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欧陆之宰执海〕〔斗破之再世炎帝〕〔快穿:女配又苏又〕〔沙海驱妖〕〔超级女神护花系统〕〔时光不负微生凉〕〔我的红颜祸水〕〔东陵帝凰〕〔乱世枭雄〕〔独家盛宠:总裁的〕〔九转帝尊〕〔校花的极品仙医〕〔我是军团扛把子〕〔丑女当家之带着包〕〔伙计〕〔邪君的第一宠妃〕〔孕妻狠不乖:总裁〕〔我的皮肤强无敌〕〔极品职路高手〕〔文坛救世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八章 沈家惨案
    顾允文心下惴惴,不禁又去打量那玉面狐。想到“玉面狐“这个名字,顾允文不禁又看看玉姐儿,玉姐儿一直盯着顾允文看,两人目光碰个正着,对视一会,玉姐儿害羞,低下了头。玉面狐也眼中含怒的看着顾允文,她忽然怒喝道:”臭小子,这会还这等无忌惮的占我徒儿便宜。”嘴里骂着,身子已经往前扑出,迎面一掌推过来。

    玉面狐令江湖上的人闻风丧胆,顾允文没见过玉面狐真人,这是看她出手了,也挥刀迎击,一刀劈向玉面狐。

    只听玉面狐冷笑一声,顾允文直觉握刀的那只手手心热辣辣的疼痛,手中单刀已经被玉面狐抢过去了。只听地上当啷啷乱响,玉面狐撇下绣春刀,右手食指中指叉开,直戳顾允文的双目。顾允文忙身子往后一仰,飞脚一脚踢向玉面狐。玉面狐出手如电,一把抓住顾允文的脚踝,喝声:“去吧。”一掌打在顾允文的肩上。顾允文身子如断线的纸鸢一般往后飞出去,重重的跌落在地上。顾允文摔得浑身疼痛,才挣扎着坐起来。忽听得玉面狐一声娇叱,她跃身一掌往顾允文身上拍过来。

    顾允文看玉面狐来势凶猛,忙要往一边躲避,却是浑身疼痛,半步也挪不动。眼见玉面狐攻到身边了,顾允文自忖无幸,闭目待毙。玉姐儿在玉面狐的身后尖声叫一声:“师父,快住手。”

    顾允文的身子被玉面狐猛烈的掌风掀翻在地上,顾允文等半天,等不到玉面狐的那致命致命的一击。顾允文手中的火摺掉在地上熄灭了,四下里一片漆黑,过一会玉姐儿晃亮了自己手中的火摺。

    玉面狐用恶毒的责备眼神看着玉姐儿,玉姐儿几乎要哭出来的嗫喏着嘴唇,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只听玉面狐阴沉的问道:“你是不是看上这小子了?”玉姐儿忙说道:“师父不是的,他那天放过我,也算对徒儿有救命之恩。”玉面狐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也放过他这一会?”玉姐儿忙点头道:“正是,下次看见他,徒儿就和他两清了,那时任从师父怎样处置他。”

    玉面狐点点头说道:“好,就这样。”她转身往回走去,边走边说道:“小子,这事你最好到此为止,不要再查下去。下次看见,你可没这么走运了。”玉面狐说着走了,玉姐儿看看躺在地上的顾允文,说道:“以后不许叫我玉姐儿,那是我临时叫的名字。”她说完后展开轻功去追已经走远的玉面狐。

    顾允文只觉得被玉面狐一掌打的浑身散了架,他坐在地上歇了一会,目送着玉姐儿手中的火摺光亮越来越小,最后隐没在夜色里。顾允文挣扎着站起来,重新找到火摺吹着了,找到地上的绣春刀。顾允文手心里火辣疼痛,他拿着火摺照照,手心的皮肉被刀柄拉破了一层。顾允文徒劳一回,收刀入鞘时刀刃插不进刀鞘里,他用火摺一照刀刃,玉面狐抢刀时已经把刀身扭歪了,刀背处两个浅浅的手指印。顾允文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出这玉面狐的武功有多高深。顾允文提着刀回锦衣卫的营房去。

    第二天早上,番役们穿上寻常百姓穿的衣服,包袱里藏着盘缠和兵刃等物。黄谦过来给大家将各项事宜又详细的给大家嘱咐了一遍。杜鹏飞不耐和别人共事,只要和顾允文一起去。当下各人往分派好的地方分头而去。有去湖广的、有去关中的、有去江南的。顾允文和杜鹏飞却是和另一队五个人排查北直隶境内的各个门派武功。

    顾允文和杜鹏飞两人换下锦衣卫的公服,身着本派弟子穿的青灰色布衫,手握长剑,骑着青葱驹,驰出城西。顾允文和杜鹏飞知道刺客是谁,但顾允文还是要将玉面狐的来历打探清楚,从而理出此案的来龙去脉。

    出城以后顾允文和杜鹏飞骑马并肩在大道上缓步而行,顾允文将昨晚遇见玉面狐之事从头到尾细细说了一遍,顾鹏飞在马上说道:“我们知道此事原委,何必在妆模作样的走此一遭?”顾允文说道:“上头有指派,我们但在京畿附近逗留。魏忠贤正值只手遮天之际,专务兴风作浪,他肯定还会指派玉面狐做别的事,那时锦衣卫其他旗下的番役自会将此事的来龙去脉查清。魏忠贤恐怕也藏不住他的狐狸尾巴。”

    顾允文和杜鹏飞在马背上闲聊着,一路策马往西走下去。走了几天,到了山西境内,两人照会过山西的锦衣卫分支番役,让他们去帮忙查探清楚是那个门派使用那类金钱镖。两人两骑又慢悠悠的返回京城。

    回到营房后顾允文和杜鹏飞洗漱过了,顾允文先去拜会黄谦,将一路上见闻粗粗汇报给黄谦。顾允文才知道锦衣卫的指挥使田尔耕已经落职,新任指挥使叫洛养性。洛养性系是崇祯皇帝钦点提拔的,锦衣卫以后只听命于洛养性和皇帝,不用再当魏忠贤的傀儡了。

    黄谦对魏忠贤的重罚耿耿于怀,这时形势骤然出现变化,黄谦更是立志要将刺客捉拿归案,审问清楚。洛养性知道此事背后的蹊跷,更是将锦衣卫倾巢出动,去缉拿刺客。

    顾允文将小玉之事暂且瞒住,不告诉黄谦。两人才在黄府密晤,忽然洛养性差人来叫黄谦,城西一家晋商的钱庄出现了灭门惨案。商铺上上下下七十余口人被屠灭殆尽,只有一个护卫商铺的武师跑出来报官员。

    黄谦听了先惊后喜,顾允文也知道黄谦要拿这些案件顺藤摸瓜,却是剑锋直指魏忠贤的。黄谦对顾允文说道:“你去叫上杜贤侄以后来城西商铺,我先过去看看。”黄谦忽然踌躇满志起来,他吩咐身边的女婢去将自己的牙牌、锦袍、兵刃拿过来。顾允文回到营房叫上杜鹏飞,两人在夜色里往城西而去。师兄弟初来京城,人生地不熟的,不知道商铺在哪里。才在街上寥寥几个行人口中打听到商铺所在,找到商铺时,锦衣卫和刑部的衙役已经到商铺了,商铺门口两队衙役在巡逻。顾允文和杜鹏飞拿出怀中的锦衣卫牙牌,巡逻的衙役放行以后到了商铺大院门前。大院的门口两个大红灯笼幽幽的闪着红光,灯笼上鎏金的“晋”字依稀可辨,门楣的匾额上暗黄色的鎏金大字是:“沈家大院”四个字。看这古穆雄壮的大院门面,这家晋商定然是财力雄厚的一家商铺。顾允文师兄弟进入大院中,院子里被火把照的灯火通明、宛如白昼。许多锦衣卫的番役和刑部的差役在院子里守卫盘查。

    顾允文和杜鹏飞进入大院里,大院的照壁下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和两个小厮的尸体。绕过照壁到大院中间,青石砖铺地的地面上也是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小厮仆人的尸体,青砖上一滩一滩暗红色的血迹。经过大院,顾允文和杜鹏飞来到大厅里。大厅里地上是两个年轻丫鬟的尸体,座位上一位前届耳顺之年的老者身着暗红色缎子锦袍,闭目端坐在椅子上,一只搭在桌子上的手还握着书卷。那老者胸前的衣襟被鲜血浸红了,身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摞书。他是坐在椅子上读书时被人在喉间刺了一剑身亡的。黄谦和几个锦衣卫旗主、刑部派下来的官员站在大厅中间零零碎碎的商议着案件。

    顾允文和杜鹏飞上前见过黄谦诸人,黄谦指着一个四十岁左右,脸色焦黄、方脸阔口的男子说道:“这位是新任的指挥使洛养性大人,两位见过了。”顾允文和杜鹏飞给洛养性下拜行礼,黄谦又给洛养性说道:“大人,这是下官新招来的助手,两人都是名门出身的武学弟子,手底下功夫很是了得。”洛养性看看顾允文两人,点点头说道:“万岁爷对你俩很见许可,你俩好好办差,不要要万岁爷失望。”

    顾允文和杜鹏飞才答应着,一个番役小跑着进来,对洛养性说道:“启禀指挥使,从商铺逃出来的那个护卫带过来了。”洛养性斩钉截铁的说道:“带进来。”不一会番役带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小生进入了大厅。顾允文看去,那面目颇清秀、中等身形颇有些消瘦的样子,微微佝偻着的后背更显得那小生的书生气质。唯独两道整齐的眉毛间显出几丝倔强之色。洛养性声音坚狠的问那小生:“你叫什么名字?”

    小生并不害怕,他不吭不卑的向洛养性作揖说道:“回大人的话,小可名叫傅山。”

    洛养性又狠狠的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傅山答道:“回大人,小可是府上聘来的武师。护院而外,还教府上哥儿姐儿们一些拳脚功夫。”

    洛养性语气稍缓和了一些,问道:“是什么人进来杀人的?”傅山说道:“是两个黑衣人,小的急于逃命,没辨认清那两个人。”

    洛养性问道:“只有两个人?你看清楚了?”

    傅山又躬身作揖说道:“小的急于逃命,只看到了两个人。”

    洛养性沉吟一会问道:“府上可还有别人逃出去。”

    傅山少见犹豫后说道:“没有,大人。都被杀光了,只有小的一个逃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我有24颗定海神珠〕〔反派老公破产后[穿〕〔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盛世鲛妃〕〔大美女的至尊高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爱你,如灿烂烟花〕〔风雨歇马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