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召唤遮天群侠征战〕〔骨符〕〔从狩猎开始的英雄〕〔九天〕〔战龙兵锋〕〔重生之搏浪大时代〕〔上门狂枭〕〔随身一个恐怖世界〕〔重生为君〕〔霸道仙侣〕〔重生之仙界大帝归〕〔全球巨导〕〔试婚100天:帝少宠〕〔我在英伦当贵族〕〔我有一个总裁女友〕〔龙拳〕〔从特种兵开始的神〕〔财智在线,萧爷总〕〔光明神印〕〔神秘老公惹不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此情为劫渡来生 第39章 张嫂的自白
    本站:m..视频里面的言思嘉站在高处望着下面,嘴唇一张一合的,似乎是在唱歌。

    因为做医生的关系,言修锦会唇语,自然也就看懂了言思嘉在说什么,“可不可以不想你,可不可以不怨你,如果可以,我把爱还给你。”

    言修锦重重地喘着粗气,握住手机的手在不住地发抖,眼眶酸胀,似乎意识到了将要发生什么,他不敢看了,可是又舍不得不去看她。

    言思嘉就那样看着天空,红色的大裙摆肆意飘散,似乎要化身成一只浴火的凤凰,跳下去的前一刻,她回头一笑,魅惑众生,决绝而唯美。

    当言思嘉飘向空中的时候,言修锦大喊一声:“不要啊!”可是房间内寂静的可怕,没有人回应他,言思嘉就这样消失在了水面之上。

    她死了,言思嘉死了,死在了他的面前,言修锦的瞳孔猛烈收缩,没有任何的焦距,那么深的江水,她怎么能够毫不犹豫地跳下去呢?

    还有那回头一笑,她在笑什么,笑自己很傻吗,笑自己会后悔吗?

    是的,他后悔了,他的确后悔了,他不应该让她嫁走的,纵使有恨有怨,他的妹妹都应该留在自己身边一辈子的。

    这是他说过的话,他怎么忘了呢。

    言修锦强忍着心底的暴躁,才没有把手机扔出去,狠狠地将它捏在手里,仿佛要捏碎了一般,他拨通了一个号码,没有多说话,只是狂躁地怒喝了一声:“去云江大桥下面找言思嘉,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言修锦开车向云江大桥赶去。

    “思嘉……思嘉……”言修锦喃喃地念着这两个刻入骨髓中的字,有多久没有这样叫过了,两年多了,两年没有这样叫过她了。

    眼前模糊一片,眼泪顺着言修锦的眼角滑落,他真的后悔了,真的。

    活着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现在开始挽留了,有什么意义啊,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一定不会让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的。

    他是心外科专家,熟悉心脏的结构,却看不懂自己的心脏结构,否则,为什么到现在他才发现,言思嘉在自己心中的位置这么重要呢。

    言修锦赶到云江大桥的时候,桥上已经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有看热闹的市民和媒体被拦在警戒线以外。

    言修锦努力保持着平静的神情穿过警戒线,可是略显凌乱的脚步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恐慌。

    他一步一步地走向事发地点,每走一步,呼吸都困难一份,每走一步,似乎都消耗了他毕生所有的力气。

    有警察在勘察着什么,因为认识他,所以也没有阻拦。

    早他一步赶到的助理已经将这里的救援情况告诉他了,救援队已经下去打捞了两个多小时了,可是毫无收获。

    言修锦没有说话,只是他那双殷红狠厉的眼睛让人知道,他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

    一个警察走到他的面前,略带歉意地和他报告说:“言先生,请节哀,虽然目前还没有找到言小姐的遗体,可是经过我们的搜索,没有任何被救起的迹象,你也知道这一段的江水很急,而且我听说她的身体很不好,刚刚流产,基本上生还的可能性很低。”

    言修锦很气愤,甚至呼吸都很困难了,因为这个人竟然称呼言思嘉的身体为遗体,不能饶恕,绝对不能饶恕。

    后面的话他一句也不想听了,那些都是骗人的,都不是真的,他就这样努力催眠着自己。

    “扩大范围,不管付出多少,都要给我找到!”看着江面上正在打捞的船只和工作人员,言修锦低声咆哮着,额角的青筋因为极度隐忍而暴突着。

    周围有人小声议论着,说言思嘉一定是绝望到了极点,才会年纪轻轻的,就选择这种可能会尸骨无存的方式自杀。

    可是,言修锦不明白,言思嘉为什么会绝望呢?这些不都是她提出来的要求吗?为什么还要自杀呢?

    张嫂一直在桥上等着言修锦,有些错误不能再隐瞒下去了,她不能让无辜的人继续承受着不白之冤了,她的心,不安啊。

    “言先生,对不起,言小姐把我当作是唯一的亲人看待,而我却辜负了她的信任。”张嫂哽咽了,她真的说不出来了,太惭愧了。

    言修锦愣住了,唯一的亲人,这是什么意思,那我是什么呢?

    也对,是自己说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而且言家也发表了断交申明,可是,那些不都是权宜之计吗?她怎么当真了呢。

    那么,自己有没有当真呢?言修锦回答不了,而且,他也不敢回答,心好疼,像被针扎着一样。

    “我竟然,我竟然给她下了药,对不起啊,言先生,我也是走投无路了啊,我爱人手术需要一大笔钱,不然就是死路一条,有一个女人突然来找我,说可以帮我负担手术费,但是她让我把一袋药加在言小姐的饭菜里面,对不起,是我鬼迷了心窍,害了她啊。”张嫂嚎啕大哭起来,她真的很无奈啊,一边是在生死线上挣扎的爱人,一边是别人无辜的孩子,她做了一个大部分人都会做的选择,所以,也就犯了一个大部分人都会犯的错误。

    “你是说,言思嘉不是为了争夺家产而故意流掉了孩子?”言修锦的身体一颤,狠狠地拧了拧眉头,紧紧抿着嘴唇,周身散发着迫人的寒意。

    “言小姐把那个孩子看得比她自己的命还重要,怎么会舍得伤害她啊?她被你母亲打得全身都是伤,疼得整宿整宿睡不着觉,也坚决不吃药,就那么强忍着,就是因为害怕药物会影响了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啊。”张嫂已经泣不成声了。

    “被我母亲打得全身都是伤?”言修锦震惊到不行,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他觉得好像有很多事情自己都不知道呢。

    “是啊,你母亲去了别墅,说了好多难听的话,而且还对她大打出手,实在是下手太狠了,我那时候给你打电话,你却给我挂了,言小姐也不敢还手,就爬在地上护着自己的肚子。”此刻,张嫂觉得自己亏欠言思嘉的实在是太多了,也顾不上什么了,就把想说的都说了出来。

    “我从来没有接到你打给我的电话啊。”言修锦疑惑地说道,但是看到张嫂那悲痛欲绝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而且,她也没有必要说谎啊。

    “还有上次方小姐出车祸那天,我第二天回到别墅的时候,言小姐竟然躺在地上,我当时吓坏了,因为她全身冰冷,就跟死了一样啊,后来,我好不容易才把她弄醒的,她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星期,才勉强能够下床啊。而且那时候,她身上全是伤,血都凝固了,粘在衣服上,那样子啊,我都不忍心看啊,也不知道是谁下手那么狠,她还怀着孩子呢啊,简直是畜生啊,我问她是怎么弄的,她也不说。”张嫂还在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着,她似乎想要把言思嘉受到的罪都说出来。

    张嫂对言修锦的印象并不好,因为言思嘉受的这些伤都和这个男人有关,言思嘉活着的时候被人误会,她不能让这个可怜的孩子死了还要继续被人冤枉。

    言修锦的大脑已经不会转动了,张嫂的话就像是一把铁锤,一下一下砸在他的胸口上,有一股甜腥味要向上涌。

    畜生啊,还真是,自己当时怎么下得去手呢。

    她竟然差点儿死掉,可是为什么这些事情他都不知道呢。

    “言小姐真的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啊,虽然所有人都误会她,但是她从来没有抱怨过,也从来没有恨过谁,她临走之前还在为我着想。”张嫂颤抖着手拿出一张银行卡和一张信纸,交给言修锦,“这是她昨天来找我时交给我的,她把它们锁在盒子里,我今天打开才看到。”

    言修锦接过那封信,信的内容很短,字迹有些潦草,似乎是在匆忙之中写下的:“张嫂,谢谢你这半年来的照顾,在我被所有人抛弃和误解的时候,是你一直支持陪伴着我,我一直很歉意,因为自己身无分文,所以无法帮到你,现在我终于可以报答你的恩情了。”

    这张卡应该就是她从方雅那里拿走的那张卡吧,原来是要给别人啊,为什么说自己身无分文呢?什么叫被所有人抛弃和误解呢?

    言修锦趴在栏杆上,只有这样他才不会倒下,他红着眼睛,胸口剧烈起伏着,脖颈处的青筋暴突,他咬着手背,不让别人听到他压抑的抽泣声,一颗心仿佛被割裂成好几块,疼,受不了了。

    人家都说,穿着火红的嫁衣死去,是因为心有冤屈,尘缘未了。

    思嘉,午夜梦回之时,你会不会来找我呢。

    不行,他等不了了,他要去找言思嘉,他要问一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要好好地听听她的解释,这一次,他不会再打断她了,一定不会了。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厉少宠妻至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萧尘〕〔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紫阳小师叔〕〔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绝世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