璃心。

    言思嘉不知道自己脸上的笑容是否还算得上得体,因为她感觉面部肌肉在抽搐,嘴角很僵硬,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了,她想努力做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但似乎没能成功。

    言思嘉看到哥哥帮那个女人整理礼服,还轻抚着她被风吹乱的发丝,微笑着和她低语着什么,根本没有抬头看自己一眼,尽管他们相对而立,相隔不到三米的距离,却仿佛隔着一个空间。

    她只能这样看着他演绎自己的人生,而他的人生里面,再也没有了那个叫“言思嘉”的女孩儿了。

    言修锦带着那个女人往言思嘉的方向走了过来,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言修锦停下了脚步,对那个女人柔声说道:“这是我妹妹,言思嘉。”

    “妹妹”,“哥哥”,言思嘉第一次发现,这两个词,不仅仅是一种称呼,还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她便恨上了这两个词,因为是它们阻挡在了她和言修锦的中间,像一面落地窗,明明两个人很接近,却触碰不到。

    “思嘉,你好,我是方雅,祝你生日快乐。”女人的微笑很得体,依靠在言修锦的身边,十分般配,却异常刺眼。

    “我带你去见我的父母。”说完,言修锦牵着方雅的手向屋内走去。

    言思嘉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听到哥哥的声音了,依旧是那么好听,只可惜,却不是说给自己的。

    表面上看起来,言修锦是在和别人介绍自己的妹妹,但实际上,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过言思嘉一眼,也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哥哥,你忘记今天是我的生日了吗?

    你还没有和我说“生日快乐”呢,你还没有送我生日礼物呢。

    从四岁那年被哥哥带回言家开始,每年,言思嘉的生日,都是哥哥陪她过,他还会帮她挑选礼物,从未缺席过。

    每次她许完三个愿望,吹熄蜡烛以后,言修锦都会对她说:“祝你生日快乐,哥哥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那时候,她就会很嫌弃地说一句:“谁要你陪啊。”

    呵呵,人果然是不能口是心非啊,也许上帝恰巧就只听到了她的这句话。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