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二宝:总裁老〕〔霸道小叔,请轻撩〕〔神级帝皇〕〔邪帝狂后:废材九〕〔快穿嫁到:男神,〕〔都市女人香〕〔文坛救世主〕〔快穿:心机BOSS日〕〔绝世狂兵〕〔重生之农门娇女〕〔四重分裂〕〔深海不蓝,你已成〕〔夺舍天道〕〔从犬夜叉开始吃〕〔天堂来信〕〔帝少霸宠小蛮妻〕〔赊刀人〕〔当一个道士〕〔快穿直播:宿主只〕〔极品小赘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的灵气复苏 第十一章 麦城终
    吕蒙!

    那个白衣渡江,一手策划导致关羽丢失荆州、最终命陨的“罪魁祸首”。

    不过,即便如此,程凯对于吕蒙也没有如何深的恶感。

    战场厮杀嘛,技不如人,落得个兵败身死的结局,没什么好怨天尤人的。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归结到自己身上。

    如果自己足够强,有足够的机谋,又怎么可能会死亡?

    如果非要怨恨,也只需要恨那些背叛者;真正的敌人,不需痛恨。

    那么,孙权和吕蒙是背叛者吗?从一方面来讲,的确是的。江东文武背叛了与刘备的盟约,趁机袭击了关羽的后方,并最终斩杀关羽父子。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江东和刘备的盟约,真的还存在吗?

    刘备在占领成都之后,江东索要荆州,刘备自然不还。那么结果如何呢?演义记载的是刘备势力为了应对曹操在汉中的威胁主动割让江夏、长沙、桂阳。

    当然,正史上的确有这件事情,但是罗秒杀时代的春秋笔法不可不称强大,省掉了在此之前的事情。

    当时刘备与孙权已经兵戎相见,被拒绝的孙权盛怒之下以吕蒙为主帅,直接出兵占领了除武陵之外的荆南四郡。

    之后,刘备亲自率领五万大军驻扎公安,关羽带领三万人马屯聚益阳,大战一触即发。然后,由于曹操给刘备带来的巨大压力,刘备这才主动议和,以荆北的江夏换取西部的零陵郡。

    这之后,便是孙权征战合肥,“张辽威震逍遥津”;而刘备则袭取了东川汉中。

    那么,这时孙权与刘备之间的关系,还能称之为“盟友”吗?“议和”与“誓盟”之间,可是有着太大的差距。

    更何况,关羽也是一直有提防孙权军,只是被假消息迷惑罢了。若是将失败的原因推到江东的“背盟”上,倒是显得度量太小了。

    当然,这只是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来看。当你身处其中,从云端跌落,又怎么可能不恨那将你退下来的“恶人”?

    事实上,这几天来,根据程凯的观察,关羽虽然言语之间有许多问候吕蒙的话,但是看上去更多的是对自己大意的痛惜。强要问候吕蒙,更多的是放不下脸面罢了。

    ……

    “见过大都督!”吕蒙在中军将士簇拥下走来,潘璋、马忠等人都是躬身拜道。

    吕蒙也不多言,端正面容,来到程凯面前,深施一礼,“蒙,见过君侯!”

    “吕将军既已获胜,又何须如此折辱关某?”深知关羽性格的程凯重重地冷哼一声。

    “蒙绝无此意!”吕蒙正色说道:“君侯乃是天下武者的偶像,蒙更是听着君侯的传说而成长,君侯夜读春秋的故事鼓励了蒙发奋读书。如今终于能抛开征战,与君侯平等相对,安敢折辱君侯?”

    程凯闻言一怔,倒是没想到吕蒙发愤图强的原因除了孙权的指点之外,还有关羽间接的因素在内。

    “吕将军能够达到今日的地步,靠的不是其他,正是将军自己的发愤图强,却是不必将功劳推到某的身上来。”

    “呵呵,既然如此,那蒙也不好说什么。”吕蒙轻轻一笑,紧接着,话头一转,“怎么,君侯可是愿意束手就缚了?”

    投降和“束手就缚”,还是存在差别的。而不管是吕蒙,还是程凯,都没有在这时提投降的问题。

    因为吕蒙和潘璋,还是有些不同的。潘璋虽然也是江表虎臣之一,但是也仅仅是一名大将罢了,仅仅只有一定的直属部队。所以他可以劝降关羽,而不用担心什么。若是真的万一成功了,还会得到孙权的嘉奖。

    但是吕蒙不一样。鲁肃去世之后,吕蒙继任江东的大都督,位高权重,本来就受到孙权一定的忌惮。在吕蒙的策划之下,成功夺取荆州之后,吕蒙更是声望大涨。

    如果在这种时候,吕蒙劝降了关羽,那孙权可就是真的坐不住了。谁知道关羽在这种时刻是投靠的自己还是吕蒙?更不用说不久之前关羽还痛骂了一句“虎女安能嫁犬子”,更加会使得孙权怀疑。

    吕蒙不是莽夫,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只是询问关羽是不是愿意被擒拿,将是否投降的问题交给孙权处理。

    程凯则是单纯地不想这个时候就揭明罢了。投降吧,没有道理让自己的长子继续去益州;不投降吧,那把你抓起来囚禁着?

    当然,这很符合后世人的态度,用以做人质,要求赎金或者条件。但是,这并不符合这个时代的观念。

    对于胜者,尤其是武者,不屑用这种方式。对于败者,这更是莫大的羞辱,往往是宁死也不会愿意作为筹码的。

    所以,两人都没有提及投降的问题,也给了程凯盘桓的空间。

    “放了他们,某跟你走。”程凯目光灼灼地盯着吕蒙。

    吕蒙一时没有回答,同样冷静地盯着程凯的眼眸,七八息的时间,嘴唇翕动,“理由?”

    “没有理由。”程凯当然不能正面回答,“放了他们,我跟你们走。”

    闻言,吕蒙终于不再是端正着脸,一副面谈的样子,眉头微微蹙起。这个时候,吕蒙已经知道“关羽”的意思了,他不想投降!

    但是,即便如此,吕蒙在沉思了片刻之后,还是缓缓地点了点头,“君侯的为人,蒙一向是佩服的。这一次,看在君侯的面子上,蒙答应了。”

    程凯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关圣啊,咱们都活了一半了。接下来,就看您老能不能应对可能的些许“山贼”,就看小哥的应变能不能应付得了孙碧眼了。

    “不过,”吕蒙突然出声,险些吓到刚有所放松的程凯,“希望君侯这几日还是能好好考虑考虑,蒙真的不想下一次再见之时便是君侯殒命之日。”

    程凯紧紧地盯着吕蒙,却是感觉吕蒙的话中另有深意,但是一时之间却没有丝毫头绪,完全摸不着头脑。

    吕蒙说完之后,也不管“关羽”的反应如何,转过身去向着身边一个亲兵模样的士兵低语了几句。

    然后,那个士兵跨上一匹马,一路传递军令。

    不多时,吴军便让出了一条可供六七人并排而过的道路。

    “君侯,某只能保证,在场的军事不会追击,至于其他部属,蒙无能为力了。若是有所差池……”

    “某就在这里站着,若是都督出尔反尔,那关某便是横死当场,也绝不会苟且就缚。”

    “蒙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但是此去益州,还有颇远距离,江东某些人若是有些想法,某也鞭长莫及。”

    “有都督这一句话就够了。”程凯继续要求道:“那些军马,让他们一同带走吧,一人三骑!”

    “自无不可!”吕蒙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人都放了,也不差那几百马匹了。。

    更何况,灵气复苏之后,战马的作用,更是削弱。

    今后的武者,还需不需要战马,都是一个问题。吕蒙自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斤斤计较。而且,他也明白,“关羽”的目的不是马匹,只是为了给那些人更大活下去的希望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颜夕江墨琛〕〔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盛世鲛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