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通灵系统〕〔空间农女:将军赖〕〔都市之杀神小子〕〔海贼之幻兽银龙〕〔灵气通天〕〔美利坚仓储捡漏王〕〔盖世小村医〕〔你若挂了,便是晴〕〔娇女种田:山里汉〕〔妖孽警探〕〔盛世茶都〕〔小农民修真〕〔帝师〕〔乱晋我为王〕〔致命红印女郎〕〔黎明何处〕〔华娱之白金年代〕〔江山如此多姿〕〔重生小娇妻:寒少〕〔至道学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十章 情为何物
    顾允文只顾埋头抢攻,看小玉忽然收招待毙,顾允文:“哎呦”一声,眼看一掌又要打在小玉的左胸上,顾允文硬生生的把那一掌收回来,脚下后退一步。小玉正失望的脸上迅即掠过一抹欢喜之色,她又挺挺胸,朝着顾允文往前走了两步说道:“你打嘛,已经给你打过一掌了,看也给你看过了,不在乎你多打一掌。”小玉胸脯抵在顾允文的胸前,只说:“你打。你打。”小玉挺着自己颇丰满的胸脯,挤在顾允文胸前,将顾允文挤的一步一步往后退。顾允文看看小玉的带着埋怨撒娇的俊俏脸庞和她那永远带着几分斜睨的荡媚眼神,不禁怦然心动。他正在窘迫间,忽然出手一指点中小玉肋下的“章门穴”上,顾允文眼看杜鹏飞支持不住了,要去助杜鹏飞,小玉却厮缠不休。他出手甚重,点倒小玉。小玉吃痛不过,“哎呀”的叫一声,身子倒在地上。

    顾允文有些不忍,他要去扶小玉,番役都已经或死或伤,倒在地上,杜鹏飞和傅山吃紧,顾允文顾不得小玉,跃身一招“流星赶月”,一剑刺向玉面狐。玉面狐看顾允文攻到,她忽然向傅山快攻两招,傅山惨叫一声,身子往外飞出。玉面狐避开杜鹏飞的长剑,脚下换了几步,已经在顾允文的身侧,她双手成爪,向顾允文肩上胳膊上连抓两下,顾允文奋力挥剑,架开玉面狐。玉面狐一手暴出,又来抢顾允文的长剑,一掌朝顾允文的头顶劈落。顾允文大骇,矮身往边上蹿出,避开了玉面狐凌厉的一掌。

    杜鹏飞和傅山又向玉面狐出招,这时一个负伤在地的番役朝空中射出一颗红色的流弹。流弹哧溜溜的响着,升到半空里以后一声爆响,炸成一朵好看的凤尾状花朵。

    玉面狐本来没有杀意的,只是冲沈家公子而来。她看有人发信号,不禁大怒。玉面狐身子往前一闪,已经在两丈开外了,杜鹏飞和傅山双双击空。玉面狐身子再一闪,已经到了那个在地上匍匐着的受伤番役。她俯身一把抓住那番役的后背,将那番役举在半空,出掌在番役的背后连击两掌。番役口中鲜血狂喷,登时毙命。玉面狐一把把番役扔出去,她看看站在一边瑟瑟发抖的沈家公子,清啸一声,一把抓问深家公子。

    顾允文几人和沈家公子素不相识,但他是奉命来保护沈家公子的。这时看玉面狐攻向沈家公子,沈公子命在呼吸之间。顾允文几人大惊,忙出招去攻玉面狐,逼她回身自救。眼看玉面狐一掌打在沈家公子的身上了,傅山大叫:“公子快跑。”沈公子被吓楞了,睁着两只眼睛呆呆的看着玉面狐。

    蓦地黑暗中抢出一个黑衣人,对准玉面狐的手掌拍了一掌。“砰”一声闷响,玉面狐身子往后倒射而出,那人也经不住玉面狐的一掌,倒退进身后的夜色中。玉面狐才站在,夜色里那人又抢出,一掌无声无息的拍向玉面狐。

    玉面狐硬碰硬的又和那人对拍一掌,两人在瞬间快招换过十余招。顾允文几人看这两人武功似乎在伯仲之间,一时间难以分出胜负,只是不知道那黑衣人是好是歹、是敌是友。玉面狐不再向先前对阵杜鹏飞几人那样气定神闲了,她凝神一招招的向那人抢攻。

    远处夜色里出现了许多火把的光点,小玉看顾允文聚精会神的看着玉面狐和那蒙面人拆招,她在地上喊道:“喂,姓顾的……顾少侠。你把我穴道解开了。”

    顾允文看坐在地上的小玉,他过去身手在小玉的肋下捏了两把,解开小玉的穴道。小玉禁不住痒痒,抿着嘴强忍着笑。顾允文扶起小玉,看着小玉的眼睛,诚恳的说道:“方才事急,多有失礼了。小玉姑娘赎罪则个。”小玉不理顾允文,俯身拍打衣服上的尘土,顾允文也帮小玉将衣襟上的尘土掸去。小玉去看玉面狐和那蒙面人拆招,两人出招凶狠猛恶,斗得正急。小玉忽然幽幽的叹口气说道:“我一个黄花闺女,身子被你又看又摸的。”顾允文也尴尬的笑笑,他忽然问道:“你那天怎么没穿衣服呢?”

    小玉伸着脖子,看着玉面狐的一招一式,甚是关切玉面狐和那蒙面人的胜负,说道:“我以为那么做。你看见了就会离开。没想到你看出了破绽,还守在我身边。——还那么粗暴。”顾允文又是带着歉意的笑笑,他从怀中取出小玉的耳坠说道:“小玉姑娘,这个还你。”小玉看着玉面狐,说道:“小玉就小玉,干什么是小玉姑娘?”她回头看见顾允文拿的耳坠,又说道:“你留着吧。”小玉又笑道:“这个摔坏了的,我不要。你要还了给我做一双好的耳坠拿来。”小玉似乎自己不好意思说下去了。她“嗯嗯”的干咳两声,又去看玉面狐和那蒙面人。

    顾允文看小玉似乎活泼伶俐的样子,但总觉得这是小玉故意做作出来的,和她那妖媚中带着几分邪气的长相不甚相称,——她像是故意隐藏着自己的真实面目。顾允文对小玉捉摸不透,对小玉越发好奇起来。玉面狐在江湖上声名甚著,所谓有其师必有其徒,他大着胆子问小玉道:“你果真是黄花闺女?”

    小玉斜眼看着顾允文,顾允文也照直看着小玉的眼睛。小玉冷笑着瞪了顾允文一眼,又好气又好笑。她撩起自己的袖子,把胳膊伸向顾允文,给顾允文看自己的胳膊。远处陈旗主打的火把光亮甚是微弱,顾允文看不清楚。小玉急了,说道:“唉——你用火摺照着看看就知道了。”顾允文拿出火摺晃着了照过去,小玉白皙的胳膊上,是一粒樱桃大小的,晶莹的红色守宫砂,顾允文呐呐的说道:“还真是。”

    小玉颇为得意的放下袖子,顾允文举起火摺又详细看看小玉的脸庞。苍白的没有半点血色的脸庞甚是俏丽,却白的令人有种厌恶感。小玉装作认真的看玉面狐和那人交手,眼角里却留意着顾允文的一举一动。顾允文无端叹了一口气,收起火摺。小玉看着玉面狐,对顾允文说道:“师父让我这辈子别碰男人,我手臂上的守宫砂万一消退了,师父就会亲手杀了我。”她忽然烦恼的说道:“今晚怎么这么喜欢说话。”显得对自己很不满意。玉面狐和那蒙面人斗得已经到了判强弱、决生死的地步。小玉忽然“哎呦”的叫一声,顾允文一直盯着小玉的脸发愣,这时转头看去。那蒙面人双掌横劈竖砍、声势惊人,玉面狐艰难的招架着。那蒙面人逼退玉面狐,忽的身子往后倒推出两三丈之谱,转身疾冲到傅山身边,一把抢过沈公子。傅山惊叫一声“公子”,双拳不假思索向黑衣人腰间打去。那黑衣人腰间夹着沈公子,两个起落,人已经消失在夜色里。傅山张目结舌,怔怔的看着黑衣人消失的地方。

    玉面狐大声喊一声:“小玉快走。”自己也倏忽之间不见了踪影。小玉只顾看那蒙面人,这是回过神来,许多锦衣卫的番役手执火把,从大街的两头包抄过来了。小玉不知道朝哪里跑才是,她看看身后不远处的一座庭院,庭院院墙甚高,小玉跃不上去。小玉对顾允文说道:“顾公子,你帮我一把。你看我摸我的那些就算两清了。”顾允文愕然问道:“什么?”小玉说道:“你把我送到那堵墙的墙顶上就好。”顾允文点点头,小玉看锦衣卫番役越来越近了,她拉住顾允文的手,往身后的庭院处跑过去。顾允文和小玉跑到墙下,顾允文抱起小玉,小玉身手搂着顾允文的脖子说道:“谢谢你。”顾允文摇摇头,小玉忽然在顾允文的脸颊上吻了一下,顾允文浑身发抖,他用劲将小玉抛起,又出掌在小玉的脚底推一下。小玉身子飘然而起,她倒墙头处,伸手攀住墙头,纵身一跃,衣衫飘飘的落在墙头上。

    无数的火把照的大街上明如白昼,小玉回头看一眼顾允文,自己展开轻功,沿着墙头往东而去。顾允文回到陈旗主那里,洛养性、黄谦诸人带着几百名锦衣卫番役赶过来了。大家正在火把下查看杜鹏飞和傅山的伤势。两人身上的衣服被玉面狐撕成一条条碎布条,脸上也被玉面狐抓出了好几道抓痕。杜鹏飞拿着一根火把,在自己的身上上上下下的照着,骂玉面狐道:“贼婆娘,忒厉害。还没下杀手的。”陈旗主给洛养性说着才接到沈公子,就杀来两个黑衣人。自己手下的兄弟死伤枕籍,眼看沈公子要被玉面狐出手击毙,又不知从哪里来的一个蒙面高手将玉面狐击退,保护了沈公子,却将沈公子抢走了。

    大家听得没有半点头绪,傅山对洛养性说道:“大人,去老爷府上杀人的就是这两个女子。”洛养性问道:“你家公子叫什么名字?”傅山答道:“叫沈亦儒。”

    地上受伤的番役痛楚的呻吟着,洛养性下令大家先查看兄弟们的伤亡情况。

    大家忙着查看那些负伤的番役,只听远处传来一声悠长凄厉的狐狸嗥叫声。顾允文循声四下里张望,远处的月光中、一座大殿顶上,站着一个身影。顾允文认出那是小玉,小玉的衣衫被晚风吹起,在她身后飒飒的飘舞着。她面朝着顾允文这里站着,立在大殿顶上一动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木叶起航〕〔史上最强狂帝〕〔辣手兵王〕〔最强神医〕〔毒戮天下〕〔盛世鲛妃〕〔为妃两世〕〔丫头,悔婚无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神秘总裁太给力〕〔我能看到成功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