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30章 堕胎药
    本站:m..此时的言修锦简直要被气炸了,他转身,迈开长腿,大步向言思嘉的病房走去,他要去问一问那个狠心的女人,为什么要杀死他的孩子。

    那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啊,是他的女儿啊,是他的骨肉啊,她怎么可以那样残忍呢。

    是谁给她的权利,竟然敢杀死他的孩子。

    隐约之中,言思嘉似乎听到了一个孩子哭泣的声音,她努力想要看清楚,可是眼皮沉重得就像是垂着千斤重的铁锤,渐渐地,她闻到了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然后那种刺鼻的味道越来越浓重。

    一直守在床边的张嫂看到言思嘉醒了过来,连忙按住她正在打着点滴的左手,轻声说道:“言小姐,你刚做完手术,不能乱动的。”

    言思嘉面色一片灰白,用微弱的声音,艰难地问道:“张嫂……我的……孩子没事吧?”

    言思嘉的手盖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无意识地收紧,那里,麻药过后,手术的余痛格外明显。

    尽管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而且身体也感受到了,但是言思嘉依旧抱着幻想,也许孩子还在,也许孩子只是受了一点儿小伤,也许孩子现在只是在睡觉,也许……

    “我的孩子……”见张嫂没有说话,言思嘉又问了一句。

    张嫂的表情很复杂,欲言又止了好几次,她知道言思嘉有多么在意这个孩子,所以不敢直接告诉她答案,担心她会受不了刺激。

    最后,张嫂只好劝说道:“言小姐,看开一些吧,生死有命,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自己的身体,手术对你的身体损伤太严重了。”

    “孩子没有了是吧。”言思嘉的声音轻飘飘的,好像来一阵风,就能吹走了似的。

    张嫂叹了口气,安慰道:“好孩子,别难过了,这小月子如果调理不好,是会留下病根的。你还这么年轻,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言思嘉一声不吭地躺在病床上,绝望的感觉如潮水一般涌入了言思嘉的心里。

    是自己太不小心了,没有保护好自己,也没有保护好孩子。

    明明张嫂都嘱咐自己要小心的,结果她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还笑话人家紧张过头了,现在遭报应了吧。

    如果自己当时没有去挤那部电梯,如果当时她等张嫂回来了以后再一起上楼,如果当时她选择走楼梯,是不是就可以避免这一切了呢。

    言思嘉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憎恨过自己,是她的错,一切都是她的错,她好恨自己,恨到痛彻心扉。

    或许,那个孩子终究还是怪她的,怪她为了自己的私心伤害了他,所以他不想要自己这个不合格的妈妈了。

    过了好一会儿,言思嘉开始小声地嘟囔:“没有妈妈,没有爸爸,没有哥哥,没有家,也没有孩子,什么也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似乎是在说给别人听的,又似乎是在说给她自己听的。

    张嫂转过身去,偷偷地擦掉了眼角的泪水,那泪水里包含着太多的无奈,太多的歉意。

    “孩子,你要坚强地活下去,好好地活着。如果你死了的话,那些伤害过你的人会更加开心的。”张嫂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言思嘉无神地说道。

    我死了,他们确实是会开心的,可是看到我现在这样半死不活的样子,他们也会很开心的啊。

    “你一定要相信,风雨过后会有彩虹。”张嫂依旧是这番言论,尽管她自己都已经不相信了。

    言思嘉的嘴角轻扯了一下,是吗,彩虹啊。

    可是她觉得,似乎还没来得及见到彩虹,她就已经被猛烈的暴风雨拍死了。

    “张嫂,我有些累了,想睡一会儿。”言思嘉轻声说道。

    她是真的很累,还很疼,身体和心里都很累,都很疼,连呼吸都觉得格外地辛苦,她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嗯,好好睡一觉吧,等你睡醒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张嫂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的。”张嫂安慰道。

    言思嘉这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太担心了。

    言思嘉的眼睛缓缓闭上了,她刚要昏昏欲睡,病房的门突然被大力地推开了,她猛地睁开眼,就看到言修锦一脸怒气地冲了进来,张嫂被他的架势吓得差点儿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出去!”言修锦压制着心中的怒火对张嫂低吼道。

    “言先生……言小姐刚刚做完流产手术,身体很虚弱,您……”

    虽然张嫂已经意识到了言修锦的愤怒,但她还是想要尽力劝说他一下,毕竟,言思嘉现在这副严重受创的身体是真的经不起折腾啊。

    “我叫你出去!”言修锦咆哮着,凌厉阴翳的眼风扫过,投射出一股极其可怕的冷意。

    张嫂下意识地闭上了嘴,低着头快速走了出去。

    不过,她没有走远,就站在病房门口,关注着里面的动静,她担心被怒火冲昏头的言修锦真的会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那样的话,自己的罪孽就更加深重了。

    言修锦的脸黑得如同锅底一般,可是眼睛却是猩红色的,仿佛渗着血似的。

    言思嘉自然是知道言修锦在生气,可是她依旧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面无表情,闭着眼睛,就像是一具死尸一样。

    对于这样的言修锦,言思嘉不是不害怕,只是她已经心如死枯了,而且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言修锦,作为一个没有保护好自己孩子的母亲,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孩子的父亲。

    言修锦一把揪住了言思嘉的衣服,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拎了起来,厉声质问道:“言思嘉!为什么要这样做,那是我的孩子!”

    “对不起。”言思嘉的声音沙哑无力,她心中有愧,可是却毫无挽救的办法,只能说出这三个无济于事的字。

    看着言思嘉那张毫无表情的脸,言修锦觉得好陌生,心中的怒火更甚了,抓住言思嘉衣领的手用力,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

    “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怎么能够这么心狠,那也是你的孩子啊,你怎么忍心……你怎么忍心杀死他,就为了钱吗?钱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言修锦气得全身发抖,说话的语调都变了。

    “什么意思?”言思嘉终于有了反应,疑惑地看着言修锦,什么叫为了钱,为什么说是我杀死了孩子。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你不懂吗?为了得到言家的家产,你不惜喝堕胎药流掉了我的女儿。”是的,言修锦喜欢女儿,他一直希望自己以后有一个女儿,很可爱的女儿,有最干净的笑容,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就像星空那样闪闪发亮,就像……她一样。

    “女儿?堕胎药?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喝过堕胎药?我是在电梯里被人撞了一下,才流产的。我的孩子,是个女孩儿吗?”言思嘉茫然地说道。

    哥哥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她觉得有什么事情从一开始就搞混了呢。

    似乎每一件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从哥哥的嘴里面说出来的样子,都和她记忆中的有出入啊。

    “你还在给我装傻,被撞一下就能流产?你以为我傻啊!会信你这种鬼话。”言修锦气愤地说道。

    他当年真是瞎了眼,才会把这个蛇蝎一般的女人带回了家,当公主一般地养了20年,明知道她做了很多错事,却依旧相信她会改邪归正,当得知她流产的时候,还想着要如何补偿她,自己真是被这个女人迷了心智。

    “你不信我,你不信我,我怎么会喝堕胎药呢?那是我的孩子啊。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怀的是个女孩儿啊。我真的是被人撞了一下,你信吗?”明明还在极力辩解的言思嘉,突然间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瘫软了下来,眼眸微垂,茫然的目光落在半空中,没有焦距,全身散发着倦意。

    还能说什么呢?说什么都是徒劳了。

    她身无分文,又被限制了自由,去哪里弄到堕胎药呢。

    他言修锦只要稍微调查一下,稍微用脑子用心去分析一下,就会知道,哪些话是真的,哪些话是假的。

    可是他没有。

    不知道是谁和他说了那些陷害自己的话,他就信了。

    他认准了自己说的话都是骗他的。

    不相信了就是不相信了,纵使自己把证据摆在他的眼前,他也会说是自己伪造出来的吧。

    “我信你,就是我傻了!”言修锦毫不怜惜地将言思嘉甩在床上。

    言修锦的话就像刀子一样慢慢割在言思嘉那本就已经千疮百孔的心上,死不了,痛不断。

    这些尖刻伤人的话,言思嘉听得太多了,都听习惯了,她甚至都没有正眼看着言修锦,只是木然地看着天花板,仿佛被人抽走了灵魂一般。

    “你都没有心的吗?你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吗?那是一条生命啊,她还生活在你的身体里面,你怎么下得去手,你怎么舍得杀死我的女儿啊!”言修锦的声音哽咽了。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