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7章 沦为佣人
    本站:m..展晴没收了言思嘉所有的卡,包括银行卡,会员卡,充值卡。

    因为她认定言思嘉这些年肯定从言家拿了很多钱,来充实她自己的小金库,她不会再在一个外人身上浪费一分钱了。

    展晴还三番五次地逼言思嘉把偷藏的钱交出来,说那些都是言家的钱,她应该还回来。

    可事实上,因为从小就没有为钱发过愁,所以,言思嘉根本就没有攒钱的概念。

    以前,言修锦送给她的那些奢华首饰,名贵手表,定制礼服什么的,也被家里的佣人收走了。

    反正就是言思嘉的房间里面,所有值钱的,能够拿去典当的东西,都被没收了。

    而且,因为担心言思嘉在公司里面乱说话,给言家抹黑,展晴也不让她去上班了。

    没有了家里的资助,也没有了工资,言思嘉就真的是身无分文了。

    不过,她已经被禁足了,不出门,自然也用不到钱,倒是也无大碍。

    其实,展晴肯定是不缺这点儿钱的,她只是气不过,觉得一家人真心付出了20年,最后喂了狗,就想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恨。

    展晴更是用尽一切办法,要让言思嘉主动离开言家。

    最初的时候,就是冷言冷语,指桑骂槐,恶语相向。

    下人们的素质并不高,所以,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来。

    展晴自己都听不下去了,言思嘉却一动不动,毫无表情地听着,好像,他们骂的那个贱人,不是自己一般,等他们骂累了,不骂了,她就默默地回房间了。

    后来,展晴直接对她说道:“你走吧,这个家,不欢迎你。”

    言思嘉跪在地上乞求着:“求你不要赶我走,只要能让我留在这里,让我做什么都行。”

    这里是她的家,离开这里,她就无处可去了啊。

    她不敢再叫展晴“妈妈”了,她知道,爸爸,妈妈和哥哥都不要她了。

    但是,她始终抱着希望,希望有一天,他们能够看到她的真心,知道她很爱这个家,知道她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任何人,然后,能够再一次接纳她。

    从那天起,曾经高高在上的小公主,就成为了言家最低贱的佣人。

    别人不愿意干的脏活儿累活儿,全部都交给了她。

    可是,笨手笨脚的言思嘉,总是会出错。

    不是打破了花瓶,就是摔碎了碗盘,或者是弄翻了水盆,这时候,迎接她的,就是佣人们的巴掌。

    她还被要求干不完活儿不准吃饭,所以,每天她的饭菜,都是最少最差的,有时候,一天只有一小碗白米饭或者一个凉馒头,连咸菜都不给她。

    一天晚上,言思嘉一直收拾到快10点了,才把别墅里面所有的窗户都擦完。

    其实,每隔两个星期,家里的管家都会请家政公司的专业人员过来,把所有的窗户都清理一遍,平时是不会天天擦拭的。

    毕竟这里是别墅,窗户数量多,面积大,工作量太重,今天只是故意刁难言思嘉而已。

    言思嘉长得很矮小,不到1米6,拿着一个又大又重的机器,很吃力。

    而且一开始的时候,因为还没有掌握好使用技巧,弄得地上墙上到处都是泡沫,一片狼藉。

    负责盯着她的佣人,就生气地使劲拧她的胳膊,细嫩的皮肤上都是青紫色的痕迹。

    “这都拿不动,你没吃饭啊!”

    “你怎么这么笨啊,连这点儿事儿都做不好。”

    “你往哪儿擦呢,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小贱蹄子,看我今天不抽死你。”

    言思嘉一边躲闪着,一遍哭着求饶道:“求求你不要打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错了,不要打我了。”

    好疼,真的好疼。

    可是,言思嘉的求饶和躲避换来的,却是更用力的巴掌。

    好在后来熟能生巧,她没有再出错,也就没有再挨打,兴许是那个佣人打累了吧。

    但是到最后,她的胳膊还是疼得都要抬不起来了。

    大家早就都回房了,言思嘉做完扫尾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子轻手轻脚地去厨房里拿自己的饭碗。

    早晨吃了一个馒头以后,就一直工作到现在,可是,此刻,她的碗里,只有一些凉粥。

    她实在是太累了,三两口喝完了粥,就回了自己的卧室。

    可是,当言思嘉推开房门的时候,却看到自己的床上躺着一个小佣人。

    那个女孩子叫孙雯雯,和言思嘉同岁。

    从第一天踏进言家起,孙雯雯就嫉妒上了言思嘉。

    两个人都是孤儿,凭什么她那么好命,被言家这样的家庭收养,过着这么奢华的生活,而自己就要做苦命的佣人呢。

    所以,当言思嘉被言家人嫌弃的时候,她是最高兴的一个。

    即便现在言思嘉也成为了佣人,甚至比其他的佣人都要辛苦,孙雯雯依旧觉得不解气。

    凭什么言思嘉还可以住在那么豪华的房间里面,自己却要和别人一起,挤在窄小的佣人房里面。

    所以今天白天的时候,孙雯雯就故意当着展晴的面,对另一个小佣人说道:“昨天,言思嘉又向我炫耀她的公主床了,说那是少爷给她买的。”

    “是呀,她还给我看过她的芭比娃娃,也说是少爷给她买的。”另一个小佣人也附和着。

    羡慕嫉妒恨,是一个可怕的心理过程。

    仇富是一个变态的心理问题。

    落井下石是恶毒的人最喜欢做的事情。

    “言思嘉总是说少爷喜欢她,对她很好。”孙雯雯继续说道。

    这句话就是一剂猛药,孙雯雯很清楚,展晴的痛点,就是言思嘉和言修锦不伦的关系。

    果然,展晴很成功地被激怒了,所以,当下,她就交给了孙雯雯一个任务:把言思嘉赶出二楼的卧室。

    这句话,展晴实在是没有办法,当着言思嘉的面,说不出口。

    毕竟在一起快乐地生活了20年,毕竟她叫了自己20年“妈妈”,要说一点儿感情都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但是,言家养了她20年,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看着孙雯雯熟睡的样子,言思嘉的心里其实已经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她虽然笨,但是并不傻,佣人们迫于展晴的压力,对她的态度都很恶劣,可是,谁对她假装凶狠,谁是真的在借机欺负她,她能感受得到。

    这个孙雯雯,算得上是对自己最不好的一个人了。

    而她敢出现在这里,必定是得到了展晴的默认。

    其实,言思嘉一直不明白,这些佣人为什么会那么讨厌自己,她以前从来没有难为过他们,更没有亏待过他们啊。

    言思嘉强忍着,没有让泪水流下来,她不允许自己哭,因为那样只会让自己想要放弃,只会让自己变得脆弱,更何况,没有人会心疼她的眼泪,他们只会更加肆无忌惮地嘲笑她。

    一个房间而已,对于现在的言思嘉来说,无非就是个睡觉的地方罢了,她去哪里睡都可以。

    不过,既然这个房间要给别人住了,那么,她要把自己的东西拿走。

    言思嘉拉开抽屉,小心地收拾起来。

    她并不想惊动孙雯雯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这个女人发生矛盾的话,对自己没有一点儿好处。

    其实,她要收拾东西已经不太多了,值钱的都已经被收走了,剩下的,就是一些哥哥送给她的小玩意儿。

    睡得正舒服的孙雯雯,还是被金属碰撞的声音吵醒,她睁开眼睛,就看到言思嘉正要把一个漂亮的八音盒装进一个收纳箱里,她愤然起身,一巴掌打在了言思嘉的脸上,恶狠狠地说道:“小贱人,没看到我在睡觉吗,你是不是故意的。”

    本就全身无力的言思嘉,被这用了十二分力的巴掌,甩在了地上,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吵醒你的,我来收拾我的东西,收拾好了,我就离开。”

    言思嘉费力地站起来,正要继续收拾,孙雯雯却先她一步,把那个收纳箱掀翻在了地上,趾高气昂地说道:“这里没有你的东西,这屋子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属于言家的。”

    言思嘉看着哥哥送给她的陶瓷模型被摔碎了,心都要裂开了,但是现在,她不能发火,不能哀求,不能抱怨,因为,她的这些行为,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她已经吃了那么多次亏了,已经明白了硬碰硬是没有好处的,她绝对不会再让自己陷入更大的麻烦之中了。

    是的,在一次次的打骂中,言思嘉已经学会了隐忍,已经学会了委曲求全。

    可是,她真的很想带走一些和哥哥有关的东西,让自己有点儿念想,给自己一些坚持下去的动力。

    但是,看孙雯雯这么仇视自己的样子,即便是自己想要带走一片毫无用处的废纸,她也会立刻夺过去撕碎了吧。

    算了,只要她还在这个家里面,就有机会不是吗。

    只求在她找到机会之前,这些东西,不要先被那些看自己不顺眼的佣人们拿走了就好。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