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欧陆之宰执海〕〔斗破之再世炎帝〕〔快穿:女配又苏又〕〔沙海驱妖〕〔超级女神护花系统〕〔时光不负微生凉〕〔我的红颜祸水〕〔东陵帝凰〕〔乱世枭雄〕〔独家盛宠:总裁的〕〔九转帝尊〕〔校花的极品仙医〕〔我是军团扛把子〕〔丑女当家之带着包〕〔伙计〕〔邪君的第一宠妃〕〔孕妻狠不乖:总裁〕〔我的皮肤强无敌〕〔极品职路高手〕〔文坛救世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九章 落难公子
    这些锦衣卫的旗主千户们一生以办案为业,眼睛锐利。他们立刻看出傅山没有说实话,洛养性声音又复狠硬的问道:“是你一个人逃出去的吗?”傅山还在犹豫,片刻以后他作揖对洛养性说道:“回大人,小的正在后院里教老爷最小的公子拳术,小公子也逃出去了。”

    洛养性点点头,又问道:“你可知道黑衣人何故来图灭沈老爷子的商铺?”

    傅山答道:“回大人,小人不知。”洛养性沉思片刻,对一位锦衣卫的旗主说道:“陈旗主,你带两个好手,和这青年去把那小公子接道营房去,派人好生看守。不许出什么岔子。”

    这陈旗主应一声,洛养性怕凶手武功高强,寻常衙役应付不过来。他对黄谦说道:“黄千户,让你的这两个手下去护卫那个小公子吧。”

    黄谦差遣顾允文和杜鹏飞跟着傅山去接沈家小公子。

    傅山在前面带路,陈旗主又点了几名番役,大家跟着傅山出了沈家大院。

    傅山带领大家转街过巷,来到一处漆黑不见五指的小巷里。秋风飕飕的吹着,火把上的火光摇曳闪烁。傅山压低声音叫道:“三公子,是我,你出来。是我傅青主,你出来。”他连叫了好几遍,黑暗的角落里怯怯的走出一个银袍公子来。他警惕的一步步走到众人面前,他的面容在火把的光亮中渐渐清晰。那公子十五岁上下的样子,清秀的带着几分女子气的圆脸庞还带着怯意。傅山说道:“公子不用怕,这些是我叫来的官府的人。”

    那公子颤着声音问道:“傅大哥,我爹娘他们怎样了?”

    傅山面色黯然的低下头,那公子把持不住,呜呜的哭起来。陈旗主才说:“这里不是说话处,我们的快些回去。”大家走出巷口没多远,迎面两个黑影在朦胧的月光中似乎是浮动着一般往顾允文诸人迎面而来。顾允文心想:“果然是玉面狐师徒做的。”番役们看对面两个人渐走渐近,行踪有些诡异。陈旗主往身后摆摆手,示意大家停下来。他从身边的一个番役手中接过火把,把火把往前探出,伸长脖子觑着眼睛去看那两个黑影。傅山才惊叫一声:“就是这两个……”忽然其中一个黑衣人脚下加快,倏忽之间,离大家已经在两丈开外了。顾允文见识过玉面狐的武功,简直高的令人匪夷所思,玉面狐这回是冲着这锦袍公子而来的。

    顾允文知道玉面狐一出手,锦袍公子必然无幸。他自忖武功去玉面狐甚远,但形势间不容发。眼看玉面狐要出手,顾允文叫声:“师弟帮我。”说着长剑出鞘,先发制人,一招“青龙取水”,一剑刺向玉面狐。杜鹏飞和师兄朝夕想从,看师兄出手了,他也长剑一剑刺向玉面狐。顾允文见识过玉面狐的武功,一招不敢使老了。剑到中途,已然变招,又一招“游龙抢珠”,身子已经往玉面狐的身侧游移过去。杜鹏飞却霹雳般喝一声,一剑直取玉面狐。顾允文喝一声:“师弟留神。”

    只听玉面狐斥责一声:“有事你这小子碍手碍脚的。”说着一手径直去抓杜鹏飞的剑身,玉面狐出手如电,一手捏住杜鹏飞手中长剑的剑身,两下里同时喝声“撒手”。玉面狐是要将杜鹏飞的长剑抢过来,杜鹏飞也是如此。杜鹏飞在一招之间也看出对面这黑衣女子武功奇高,他内力贯在长剑上,双手握住剑柄用劲斜削。顾允文一剑又到玉面狐的脑后,玉面狐衣袖往身后一甩,格开顾允文的长剑,身子飘然往后退出。

    杜鹏飞捏着剑诀,脸上带着惶恐之色的看着玉面狐。玉面狐也颇意外的看看顾允文,又看看杜鹏飞。两人联手和攻,尽然将玉面狐逼退了。玉面狐点点头说声:“很好。”这是在夸赞两人武功不错。杜鹏飞大喝一声,又是一剑刺出。顾允文怕杜鹏飞有失,也从侧面攻向玉面狐。陈旗主和几个番役也大声吆喝着攻向玉面狐。

    玉面狐一手去拿杜鹏飞的拿剑的手腕,一手成爪,抓向杜鹏飞的肩膀。顾允文一剑眼看要刺到玉面狐的身上了。呲铃铃一阵清响,火花四溅,有人挥刀割开了顾允文的长剑。顾允文看去,玉儿手握柳叶刀,带着几分挑衅的、笑吟吟的看着顾允文说道:“我来陪你玩玩。”

    只听杜鹏飞大叫一声,身子往后跌出,摔倒在地上。番役们乱哄哄的叫嚷着一拥而上,去攻玉面狐。

    顾允文长剑牵制,焦急那边的番役敌不过玉面狐,杜鹏飞强忍着伤痛扑向玉面狐。顾允文看小玉带着奇怪的微笑,用她那带着几分妖媚的眼睛看着顾允文,倒像是在给顾允文示意什么。顾允文看小玉似乎对自己没什么敌意,他向小玉虚劈了一剑,要从小玉身边抢过去攻玉面狐。小玉娇喝一声:“看刀。”刀刃夹风砍向顾允文。顾允文横剑挡住小玉的刀刃,小玉看着顾允文笑道:“你不是用刀的吗?怎么又换成剑了?”小玉的身子几乎挨到顾允文了,说话间小玉的口气也扑扑的吹在顾允文的脸上。顾允文看小玉似乎天真烂漫的样子,很是随意的和顾允文说话,几乎不顾及男女之别。顾允文倒有些发慌,说道:“刀被你师父折坏了。”

    小玉说道:“本来要和你比比刀法的,也好,我来试试你的剑法。留神了。”小玉说着一刀横削向顾允文的腰间,顾允文长剑外挑,挑开小玉的一刀。顾允文看那边杜鹏飞几人被玉面狐一个人压住,阵型散乱,左支右绌。他几乎要求小玉先放他过去,等事情了解了在奉陪小玉。小玉单刀刀法娴熟,夹风带雨的向顾允文一味抢攻。顾允文手中长剑随意挥洒,将小玉的招式一招招化解掉。小玉看顾允文尽取守势,不向自己出招。小玉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不出招?”顾允文一听,长剑一招“大江东去”,一剑递向小玉,小玉单刀格住顾允文的长剑,刀身一转,封住长剑的进击之路,单刀长剑剑身上,刀锋贴着顾允文的剑刃直削下来。顾允文看她刀法老到,不禁叫一声:“好刀法。”当下打起精神,剑刃忽抽忽刺,一剑逼开小玉,又是一招“凤凰点头”,一剑直取小玉面门。小玉舞着单刀挡开长剑,也抢攻两招。她听顾允文夸赞自己,不禁芳心窃喜,笑生双靥。笑着问顾允文:“你拿着我的耳坠做什么?把耳坠还给我吧。”

    顾允文看小玉随和起来,倒颇有几分可爱俏皮,他也开玩笑说道:“那你拿着我的发簪做什么?你先把发簪还给我。”小玉争辩道:“是你先拿了我的耳坠的。”两人嘴里说着无关紧要的话,手下一点也不放缓,刀来剑往的攻守趋避。

    那边番役们处境凶险,迭遇险招。几个番役躺在地上痛楚的呻吟着。只有杜鹏飞和其余几个身手较好的番役苦苦支撑着。顾允文一时间打不退小玉,小玉和顾允文说着说着似乎来了兴头。她笑着咭咭咯咯和顾允文说个不停,手下刀法紧凑严密,没有半点破绽可寻。顾允文长剑开合吞吐,开始变得凌厉起来。小玉咯咯一笑说道:“你着急了?”顾允文有点惭愧的又放缓招式,小玉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顾允文不耐烦的说道:“顾允文。”小玉自己念叨了一遍:“顾允文。”她又问顾允文:“你的剑法是跟谁学的?还听精妙的。”顾允文看着那边杜鹏飞和剩下的两个番役大声呼喊着抢攻玉面狐,傅山也加入战团助攻。傅山看似瘦弱的身体,拳术却甚是凶猛,玉面狐也还未下杀手,行有余力的向杜鹏飞抢攻两招,将杜鹏飞击退了又转身去攻傅山。

    小玉很见开心的和顾允文说着不停,顾允文有些不耐烦了。他长剑急收急刺,小玉才侧头避过顾允文的长剑。顾允文长剑一招“江浪滔滔”,从小玉耳边往小玉脸上横削。小玉脸现惊讶的一刀格开顾允文的长剑。顾允文一掌已经拍到小玉的胸前,小玉和顾允文过招说话,才在心甜意恰之时,忽见顾允文出狠招抢攻。小玉有些失落,顾允文急于求胜,小玉却收起单刀,把胸膛往前一挺,门户大开的等着顾允文一掌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我有24颗定海神珠〕〔反派老公破产后[穿〕〔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盛世鲛妃〕〔大美女的至尊高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爱你,如灿烂烟花〕〔风雨歇马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