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提拔万浩鹏〕〔诡三国〕〔姑娘美且甜〕〔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戏闹初唐〕〔系统种田:美人娘〕〔王爷的小妾总想干〕〔北唐风云〕〔盛世余生只为遇见〕〔无限娇〕〔快穿之妲己的任务〕〔快穿之女配功德无〕〔一品姑爷〕〔衣手遮天〕〔甜妻若水〕〔璀璨仙途〕〔重拾璀璨星光〕〔山海意难平〕〔九零奋斗甜军嫂〕〔农女有福之王爷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23章 谁要害她
    本站:m..突然,言修锦开始怀疑,这些年,自己是不是一直都被这张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脸给骗了。

    也许言思嘉本身就是一个心机很重很有想法的女人,只是为了得到自己的信任,为了在这个家里立足,才会一直在自己面前伪装成一幅乖巧善良的样子。

    后来,自己带着方雅出现在言家,并且公布了她的身份,让言思嘉觉得自己的地位和利益受到了威胁,终于按捺不住贪婪的欲望,一时心急,乱了分寸,暴露出了她本来的面目。

    人就是这样,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被一点儿不确定的因素稍一灌溉,就会迅速地生根发芽,长成可以摧毁一切的苍天大树,侵蚀了人们本就不坚定的信任。

    就像是看起来平静无波的湖面,实际上湖底已经暗藏汹涌,只是轻轻地丢了一颗小石子进去,就会瞬间激起千层浪。

    “什么照片?”言思嘉不解地问道。

    网上出现了什么不好的照片吗?

    言思嘉今天还没有来得及上网呢,张嫂一直在做刺绣,因为活儿越精细卖的价格越高,所以她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一向专注,不会一心二用的,所以,这两个人都还不知道网上已经炸开的事情呢。

    “我没有想到你现在竟然这么会演戏,那分明是自拍的照片,不是你,难道还是我吗?”言修锦嘲讽地怒斥道。

    他没有想到,言思嘉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依旧会死不承认,言修锦真的很想好好地教育她一顿,扼制住她脖子的手指不自觉地更加用力收紧了。

    言思嘉已经明显呼吸不畅了,小嘴微张着,希望可以获取更多的氧气。

    言思嘉早晨在花园散步的时候,有些受凉,所以头一直闷闷沉沉的,现在被言修锦掐着喉咙,更是十分不舒服,眼看着就要晕过去了,一直站在卧室门口的张嫂担心闹出人命来,壮着胆子走到言修锦的身后,小声劝说着:“言先生,言小姐还怀着身孕呢,而且,原本胎儿就不稳定……”

    突然听到了陌生人的声音,言修锦这才想起来,这个家里还有一个人的存在,回头瞪了一眼一脸紧张有些手足无措的张嫂,没有说话,却也真的放开了言思嘉。

    言思嘉倒在床上,她想要和言修锦解释一下或者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刚一张嘴就剧烈地咳嗽起来,眼泪都咳出来了。

    “看在孩子的份上,我先放过你,你最好老老实实地给我在这里待着,再动什么歪脑筋,我绝对不会饶过你的。”说完,言修锦转身,迈着大步离开了。

    言思嘉挣扎着从床上爬下来,扶着墙走到窗户前面,正好看到言修锦从别墅里面走出去,然后迅速上车离开了,依旧是那样决绝,没有半分的停留。

    哥哥,你这一走,下次再见又会是什么时候呢?

    这是言修锦第一次态度这样恶劣地和言思嘉说话,事发突然,她一时还有点儿不能接受。

    如果不是脖子上依旧能感到疼痛,她还以为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自己的一场噩梦呢,毕竟,以前纵使哥哥再怎样生气,也从来没有真的弄疼过自己,而刚才,如果不是张嫂上前阻止,他真的会掐死自己的。

    冷漠,无情,愤怒,仇恨,这也是一个情感过程。

    如果说,言修锦出国那段时间对她的态度是冷漠的话,那么,那天早晨他一言不发地愤然离去,留下她一个人独自承受所有的痛苦和责难,就是无情,而刚才发生的一幕就是愤怒。

    她想,如果解不开这些误会,扭转不了这种局面,很快,她就要面对最爱之人的仇恨了。

    就如展晴说的那样,这张照片在网上一出现,不仅影响到了言修锦的名声,而且还使得言氏集团的股票受到波及,直接跌停了,股民们纷纷躁动起来,承受不住压力的人就疯狂地抛出了手里的股票,一时之间,股市动荡。

    自从言修锦和言起国明确表示,拒绝把言思嘉交给肖斌以后,肖氏集团就明里暗里地处处与言氏集团为敌,不仅冒着赔偿巨额违约金的风险强行中断了两公司之间所有的合作项目,而且还联合了一些其它的合作企业共同抵制言氏集团。

    在多方打击之下,言氏集团的状况已经是岌岌可危了,现在总裁又闹出了出轨的丑闻,这无疑是在火上浇油。

    可是,言修锦却丢下了昏乱成一团的言氏集团,执意要来找言思嘉要个说法。

    他在赶去别墅的路上还想着,如果,言思嘉向他承认错误,哪怕,她真的是为了钱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也会原谅她的,毕竟她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即使她变坏了,他依旧会负责把她教好的。

    可是,言思嘉的态度让他失望了,有那么一瞬间,言修锦觉得母亲说的是对的,这样的妹妹,不要也罢,她并不是变坏了,而是本身就是一个坏孩子,当年自己把她从孤儿院里带回来就是一个错误,只怪自己被她那双似乎有星辰在闪动的大眼睛给欺骗了。

    言修锦的车早已经没有了踪影,言思嘉却依旧站在窗口望着路的尽头,眼神涣散,就像是丢了魂儿一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嫂轻轻地走过来,把拖鞋放在言思嘉的脚边说道:“快把鞋穿上吧,地上凉,寒气重,对宝宝不好。”

    张嫂知道言思嘉把孩子看得比自己还重要,所以才这样说的。

    果然,一听说对孩子不好,言思嘉立刻就回过神来了,赶紧穿上拖鞋走回到床边,把被子往自己的身上拢了拢。

    言思嘉突然想起来,刚才言修锦一直在说的网上的照片,就一边找手机一边问张嫂:“张嫂,网上有什么和言先生有关的照片吗?”

    张嫂摇摇头说道:“我今天还没有上网呢。”

    言思嘉打开网页头条一看,天啊,为什么会有这张照片呢?

    她就像是猛然掉进了冰窟之中一般,原本有些晕乎儿的大脑,瞬间就清醒了。

    照片上,言修锦和言思嘉脸对脸挨得很近,躺在床上,都闭着眼睛。

    虽然并没有拍到重要的部位,但因为一览无遗,毫无遮盖物,所以很自然的就会让人联想到这两个人当时正在做什么,以及已经做过了什么。

    从背景来看,应该是晚上照的,房间里面开着几盏小灯,但是亮度又刚刚好,拍摄距离又很近,只拍到了肩膀的部位,所以脸部特写占了整张照片的二分之一,确实就像言修锦说的那样,好像是自拍,而且从角度上来看,真的就好像是从言思嘉这个方向拍出来的。

    那天早晨,她一团蒙的从言修锦的床上醒来,确定了两人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大家都说是她的错,哥哥虽然什么也没有说,但是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以及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他内心的想法。

    他们都认为是她主动的,因为她对那一晚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而且她最后的记忆是自己坐在言修锦的卧室门口,所以,后来,她真的有怀疑过,是不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的时候,她头脑清醒,可以将对哥哥的爱恋隐藏起来,可是,在她昏昏欲睡,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会不会有可能就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感情,梦游的时候走进了言修锦的房间呢。

    但是现在看到这张照片以后,言思嘉就确信了,不是自己梦游,那天晚上,她是真的被人设计了。

    很显然,当时房间里面,除了言修锦和自己以外,的确还有一个人。

    这个人的动静这么大,她们两个人都没有被吵醒,这就说明他们都被下药了。

    言家的安全系统一向强大,更何况别墅外面还有保镖24小时值班,绝对不可能有人从外面进入,所以那个人只有可能是家里的人。

    也就是说,在自己生活了20年的言家,有一个人处心积虑地想要置她于死地。

    这一刻,言思嘉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多么地危险,她在明,对方在暗,她连对方是几个人都不清楚,别说是主动出击了,就连被动防守也很难啊。

    可是自己从来不会与人为敌啊,对方为什么要害她呢?

    但是言思嘉转念一想,自己确实不会把别人当成敌人,但是,别人会把自己当成敌人,否则,在言家生活的最后一个月,自己也不会那么凄惨了。

    这个想要陷害自己的人,会是谁呢?这样陷害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呢?

    言思嘉把言家的佣人都过滤了一遍,依旧是百思不得其解。

    她已经可以确定了,言家确实有几个对自己面合心不合的佣人,可是,把自己赶出去,把言家的名声毁掉,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啊。

    难道只是单纯的嫉妒,见不得自己的好,就像是孙雯雯那样?

    还是商业上的暗地竞争,这些佣人里面有其他世家安插进来的人?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