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攻略男神指南〕〔九零空间福运妻〕〔影帝今天做人了吗〕〔太古武神〕〔重生学神:封少娇〕〔想当个复仇女神好〕〔快穿女配生存计划〕〔神医赘婿良缘觅〕〔兵王之王〕〔我就是富豪〕〔何日请长缨〕〔阎王驾到〕〔蚀骨宠婚:早安,〕〔偷爱〕〔首席大人的挂名妻〕〔弃妃,你又被翻牌〕〔红尘篱落〕〔大国高科〕〔万能芯片经销商〕〔这个总裁有点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31章 怎么会变成这样
    本站:m..“你怎么舍得杀死我的女儿啊!”言修锦哭了。

    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是怎样的心痛才会让他如此失态呢。

    不仅仅是因为失去了未曾见过一面的女儿,还因为,他也失去了以前那个乖巧可人的妹妹。

    “我怎么舍得……”言思嘉低喃着,我怎么可能下得去手,我当然知道她生活在我的身体里面啊,我的心痛,你看不到吗?

    这几个月,你关心过她吗?你来看过她吗?

    她什么时候第一次胎动你知道吗?

    现在她没有了,你跑来质问我,你这个父亲当的也不合格。

    她是我身上的一块肉啊,你怎么会理解我的心痛。

    你不理解,因为你从未想过要去理解我,我于你而言,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心真的冷了,这一刻,言思嘉看透了这个男人。

    “你怎么还活着,你怎么不去死呢?你为了自己的私欲,杀死了我的孩子,竟然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怎么不去死啊!”言修锦面目狰狞地嘶吼着,恨不得立刻将言思嘉千刀万剐。

    “你怎么不去死!”言修锦的这声疯狂的怒吼让言思嘉心痛得差点儿抽过去,鼻腔内泛起一阵酸涩,屈辱的泪水在眸框中盈盈波动,她努力咬着唇,倔强地不肯让它落下,硬是把眼泪憋了回去。

    她不会哭的,再也不会了。

    这个男人依旧不相信自己,无论自己说什么他都不相信。

    所以,不要在他的面前哭。

    他会以为你是在装可怜。

    言思嘉呆呆地望着言修锦,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认为是自己喝了堕胎药杀死了孩子,就像她不知道为什么言修锦会认为是自己给他下的药,就像她不知道言修锦为什么会认为是自己把那些不堪的照片传到了网上,就像她也不知道言修锦为什么会认为是自己撞伤了方雅。

    有太多的疑惑围绕在言思嘉的心中,没有人可以为她解答。

    算了,无所谓了,反正言修锦是不会相信自己的,没有人相信自己的。

    孩子没有了,她活着的意义也就消失了,她也不想再为自己辩解了。

    “那就杀了我吧。”言思嘉木然地看着言修锦猩红如饮过鲜血的眼睛,和他太阳穴上因愤怒而暴起的血管,淡淡地说道。

    她的嘴角扯出了一丝笑容,看着面前这个恨不得杀了自己的男人,既然你想我死,那我就如了你的愿吧,反正孩子死了,我也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

    “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无法抑制的怒火从胸腔中喷涌而出,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撕裂开来,言修锦一只手掐住了言思嘉细嫩白皙的脖子,五指慢慢收紧,她顿时感觉到呼吸困难,小脸因为缺氧痛苦而变得扭曲起来。

    因为愤怒,言修锦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他看着言思嘉那张毫无悔意的脸,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他要掐死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为他还没有出生就死去的女儿报仇。

    言思嘉终于体会到了“冰火两重天”的感受,一会儿仿佛置身在火海中,烈焰焚身,一会儿又仿佛被积雪覆盖,冰冷刺骨。

    从小到大,“言修锦”这三个字,都是言思嘉不可言说的快乐,而现在,就是此时此刻,这三个字却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她的人生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曾经宠爱她的哥哥如今竟然如此憎恨厌恶她,甚至希望她去死。

    好不容易保住的孩子,在她的身体里陪伴了她五个多月,也离开了。

    她现在什么也没有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哀莫大于心死,看着言修锦狠绝的眼神,言思嘉放弃了挣扎,认命一般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她活得太累了,她希望自己可以就此死掉,这样她就可以去见自己的孩子了,那个女孩儿,一定很可爱很漂亮吧,像妈妈,也像爸爸……

    突然,一双明亮如星空一般的大眼睛在言修锦的脑中闪过,他猛地缩回了手。

    刚才,他真的要把言思嘉的脖子掐断了,但最终,他还是做不到,做不到像这个女人那样残忍。

    言思嘉趴在床边剧烈地咳嗽着,扯动着伤口,撕裂一般的疼痛,眼泪终于没有忍住,滴落在了地板上。

    不过言修锦并没有看到,他一脚踹翻了身边的凳子,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了。

    他担心自己面对言思嘉这副死不悔改的样子,会再一次失控,真的错手杀了她。

    看着那个男人决绝的背影,言思嘉的心里泛起了浓浓的酸楚委屈,她强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肆无忌惮地冲了上来,湿了她一脸。

    她细瘦的肩膀颤抖着,那彷徨无助的悲伤仿佛会传染,让守在门口的张嫂都不忍去靠近她。

    原本言思嘉还以为,言修锦也许会看在自己失去孩子的份上,对自己的态度可以会有所好转呢,结果,真是痴人说梦啊,现实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她爱上的这个男人,没有最无情,只有更无情,没有最愤怒,只有更愤怒。

    因为这份爱是错误的,所以,现在这一切都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吗。

    言修锦到底是有多恨她,才能对她下这么重的手,

    一直守在病房门口的张嫂赶忙叫来医生,给言思嘉做了检查。

    内心早已是一片凄凉的言思嘉,任由医生给自己诊治,毫无反应。

    哥哥一定是听到了什么流言蜚语,才会认定是自己吃药杀死了孩子。

    会是谁故意在背后乱说话呢?是不是那晚在言修锦的卧室拍下那张照片的人呢?这个人究竟是谁呢?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陷害自己呢?

    如果是言修锦去调查,一定能查出来的,可是他不相信自己,又怎么可能会帮助自己去调查呢。

    靠自己的话,又无能为力,是不是自己到死都无法洗刷冤屈了呢,应该是这样吧。

    她的身体情况她很清楚,原本就元气大伤了,现在又经历了这次小产,亏空的太严重了,如果不能好好地调理,身子就废了。

    可是,她哪里还有什么机会好好调理呢,看言修锦这个样子,没准一会儿就会把自己轰出去呢。

    前途迷茫啊。

    言修锦沉着脸,怒气冲冲地走出了病房,这个女人真是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

    自己听说她流产时竟然还担心她,真是疯了,她根本不配得到自己的关心,以后,这个女人的事情再也和他没有半分的关系了。

    “修锦。”一道温柔的女声从身后响起,言修锦微怔,然后回身就看到了笑脸盈盈地向自己走过来的方雅。

    曾经,言修锦觉得方雅的笑容是最让人舒心的,但是此刻看到却让他心中莫名的烦躁,一定是因为病房里面那个恶毒的女人,扰乱了他的情绪。

    “你怎么在这里?”言修锦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的生硬,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不好,不应该迁怒于方雅。

    “我有点儿不舒服,来医院检查一下。”方雅走到言修锦面前低声说着,言语中还带着一些羞怯。

    “哪里不舒服?严重吗?”言修锦关心地问道。

    他还是很在意方雅的,毕竟她是自己的未婚妻,毕竟她是自己认定要相守一生的人,毕竟她是自己的……女人。

    “嗯,女人的小问题,没事的。”方雅凑近言修锦的耳边说道,突然的接触,让言修锦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方雅将攥紧的拳头放在身后,表面上似乎并没有将言修锦的疏离放在心上,依旧保持着最得体的笑容。

    “修锦,是医院里面有工作需要忙吗?”方雅明知故问道。

    “嗯。”言修锦脱口而出的谎话竟然说得这么自然,这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方雅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言修锦会骗她,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她竟然一时不知道这场戏要怎样继续演下去了。

    但是很快方雅就恢复了原来的神情,很体贴地说道:“注意身体,别太累了,你看起来好像都没有休息好,很疲惫的样子。”

    方雅的关心让言修锦的愧疚感更深了,他不应该骗她的,更何况,这件事情也瞒不住的,过不了多久,就都会知道了。

    “方雅,其实是言思嘉流产了。”言修锦考虑了一下,还是和她说了实情。

    “啊!流产了,怎么会呢?她一定很伤心吧,你也很难过吧。”方雅表现出一种焦急又不知所措的样子。

    言修锦看着面前的女人,再想想病房里面的那个女人,真是天壤之别啊。

    那个女人怎么可能会伤心,怎么可能会难过呢。

    累赘没有了,她现在高兴还来不及呢吧,那个蛇蝎一般的女人,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她的眼里面只有她自己。

    看到言修锦不说话,方雅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眼底闪过一丝狠厉,他很在意那个野种,不过幸好已经消失了,他也很在意言思嘉,不过幸好很快也要消失了。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江湖侠道〕〔天师令〕〔快穿:救命,男主〕〔重新爱恨〕〔最后一个女军阀〕〔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午夜布拉格〕〔超级庄园主〕〔道一声人间值得〕〔艺术治疗师〕〔乱世仙侠〕〔岚颜知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