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和我结婚我超甜〕〔最强透视〕〔张牧〕〔西花点斋〕〔无尽升级〕〔王爷你的师父掉啦〕〔噬天丹皇〕〔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大周王侯〕〔萌宝来袭:总裁爹〕〔轮回乐园〕〔万界仙帝〕〔山村小医农〕〔我在万界写小说〕〔超品兵王〕〔求魔问道〕〔木叶之我是宇智波〕〔魔宠的黑科技巢穴〕〔一剑齐天〕〔凰谋天下:魔帝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8章 水深火热
    本站:m..言思嘉平复了一下对孙雯雯的怨气,淡淡地问道:“那我住在哪里。”

    听了言思嘉的话,孙雯雯也是一愣。

    展晴只说了让她把言思嘉赶出二楼的卧室,但是没说让言思嘉住在哪里啊。

    刚才,睡在言思嘉的公主床上,就仿佛躺在云朵上一样柔软,还有那香香的被子,就像是羽毛一般温暖。

    这些都是孙雯雯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享受过了,这让她对言思嘉的嫉妒更深了,她希望言思嘉住的房间不如自己的,她希望言思嘉住在最脏乱差的房间里面。

    于是,孙雯雯心一横,态度强硬地说道:“你去一楼的储藏间里睡。”

    一楼的储藏间,是佣人们用来放置闲杂物品的房间。

    平日里,基本上没有人进出,更没有人整理打扫,是整栋别墅里面最阴冷最昏暗的房间。

    里面的环境,还不如二楼卧室里自带的卫生间条件好呢。

    可以说,那里根本就不是给人居住的地方。

    但是,言思嘉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转身出了房门,默默地向楼梯口走去。

    这是言思嘉最后一次站在二楼环视这栋别墅,这里曾经是她的乐园,她还能看到小小的自己欢笑着在这里奔跑穿梭,客厅的沙发上坐着慈爱的父亲,温雅的母亲,以及……最疼自己的哥哥,可是现在,这里却如死寂一般空空如也,憋闷的感觉让她透不过气来。

    从二楼到一楼,不过是30来节台阶而已,言思嘉却走得一步比一步沉重,仿佛用了一个世纪的时间。

    当她踏下最后一节台阶的时候,脚明明踩在了地板上,却好像要陷下万丈深渊一般没有安全感。

    她明白,自己离这个家越来越远了。

    有的时候,距离并不是用空间来衡量的,而是用心去感受的,她觉得自己真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在言思嘉刚被领回言家的时候,有一次,言思嘉玩儿躲猫猫,胡乱地闯进了那个最角落的房间里面,被追上来的言修锦揪了出来,假装很用力地打了她的手心一下,凶凶地问她:“臭不臭?”言思嘉点点头,“脏不脏?”言思嘉又点点头,最后,言修锦警告她说,以后绝对不可以再进去那个房间里了。

    可是现在……哥哥,我又不听你的话了,你回来打我的手心好不好。

    以前,每次言思嘉不听话了,言修锦就会打她的手心,但是从来都不会疼,只会痒痒的,直到言思嘉承认错误,并且保证绝对不会再犯了,言修锦才会停手,然后把她软软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嘴边吹半天,还会问她疼不疼,生怕自己没有控制好力度,弄疼了他的宝贝妹妹。

    这些美好的记忆,如隔世一般遥远,像梦境一样不真实。

    储藏间位于别墅的西北角,墙壁上没有窗户,只有一个巴掌大的透气孔,照不进阳光来,反而向屋里冒着飕飕的冷风。

    屋顶上悬挂着一盏黄色的灯泡,微弱的灯光连这个不足10平米的小屋都照不亮。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因为常年不通风而特有的发霉的味道。

    角落里扔着一张旧床,床板有些凹陷了,上面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

    屋子里面横七竖八地堆放着各种东西,言思嘉从里面翻出来一条脏兮兮的薄被子,用几本旧书当枕头。

    但是,她没有找到可以用来当床垫的东西,不过,她实在是太累了,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裹上被子,蜷缩着身体,躺在了床板上,很快她就在全身乏力中入睡了。

    可是,半夜,言思嘉又在饥寒交迫中惊醒了,四肢酸疼,骨骼僵硬,手脚冰冷,头疼欲裂。

    但她还是不停地告诉自己,要懂得知足,要懂得感恩,现在的艰辛,就当做是上天对自己的历练,等她通过考验的那一天,她将再也不是养在温室里面的花朵,而是涅槃重生的火凤凰。

    原本言思嘉只是想通过这样的心理暗示,给自己一些坚持下去的勇气,却没有想到,不久的将来,这些竟然变成了现实。

    第二天早晨,展晴起床后特意先去言思嘉原本的房间里看了一眼,房门敞开着,地上散落了很多东西,她很满意地点点头。

    不过,看着这个粉色的房间,展晴的心里依旧堵得难受,她叫来佣人,让他们把房间里面所有的摆设都扔出去,床单被罩窗帘衣服也全部都扔出去,壁纸也都撕掉。

    最后,这个曾经的公主房里,只剩下了一张床,一套梳妆台,和一组衣柜。

    白色的墙面,光秃秃空荡荡的,就好像这里从来没有人住过一样。

    言思嘉看着哥哥送给自己的东西都被扔了出去,心疼的不行,那些都是哥哥精心为她挑选的,每个礼物都有特别的意义,那是她最后的念想了,但是,她却无力阻止。

    展晴突然想起来,言思嘉昨晚睡在哪里了?于是,她叫来孙雯雯询问。

    孙雯雯的心里有点儿发虚,毕竟是她自作主张让言思嘉去储藏间里住的。

    她低着头,小声地说道:“昨天,您没有和我交代让她住在哪个房间,当时太晚了,我也不敢去打扰您,我就让她暂时先在储藏间里面住下了。”

    展晴一听到储藏间也是吓了一跳,那个房间里面能住人吗?

    不过,很快她就恢复了平静,反正最终的目的,就是把言思嘉赶走,何必在意具体用什么方法呢。

    展晴瞟了一眼始终低着头承认错误的孙雯雯,明明看起来是一个唯唯诺诺其貌不扬的小女孩儿,没想到竟然如此心狠手辣,不过,用她来对付言思嘉这种死皮赖脸的人正合适。

    于是,展晴很温柔地对她说道:“嗯,你做得挺好的,从今天开始,你的工作就是负责看管言思嘉,监督她完成工作。”

    展晴的话,就等于是给了孙雯雯一把尚方宝剑。

    其实,她最看不惯的,就是言思嘉总摆出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那种淡漠到不可一世的态度,似乎是在嘲笑她的卑微。

    所以,孙雯雯想看到言思嘉向自己跪地求饶的样子。

    从今天开始,她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欺负言思嘉了,因为有展晴给她撑腰。

    孙雯雯的手段,要比其他的佣人阴狠毒辣多了,不管言思嘉是不是出了差错,随时都有可能遭到孙雯雯的一顿打骂。

    因为孙雯雯把欺负言思嘉当做自己的一种乐趣,她的这种极尽变态的思想,彻底将言思嘉推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有一次,言思嘉正跪在地上擦地板,孙雯雯就站在她旁边嗑瓜子,瓜子皮扔得到处都是,言思嘉只能默默地一遍一遍打扫。

    突然,孙雯雯假装把脚放到言思嘉的手边,大喝一声:“你竟然敢弄脏我的鞋。”然后,一脚把言思嘉踹倒在地上,还把手里的瓜子都甩在了言思嘉的脸上。

    言思嘉赶紧爬起来道歉,不停地说着对不起。

    孙雯雯却不依不饶地说:“道歉有用吗,还不赶快过来给我把鞋擦干净了。”

    言思嘉赶忙拿起布,细心地给她擦鞋,可是孙雯雯却抬起了脚,不等言思嘉反应过来,就直接踩在了她的手背上,任凭言思嘉如何哭喊求饶,孙雯雯却若无其事地扭动着鞋子,直到言思嘉疼得奄奄一息要晕过去了,孙雯雯才放过她,但是很快她就拿出来了一根缝被子的大针,冲着言思嘉的背部就刺了进去,“啊!”刚刚疼晕过去的言思嘉又被疼醒了,孙雯雯根本不给言思嘉喘息的机会。

    因为没有得到治疗,从那天起,言思嘉的右手就废了,经常会不自觉地抽搐,也很难拿住重一些的东西了,这就致使她更是会频频出错,于是,又会招来一顿毒打,事情就这样陷进了一个恶性循环之中。

    不过才三天的时间,言思嘉的身上已经布满了鞭伤和烫伤,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脸上更是红肿一片,嘴角还有凝固的血痂,两眼无神,瘦骨嶙峋,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不好。

    别墅里面天天都能听到言思嘉凄厉的惨叫声,心软一些的佣人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会劝孙雯雯几句,让她适可而止,别太过分了。

    可是孙雯雯自认自己直接听命于这个家的女主人,身份地位都和以前不一样了,在佣人们面前也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后来,展晴也有点儿于心不忍了,就把孙雯雯派去做别的事情了,也没有再给言思嘉安排工作。

    言思嘉终于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这个昏暗湿冷的储藏室,就是她唯一安宁的地方。

    言思嘉很庆幸,那天在二楼卧室,她趁孙雯雯睡觉收拾东西的时候,偷偷藏了一张哥哥的照片放在口袋里,当时无意中的一个小动作,竟然保住了她最后的念想。

    如今,她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这张照片了。每晚看一看哥哥的笑容,是她坚持下去的动力。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