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误惹大神:乖乖萌〕〔锦堂玉华〕〔我真是个富二代〕〔重生辣妻:席少,〕〔国产英雄〕〔隋末之大夏龙雀〕〔凰妃凶猛〕〔开海〕〔酒鬼醉天〕〔重生甜蜜蜜:总裁〕〔第一侯〕〔我是巨人〕〔极品朋友圈〕〔九星圣主〕〔重生南非当警察〕〔特种兵之至尊高手〕〔都市之我真的无敌〕〔重生特工小娇妻〕〔重生最强女神:帝〕〔斗罗之冰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五章 雨花楼
    顾允文抬头看看门楣上的扁额,已经陈旧暗淡了的扁额上,金字写着“雨花楼”三个字。顾允文跟着黄谦往里走去。老鸨和几个姐儿欢呼着迎了出来,一看来的是官差,又似乎来意不善。老鸨和姐儿站在院子里不知所措。黄谦一进入青楼的院子里,先低头在院中查看血迹。一些留在青楼过夜的客人陆续离去,黄谦往青楼二楼上游目环顾了一圈,他忽然提高声音喊道:“上下楼的人听着,锦衣卫奉名搜捕逃犯,所有人都出来站在楼道里。不遵命的照疑犯处置。”他用豹吼般沉闷的声音喊了几遍,青楼里开始混乱起来。老鸨见状赔笑着近前说道:“军爷,我们这里哪有什么……”黄谦声色颇厉的说道:“让你的人都走出屋子,站在廊檐下。”老鸨不敢在多说,吩咐几个跑堂去把屋里的人都叫出来。

    不一会,姐儿们和客人们抱怨着走出屋子,在廊檐下站好。老鸨又上前赔笑搭讪说道:“军爷,您有公务,老奴不敢耽搁。尽在这里了,您尽管查便了。”黄谦神色凝重的游目扫视着楼上楼下的人说道:“嗯,出什么岔子,你担待不起,我也担待不起。”老鸨又用她那满脸皱纹的笑脸讨好道:“军爷说的是,我的人都在这里了。军爷悉随尊便。”

    顾允文看去,姐儿们个个或衣衫不整、或浓妆艳抹,或打着瞌睡。几个留宿的客人也是半醉半醒的、吊儿郎当的样子。黄谦挥挥手说道:“上去看看,杜贤侄在留在这里看着。”黄谦不看老鸨的向老鸨挥挥手,示意老鸨带路。老鸨带着黄谦和顾允文上了二楼,黄谦从二楼东头的第一个屋子里查起。

    老鸨一打开房门,屋里先冲出一股浓烈的脂粉味发霉味。黄谦带着顾允文进入屋中,屋内只有桌椅床凳等物,黄谦看了一下退出来,又到下一间屋里。

    黄谦看楼上一间间小屋甚多,他对顾允文说道:“贤侄你去从那边,最南边那里查起,留神了,别漏过一间屋子。”老鸨听了忙叫了一个跑堂过来给顾允文带路,顾允文从站在栏杆边的姐儿们面前走过,他有些心怯。姐儿们害怕黄谦,一看顾允文和黄谦分开了,几个大胆的姐儿立刻出言撩拨顾允文。顾允文尽量装的威风神气一些,从姐儿们面前走过去。姐儿们看顾允文风度儒雅、面容俊俏,有意勾搭顾允文。再看顾允文装出这副不相称的威风样吓大家,更觉得顾允文可爱。一个姐儿伸手在顾允文的臀上拍了一巴掌,顾允文吓一跳问:“做什么?”回头看时那个妖媚的姐儿咬着嘴唇,笑着看顾允文,她是在看顾允文是不是真的生气了——毕竟公差真的发怒倒不是玩的。顾允文一看那姐儿颇销魂的神态,顿时满脸通红。姐儿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江湖了,一眼看出顾允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愣头小子。顾允文看那姐儿有几分害怕的笑着,怕吓到那姐儿了。他反倒带着几分礼貌的向那姐儿笑笑,转身走下去。

    顾允文一笑之间竟然有几分腼腆,姐儿瞬间乐开花了,其余的姐儿看顾允文并不作威作福,对顾允文来了好感。只听她们在顾允文背后戚戚嘈嘈的谈论起来:“是个雏儿,雏儿长的真俊、雏儿脸红了、雏儿看上你了呢、雏儿怕还是头回来呢……”

    顾允文从未见过这等粉绿成阵,他两耳发热,心扑通通乱跳,他强作镇定的跟着跑堂过去,从最西边的那间屋子里搜查起来。姐儿接客的屋子布置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简陋的梳妆台和桌椅。待到一间间的查过去,顾允文走过一间间空屋子,有几个姐儿不理会老鸨的话,还待在屋子里。顾允文过去稍一查看,都是身上不会武功也没受伤,顾允文不加理会。待到重新经过那些栏杆边的姐儿们面前,可能是姐儿们看顾允文彬彬有礼的样子,姐儿们也庄重起来,不似先前的轻佻、胡言乱语、故作浪态了。顾允文进入一间屋子中,这间屋子和别出没有两样,床上却睡着人。

    顾允文朝跑堂指指床上躺的那人,跑堂过去摇摇床上的人,一个女子病恹恹的睁开眼睛。跑堂说道:“玉姐儿,官差大人查案,你得起来一下。”顾允文走到床头,屋里有些黑暗,顾允文已经觉到这屋子有些蹊跷了,屋里的布置别别处干净华丽。他心下戒备,吩咐跑堂道:“劳驾小二哥把蜡烛点着了。”跑堂一边点蜡烛,一边唠叨着说:“我家玉姐儿得了痨病,大夫们都说她是没指望的人了。”只听玉姐儿用微弱的声音说道:“麻烦你出去一下,我穿了衣服。”

    跑堂出去了,顾允文在烛光下看清了那姐儿的面庞。姐儿脸色苍白,消瘦的狐狸型脸甚是俊俏。姐儿要换衣服,顾允文怕出什么岔子,紧紧守在床边。姐儿看一眼顾允文,转过脸去。这姐儿眼神迷离,媚眼甚是妖艳。她是用眼神问顾允文:“你要看着我换衣服吗?”顾允文看那妖媚的眼神,确实是久于风尘的女子。他不在怀疑这姐儿是刺客了,犹豫着要不要离开,姐儿掀开被子,光着身子坐起来。顾允文吓一跳,忙背转身子。只听姐儿冷笑了一声,窸窣的穿起衣服来。顾允文看姐儿耳朵上金光一亮,忙回头看时姐儿左耳朵上金色的耳坠明晃晃的亮着,右耳朵上却没有耳坠。顾允文就要往外喊叫黄谦,姐儿才披上衣服,看顾允文转过身子,她先尖叫一声。顾允文却没叫出来,顾允文就要出手拿那姐儿,门口几个姐儿乱哄哄的叫嚷起来:“他在非礼玉儿,雏儿才不是正经人呢?”顾允文看门口,几个姐儿挤着往里探头看。顾允文公事为重,他放下客气,对姐儿命令似得说道:“快把衣服穿好。”顾允文语气颇重,姐儿吓的抱着被子蜷缩在床上。

    顾允文拿出怀中的耳坠,和玉姐儿耳朵上的耳坠比较,确实是一对丢了的那一只。顾允文想起那刺客被自己在胸上打了一掌,他问道:“你耳朵上的另一只耳坠呢?”姐儿不明所以,伸手去摸自己的耳朵。顾允文往前过去扯姐儿的被子,他要看看姐儿的胸口。姐儿拉扯着被子哭泣起来。顾允文一把拉开玉姐儿捂在胸前的被子,玉姐儿晶莹的身子却没有半点受伤的痕迹。昨晚那太监一掌是打在刺客的后背上的,顾允文抓住玉姐儿的胳膊,扯掉披在身上的衣衫,拉转玉姐儿的身子。玉姐儿白皙的后背上果然印着一个殷红的掌印。

    顾允文满脸惊愕的看着玉姐儿说道:“你果然是那个黑衣人。”玉姐儿看自己身份被识破了,她也不在扭捏作态,却下床穿起衣服来。顾允文看玉姐儿神态镇静,却不是方才弱不禁风的样子,反倒有几分霸气。顾允文急于盘问姐儿,他两步走过去把门关上,回到玉姐儿身边问道:“你到底是不是那个刺客?”玉姐儿已经穿好衣服了,她一脸镇定的坐在床沿,笑笑说道:“你大白天的关门做什么?我身上有病,不接客的。”

    顾允文又追问一声:“你到底是不是那个刺客?”玉姐儿翘着二郎腿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顾允文重新拿出怀里的耳坠,手捏住玉姐儿的耳朵,和玉姐儿耳朵上的耳坠比照,确实是一对少了一只。顾允文一把抢出去拿玉姐儿的肩膀,玉姐儿身子一扭,挥手挡开顾允文的手。这一下露了武功,顾允文再无怀疑,他左手往玉姐儿的脸上虚劈一掌,玉姐儿忙闪身躲避,顾允文一手已经扣住玉姐儿的左手手腕,另一只手转手拿住玉姐儿的光滑的肩膀,双手一扭,把玉姐儿扭翻在床上,顾允文才要出手点玉姐儿的穴道,玉姐儿扑哧喷出一大口鲜血来。

    顾允文看玉姐儿重伤在身,不在抵抗。他松开玉姐儿的胳膊,玉姐儿冷笑一声说道:“大人,你虽然是大内高手,也不能不付银子就霸王硬上弓吧?”顾允文看她这时还逞强,说道:“你重伤在身,我不拿你,你跟我走去见千户大人。”

    玉姐儿坐起身子,她伸手用手背擦掉嘴角的血迹,顾允文看着心下有几分不忍。玉姐儿又用她那迷离中带着几分妖媚的眼神看一眼顾允文说道:“我被那个太监打伤,若不疗治,几天内就会丧命,——就算救治也不见得能治好,你放我一回,我伤若好的了,定会重重回报于你的。”玉姐儿很快的将这几句话说完。

    玉姐儿被逼无奈,最后一搏似得向顾允文求饶。顾允文想起此事事关重大,刺客必须缉拿归案才能保住黄谦的仕途。他看着玉姐儿,面带歉意的摇摇头。玉姐儿瞪了顾允文一眼说道:“那么把我的耳坠还给我。”她把手伸到顾允文面前,顾允文拿出耳坠要还给玉姐儿。玉姐儿神色凛然的看着窗口,忽听得黄谦在门外问一声:“里面怎么回事?”

    顾允文忙收起耳坠,玉姐儿自己款款的往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木叶起航〕〔史上最强狂帝〕〔辣手兵王〕〔最强神医〕〔毒戮天下〕〔盛世鲛妃〕〔为妃两世〕〔丫头,悔婚无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神秘总裁太给力〕〔我能看到成功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