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召唤遮天群侠征战〕〔骨符〕〔从狩猎开始的英雄〕〔九天〕〔战龙兵锋〕〔重生之搏浪大时代〕〔上门狂枭〕〔随身一个恐怖世界〕〔重生为君〕〔霸道仙侣〕〔重生之仙界大帝归〕〔全球巨导〕〔试婚100天:帝少宠〕〔我在英伦当贵族〕〔我有一个总裁女友〕〔龙拳〕〔从特种兵开始的神〕〔财智在线,萧爷总〕〔光明神印〕〔神秘老公惹不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18章 轰出去
    本站:m..后来的后来,言修锦有想过,即便当时他将心中的疑问问出来,言思嘉也未必会将实情告诉他的,可能也就是避重就轻地解释一下。

    否则,从病床上醒过来,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她就会把自己这一个多月所遭受的事情告诉他的。

    可是,最终,她选择了独自承受。

    也许,她是不信任自己吧,不信任自己这个亲手将她推进水深火热之中的人,会救她出来,所以,她才不愿意告诉自己吧。

    车子离开了市区,向郊外驶去,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两边的风景格外怡人,看起来很安静,这让言思嘉沉重的心情也明亮了很多。

    车子缓缓减速,最后停在了一幢花园别墅前面,言修锦下车以后,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然后就背对着车子,站在外面等着。

    言思嘉默默地解开安全带,下了车,跟着言修锦进了别墅。

    别墅里面的装修很简洁,没有多余的摆设,是哥哥的风格,看来这里是他的别墅。

    言修锦自己换了拖鞋,又将一双拖鞋摆在旁边,依旧是目视前方,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

    言思嘉看了看,连忙脱掉了脚上这双早就想扔掉的高跟鞋。

    言修锦继续向二楼走去,打开了一间卧室的门,走了进去,言思嘉也跟着走了进去,言修锦在屋子里面转了一圈,四处看了看就关上门离开了,留下了言思嘉一个人。

    紧接着响起了大门关闭的声音,她知道,哥哥走了。

    真是荒诞至极,分明是两个正常人,可是他俩的交流却像是在演绎一段哑剧,不对,哑剧还有眼神交流呢,他俩全靠猜。

    言思嘉走到窗口,向下看去,言修锦并未直接离开,而是背对着别墅,站在庭院的门口,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就这样,他在下面站了一个多小时,她在上面看了一个多小时。

    言思嘉在心里苦笑,我是瘟疫吗?你竟然厌恶我到如此程度了吗,这里是你的别墅啊,就因为我住了进来,所以,你宁愿一直站在外面,连门都不愿意进了吗?

    就像是两年前一样,因为我在言家,所以,你连家都不回了。

    从酒吧出来的那一晚开始,他们的相处模式就变成了这样,他留给自己的,永远都是无言的背影。

    过了一会儿,言思嘉看到一个很年轻的阿姨急匆匆地向别墅这边走了过来,言修锦迎上去和她说了一会儿话,然后交给她一串钥匙和几张名片,就开车离开了。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回身看过一眼,就好像他知道自己在这里看着他一样。

    其实,言修锦是担心他回头以后看不到言思嘉,所以,才会不敢回头。

    两个各怀心事的人,就这样一次一次错过了。

    言思嘉依旧站在窗口,看着那辆黑色的跑车消失在了路的尽头,也消失在了她的心里。

    注定了他这一走,他们就很难再见到了。

    后来,言思嘉听到楼下有开门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有人来敲她的房门,她去开门,就看到刚才和言修锦说话的阿姨站在门口。

    阿姨笑着对她点了一下头说道:“言小姐,我是言先生派来照顾你和孩子的,你叫我张嫂就行了,以后有什么需要的,你就和我说。”

    张嫂那和蔼可亲的样子让言思嘉觉得很亲切。

    当一个人饱尝了世态炎凉,人情淡薄的滋味以后,哪怕只是一丝的真情相待,也会让他倍感温暖。

    “好的,麻烦你了,张嫂。”言思嘉也冲张嫂笑笑。

    尽管才只是一面之缘,言思嘉已经对张嫂产生了绝对的依赖和信任。

    然而,她这种毫无防备的单纯,注定了,有些事情,无论对错,都是无可挽回的。

    离开别墅以后,言修锦并没有直接去言氏集团上班,而是回了言家。

    他的心里始终有一个很大的疑问,昨天晚上,言思嘉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被人下了药。

    他有预感,这个答案就在言家。

    而且,他也想不明白,言思嘉为什么会那么害怕回到言家,这些事情,他都想要去了解一下。

    更何况,既然已经决定要留下那个孩子了,他就有必要去和父母说一声。

    昨天下午,言思嘉离开言家以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音讯。

    送她过去的司机说,自己亲眼看到她走进了酒店大堂,然后上了电梯,并且在酒店门口守了十分钟,确定她没有再出来,才回言家向展晴报告的。

    展晴的心里多少也是有些不安的,毕竟是自己欺骗了言思嘉,没有提前和她商量一下,就安排了这次约会。

    但是后来,她转念一想,也许自己的做法,正中了言思嘉的下怀,也不一定呢。

    在展晴看来,现在的言思嘉,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

    也许,言思嘉意识到自己已经原形败露了,在言家已经捞不到什么好处了,就将下手的目标改为了肖斌。

    没准儿,昨晚就直接和人家生米煮成熟饭了呢,这是她管用的手段啊,不然,为什么会一夜未归呢。

    言思嘉的手机一直放在展晴的抽屉里面,她并不是有意不还给言思嘉的,而是早就把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昨天,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就像她也根本没有想过,司机不在酒店外面等言思嘉,她约会结束以后,要怎么回来言家。

    所以,这个误会,也就这样落下了。

    正当展晴在房间里面胡思乱想的时候,佣人来禀报说少爷回来了。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是上午十一点,这个时间,小锦不是应该在上班吗?难道是回来吃午饭吗?还是因为工作的事情来找言起国呢?

    原本对于言思嘉的担心,瞬间就消散一空了,展晴连忙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小锦,你回来了,今天不上班吗?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让厨房给你准备你喜欢吃的东西啊。”看到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儿子,展晴开心地迎上去说道。

    言修锦一走进家门,就不自觉地蹙起了眉头,自从那天早晨,他追着方雅出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言家,上一次回来,也只是心不在焉地参加宴会,说起来,自己真的是好久没有仔细看过这个家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家竟然变得这样冷清了。

    “思嘉呢?”言修锦假装很自然地随口问道。

    之所以明知故问,言修锦是想要套一套母亲的话。

    昨天晚上,言思嘉彻夜未归,按理说,见到自己以后,母亲应该是焦急地告诉自己这件事,可是,并没有,所以,这就说明,母亲是知道言思嘉昨天晚上出去的。

    言修锦的心里有了计较,他觉得,如果自己直接告诉母亲昨晚发生的事情,那么真相很有可能就会被她掩饰过去。

    展晴没想到儿子开口竟是先问那个女人,心里很是不舒服,脸色也变得不太好了,没好气地说道:“她出去约会了。”

    既然已经知道了言思嘉的居心叵测,展晴从心里不愿意她和言修锦再有任何的接触了,这也是为什么她一心想要把言思嘉赶出去的原因,不过,幸亏那个小贱人,现在不在家。

    展晴语气中的不善,言修锦自然是听出来了,虽然心有疑惑,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地追问道:“约会?什么时候出去的?”

    言修锦回想了一下言思嘉昨天的打扮,连衣裙,高跟鞋,淡妆,的确像是去约会的样子。

    而且,遇到她的那条路,直通的就是帝豪酒店,难道她是在约会的过程中被人下了药吗?

    “昨天晚上。”展晴有些烦躁地说道,她不想让儿子一直提起言思嘉,但又不方便把话说得太明显。

    听了展晴的回答,言修锦心下了然,可是,为什么才一个月不见而已,家人就都变了呢。

    言思嘉害怕回到言家,而展晴对于言思嘉的态度如此冷漠,似乎……还有一些嫌弃,是因为那晚的事情吗?

    看来,他已经离事情的真相越来越近了。

    “昨天晚上?她一夜没有回家,你都没有找她吗?”言修锦不解地问道。

    昨天晚上,因为孩子的事情,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所以,忘记了给家里打个电话,告诉他们言思嘉的事情,现在看来,自己的一时疏忽,倒是让他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面对儿子这莫名其妙的指责,展晴对言思嘉的怨念更甚了,语气有些冲地说道:“找她做什么?他对你做出那种事情来,还有脸待在家里吗。本来就打算把她轰出去的。现在她自己不回来,不是正好吗?”

    展晴的心里已经烦透了,儿子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她原本是很开心的,可是,儿子干嘛老是提起那个让她厌恶的人呢,简直就是阴魂不散。

    “轰出去?妈,她是我妹妹啊,你怎么能把她轰出去呢。”言修锦脱口而出地说道,眼中除了疑惑还有震惊和愤怒。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厉少宠妻至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萧尘〕〔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紫阳小师叔〕〔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绝世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