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召唤遮天群侠征战〕〔骨符〕〔从狩猎开始的英雄〕〔九天〕〔战龙兵锋〕〔重生之搏浪大时代〕〔上门狂枭〕〔随身一个恐怖世界〕〔重生为君〕〔霸道仙侣〕〔重生之仙界大帝归〕〔全球巨导〕〔试婚100天:帝少宠〕〔我在英伦当贵族〕〔我有一个总裁女友〕〔龙拳〕〔从特种兵开始的神〕〔财智在线,萧爷总〕〔光明神印〕〔神秘老公惹不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10章 赴约
    本站:m..言思嘉始终不敢面对,自己是一个残疾人的事实,那样会让她觉得,言修锦对于自己来说,更加遥不可及了,因为言修锦现在已经是言氏集团的总裁了。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掌权人,一个是最卑微的下人,这不是甜宠的虚幻小说,而是残酷的现实世界。

    所以,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她配不上他了,就连站在他的身边,都是一种奢望。

    展晴又开始想其它的办法把言思嘉赶走了,最有效最实际的办法,就是尽快把她嫁出去。

    她已经不要求什么门当户对了,更何况,现在的言思嘉,早已经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言家千金了,只要能把她打发出去就行,言家也不想再花钱为她准备嫁妆了。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下午,言思嘉正坐在床上发呆,突然,储藏间的门“嘭”的一声,被大力地踹开了。

    言思嘉吓得一哆嗦,慌忙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小佣人正嫌弃地拿手挥着空气中飘散的尘土,咳嗽了两声,然后尖利地说道:“夫人叫你出来。”

    言思嘉的心里“咯噔”一声,自从发生那件不伦的事情以后,展晴就很少和她说话了,每次开口都是要赶自己走。

    可是最近这段时间,展晴基本上没有怎么刁难过她,她已经不用再去受佣人的打骂了。

    除了还是睡在这个阴冷潮湿的房间里面以外,其它的都还是挺好的。

    言思嘉以为自己的处境已经开始有了回暖的趋势,可是,展晴现在又叫自己出去,是不是又要叫自己离开言家了呢,这次,自己还能用什么理由留下来呢,

    自己现在连佣人的工作都做不了了,真的是一点儿留下来的价值都没有了。

    那个小佣人见言思嘉非但没有理睬自己,还一直稳盘大坐地一动不动,立刻就暴怒了:“我在和你说话呢,你聋了啊,动作快点儿,手残了,脚也残了吗?还让夫人等着你啊。”

    若不是因为这个屋子里面太脏,这个小女佣早就冲进去一巴掌扇在言思嘉的脸上了。

    言思嘉赶忙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一边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一边向外面走去。

    因为经常被佣人们欺负,言思嘉已经留下了心理阴影,不愿意和他们靠得太近,担心会被挨打,所以,在经过门口时,言思嘉刻意避开了那个小佣人,结果还是被她踹了一脚,言思嘉踉跄了一下,幸亏扶住了墙,没有摔倒。

    那个小佣人冲言思嘉得意地冷哼了一声,仰着头转身离开了。

    言思嘉揉了揉被踢疼的小腿,低头看了一眼,又是一块淤青,唉,悲凉地轻叹一声,早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只要她一直赖在言家不走,就会一直受到这些佣人们的欺负。

    言思嘉低着头,有些不安地走进客厅,看到展晴正坐在沙发上,优雅地摆弄着一套青花瓷的茶具。

    听到言思嘉走过来的声音,展晴头也没抬,淡淡地说道:“晚上七点,去帝豪酒店的608号包间。”

    言语中听不出太多的感情,似乎没有鄙夷和阴狠,但是也没有温柔和亲切,清冷的语气让人不想靠近。

    实际上,展晴是不敢面对言思嘉,她知道自己没有经过言思嘉的同意,就直接替她做了决定,是不正确的做法,但是,她一直在给自己洗脑,告诉自己,言思嘉是个坏女人,会抢夺言家的财产,还会抹黑言修锦的名誉,她很会演戏,最擅长的,就是用自己楚楚可怜的样子,来骗取别人的同情心,自己已经被她骗过一次了,绝对不能再上当了,绝对不能让她留在言家继续作乱了。

    展晴向站在旁边佣人看了一眼,那个佣人将一个手提袋递给了言思嘉,言思嘉愣愣地接了过来,微微欠身,说了一句:“谢谢。”

    展晴见言思嘉拿完东西以后,还站在那里不动,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去吧,记得化个妆,打扮得漂亮点儿。”

    言思嘉点头低声说了一句“是”,就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小屋。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言思嘉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地快速跳着。

    天知道,她刚才站在客厅里的时候,内心有多么的紧张。

    她一直担心展晴会说类似“你走吧”“现在就离开这里”这样的话语。

    因为,如果展晴真的赶她走,她除了苦苦哀求以外,已经找不到任何理由了。

    其实,言思嘉并没有完全放松下来,她还是很担心,展晴是不是又会像上一次那样,先找一个借口把她骗出去,然后再把她关在外面不让她进门。

    毕竟是“一年怕蛇咬,十年怕井绳”。

    可是,即便如此,言思嘉也不能违抗展晴的命令,不过这一次,她决定偷偷地带着言修锦的照片出去,这样,在门口等待的时候,漫漫长夜,就不会觉得那么孤单了。

    言思嘉打开那个手提袋,发现里面是一件漂亮的连衣裙和一套化妆品。

    这是因为担心自己不相信,所以要把戏演足一些吗?

    言思嘉将那件连衣裙拿出来,上好的衣料,却觉得十分烫手。

    看着自己身上破旧的裙衫,言思嘉有些无措,她已经好久没有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了。

    言思嘉站在那面有些破损的镜子前面,昏黄的灯泡底下,她抚摸着自己不再光洁的脸,心里酸酸的。

    如今的自己,还如何敢骄傲地站在哥哥的身边。

    时间真的可以毁掉很多东西,比如健康,比如美丽,比如自信,比如尊严,比如地位,比如清白,比如……信任还有亲情。

    才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而已,这些,自己就全部都失去了,也失去了所有。

    毕竟是展晴交代的事情,即便是一个骗局,她也要认真完成。

    快六点的时候,收拾妥当的言思嘉才依依不舍地出了门,她不知道这次出去,还能不能像上次那样幸运,熬一个晚上就会再把她放进来。

    一个司机迎了上来,很恭敬地对她点了下头,说道:“小姐,我来送你过去。”

    言思嘉的心里一暖,笑着冲他点点头说道:“谢谢,麻烦你了。”

    这应该是这段时间唯一一个对她以礼相待的人了,言思嘉心里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一直到走进帝豪酒店的大门,言思嘉都还是认为这一切只是展晴要骗自己出来的借口。

    一个服务员微笑着迎了上来问她:“小姐,请问您有预定吗?”

    言思嘉犹豫了一下说道:“608号房。”

    服务员很有礼貌地回了她一句:“言思嘉小姐是吗?”

    她木然地点点头。

    服务员一边做着“请”的手势,一边说道:“言小姐,请随我来。”

    言思嘉这才发现自己误会展晴了,这里真的有一场聚会在等着自己,她突然间有点儿小激动。

    会不会是家庭聚会呢?会不会有可能见到哥哥呢?

    言思嘉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和头发。

    可是,当她推开608号包间大门的那一刻,仿佛从天而降一盆冷水,刺骨的寒意,从头顶贯穿到脚底。

    言思嘉明白了,自己给言家丢脸了,言家要放弃她了,那个家注定是待不下去了,因为她看到,餐桌旁只坐了一个人,肖斌。

    言思嘉认命了,不认不行啊,她哪里还有其它的选择啊。

    她现在如果转身离开的,言家的大门,她就彻底进不去了。

    言思嘉默默地关上门,赴死一般地走到了肖斌的对面,直挺挺地坐了下来。

    还没有点餐,桌子上放着了一瓶红酒,已经下去了小半瓶。

    肖斌站起身,很有礼貌地为言思嘉倒了小半杯红酒,面带微笑地说道:“言小姐,谢谢你肯来赴约。”

    说着仰头喝掉了自己手里的酒,然后冲她欠了一下身,继续说道:“你随意。”

    这一系列的动作,如果是不清楚肖斌的人,一定会为他的绅士风度所折服。

    可是,言思嘉的心里很清楚,这就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畜生。

    从小家教严格,言思嘉基本上没有喝过酒。

    那次和言修锦从酒吧里出来以后,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更是把酒列入了危险品的范围。

    只是刚一见面,就驳了面子,实在是不合礼仪,而且,最关键的是,回去以后,不好向展晴交代。

    万般无奈之下,言思嘉只得硬着头皮喝了一口。

    肖斌一边喝着酒,一遍随意地聊着天,言思嘉很不想看到他脸上虚伪的笑容,但又不能起身而去,只好尽量附和着。

    过了一会儿,言思嘉觉得,一股抑制不住的困意,渐渐地袭了上来。

    早就听说红酒的后劲儿很猛,可是,她刚才只是喝了一小口儿一起啊,就会出现这么大的反应吗。

    言思嘉的身体也开始燥热起来了,额头上也渗出了汗珠。

    看着肖斌随手解开了衬衣领口处的口子,言思嘉的心中有些疑惑,她穿得并不多啊,怎么会这么热呢,难道屋子里面没有开冷气吗。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厉少宠妻至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萧尘〕〔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紫阳小师叔〕〔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绝世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