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提拔万浩鹏〕〔诡三国〕〔姑娘美且甜〕〔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戏闹初唐〕〔系统种田:美人娘〕〔王爷的小妾总想干〕〔北唐风云〕〔盛世余生只为遇见〕〔无限娇〕〔快穿之妲己的任务〕〔快穿之女配功德无〕〔一品姑爷〕〔衣手遮天〕〔甜妻若水〕〔璀璨仙途〕〔重拾璀璨星光〕〔山海意难平〕〔九零奋斗甜军嫂〕〔农女有福之王爷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36章 去死吧
    本站:m..“没错,那些礼物做的不错,很精致,修锦经常夸我心灵手巧呢。”方雅说得很自然,一点儿也没有因为偷了别人的成果而觉得愧疚。

    “你就不怕我告诉言修锦吗?他要是知道了你的真面目,会怎么做呢?”言思嘉有些不解地问道。

    她没有想到方雅会直接承认了,既没有解释,也没有掩饰,竟然这样坦然,反而显得自己好像在斤斤计较一样。

    “我也很好奇他知道了以后会怎么做。”方雅玩味地笑了一下,然后伏下身子,凑到言思嘉的耳旁,低声说道:“不如,我们试一试如何?”

    言思嘉一阵错愕,睁着眼睛看着一脸笑意的方雅,还没有明白过来她话里的意思,突然手里一凉,方雅握住她的手腕一用力,然后言思嘉就看到了方雅脸上呈现出一种痛苦而扭曲的诡异笑容。

    方雅松开了言思嘉的手,缓缓地转身,强撑着身体,艰难地向门口走去,言思嘉愣愣地低下头,看到自己的左手上赫然握着一把刀子,刀尖上还流着血,再看床边上,也是一滩血,地上则是一路的血点,延伸到了门口。

    言思嘉已经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自己被方雅陷害了,但是她依旧大脑蒙蒙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她何时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啊。

    方雅已经打开了房门,她回头冲着一脸震惊的言思嘉讽刺地一笑,然后大喊一声:“来人啊,救命啊……”就晕倒在了地上。

    隔壁房间的言修锦听到声音冲了出来,就看到躺在言思嘉病房门口的方雅,白色的连衣裙上晕开了大片的鲜血。

    值班的医生和护士也匆匆赶到了,急忙将方雅送进了急救室。

    言思嘉错愕地抬起头,就对上了言修锦的视线,赤红而暴怒,带着足以席卷一切的毁灭之势,言思嘉心生恐惧,下意识地向后躲去。

    然而,言修锦却一步冲到了言思嘉的面前,毫不犹豫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他全身剧烈地抖动着,气愤得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说我没杀人,是她自己握着我的手腕捅的自己,你信吗?”言思嘉艰难地说着。

    言修锦下手太狠了,都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就直接往死里掐。

    言思嘉苦笑一下,她这番说辞,她自己都不相信,更别说是别人了吧。

    尽管如此,言思嘉依旧用决绝的目光看着这个男人。

    言修锦没有回答她,却也一把甩开了她。

    他并不是真的相信了言思嘉的话,而是对她太失望了,她一错再错,毫无悔改,所以他觉得已经没有自己动手的必要了,这一次,他一定要让言思嘉为自己的行为,得到应有的惩罚,付出应有的代价。

    言思嘉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一边喘息着,一边说道:“如果我告诉你,那些礼物和那些信件都是我寄给你的,你信吗?”

    言思嘉已经明白了方雅话中的意思,她为自己找好的去处就是地狱,她想让自己死。

    言思嘉自知不是方雅的对手,她斗不过那个狠毒的女人,对自己都下得去手,更何况是对别人呢。

    现在,言思嘉有充足的理由怀疑,那场车祸是方雅自导自演的一出苦情戏,就像这次一样,是为了陷害自己。

    真狠啊,自叹不如,心服口服,但是不甘啊,凭什么恶人当道,她就活该被辱骂被欺负呢。

    到了这一步,什么情啊爱啊,都已经和她无关了,她的心中只剩下了怨恨。

    不仅仅是怨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更怨恨无能又软弱的自己。

    她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句话“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听了言思嘉的话,言修锦疯狂地大笑了起来,就像是一个暗夜的魔君,被烈火包围着,他暴躁地大吼道:“你这个女人,死到临头了真是什么谎话都说得出来了,你以为我被你骗了20年,还没有受到教训,还会再相信你吗?你去死吧!”

    这一次,言思嘉不哭不闹,也不解释,只是僵硬地等待着来自地狱的宣判。

    你们一个两个三个四个的都希望我去死,好吧,如了你们的意,只希望来生可以有一颗坚硬的心脏,不再被人欺负。

    言思嘉被警察带去了看守所,她被关了五天,这五天她仿佛又回到了在言家的那段痛苦的生活,每天她都会被同一房间的人暴打好几次。

    可以说是,谁闲得没事就冲她发泄一通,无论她如何哀求,如何哭喊,都没有人来救她。

    她知道,有人下了命令,就是要让她生不如死,只是不知道是方雅还是言修锦呢。

    而且,给她的食物都是馊的,她就这样过着畜生不如的生活,她的心中产生了无法抑制的恨意,恨方雅,恨言修锦,恨所有伤害过她的人。

    第六天,言思嘉被人保释了,走出看守所的那一刻,她以为自己会看到言修锦,无论是冷酷的还是温柔的都无所谓,至少说明他还没有完全放弃自己。

    可是,言思嘉看到了那张噩梦一般的笑脸,方雅。

    她知道,自己不过是从一个地狱走出来,再进到另一个地狱里面而已。

    “你不会以为是言修锦来保释你的吧?”看到言思嘉失落的表情,方雅嘲讽地说道,“他不会来的,他说你伤害了我,他恨不得你去死。”

    言思嘉面无表情地听着,确实,他亲口说过让自己去死,而且不止一遍,自己怎么还会对他抱有希望呢,原来,在看守所里面想要弄死自己的是他啊,竟然是她放在心尖上的哥哥啊,言修锦,你好狠的心啊。

    “修锦已经向法院提起了公诉,迎接你的将会是二十年的有期徒刑,啧啧啧,太狠了,二十年啊,等你出来的时候,我和修锦的儿子都已经成年了。”方雅冷笑着,挑衅一般地说道。

    言思嘉死咬着下唇,没有说话,她在努力不要暴露自己的恐慌,她不想再被方雅嘲笑,尽管她已经被嘲笑得够多的了。

    只是五天,她都已经受不了了,如果是二十年的话,她宁愿被判处死刑,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生活太痛苦了。

    “女人一生最美丽的二十年浪费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挨打受饿,真的是太可怜了。”方雅叹息着说道。

    她假装很心疼地摸了摸言思嘉消瘦的脸庞,她嫉妒言思嘉的年轻,嫉妒她的美貌,嫉妒她的一切,所以,她要毁了言思嘉的一切。

    “是你!原来是你安排的那些人!”言思嘉气到极致,泪流满面,咬牙切齿地大吼道。

    还好不是哥哥,她就知道哥哥不会对自己那么狠的,可是,那又怎样呢,他依旧没有放过自己啊,二十年啊,又是一个二十年,他是在报复自己吗?

    方雅蓄满笑意的目光落在言思嘉的脸上,看着她的冷漠一寸寸开裂,暴露出积压已久的愤怒,那种感觉爽快极了。

    尽管身上有伤,但方雅还是轻易就避开了言思嘉冲自己挥过来的手掌,言思嘉用尽了力气扑了一个空,脚下不稳摔在了地上。

    本就因流产严重受损的身体,再加上这几天非人的折磨,言思嘉除了一身的伤痛,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

    方雅嫌弃地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狼狈不堪的言思嘉,继续说道:“我说过,会给你一个安身之处,你现在只需要答应我一件事,我就让修锦撤诉,不再追究你的责任,如何?”

    虽是在谈条件,可是方雅的语气中一点儿商量的意思都没有,完全是命令的口吻,那是自然的了,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尽管知道是在和魔鬼做交易,但言思嘉还是抬起了头,看着方雅,是的,她心动了,尽管她知道,迎接她的依旧是万劫不复,但是,她迫切地想要摆脱牢狱之灾。

    “不用那么紧张,你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嫁人,嫁得远远的,永远也不要再回来,也不要再和这边有任何的联系。放心,我为你找的是一个很好的男人,有钱有势,不比言修锦差,绝对不会亏待你的。”方雅红唇轻启,缓缓地说道,这看似好心的话中听不出来半分好心的意思。

    言思嘉闭上了双眼,往事一幕幕如过眼云烟般在脑海中滑过,她沉默了好久,相较于她的平静,方雅反而有些慌乱,言思嘉的反应在她的预料之外。

    方雅的心里没底了,她不知道言思嘉究竟在想什么,也不知她的选择会是什么。

    言思嘉猛地睁开眼睛,明亮的眸子对上方雅,坚定地说道:“好,我答应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给我两百万。”

    方雅冷笑出声,原来也不过如此啊,到现在了还想着钱呢。

    方雅从自己的手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言思嘉,讽刺地说道:“这是修锦给我的零花钱,具体有多少钱,我也不清楚,反正比你需要的要多。”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