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离周沐雪〕〔重生之绝世武神〕〔禁爱弥漫〕〔极品赘婿〕〔今天娶到云小姐了〕〔刁蛮长公主:摄政〕〔娇妻引入怀〕〔赫先生的医见钟情〕〔沧元图〕〔星光璀璨:慕少宠〕〔综漫之我是路灯王〕〔锦堂玉华〕〔和我结婚我超甜〕〔重生之商女王妃〕〔美女总裁的神级保〕〔天道制霸计划〕〔五魂破天〕〔我和超级大佬隐婚〕〔无敌炼药师〕〔修罗神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29章 鲜红的血液
    本站:m..心中的绞痛不能平息,言思嘉努力告诉自己,那个男人只是她生命中的过客,如今,缘份即将到了尽头,就不要再强求了。

    她用心理暗示催眠着自己,让自己放下过往,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双眼却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模糊了,她想眼泪终究是骗不了自己的内心啊。

    两个人的卧室,一个人的房间。

    两个人的画面,一个人的眼泪。

    两个人的故事,一个人的失眠。

    两个人的语言,一个人的错觉。

    两个人的梦想,一个人的到达。

    两个人的回忆,一个人的孤独。

    一个月就这样平静地过去了,又到了产检的日子。

    坐在车里,言思嘉的内心莫名地慌乱,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她习惯性地扶着已经隆起的肚子,调整着呼吸。

    对于这个孩子,言思嘉是很愧疚的,因为她为了躲避牢狱之灾,拿孩子的生命去冒险,她害怕孩子会怪她自私,她害怕孩子会认为自己的母亲不想要他,她害怕孩子会因此离她而去。

    张嫂陪着言思嘉走进医院,还没有到电梯厅,张嫂却停住了脚步,对言思嘉说道:“言小姐,我好像把保健卡落在车上了,你先上去,我一会儿去找你。”

    言思嘉本来是想要和张嫂一起回车上拿的,但是下午出门的时候耽搁了一下,现在已经到了和医生预约的时间,所以言思嘉就自己先上去了。

    分开之前,张嫂还特意嘱咐了她好几遍一定要小心,一定要避开人群,一定不要让别人撞到或者挤到她的肚子,言思嘉笑了笑,觉得张嫂有些紧张过头了,但还是答应着,让她放心。

    走出电梯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撞了言思嘉一下,她踉跄了两步,扶住了电梯的门框。

    还没有走到妇产科办公室的门口,言思嘉就感觉小腹一阵一阵地疼痛,而且越来越严重,弥漫着她的整个身子,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汗珠,似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身下涌了出来,她强忍着巨疼,快速走进了卫生间里。

    当言思嘉看到大腿上鲜红的血液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有什么东西在脑中轰然倒塌了。

    就这样,原本开开心心地来做产检的言思嘉,被护士急急忙忙地推进了手术室。

    当言修锦闻讯赶来的时候,面对的是一张病危通知单,他身形微晃,就像被人迎面打了一拳。他咬牙问道:“发生了什么?”

    小护士怯生生地回答道:“流产手术中,病人出现了大出血。而且……病人有贫血症。”

    看着毫无反应的言修锦,小护士有些不知所措,硬着头皮催促道:“言先生,您赶快签字吧,医生还等着急救呢,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言修锦这才一把夺过小护士手里的病危通知书,用颤抖的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小护士迅速地从言修锦的手上抽走了那张被他捏皱的纸,小跑着离开了。

    而言修锦的手却依旧停在半空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停留在指尖处,想去触碰,却怎样也碰不到。

    突然,言修锦转身一拳砸在了走廊的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他手背上的青筋凸起,似乎要爆裂了一般,白色的壁纸上留下了斑驳的红色印记。

    言修锦看着紧闭的手术室大门,这扇门真的好大,大得仿佛隔绝出两个世界。

    门上的红灯一直亮着,言修锦那颗高高悬起的心始终放不下来。

    他当然知道言思嘉有贫血症了,而且她是熊猫血,所以,从小他就叮嘱言思嘉,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能受到伤害,因为她的血很贵的。

    言思嘉为什么会突然流产了呢?产检的结果不是一直都很好的吗?难道是因为上次输血的原因吗?

    想到这里,言修锦的心就像是被浸满盐水的皮鞭抽打了一下,撕裂一般的疼痛。

    但很快,那种感觉就消失了,因为他想起了全身是血,昏迷不醒的方雅,还有言思嘉那副不知悔改的样子。

    言修锦认为,那次的事情是言思嘉活该,她撞伤了方雅,就必须要为她的行为买单。

    如果真的是因为献血而导致了流产,这大概就是言思嘉的报应吧,她做的错事太多了,连上天都看不过去了,而那个孩子,原本就是一个错误,流掉就流掉了吧。

    这样的话,言思嘉也算是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等她身体恢复了,过往的一切就都不跟她计较了,他会给言思嘉足够的生活费,然后送她出国,以后就不让她再回来凉城了。

    原本,言修锦觉得,这个时候,他应该感觉解脱才对,因为这个孩子是他人生中无法去除的污点,现在孩子没有了,那么污点也就没有了,等言思嘉也离开这里以后,他依旧是那个完美的言修锦。

    可是为什么会心痛呢,心痛到不能呼吸,可能因为那终究是自己的骨肉吧。

    躺在手术台上的言思嘉,已经被打上了麻药,但是她依旧很清楚自己发生了什么,她流产了,还引发了大出血,可是医院血库里面的存血不够,而且,她还有贫血症。

    其实,一个月前给方雅献血的时候,她的贫血症就犯了,可是言修锦根本没有在意,他忘记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妹妹的血很贵的,不能随便给别人。”也许他没有忘记,因为在言修锦的心里,方雅不是“别人”,所以,妹妹的血可以无限量地供应给她。

    不过,这些事情,对于现在的言思嘉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她的孩子要没有了,这是她昏暗人生中最后的希望啊,也要被夺走了,老天爷是真的要把她往死路上逼啊。

    按理说,现在应该没有知觉了,可是言思嘉却能清晰地感觉到,冰冷的仪器进入了她的身体里面。

    明明打了麻药,为什么还是这样疼呢,哦,是心在疼,很疼,很疼,疼得她慢慢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医生们还在说着什么,只是声音越来越缥缈了,体内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地流逝,而她的意识也一点一点地涣散了,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其实,言思嘉觉得,如果就这样再也醒不过来了,也挺好的,没有痛苦,没有恐惧。

    死亡,有的时候真的是一种解脱,无论是对于被人唾弃的自己,还是对于这个不被期待的孩子,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就让他们这两个被世界抛弃的人结伴离开吧。

    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依旧处于昏迷状态的言思嘉被推回了病房。

    言修锦只看了她一眼就别过脸去了,不想看,不能看,似乎再多看一眼,他的世界就会被毁灭掉一般。

    言修锦深吸一口气,走进了医生办公室,问道:“言思嘉为什么会流产?”

    医生叹了口气,很严肃地回答道:“因为病人服用了大量的堕胎药。”

    什么?堕胎药?怎么会是这样呢?

    言修锦直勾勾地盯着医生,错愕之后,脸色骤变,愤怒难当。

    他刚才猜想出了无数种导致流产的原因,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言思嘉自己亲手弄掉的。

    难道言思嘉不想要这个孩子吗?可是当时她听到自己怀孕的消息的时候,不是很开心,很期待的吗?为什么现在又不要他了呢?

    “怎么可能,你确定没有误诊吗?”言修锦怒吼道,那眼神仿佛要把医生吞了一样。

    “不会有错的。”医生摇摇头,很肯定地说道,在言修锦的面前,他怎么敢有半句的谎言。

    一阵无力感袭遍全身,大脑一片空白,周围的一切开始急速旋转,言修锦向后踉跄了几下,后背撞在了墙壁上,医生赶忙上前扶住他,却被他甩开了。

    言修锦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医生办公室里走出来的,他始终不相信医生说的话,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的,言思嘉不会这样做的,她虽然变坏了,但还没有那么心狠,那是他们的孩子啊,是一条人命啊。

    有两个小护士经过言修锦的身边,不经意地聊着天,“哎,你听说了吗?刚才做完流产手术那个孕妇,因为自己怀的是个女孩儿,就吃了堕胎药,结果吃的量太大了,导致大出血,差点儿死在手术室里面。”“啊,这么狠啊,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孩子呢,都快六个月了。”“你懂什么啊,在豪门里面,只有生男孩儿才能得到财产,才能站稳脚跟,保住地位。生女孩儿是没有用的,只能当拖油瓶。”

    滔天的怒火快要把言修锦的五脏六腑点燃了,他找到了负责给言思嘉做产检的医生,厉声问道:“言思嘉的孩子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因为知道言修锦的身份,医生也不敢隐瞒,直接告诉他说是个女孩儿。

    女孩儿......

    哈哈哈,言修锦突然就笑了,而且越笑越大声,笑得医生心里都发毛了。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