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情老公好心急〕〔血精灵崛起〕〔我是神界监狱长〕〔武道天狼〕〔傻王嗜宠:鬼医盗〕〔我,玩家〕〔男人强大〕〔总裁大人超给力〕〔豪门情缘之代嫁新〕〔东陵帝凰〕〔崛起于王者荣耀系〕〔我,最强弃少〕〔齐欢〕〔华娱凶猛〕〔我有一座次元舱〕〔超级抗战系统〕〔神级奖励系统〕〔逆天大小姐:妖孽〕〔修真聊天群〕〔大魔头都市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的灵气复苏 第二章 拜师
    西斜的夕阳还在倾洒着最后的光辉,将小城渲染成了富丽堂皇的“黄”,又平添了几分庄重与肃穆。事实上,这座青史留名的小城也确实称得上庄重这一评价。在后世,多少人听到这座城池的名字便会不禁涌上一丝遗憾,一丝怅然。

    这座城池,便是麦城,败走麦城的“麦城”,武圣关羽的最后一站。

    屹立在城墙之上,一代武圣身旁只剩下寥寥的三五百人。

    或许,用“寥寥”二字来形容三五百人的规模有许多不恰当。

    但是想想几个月前,关云长水淹七军,虎威震华夏之时,麾下十数万精锐军队的壮观,再回首看看分布在四面城墙上的几百人,其中差距又岂是寥寥二字可以形容的?

    云泥之别,又可胜几分?

    四面城墙,每面城墙甚至不足百人。

    即便麦城仅仅是一座小城,在关羽败退之前甚至从来不会去刻意关注的小小城池,城墙不是很长。

    但是,百人洒在这一面城墙之上,也仅仅是一道浪花而已。

    尤其是远处不断隐约浮现的东吴军旗,密密麻麻,绝不下万人,更使得城墙上的众人心生惴惴。

    程凯紧紧地抿了抿有些干裂的嘴唇,用力握紧了手中的长刀。虽然已经休息了很久,但是面对如蚂蚁般密集的敌军,心中的紧张和忐忑还是使得程凯费了老大的劲才能站稳。

    转头望望身旁那道高大的身影,时光还是留下了些许痕迹。不止头发,就连那让他引以为傲的长髯也因灰白之色的诞生而产生了些许苍凉。

    程凯转过头来,不禁苦笑。没想到自己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这曾让自己魂牵梦绕的世界,还没有闯出自己的名声,便要默默无闻地死去了。

    也不对,这似乎是穿越者的常规开局?成功者的故事被一个叫做点娘的大神传颂四海;而失败者则悄无声息。

    也不知道,自己的故事,有没有人在书写呢?

    没能改变历史,起码直到这一刻,程凯认知之中的三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

    那一日,程凯刚刚猜测到襄阳城丢失,传令兵便冲进帐中,报说徐晃在营外搦战。关羽顿时心中一突,有了些不详的预感。

    当下也是不敢恋战,做模做样地跟徐晃打了一阵,看到曹仁率军来援,便向襄阳方向撤退。渡过江去,探马才传来消息,襄阳居然已经被吕蒙占领了。

    关羽毕竟驻守荆州多年,对荆州地理熟知,连忙率军撤向公安。事实上,这也是关羽的后手,派遣傅士仁守公安,糜芳守南郡。

    即便襄阳丢失,但是只要能够守住这两个隘口,那凭借手中的大军,与吴军拼起陆战来,再加上蜀中、上庸等地的军队来援,未必不能夺回荆州。

    这正是关羽敢于抽调荆州兵马围攻樊城的最大原因。至于吕蒙病危,虽然也起了很大的作用,但只是坚定了关羽的想法罢了。因此,关羽还特意找个机会将两人派过来。

    对于傅士仁和糜芳两人,关羽虽然确实有些不屑,这两人有些本事,但是本事没那么大,守城刚刚好。反正就老老实实在城里待着就行了,而且正好他们也不会自大得非要出城迎战,还避免了意外。

    另一方面,关羽对于二人的忠诚,也是从来没有怀疑过的。毕竟,傅士仁乃是跟着大哥一路走来的老兄弟了。而糜芳更不用说,那是自己大哥的小舅子。没多大本事吧,但是这些关键地方就是要找这种可靠的人啊,忠诚大于能力。

    但是,让关羽不能接受的是,傅士仁降了,连带着糜芳也降了。关羽的算盘打得啪啪响,却全呼在了自己的脸上。一时之间,关羽军竟然无处可去。

    一路行军,处处阻碍,程凯伴随在关羽身边,却是真真地体会到了华容道外加四面楚歌的悲情。等关羽无奈之下停止进军,驻守麦城的时候,簇拥在众人身旁的,只剩下三百余人。其中大多是关羽的亲兵,北地男儿。

    关羽也没有竭力地去阻止军队溃逃,一方面是怕引起哗变,另一方面也是关羽意识到了自己失败的不可避免,失意之下不去做那些事了。不然,就单纯以关羽二字,就能唤回不少的兵卒。

    而那些兵卒也并非草木,虽然偷生怕死,顾念家乡父老,不愿陪葬,但是怎么可能没有热血男儿顾及到这么多年来关羽体恤兵卒的诸多作为?

    但是一看关羽都没有挽留,那些人也就低着头惭愧地跟着众人逃跑了。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三百余精兵,加上麦城为数不多的主动投军的男儿一同站在小小的城墙之上。远处,是数以万计的军队。

    程凯没能改变历史,也没有努力去做,但这不代表他不想努力。一方面,他也不过是个大头兵,能做的事情毕竟有限;另一方面,程凯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三五百人和三五千、上万人,真的没有多大差别。

    真正的四面楚歌,走投无路。三国里也有不少能坚守城池许久的良将。像魏国郝昭千人守诸葛亮数万军队一月;蜀国的霍峻几百守军守住了刘璋一万军队,最终还击杀了敌将;吴国朱然5000守军守了魏国数万军队半年之久,城中甚至还出现了瘟疫和反叛,都被朱然化解。

    但是,这些守城典例除了对将领有极高的要求之外,更对客观条件有着严苛的要求。什么是客观条件?

    城池!

    无论是郝昭的陈仓城、霍峻的葭萌关,还是朱然的江陵城,都是一等一的大城,墙高沟深。陈仓是专门的军事城堡,如董卓的坞堡一般。葭萌关不用说,江陵城更是有名的城池。

    但,麦城呢?只不过是关羽走投无路之下,随处驻扎的一个小城罢了。便是有一万人,吴军两次冲锋也能登上来,根本守不住。

    一连数日,不要说援军了,就连个报信的关羽都没有等来。如果不是远处的吴国军队没有强攻,恐怕关羽已经交代在这里了。

    就在刚刚,关羽又一次喝退了前来劝降的使者,甚至险些气愤地将使者斩杀。如果不是顾忌到他弟弟乃是诸葛亮,或许关羽就真的斩杀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诸葛瑾不是凭借着身为诸葛亮哥哥的身份,多次作为使者拜见关羽,间接助力使得关羽落到这一地步,也不至于使关羽气愤非常。

    毕竟对前面几波来劝降的小鱼小虾,关羽虽然也是十分生气,但并没有做出有失风度的事情。

    日落西斜,余晖洒在城墙之上,一切都显得那么庄重,安宁而肃穆。

    程凯转过头看了一眼关羽,依然是那么镇静,没有丝毫慌乱。鬓间的白发虽然已经向上侵蚀,但是却仍旧显得那么矍铄。

    关羽发觉了程凯的目光,没有转身,就那样继续望向远方,不只是在注视隐约的敌军,还是这略有些苍凉的画面。

    嘴唇翕动,关羽淡淡地问道:“世民,你今年多大了?”

    程凯虽然知道关羽是在明知故问,不过还是老实地答道:“再过一个月就二十了。”

    “二十了啊,”关羽长叹一声,道:“你六岁那年,你父亲将你寄养于我,至今已经十四年了啊。”

    关羽继续说道:“这十四年来,你日夜习武,不曾懈怠,十岁跨入一阶,十六迈入二阶,如今已经处在二阶巅峰,不日便可成为三阶强者。若是随我一同战死,岂不遗憾?”

    “主公!”早已获得原身记忆的程凯对于原身与关羽之间的感情更是情同身受,怎么可能不理解关羽的意思?当下连忙说道:“凯视主公如师如父,天地君亲师,凯岂是不忠不孝无义之人?”

    “哈哈,好!”关羽朗声长笑,“世民,今日某正式收你为徒,如何?”

    程凯闻言,立马跪拜道:“凯儿见过师父!”

    情况紧急,自然行不了正式而繁琐的拜师礼了。梆梆梆三跪九叩之后,关羽将程凯轻轻扶起来,“平儿、凯儿,今晚若不死,来日务必为某夺回此城。”

    关平连忙回道:“父亲大人,您一定有机会亲自拿回荆州的。”。

    关羽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看向西方的那一抹斜阳。

    程凯却不由腹诽起来,为什么这么像狗血电视剧里面近乎剧透的场景?然后,我的这个金手指,到底有个什么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颜夕江墨琛〕〔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盛世鲛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