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空间之全能军〕〔变身绝色女友〕〔婚然心动:总裁老〕〔一夜锁情,总裁先〕〔邪帝狂后:废材九〕〔一胎双宝:总裁大〕〔最强医圣〕〔吾乃大皇帝〕〔高冷大叔,宠妻无〕〔地球穿越时代〕〔美女总裁的龙血保〕〔超级英雄之恶邻〕〔绝美总裁的全能保〕〔甜妻在上:总统大〕〔魔王奶爸的幸福人〕〔重生之胆大包天〕〔篮场执剑人〕〔美漫之道门修士〕〔明廷〕〔我能看见熟练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二章 入卫华清宫
    顾允文诸人抬起头来,魏忠贤带着手下缓缓在人群众穿梭着。只听他问田尔耕道:“这些是那个旗下的?”田尔耕陷肩腴笑着说道:“回九千岁的话,这些是千户黄谦标下的,另外千户洛峰因为操练不力,前两天被除官,他标下的武士目下也暂归黄千户调派。”武士们各个直立着,目光一动不动的看着前方。田尔耕叨叨的给魏忠贤说着,魏忠贤看中一个身材壮硕的武士,用他那女人般的声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那人要下跪,魏忠贤摆摆手示意他不用行礼,那人用闷雷般粗沉的声音答道:“小人叫褚光达。”魏忠贤手指往人群外指指,示意那壮汉出去,他如是在千余名武士里挑选了几位壮实的武士。次后到了杜鹏飞面前,魏忠贤问过杜鹏飞的名字,杜鹏飞神色凛然的只是说自己的名字,他把:“回厂公,小人……”这几个字省略掉了。

    魏忠贤身边的人和场上的武士听了杜鹏飞回答,都脸现惊讶之色。顾允文也吃了一惊,忽然旗主喝一声:“大胆奴才,敢和厂公这等说话,还不下跪见礼?”这时大家都吧眼光转向杜鹏飞,杜鹏飞没有半点下跪的意思,傲然昂头站在那里。旗主忙躬着身子到魏忠贤面前赔笑说道:“厂公,这是新近收的,是师兄弟两个,还不懂宫里的规矩,望厂公恕罪,小的以后定严加调教。”

    魏忠贤似乎并不以为忤,他冷冷的问旗主:“两人武功怎样?”旗主笑道:“也还看的过去,——都是名门大派出身的。”魏忠贤点点头说道:“让师兄弟出去候命。”“另一位是谁?我看一下。”他又说道。顾允文忙上前给魏忠贤躬身见礼,魏忠贤看顾允文面如冠玉,眉清目秀,匀称的中等偏上的身子却有些儒雅怯弱之气。他要挑选精壮大汉,对顾允文眼中明显的露出不满意的神色,旗主看出魏忠贤的心思,又在旁边打横说道:“属下才看了师兄弟比试武艺,却是这位师兄修为要高一些的。”魏忠贤是看中了杜鹏飞的凛凛神威,听了旗主的话问道:“果然堪用吗?”旗主作揖说道:“回厂公的话,小人标下这两人却是拔尖的人了。”魏忠贤向顾允文摆摆手,顾允文和杜鹏飞走出人群到挑中的武士那里。

    魏忠贤转着眼睛,在人群中又挑中十余人。属下们小心翼翼的在旁边说着阿谀奉承的话,魏忠贤置若罔闻。有时说到要紧的事上了,他就简短的问上一句或答复一句。挑中了三十余人,魏忠贤对田尔耕和旗主吩咐道:“待会把那些挑中的人的名册交过来,另外告诉黄谦,晌午时分带着武士们来我那里见我。”旗主点头哈腰的应着,魏忠贤已经离开了。

    大家目送魏忠贤和田尔耕一行人离去了,才回到营房里。

    顾允文有些忐忑不安,他想和杜鹏飞聊几句,劝告杜鹏飞几句。杜鹏飞却双臂交叉在胸前,带着他那份孤芳自赏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站在窗前一个人出神。这时隔壁营房的一个武士过来喊一声:“那两位新来的兄弟,旗主叫你们过去,有事吩咐。”师兄弟两人到隔壁的屋里,旗主说道:“你俩换套干净衣服,我们现在去千户那里。其他选中的兄弟们也去换衣服,拿上自己的家伙。”平素少言寡语的杜鹏飞这时却冒然问一句:“我们去做什么?”这却是犯了锦衣卫的大忌,一般武士们都只默默的当上头命令的行尸走肉。旗主明显才要转头教训杜鹏飞,但为杜鹏飞的冷傲所摄,竟而训不出来。他不高兴的说道:“大家快去,等一下到门口那里来。”说着自己走了。

    顾允文和杜鹏飞回到屋里,换好衣服,到了营房门口时大家都已经会齐了。旗主煞有介事的给大家——特别是给杜鹏飞特意吩咐了一些多做事、少说话,不该问的别问,上面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之类的话。大家才来到大街上,要去黄谦那里。路上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和蕃役故作声张的喝道声。不几时几人骑马疾驰而来,却是黄谦带着几个手下赶到了。

    黄谦看几十号手下站在路边,他翻身下马,先问旗主:“厂公和指挥使他们来了?”黄谦是中等偏胖的身子,黢黑的胖圆脸上寸长的络腮胡子照着他下颌的圆形形状往四面张开。旗主躬身作揖说道:“九千岁亲自选了这几位兄弟,让千户大人带着他们去九千岁那里。”黄谦有些慌张的问:“还吩咐了别的事情没有?”旗主说道:“回大人,没有。”

    黄谦先打量了一下顾允文诸人的服饰,看大家一例是鲜艳的青绿色锦衣,颇为光鲜。他吩咐旗主道:“你回去看好弟兄们操练,我去见厂公。”旗主领命回去了。黄谦带着顾允文诸人,进入紫禁城中。大家在午门外待命。两个太监传令黄谦带人入宫。

    大家在太监的带领下径直来到华清宫,魏忠贤和田尔耕诸人已经在宫中等待。田尔耕微微佝偻猥琐的身上穿着华丽高贵的绯红色飞鱼服,这种不搭配看上去有些滑稽。但是大家从魏忠贤诸人严肃谨慎的神态里看出,即将有什么大事发生。

    顾允文诸人排列在宫门口站好,黄谦恭敬的上去给魏忠贤跪拜见礼,又依次见过田尔耕诸人。锦衣卫、东厂和司礼监的几个首脑人物都会齐了。一个太监招呼顾允文诸人进入华清宫中。

    魏忠贤转着他那凹陷的深眼窝,又依次将顾允文诸人详细打量了一翻。他吩咐田尔耕道:“指挥使带他们去用饭,另外给他们把兵器都发放了。安排好了来给我回话。”

    田尔耕唯唯领命,带着黄谦和顾允文诸人转过皇宫里的大道小巷,来到皇家用膳之地。酒席已经备好了,田尔耕吩咐诸位武士:“酒少喝一点,菜大家放开了吃。”诸蕃役看见这要不同寻常的招待,知道定是有什么要他们卖命之事去执行,反倒心里没底起来。

    田尔耕带着他哭似得笑脸,给诸位武士劝酒劝菜。酒到中途,田尔耕出去了,不一会,几个东厂的厂卫提着几个红色油漆大箱子过来了。酒席过后田尔耕将一把绣春刀交给黄谦,余下的蕃役也都领了自己的刀剑。田尔耕又带着大家回到华清宫里。

    魏忠贤亲自挑人,数人一队数人一队的将众番役分成数队。他指派这一队去华清宫的前面巡逻,那一队去后面巡逻。都指派定了,只剩下黄谦和顾允文、杜鹏飞三人。魏忠贤将黄谦叫道一边,悄声对黄谦说了几句话,黄谦脸上变色。魏忠贤这时不在像先前那样神色凝重了,却笑着拍拍黄谦的肩膀说道:“黄千户,事关重大,你做事一向老成持重,我才把事情托付于你的,别出什么岔子。有事去向田指挥使、或径直来我这里请示便了。”魏忠贤这时转身对杜鹏飞说道:“你兄弟俩就在这大殿里巡守,黄千户在四处照应。有何异常,那边的厂卫会接应的。”

    魏忠贤言简意赅的嘱咐了一下,从他带着几分神秘的种种言行里,几人越发觉得有大事发生。魏忠贤分派定了,自己带着田尔耕走了。

    顾允文和杜鹏飞在大殿里像木偶一样来回走动着,黄谦也殿前殿后的查看。晌午时分魏忠贤又特意差人来赐酒饭。午后魏忠贤回到华清宫中,顾允文看魏忠贤不似午前那样镇定了,他焦急地在大殿里来回走动,不时的到往门外张望。约莫到了午时,一个小太监匆忙跑进来对魏忠贤说道:“九千岁,信王殿下接过来了。”魏忠贤面带仓皇的大步往殿外走去,不一会,东厂的几个太监和田尔耕紧紧拥簇着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进入了华清宫。

    魏忠贤和田尔耕前恭后拥的拥簇着那青年进入华清宫,顾允文看去,那青年中等偏小的身材,有几分阴郁的神情让那青年带着稚气的清隽脸庞又有些和他不相称的老成稳重。那青年进入大殿后显然有些不知所措。田尔耕忙弯腰说道:“信王殿下,这边请。”顾允文心里一惊,心想:“这青年竟是当今的信亲王。”这青年正是明熹宗的皇弟信亲王朱由检。顾允文和杜鹏飞不由的相互对视一眼,天启皇帝驾崩,信亲王入宫,顾允文这时也猜到信王此番入宫是要继承大统的。

    朱由检气度沉稳凝重的穿过大殿,顾允文和杜鹏飞下跪拜见,魏忠贤忙向朱由检解释似得说道:“殿下,这是宫中侍卫。”朱由检对魏忠贤点点头,他几乎没有帝王的威严气象,出乎意外的客气的说道:“两位免礼平身。”魏忠贤也跟着说:“你俩平身吧,还像先前在殿中巡卫就是了。”顾允文和杜鹏飞谢恩平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盛世鲛妃〕〔我有24颗定海神珠〕〔反派老公破产后[穿〕〔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大美女的至尊高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爱你,如灿烂烟花〕〔风雨歇马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