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攻略男神指南〕〔九零空间福运妻〕〔影帝今天做人了吗〕〔太古武神〕〔重生学神:封少娇〕〔想当个复仇女神好〕〔快穿女配生存计划〕〔神医赘婿良缘觅〕〔兵王之王〕〔我就是富豪〕〔何日请长缨〕〔阎王驾到〕〔蚀骨宠婚:早安,〕〔偷爱〕〔首席大人的挂名妻〕〔弃妃,你又被翻牌〕〔红尘篱落〕〔大国高科〕〔万能芯片经销商〕〔这个总裁有点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34章 提鞋都不配
    本站:m..“没什么,我说,原来她这么好啊。”言思嘉笑着说道,只是那笑意并未达心底。

    言思嘉随口用来圆场的一句话,听在言修锦的耳朵里面竟然成了一句讽刺。

    也许,在潜意识里面,言思嘉真的是在嘲笑方雅吧,嘲笑她不劳而获,抢走了原本应该属于自己功劳和幸福。

    之所以没有将实话说出来,是因为言思嘉很清楚,言修锦不会相信她的,如果她坚持说出真相,只会让他们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那就不要再浪费口舌了,反正马上就要是没有关系的人了,已经没有再去解释的必要了。

    很奇怪,她并没有多么气愤和不甘,也许,是真的放下了吧,或者就是,心真的死了。

    “你和方雅根本无法比,你连去给她提鞋都不配。”无法控制的愤恨在言修锦的心里不断翻腾着,他担心自己真的会掐死这个女人,强忍着怒火,转身离开了。

    言修锦不愿再跟言思嘉继续纠缠下去了,这应该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了吧,他们的相遇就是一个错误,现在终于要把这些错误纠正过来了。

    “连提鞋都不配......”原来自己在哥哥心中的地位那么差啊。

    言思嘉盯着病房的大门愣了许久,他每一次离开都是那么的决绝,从不停顿,从未回头,这一次,这最后的一次,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一样呢?但是,凭什么不一样呢?

    她自嘲地笑笑,哥哥是真的走了,当言思嘉觉悟到了这个可怕又残忍的现实,一股莫大的哀伤侵袭了她的全身。

    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她身无分文,还无处可去。

    言思嘉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茫然,她真的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办,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人生一直都是言修锦给她规划好的,她一直跟随着哥哥的脚步,从来没有自主决定过什么。

    现在,突然把言修锦从她的世界中剔除掉,她才发现,自己竟然从未有过属于自己的梦想和追求。

    恍惚中,言思嘉已经走到了顶楼的天台上,她趴在栏杆上,俯瞰着这座生活了20多年的城市。

    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偌大的凉城,竟然没有属于她自己的一方天地。

    她突然有了一个很可笑的想法,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的“房奴”呢,他们明知道是有人在故意哄抬房价,却仍旧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因为那不仅是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更是一种依靠啊,说明自己不是一个漂泊之人。

    想到房子,言思嘉想起了那座让她一见钟情的花园别墅,看来,自己和它的缘份也尽了,希望下一个住户可以像自己那样喜欢它善待它。

    是夜,医院寂静得就像是一座坟墓,张嫂的爱人出现了突发状况,反正言思嘉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而且明天她就要走了,张嫂的工作也就结束了,所以,她就让张嫂提前离开了。

    病房里面空荡荡的,似乎到处都透着冷风,就像她此刻残缺破碎的心,这个世界上,没有牵挂她的人了,活着的时候没人心疼,死了也没有人为她动容,如此说来,她的人生还真是可悲啊。

    这一晚,言修锦从言氏集团下班以后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别墅,而是鬼使神差地来到了医院自己的办公室里。

    他拿出那个银质的人偶,在手里把玩着,他一直把它带在身上,至于为什么呢,因为喜欢吧,真的很喜欢,似乎是承载着一份牵挂,每次见到,都会让他心里暖暖的。

    可是说来也奇怪,这小东西明明是方雅亲手做好送给自己的,自己在方雅的身上却找不到那种被人牵挂着的温暖的感觉。

    言修锦的28岁生日,是他第一次一个人度过,以前都有家人陪伴的,所以,莫名的孤寂让他不想独自待在宿舍里面,就跑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酒吧发泄情绪。

    也就是在那间酒吧,因为自己的不小心,把一杯酒洒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就这样,他认识了方雅。

    方雅说自己刚被男友和闺蜜劈腿,很失落,于是两个需要安慰的人很自然得聊到了一起,然后就顺理成章地喝多了,再后来就是第二天早晨了。

    他醒来以后发现自己赤着身体睡在一个看起来很像酒店的陌生房间里,而且怀里还抱着一个同样一丝不挂的女人。

    当时方雅说因为两人都喝醉了,所以他们都有错,就不要谈谁对谁负责的问题了,可是床单上的那点殷红刺激着言修锦的大脑,在他的坚持下,两人成了男女朋友。

    第二天,方雅就送给了自己这个银质的人偶,说是她熬夜亲手打造的,还说迟来的生日礼物,希望他不要介意。

    后来,方雅便开始陆陆续续地送给他很多小礼物,有手工的,也有在店里买的。

    其实,一个大男人收到一屋子这种小女生才会喜欢的东西,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可是他却不觉得厌烦,反而觉得很舒心,独自一人在宿舍里面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孤单了。

    而且,他也确实很喜欢那些小东西,似乎都很符合他的风格。

    方雅给自己写信的次数并不多,只有几封吧,都很简短,却充满了对他的关心。

    那时候他就想,在这样一个信息化快节奏发展的社会里,还有人用这么质朴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情,一定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儿,果然,方雅真的是一个可以堪称完美的女人,温柔,美丽,善良,大方,优雅,知性,独立。

    于情于理,方雅都是自己妻子的最好人选,只是,为什么他总是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缺了点儿什么呢?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迟迟不想举办婚礼的原因。

    言修锦站起身,来到窗前,抬头向外望去,今天的夜空很不明朗,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阴沉沉的,似乎在酝酿着一场大暴雨,内心也莫名地烦躁了起来。

    一墙之隔的言思嘉,也正在看着这暗藏汹涌的夜空。

    是的,言思嘉的病房就在言修锦办公室的隔壁。

    言家老宅里,他们的房间也是挨在一起的,那是言修锦刻意安排的,他说这样可以更好地保护妹妹,妹妹有危险的话,他可以第一个冲过去救她。

    可是,当她真有危险的时候,这个哥哥却选择了冷眼旁观,拂袖而去。

    永远的一墙之隔,却跨越着千山万水。

    方雅想要和言修锦谈一下结婚的问题,于是就给他打了电话,结果言修锦告诉她说自己在医院里面。

    方雅假装听不懂他的推脱之意,表示自己要去医院里陪他,没有给言修锦继续说话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方雅伪善的面具瞬间被炸裂成碎片,她发疯一般地撕扯着床上的抱枕,她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那样会引来家里长辈对她更大的不满。

    她愤恨地想着,单单那个小贱种没有了,是远远不够的,言思嘉一天不除,自己的心就一天不得安宁。

    方雅之所以一定要除掉言思嘉,是因为她知道,在言修锦的心里,始终有言思嘉的位置,尽管他总是对她恶语相向,甚至施加暴力,但实际上,他对她的感情很深,只是他自己还没有看明白而已。

    其实,以方雅方家千金的身份,按理说是不需要这样费劲心机地去攀上言家的,就像展晴以前说的那样,已经站在了金字塔的顶端,没有必要用联姻来巩固地位了。

    可是,方家的情况和言家的不一样,言家只有一个孩子,就是言修锦,所以,他注定以后就是言家的家主,也是言氏集团的总裁,言家的一切都会是他的,这是毫无悬念的事情。

    然而,方家却有好几个孩子,首先,方氏集团是方雅的父亲方彪和她大伯方建业一起创立的,目前依旧是两个人在共同管理。

    方雅的大伯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方雅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大哥。

    而且,方家是一个“重男轻女”思想十分严重的家族,所以,方雅在方家的地位是非常低的。

    因为她的母亲王芳并非父亲的原配,所以,她可以说是同辈中最被人看不起的一个,空顶着一个*的头衔,实际上很不受家人待见。

    王芳虽然利用一些手段和心机坐稳了方太太的位置,但是却没有能力留住方彪的心。

    她在生方雅的时候伤了身子,所以,无法再给方彪添子嗣了,方彪就在外面养了女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这些委屈,王芳都怪在了方雅的身上,所以,对于这个女儿,她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小的时候,方雅还不懂这些,但是她能感觉得出来,长辈们都不喜欢她,她以为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不够完美,所以她在各方面都非常努力,总是拿着满分的考卷回家,希望可以得到夸奖,但是从来没有,反而是偶尔能及格一次的哥哥被人们围着表扬。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江湖侠道〕〔天师令〕〔快穿:救命,男主〕〔重新爱恨〕〔最后一个女军阀〕〔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午夜布拉格〕〔超级庄园主〕〔道一声人间值得〕〔艺术治疗师〕〔乱世仙侠〕〔岚颜知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