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召唤遮天群侠征战〕〔骨符〕〔从狩猎开始的英雄〕〔九天〕〔战龙兵锋〕〔重生之搏浪大时代〕〔上门狂枭〕〔随身一个恐怖世界〕〔重生为君〕〔霸道仙侣〕〔重生之仙界大帝归〕〔全球巨导〕〔试婚100天:帝少宠〕〔我在英伦当贵族〕〔我有一个总裁女友〕〔龙拳〕〔从特种兵开始的神〕〔财智在线,萧爷总〕〔光明神印〕〔神秘老公惹不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5章 噩梦开始
    本站:m..言思嘉鬼使神差地跟在了言修锦和方雅的身后,她没有恶意的,她只是想看看言修锦而已,就这样看着就好。

    展晴和言起国看到心心念念的儿子回来了,脸上挂着抑制不住的开心。

    “你这个不孝的儿子,说走就走,还知道回来啊。”展晴嘴上却想好好教育儿子几句。

    “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而且,我还给你带回来一个人,这是方雅,我的女朋友,我们在国外进修的时候认识的。”言修锦揽着方雅的细腰,和展晴介绍着。

    “伯父,伯母好,我和修锦在国外是同学,我修的是商管,他一直都很照顾我。我们回来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修锦的医院太忙了,所以一直到今天才来看你们,希望不要责怪我们晚辈不懂礼数。”

    方雅落落大方又不失礼节的举止,让展晴和言起国非常满意。

    而且,方雅是方家的千金,家室自然是好得没话说,以后,对于言家的发展也有帮助,最关键的是儿子喜欢,于是,两人的婚事,就这样在三言两语间定了下来。

    言思嘉始终站在他们身后,安静得就像是一个隐形人。

    原来,你回来,并不是为了给我过生日,而是带未婚妻回家结婚啊。

    她突然觉得,这四个人站在一起,好和谐,都是人中龙凤,而自己,却是一只强行爬上枝头的麻雀,从始至终,她都是那个多余的人。

    以前,她一直都是哥哥的小跟班,如今哥哥走了,她这个跟班,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言思嘉不想站在这里的,这样显得她更加孤单了,可是,脚似乎黏在了地板上,抬不起来。

    她就这样看着这一家人有说有笑的,似乎都忘记了她的存在,也许是真的忘了吧,毕竟,她不是亲生的啊。

    其实,因为以前言修锦对她过分的管控,她和父母独处的时间并不多,所以,关系也不怎么亲。

    方雅时不时地,会瞟言思嘉一眼,只是那眼中的神色太复杂,言思嘉看不懂,她也不想懂,更没有精力去懂。

    其实,如果当时言思嘉多用用心,看懂了那眼神,也许后来就不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了,只是,就但靠她那点儿单纯道透明的心思,估计也没有能力看懂吧。

    言修锦和方雅一步入会场,立刻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真是一对璧人啊。

    大家纷纷过来道贺,因为言修锦已经决定要进入言氏集团了,所以也开始学着和这些商界的人们打交道了。

    父母为言思嘉举办这场生日宴会的真正目的,就是想让她多认识一些男人,她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是时候应该早点儿解决人生大事了。

    在凉城,言家,方家,肖家呈现三足鼎立的状态。

    言家的女儿,谁不想来认识一下,即便是入赘又何妨,攀上言家,能少奋斗好几百年呢。

    自从再见到言修锦,言思嘉的心就不能平静了。

    对于女人来说,爱情是红酒,越沉淀越浓郁,就像她对言修锦,不知不觉中,已是情根深种,无法自拔。

    可是,他对自己的感情,却是淡漠到了如同陌生人一般。

    她不懂,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他会如此疏离自己,当初,明明是他主动吻的自己啊。

    言思嘉的眼睛,不自觉地追随着那个挺拔而熟悉的身影,他还是那么帅气,无论走到哪里,永远都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以前,言修锦说过,他不喜欢这种被利益充斥的场合,说宾客们就像是带着面具,将他们原本贪婪的嘴脸遮盖住。

    可如今,他却带着公式化的笑容,穿梭在杯盏之中,灵活应对,游刃有余。

    一年不见,他成熟了,却也深沉了。

    你送给我一个吻,然后转身离去,留我独自情伤。

    言思嘉跟在父母的身旁,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努力应对着来身前和自己套近乎的公子哥儿们。

    父母想要撮合她和肖家二少。

    这种豪门联姻,双方获利,强强联手,如虎添翼,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言思嘉一直在找各种理由,婉转地推脱着。

    她不能,也不敢直接拒绝,她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只是个养女,她要摆正身份。

    这些年,父母对待她,就和亲生的没两样,自己真的被当成小公主养了二十来年。

    是言家,为她提供了优越的物质条件,她才有幸获得良好的教育,这份再造之恩,她铭记于心。

    但是,言思嘉不想变成联姻的工具,她不愿意用后半生的幸福来回报她们。

    且不说自己的心里已经住了一个人,很难再接受别人,单说那个肖二少肖斌在圈子里的风评,她就不能忍啊。

    那个二世祖简直就是个小混混啊,高中都没毕业,学历都是花钱买的,也从来不去上班,是出了名的败家子。

    吃喝嫖赌抽,样样都玩,换女人如换衣服。

    据说还沉迷各种*俱乐部,甚至闹出过人命,被人告到了公安局,后来是家里人用钱替他摆平了,才把他从牢里赎了出来。

    出来以后,依旧是我行我素,不知悔改。

    自己若是嫁给这种男人,这辈子就彻底完了。

    展晴看言思嘉似乎对肖斌的兴致不高,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他们的本意也只是想先让两人接触一下,如果确实不合适的话,也不会强求的,毕竟,他们言家已经身在金字塔的顶端了,也不一定非要用联姻这种方式来巩固地位。

    宴会结束以后,方雅主动留下来帮忙。

    言思嘉看得出来,言修锦很喜欢她,整场宴会,他都陪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

    原来,你把温柔都给了她,那么,我只好带着我的爱,默默离开。

    在展晴的极力劝说之下,那晚,言修锦没有回自己的别墅,而是带着方雅,留在言家过夜。

    言修锦回了自己的房间,方雅住在客房里面。

    大家都入睡了以后,言思嘉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来到言修锦的房间门口,她靠在墙上,寻求着一墙之隔的慰藉。

    她爱他,但是却深知这份爱不能说出口,所以,她不会去打扰他的幸福,只要能像现在这样偶尔看到他就足够了,他依旧是她的哥哥,永远的哥哥。

    然而,命运弄人,事情并不是如她想象的那样,平静地发展。

    言思嘉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昏睡过去的,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的房间。

    反正,等言思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再是蹲坐在言修锦的房门口,而是不着片缕地躺在同样光着身子的言修锦的怀里。

    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隐隐还能感觉到下体的疼痛,言思嘉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是在做梦吗?如果是的话,那这一定是一个噩梦。

    言思嘉懵了,然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门就被推开了,进来叫言修锦起床吃早餐的佣人发现了他们,紧接着,惊恐的尖叫声,引来了展晴,言起国以及方雅。

    熟睡中的言修锦也被吵醒了,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对上了言思嘉惊慌失措的目光。

    又是四目相对,只是这一次,擦出来的没有“花”,只有“火”。

    言思嘉永远也忘不了那时候言修锦看向她的眼神,愤怒,嫌弃,失望。

    言修锦犹豫了一下,最终抬手将言思嘉毫不怜惜地推到了地上,完全不顾她赤身果体的尴尬。

    展晴上前一巴掌甩在了言思嘉的脸上,愤怒地骂道:“不要脸的东西,他是你哥哥!”

    这么多年来,这是言思嘉挨的第一个巴掌。

    可是,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躺在言修锦的床上。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他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最关键的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这些竟然都毫无记忆。

    若不是身体上的反应如此明显,她都怀疑这些是不是只是假象。

    “我没有,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言思嘉急忙说道,然后,她慌忙看向坐在床上的言修锦,希望他能说一下事情的真相,可是,他的沉默就像是一把刀子,深深地扎在了她的心上。

    其实此刻,言修锦的慌乱不比言思嘉少,他也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他看到了,看到了自己床单上留下的痕迹,以及上面淡淡的殷红。

    事实摆在眼前,不是自己的问题,那么,就只能是言思嘉的问题了,那一刻,他认定了,是言思嘉给他下了药,只是……

    方雅站在门边,震惊地捂着嘴。

    她看看言思嘉,又看看言修锦,然后流着泪,转身跑了出去。

    言修锦没有再细想昨晚的事情,更没有再理睬言思嘉求助的目光,他迅速穿上衣服,就去追方雅了,然后,便一去不复返。

    言思嘉看着那个匆匆离开的背影,强烈的无助感涌上心头。

    曾经那个说会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哥哥,如今却一次又一次地丢下她。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厉少宠妻至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萧尘〕〔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紫阳小师叔〕〔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绝世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