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刃〕〔掌欢〕〔医路繁花〕〔七皇妃她是霸王花〕〔三国之蜀汉中兴〕〔我的灵力能交易〕〔地球最后一个炼气〕〔全球武神〕〔我真不是学神〕〔宠婚99次:总裁大〕〔穿越财富人生〕〔神帝归来〕〔我能举报万物〕〔从1983开始〕〔我就是富豪〕〔全球巨导〕〔御用狂兵〕〔大师兄我抓住你了〕〔让我心动的你〕〔穿越之联姻公主不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16章 决定
    本站:m..尽管有很多人在心里默默祈祷着时间可以永远定格在这一刻,这样,就不用去面对那些困扰无解的事情了,但命运的车轮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停滞不前,第二天还是如约而至了。

    阳光照在病床上,言思嘉慢慢地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脑子蒙蒙沉沉的,一团浆糊;嗓子很干,仿佛贫瘠的土地撕裂了一样;全身好像被大汽车碾压过一般,酸疼无力,右手臂的灼烧感尤其明显。

    言思嘉睁开眼睛,看着苍白的房顶发呆,记忆也渐渐回归了,她隐约感觉到房间里面还有一个人的存在,肖斌!言思嘉大骇,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扭头看去,却见到了站在窗户前面的言修锦。

    “哥哥。”这两个字是脱口而出的,尽管声音嘶哑,但是言语中的欢喜之情表露无遗。

    言思嘉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耀眼的阳光笼罩着言修锦挺拔的身姿,那画面就像是天神降临一般,温暖着她那颗冰冷残破的心。

    她是在做梦吗?否则为什么一觉醒来,会在这里看到哥哥呢。

    还是说,她已经死了,这里是天堂呢。

    她记得昨天自己被展晴骗去了酒店,然后被肖斌下了药,后来她终于逃出了酒店,可是再后来,她好像就晕倒了,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了。

    言思嘉闻到了空气中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这个味道,她再熟悉不过了,这里是医院。

    难道自己真的走到医院里来了吗,还刚巧哥哥也在医院里面?

    可是哥哥为什么会在医院里面呢?他不是已经去言氏集团上班了吗?爸爸不是说已经把总裁的位置给他了吗?

    刚刚清醒过来的原因,言思嘉的思绪还很混乱,一时之间也整理不清楚这些疑问,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她不是在做梦,哥哥是真在站在自己的面前。

    言思嘉看到言修锦没有回应自己,就敛去了笑容,低下了头。

    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属于自己的哥哥了,不是早就已经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了吗,何必还要再去自讨没趣呢。

    如今的她,早就已经卑微到尘埃里面了,何必再把自己最后的尊严都丢失掉呢。

    有些残酷的现实,她必须要去接受。

    言修锦径自倒了一杯温水,放在言思嘉的床头柜上,就转身离开了。

    经过一晚上的权衡,言修锦已经做出了决定,于情于理,这个孩子他都会留下来的。

    他会试图去劝说方雅来抚养这个孩子,如果她实在不同意的话,就把他养在言家。

    不管怎么说,这个孩子都是他的骨肉,流着言家的血。

    如果养在言家,方雅也不同意的话,那他就只好和方家取消婚约了。

    至于言思嘉,等她生完孩子以后,他就会送她出国,这里注定是容不下她了。

    看着言修锦离开的身影,言思嘉的情绪瞬间跌入了谷底,心里泛起了一阵苦涩。

    哥哥,你果然还是在怪我啊,连和我打声招呼都不愿意吗。

    可是,你究竟在怪我什么啊。

    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穿着白大褂的哥哥了。

    以前上学的时候,她经常来这里找哥哥,哥哥在办公室里面工作,她就安静地坐在旁边。

    那时候,言思嘉最喜欢看言修锦认真研究病例的样子了,时而眉头微蹙,时而闭目沉思,可是,如今,那些画面只能去回忆里面寻找了。

    虽然言修锦刚才一直站在离自己比较远的地方,但是言思嘉还是注意到了,他的脸色看起来很憔悴,头发有些凌乱,下巴上青黑的胡茬也很明显,哥哥一向最注重自己的形象,难道他在这里守了自己一夜吗?那是不是说明,哥哥没有完全不要她啊。

    心中升起了一丝忐忑的小窃喜。

    言思嘉端起水杯,温热的液体,顺着她干裂的嘴唇,流进了喉咙里面,很舒服,甜丝丝的。

    尽管哥哥对自己的态度依旧这样冰冷,但他却是这一个多月来,唯一一个关心自己的人。

    有眼泪湿润了眼眶,言思嘉向后仰起头,努力把眼泪逼了回去,她不能哭,更加不能在哥哥的面前哭,因为她不想暴露自己的窘迫。

    言修锦站在病房外面,平息了好半天,才把慌乱的情绪压下去。

    刚才,被阳光笼罩的不仅仅有言修锦,还有言思嘉,当她欢笑着叫出那声哥哥的时候,简直就是一个降临人间的小天使。

    只怪今天的天气太过晴朗,阳光太过夺目,一不小心就照进了言修锦心里被尘封很久的阴暗处,很疼,窒息一般的疼痛。

    可是,后来言思嘉那种疏离的态度,让他觉得好陌生,于是,他迅速地把心门关上,锁好,脸上也恢复了清冷的表情,大步向办公室走去。

    言思嘉坐在病床上,看着自己缠满纱布的右手臂发呆,她试着轻轻活动了一下,看来筋骨的损伤并不严重,自己这四年的大学算是没有白上啊,只是,这伤疤注定要落下了。

    算了,自己身上的疤痕还少吗,也不差这些了,看来,以后夏天是不能穿露胳膊的衣服了,最好是穿袖子很长的那种,可以把手也遮住。

    很快有医生进来给言思嘉检查身体,然后笑着对她说:“没事了,毒已经清除了,伤口还需要慢慢恢复,不要碰水,不要运动,记得隔一天来换一次药。”

    “医生,我昨天是怎么来到医院的?”言思嘉小心地问道,她的心里有一些期待的。

    从帝豪酒店到市中心医院,开车的话,最快也需要将近半个小时,这么远的路程,她可不认为自己在昨天那种身体条件下能够走过来。

    “是言医生送你过来的,你很坚强。”医生柔声解释道,她是从心里佩服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

    言思嘉愣愣地点点头,原来是哥哥送自己过来的啊,那哥哥是在哪里遇到自己的呢?是在路上还是在……

    “那我……”言思嘉犹豫着开口问道,有没有被侵犯呢?

    这是她最在意的事情,昨天晚上,她为了保住这最后的底线,连命都豁出去了。

    如果最终也没能逃脱那个厄运,她就白挨了那么多下了,真是死掉的心都有了。

    医生很快就明白了言思嘉再问什么,很和蔼地说道:“放心,你什么也没有发生。宝宝也没有受到伤害,回家以后尽量不要有大的动作,头一个月要多躺着。”

    “宝宝!”言思嘉仿佛出现了幻听,呆呆地盯着医生看。

    “你自己都不知道吗?难怪呢,你看起来这么瘦弱。你已经怀孕5周了,孩子生长得有些缓慢,回去多补充营养。”医生很温柔地和她解释着。

    言思嘉的大脑一片空白,过了好半天,她才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肚子。

    那里依旧瘪瘪的,可是里面竟然有了一个宝宝,这种感觉真的是好神奇啊。

    生长缓慢,营养不良,这是肯定的了。

    她大学的时候专修的虽然不是妇产科,但是基本的医学知识她还是懂的。

    这一个月来,自己都没有吃过什么太正经的饭,而且又承受了那么多的辛苦和病痛,一个刚满一个月的胎儿,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跟了一个自己这样不幸的母亲,真是难为他了。

    言思嘉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这个孩子是哥哥的!

    天啊,她竟然怀上了哥哥的孩子,这简直是太可怕了。

    哥哥已经订婚了,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她要怎样面对哥哥呢?她要怎样面对这个孩子呢?

    可是,很快言思嘉就反应过来了,既然医生已经检查出来了,那是不是说明哥哥已经知道了呢?所以刚才,他才会那么生气地瞪了自己一眼。

    这个孩子不该来的,他是一个错误的结晶,是不受大家期待的啊。

    有那么一瞬间,言思嘉真的好害怕。

    她原本就已经是孤立无援,四处受敌了,这个孩子的出现,只会让她本就艰难的处境,变得更加糟糕了。

    她想要打掉这个孩子,摆脱这个麻烦,可是,她怎么忍心呢,那是她的孩子啊,哪里有妈妈狠心不要自己的孩子的啊,更何况,他这么顽强地存活到现在,自己有什么权利剥夺他的生命呢。

    可是,她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又如何照顾这个孩子啊,而且,哥哥会要这个孩子吗?

    如果哥哥承认了这个孩子,那不就等于是承认了他们之间不伦的关系了吗?

    不可以的,绝对不可以的,那样做的话,会毁掉哥哥的。

    哥哥现在已经是言氏集团的总裁了,他是那么骄傲,那么完美的一个人,不应该背上这样不好的名声。

    而且,即便哥哥承认了这个孩子,展晴和言起国也不会同意的吧。

    在他们的眼里,言家的名声,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这样想来,是不是说明这个孩子有危险了呢?

    不行,她既然已经决定要留下这个孩子,就绝对不能让这个孩子受到任何的伤害。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江湖侠道〕〔天师令〕〔快穿:救命,男主〕〔重新爱恨〕〔最后一个女军阀〕〔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午夜布拉格〕〔超级庄园主〕〔不死教授〕〔道一声人间值得〕〔艺术治疗师〕〔乱世仙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