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召唤遮天群侠征战〕〔骨符〕〔从狩猎开始的英雄〕〔九天〕〔战龙兵锋〕〔重生之搏浪大时代〕〔上门狂枭〕〔随身一个恐怖世界〕〔重生为君〕〔霸道仙侣〕〔重生之仙界大帝归〕〔全球巨导〕〔试婚100天:帝少宠〕〔我在英伦当贵族〕〔我有一个总裁女友〕〔龙拳〕〔从特种兵开始的神〕〔财智在线,萧爷总〕〔光明神印〕〔神秘老公惹不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33章 再无瓜葛
    本站:m..言思嘉和方雅的接触并不多,在此之前的唯一一次见面,就是在自己的生日宴上了。

    当时,言思嘉就很不喜欢这个女人,现在,更是觉得她造作了。

    其实言思嘉自己也挺奇怪的,明明她对方雅也不熟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认知呢?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女人的直觉吧,总觉得方雅说话的时候在故意针对自己,那些话听起来是在为自己打圆场,可其实都是在火上浇油。

    言思嘉不想继续找虐了,不想听她俩旁若无人的对话了,于是缓缓地坐起了身子。

    展晴见言思嘉醒了,也站了起来,对她冷冷地说道:“我最后一次提醒你,离小锦远点儿,不准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你最好给我滚出凉城,否则我绝不客气。”说完就向着外面走去。

    言思嘉看着展晴那张陌生的脸,曾经那段被痛苦折磨的回忆又涌了上来,似乎全身都在疼。

    您已经做到如此决绝了,还要多么不客气呢?一定要让我死才会甘心吗?

    “思嘉妹妹,你不要想太多,好好养身体,我们先走了。”方雅温柔地说完就跟着展晴离开了。

    也许是因为展晴已经走出去了,方雅也不需要再假装贤淑了,所以离开之前看向言思嘉的眼神中,怨恨,仇视,嫉妒,嘲讽,不屑,都毫不掩饰。

    言思嘉深深地叹了一口长气,自己果然没有猜错,这是一个很虚伪的女人,而且藏得很深。

    但是方雅为什么要把真面目暴露在她的面前呢,是觉得她现在已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了,还是因为有什么更大的阴谋呢?

    她这个结构简单的脑子,还真是想不明白啊,算了,自己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更惨的呢。

    接下来的日子,言思嘉一直住在医院里面,张嫂在身边陪着她,没有人来看望过她。

    其实,这对于言思嘉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如果有人来看她,一定少不了一顿打骂。

    她真的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变成了一个这么不受待见的人呢。

    一个星期以后,医生给言思嘉做完检查,然后对她说:“恢复得非常好,明天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

    这句话如果是对其他人说的话,应该是会很开心的吧,可是,言思嘉的心里只剩下了苦涩。

    当得知孩子没有的时候,她恨不得跟随孩子一起死掉,可是,连阎王都嫌弃她,不肯收她。

    难道真如展晴说的那样,那个孩子原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所以,注定是要离开的。

    而她自己,想死却死不了,只能这样痛苦地活着,无依无靠,像个孤魂野鬼一般。

    下午的时候,言修锦又来了,他没有看着言思嘉,而是一直望着窗外,薄唇轻启,淡淡地说道:“明天出院以后,我们就没有关系了,你也不要再来给我们找麻烦了,言家是不会再给你一分钱的。”那声音冷若冰霜,不带着任何的情感。

    绝情的话在病房中回荡,言思嘉一直都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因为流产的原因,这一天提前到来了,不伤心不难过是假的。

    即便已经听多了,即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话说出来依旧那么刺耳,尤其是从这个男人的嘴里说出来。

    “没有关系了......”“不要找麻烦......”“言家是不会再给你一分钱......”

    一刀一刀又一刀,刀刀戳中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再狠狠地拔出来,重新扎进去。

    窗外的阳光正好,铺满了整个病房,也笼罩在言思嘉的身上,却抵不住她来自心底的寒意,瞬间蔓延至全身,从头顶到脚底,她不受控制地哆嗦了一下。

    “你是不是认为,我是一个只认钱的女人。”明明都已经知道答案了,可是言思嘉依旧不死心地问道。

    “你难道不是吗?为了钱,你给我下药,为了钱,你连自己的名声都不要了,为了钱,你竟然连杀人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而且,还是杀死了自己的孩子。”言修锦咬牙切齿地说道,一句比一句沉重,狭长沉敛的眼眸骤然睁大,里面凝聚着冰冷刺骨的寒意,似乎下一秒就要爆发出来似的。

    “是啊。”言思嘉轻笑一声说道。

    是啊,这些事情说多了,连她自己都信了,更加何况是外人呢。

    言修锦瞪了一眼这个面目可憎的女人,她做了这么多错事,怎么还可以这样淡定,这样坦然呢。

    他伸手捏住了言思嘉的下巴,眼神中寒意逼人,怒声质问道:“怎么,无话可说了是吗,终于承认了。”

    “反正我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何必再解释呢?”言思嘉低喃着,心如死灰。

    自己也曾满怀希冀,低至尘埃地求过他,可是得到了什么呢?厌恶和憎恨,他认定了的事情,无论自己怎么说怎么做都是无济于事的。

    从小到大,最懂她的人就是哥哥了,所以,他清楚自己的弱点,他总能把语言变成利刃,扎得她千疮百孔,灵魂残破。

    “我亲眼看到了还有假吗?到现在了,你竟然还敢在我面前颠倒是非。”言修锦隐忍的情绪瞬间崩溃,他突然拔高了音量,厉声地说道。

    言思嘉那种毫无所谓的表情就像是一把剑,成功地刺进了言修锦的心脏里,满腔的怒火,瞬间喷涌而出,他猛地回头,大手像铁钳一般凶狠地卡住了言思嘉的脖子。

    言修锦的心一颤,她的脖子怎么这么细呢,比一个星期前还要细,似乎稍一用力就能折成两段。

    这样想着,言修锦的手竟然不敢再用力气了。

    “亲眼看到吗?你究竟是怎样亲眼看到的呢?”尽管呼吸不畅,但言思嘉还是费力说道。

    是亲眼看到我下药了,还是亲眼看到我杀人了,哥哥,究竟是谁在颠倒是非啊。

    看着被怒火包裹的言修锦,言思嘉突然觉得再这样继续争论下去真的没有任何意义,只会让他更加气愤,让自己更加痛苦。

    因为在言修锦的面前,她永远是被忽视的那个,她卑微的质问永远得不到任何回应。

    这段错误的爱情终是要画上句点了,你走你的阳关路,我过我的独木桥,从此以后,真的就再无瓜葛了。

    言思嘉突然轻声地开口:“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吗?你为什会喜欢上方雅呢?”

    言修锦瞪着言思嘉,这个女人到现在还不死心,竟然还对自己存在着非分之想。

    似乎看出了言修锦的想法,言思嘉解释说:“我没有别的企图,我只是想知道你喜欢她什么。”

    她是真的很想知道,就当是让自己死明白一点儿吧。

    因为她不喜欢方雅,那个女人让她看不透,而且,她的笑容让言思嘉觉得很不舒服,尽管大家都在称赞方雅和言修锦很般配,但是言思嘉始终都认为方雅配不上哥哥。

    所以,她很想问一问哥哥,到底因为什么,让他对这样一个女人付诸了柔情。

    而那份柔情,曾经是属于自己的。

    言修锦沉默了,他缓缓松开言思嘉,走回到了窗前,望着外面,双手撑在窗台上,只留下一个孤傲的背影给她。

    “在国外的那一年多,小雅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她为我做了很多手工小礼物,还给我写了好几封信,那些东西堆在我宿舍的各个角落里,我随时随地都能感受到她对我的爱,这让我很感动,而且,她总是在背后给予我默默的支持,却从未向我提出过任何的要求。”

    言修锦的声音很轻柔,从言思嘉的角度看不到他的表情,所以,不知道他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在回忆那些事情。

    应该......是很美好的吧。

    据她所知,只是哥哥的第一段恋情。

    送礼物,写信,是不是所有的女生追男生都是用这种方法啊,因为身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做这些事情,所以,自己寄过去的那些信件和礼物就都被他忽略掉了是吗?

    若是早一些知道哥哥的身边已经有了方雅,也许,她就不会让自己深陷在这段不可能的爱恋中了。

    言修锦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东西,说道:“我生日那天,她还特意为我打造了一个专属于我的玩偶。”

    有一股力量驱使着言思嘉去一探究竟,她好奇地站起身,走了过去,然后虚张着嘴,整个人呆在了那里。

    因为她看到,哥哥手上拿着的,那个所谓是方雅在生日那天特意为他打造的专属玩偶,竟然是自己按照哥哥的模样亲手做出来的那个银饰挂坠。

    “它为什么会在这里?”当看到那个自己去手工作坊里,学习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完成的银饰挂坠的时候,言思嘉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了自己心底的疑惑。

    “你说什么?”言修锦的思绪陷在记忆里面,一时有些走神,没有听清楚言思嘉的话。

    “没什么,我说,原来她这么好啊。”言思嘉微怔了一下,笑着说道。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厉少宠妻至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萧尘〕〔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紫阳小师叔〕〔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绝世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