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离周沐雪〕〔重生之绝世武神〕〔禁爱弥漫〕〔极品赘婿〕〔今天娶到云小姐了〕〔刁蛮长公主:摄政〕〔娇妻引入怀〕〔赫先生的医见钟情〕〔沧元图〕〔星光璀璨:慕少宠〕〔综漫之我是路灯王〕〔锦堂玉华〕〔和我结婚我超甜〕〔重生之商女王妃〕〔美女总裁的神级保〕〔天道制霸计划〕〔五魂破天〕〔我和超级大佬隐婚〕〔无敌炼药师〕〔修罗神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17章 不回家
    本站:m..原本,昨天晚上逃出酒店的时候,言思嘉就已经想好了,如果能够成功脱险的话,她一定要离开凉城。

    这个城市到处充满了危机,展晴不会放过她的,肖斌也不会放过她的,这里已经没有她言思嘉的容身之地了。

    现在有了孩子,她更应该走了,她要带着孩子,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言思嘉快速地做出了一个决定,等她手臂上的伤口一恢复,她就带着孩子离开这里。

    她不能让孩子留在这里,错误是大人们犯下的,孩子是无辜的,不应该承受和她一样的指责。

    就在言思嘉计划着离开的打算的时候,已经离开的言修锦又回来了。

    此时的言修锦已经把白大褂脱掉了,换上了一身精致的西装,明显是梳洗过了,很精神,很帅气,只是,依旧是一张面无表情略带嫌弃的脸。

    言修锦站在病房门口,没有看言思嘉一眼,只是说了一句:“走吧。”

    语气淡淡的,却带着一种令人不容违抗的气势。

    然后,他就一直站在门口,眼睛看着走廊的方向,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

    言思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好半天才听明白,他是在和自己说话。

    “走吧”,虽然只有两个字,却是这一年多来,他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他们真的已经疏离到了如此地步,如果是以前的话,他会说“思嘉,哥哥来接你了。”或者会说“快走了,难道还要留在这里长住啊,再不走,哥哥不等你咯。”

    果然是回忆最伤人啊。

    言思嘉收拾好情绪,连忙下床,穿好鞋,有些不自然地走到他的身后。

    言修锦听到高跟鞋的声音,侧头看了一眼言思嘉的脚,微微蹙眉,没有说话,继续往外走去,但是步速却比以往放慢了很多。

    刚才,言修锦已经听医生说了,言思嘉也是刚刚才得知自己怀孕的事情的,就和所有的准妈妈一样,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震惊,然后是无措,最后是幸福。

    还好,他还担心言思嘉会觉得这个孩子是个累赘,而不要这个孩子呢,毕竟,她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单纯了,开始为了钱财和地位,功于心计了。

    言思嘉一直低着头,所以没有注意到言修锦的这些小动作,只是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一直走出医院,上了车,她都还在思索着言修锦为什么会来接她出院,他是不是要和自己谈孩子的事情,如果他坚持要打掉孩子的话,自己要怎么逃脱。

    当两个人的感情出现裂缝的时候,信任的堤坝也就倒塌了,就像言思嘉和言修锦,曾经对彼此深信不疑,如今却是处处猜忌。

    她觉得他会不承认孩子,他觉得她会把孩子当成累赘;她觉得他厌恶自己,他觉得她疏离了自己;她觉得他变冷漠了,他觉得她有心计了。

    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不信任而引起的自以为是,他们甚至都不去证实一下自己的想法,任其越错越深。

    车子驶离了医院,言修锦始终一言不发,车内诡异地安静。

    言思嘉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不知道是怀孕的原因,还是因为昨晚的事情留下了心理阴影,这个封闭又不宽敞的空间让她觉得十分压抑。

    言思嘉看了看言修锦清冷阴沉的侧脸,好几次想要开口,但是话到嘴边,最后又都咽了回去。

    她突然发现,明明应该是最亲近的人,如今却真的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连说句话都要犹豫半天。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你就在我身边,我却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言思嘉转过头去,有些局促不安地看着道路两边飞速向后倒去的街景,她惊恐地发现,这是回言家的路。

    她不能回去的,那里对于她来说就是地狱啊,她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怎么可以再去送死呢?

    昨天晚上她搞砸了展晴的安排,惹怒了肖斌,这两个人一定恨不得杀了自己,她现在回去言家,那不等于是自投罗网吗?

    “我们要去哪里?”纠结了半天,言思嘉终于鼓起勇气问出了这个问题。

    现在,她不是一个人了,她有了孩子,她要保护好这个孩子,她不能带着孩子一起去冒险的。

    纵使心里十分害怕,纵使不敢忤逆哥哥,但是为了孩子,她什么都可以做,哪怕是和全世界对抗。

    言思嘉紧张地看着言修锦,等待着他的回答,可是言修锦并没有搭理她,继续自顾自地开着车。

    原本幸福的生活突发变故,再加上这一个多月在言家受到的折磨,巨大的心理落差已经导致言思嘉的精神状态出现了一些问题。

    昨天晚上的经历,更是给她的心理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创伤,现在,言修锦冰冷无情的态度又进一步刺激到了她。

    言思嘉想起了展晴的冷嘲热讽,想起了佣人们的污言秽语,想起打在自己脸上的巴掌,想起了浇在自己头上的冰水,想起了抽在自己背上的鞭子,想起了烫在自己胳膊上的烟头,想起了扎在自己身上的针头,想起那个阴冷潮湿的储藏间,想起那些残羹剩饭,想起了那些永远做不完的工作,还有自己废掉的右手以及那杯下了药的红酒。

    “我不能回言家的!求求你,不要送我回去,我不回去!”终于,言思嘉的恐惧战胜了她的理智,她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如果哥哥执意要送她回去,那她只好以死相逼了,如果哥哥已经不在意自己的死活了,那么,为了孩子,她不介意和哥哥闹翻了,反正她是绝对不能回言家的。

    昨天,为了清白,她可以用命相博,今天,为了孩子,她同样可以。

    回到言家,迎接她的是生不如死,迎接孩子的是必死无疑。

    既然都是死,为什么不拼一把呢?

    言思嘉快速解开安全带,就要去开车门,言修锦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一把将她扯回来,赶忙轻踩刹车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可是,言思嘉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她发现车门被锁死了,就去摇窗户玻璃。

    此时的言思嘉已经完全陷进了自己的世界里面,她的脑子里面只有一个想法,就是,逃出去,不顾一切也要逃出去。

    “不回去!”言修锦怒喝一声,锁上了窗户。

    此刻,他也发现了,言思嘉的反应太不正常了,不正常得让人觉得可怕。

    这是正在行驶的车辆啊,幸亏是车门自动锁上了,这要是有个万一,没有锁好的话,现在她有可能已经变成一滩肉泥了。

    她难不成是疯了吗,连命都不要了吗?

    言思嘉被这声音镇住了,僵硬地转过头来,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言修锦,手却依旧停留在车门上。

    言思嘉那充满惊慌的眼神,让言修锦觉得十分陌生。

    他又一次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妹妹了,那个曾经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尾巴,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他们彼此都不懂,以为是对方越走越远的,其实是他们可笑的骄傲和独行,将对方越推越远的。

    言修锦感觉出来了言思嘉的异样,以为她是因为昨晚的事情导致了情绪失控,明白自己不应该再对她发脾气了,于是敛去了脸上的怒气。

    就这样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他感觉言思嘉的情绪缓和了一些,想去帮她把安全带系上,可是,他刚一探身,言思嘉就迅速向旁边躲去,双手护在自己的胸前。

    言修锦紧蹙着眉头,愣了一下,抬起头,就看到言思嘉正一脸防备的表情盯着自己,像一只被吓到的小鸟。

    言修锦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现在已经对自己抗拒到这种地步了吗?

    他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目视着前方,轻叹一声,然后淡淡地说道:“我们不回去,你自己把安全带系上。”

    言思嘉用一种探究的神情看了言修锦半天,似乎是在思索他说的话的可信度,过了好半天,她才坐直身子,慢慢地系好了安全带,但是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言修锦重新启动了车子,车子开得很慢,他一直斜眼观察着言思嘉,可是言思嘉却没有看他,而是一直很紧张地扒着窗户往外看,直到车子在一个十字路口处驶入了右转车道,她的脸上才露出来一点儿放松的表情,因为,从这里右拐的话,是不可能回到言家的。

    言修锦已经明显感受到了言思嘉对于言家的恐惧,可是为什么呢?

    那里是她生活了20年的地方啊,难道是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

    不过因为言修锦从心里排斥和言思嘉的接触,无论是肢体上的,语言上的,还是眼神上的,都会让他觉得发慌,而且,他已经认定了现在的言思嘉想要逃离自己,所以,言修锦纵使是满腹疑团,也没有开口问过言思嘉。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