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欧陆之宰执海〕〔斗破之再世炎帝〕〔快穿:女配又苏又〕〔沙海驱妖〕〔超级女神护花系统〕〔时光不负微生凉〕〔我的红颜祸水〕〔东陵帝凰〕〔乱世枭雄〕〔独家盛宠:总裁的〕〔九转帝尊〕〔校花的极品仙医〕〔我是军团扛把子〕〔丑女当家之带着包〕〔伙计〕〔邪君的第一宠妃〕〔孕妻狠不乖:总裁〕〔我的皮肤强无敌〕〔极品职路高手〕〔文坛救世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十七章 五更断魂曲
    那二公子一回思,已经明白小玉为何出手偷袭。他怒喝一声,长剑刺出。这时沈家姑娘出手拦住那二公子,二公子看马匹痛楚的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又摸摸自己热辣辣的脸,他愤怒到无可复加的地步。这匹马儿是一匹千里马,这二公子一向视为至宝。小玉却也是一副还不罢休的样子看那二公子要怎样。二公子在就要暴起之时,估量着单打独斗的话自己这边三人还不是那边顾允文三人的对手,他恨恨的说道:“伤马之仇,我迟早会找你算清。”小玉呵呵一笑,说道:“姑奶奶等着你来算。”二公子瞪了小玉一眼,去看地上的马匹。马匹已经无可救治了,他为了马匹少受痛楚,用左手遮在马匹的一只眼睛上,一手长剑一挥,将马头斩了下来。

    顾允文看着心想:“到底是玉面狐的弟子。”小玉看马脖子上狂喷的鲜血,也有些不忍。那二公子给酒家掌柜的给了十两银子,对掌柜的说道:“掌柜的,我们急着赶路,有劳你将这马匹埋葬了,这些银子权作酬劳之用。”掌柜子突然得了一场意想不到横财,满口应承答下来。那兄弟两人一骑,姑娘一骑,兄妹三人别过傅山,策马而去。

    小玉也想赶快离开这里,她担心自己又在顾允文面前表露的太过凶悍了,看顾允文时顾允文却神色如常。小玉本来满怀的兴致来和顾允文会和,现在垂头丧气的对顾允文说道:“你们快走吧,我去京城等你回来。你还来雨花楼找我,我要是不在,给那个老妈妈留下口信,我就知道了。”顾允文拉了小玉的小手说道:“你也去吧,我不放心你一个人走。”

    小玉默然点点头,杜鹏飞也叫一声:“师兄走了。”他和傅山先驱马往南跑去,顾允文问道:“你的马呢?”小玉心念一转,要和顾允文同乘一骑。她伸长脖子往小镇外面看看说道:“我是在小镇外面被那三人追上的,马忘了牵回来,现在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小玉还做出四处寻找的样子,顾允文先上了马。他把手伸给小玉,一把把小玉拉上马背。小玉在顾允文身后,紧紧抱住顾允文的腰。顾允文踢踢马肚子,,马匹在惨淡的夕阳中往小镇外跑去。

    顾允文和杜鹏飞几人纵马南行,跑了两个多时辰。这是深冬时节,天色很早就黑下来了。杜鹏飞在马背上喊道:“师兄,我们没有走错路吧?怎么追不上千户他们。”傅山说道:“错不了,地上这凌乱的马蹄印就是千户他们的。”

    这时道路已经辩不太清楚了,几人看见薄暮中,远处苍茫的原野上许多昏黄的灯火如繁星一般,那是一座村落小镇。三人看小镇就在眼前了,不在策马狂奔。几人下了马,顾允文牵着马匹,小玉骑在马背上,傅山给大家说起那师兄妹三人的来历来。

    顾允文说道:“瞧那兄妹的招式,俨然已经是大家的风范,不知道是哪位高人的弟子?”傅山说道:“那是我家二老爷的哥儿姐儿,那个脸有点圆,身子小一些的哥儿是二老爷的大公子,叫沈嵩。那个被小玉姑娘摔了一跤的是二公子,叫沈峰。那个姑娘是我家二老爷的千金。”他却不说那姑娘的名字。

    顾允文问道:“那么我瞧着你家二老爷在江湖上也是名气不小吧?”

    傅山冷笑一声说道:“名气不小?赤霞城的城主,你说名气小还是大?”

    顾允文几人听了都吃一惊,顾允文说道:“怪得那样的气派,原来是赤霞老人的公子。”

    傅山说道:“小玉姑娘,你和你师父这回可算摊上大事了。你想我家二老爷要是亲自出马,你和你师父逃去那里?”这时傅山也知道沈府的杀人凶手就是小玉师徒。顾允文看小玉在马背上不说话,这时才说道:“我师父自有应对之法,赤霞老人未必就能拿她怎样。顾大哥,我要下马走几步,活动活动。”小玉说着向顾允文俯下身子,她明明可以从马上跃下来的,却非要顾允文抱她下马。几人步行进入前面的小镇上。

    小小一座城镇上停满了马车,守卫马车的人少说有两三千人,这些人是魏忠贤的仆人,黄谦已经追上魏忠贤了。顾允文稍作打听,这里叫阜城。他们找到黄谦诸人。黄谦几人在小镇的一家客栈里落脚。黄谦看顾允文几人来了,说道:“我已经给魏忠贤传达了圣上旨意,明早我们就押解魏忠贤进京。”

    顾允文说道:“皇上是要我们即刻就押解魏忠贤进京的,我们先得将魏忠贤关押起来。”黄谦笑道:“魏忠贤说有些事情要分派一下,又给我们专门让出这家客栈,他自己就在隔壁一家客栈里。夜路不好走的,我们明早再将魏忠贤逮捕,押解进京。且缓他这一晚上。”

    几个番役也说魏忠贤接了圣旨,不敢轻举妄动,明早再将魏忠贤收押。大家围着火炉喝酒,顾允文和小玉来到楼上的一间空客房里。客栈小二给屋子里生上火,小玉对顾允文皱着鼻子笑道:“顾大哥,我好饿,今天一天没吃东西。”顾允文听了忙叫过跑堂,要了几样小菜,小玉自己出去了。不一会,她打了酒回来。她给那些番役送了一坛子,自己拿着上好的好酒来到屋子里。

    饭菜上来了,小玉还嫌这里的酒菜不干净,只吃了一碗白米饭。顾允文对小玉说道:“你睡吧,黄大人吩咐我们今晚得彻夜守着,不能睡觉。”小玉笑着拿出酒说道:“这位兄台,这良辰美景,睡觉岂不煞风景。小女子来和兄台喝两杯。”

    顾允文脱下披风说道:“也好,我叫师弟他们上来。”小玉拉着顾允文说道:“给他们分些酒下去,我只要和你喝。”顾允文也笑道:“承你一片美意,那就这样。”他往外叫道:“师弟,要酒吗?”杜鹏飞喊道:“不用,我喝下面这个就好。”

    顾允文关上门,小玉轻轻巧巧的在屋内走过来走过去,两人同处一室,小玉似乎也觉得有点难为情。她激动不安的在屋子里乱转了一会,自己先倒了一小碗酒,想喝两口酒让自己镇定下来。小玉喝过酒,越发不能自持起来。顾允文笑道:“小玉坐下来,今晚咱俩只喝酒,不谈其他,好不好?”小玉却觉得这像是洞房花烛夜似得,激动了好一会才平静下来。小玉给顾允文倒了一碗酒,对顾允文笑道:“稍微喝一点暖暖身子,今晚我不会喝醉的,不然又得劳你照护。”

    顾允文和小玉喝了两口酒,今晚小玉似乎酒兴不佳,她喝了一点就不喝了。过来偎着顾允文的身子,小玉问顾允文是哪个门派的?怎么进入锦衣卫的?等等有关顾允文身世的事情来。顾允文给小玉说着,小玉在顾允文的怀里心甜意洽,开始轻轻的唱起小曲来。

    小玉才尝了两首,隔壁屋子里忽然有人放声高歌起来。歌声传的整个客栈的人都听得见,唱的却是一首民间小曲儿,歌声苍凉哀戚,在寒冷的冬夜远远的传出去。顾允文侧着耳朵详细听去,只听那人唱道:

    一更,愁起听初更,鼓正敲,心儿懊恼。

    想当初,开夜宴,何等奢豪。

    进羊羔,斟美酒,笙歌聒噪.如今寂廖荒店里,只好醉村醪。

    又怕酒淡愁浓也,怎把愁肠扫?

    二更,凄凉二更时,展转愁,梦儿难就。

    想当初,睡牙床,锦绣衾稠。

    如今芦为帷,土为坑,寒风入牖。

    壁穿寒月冷,檐浅夜蛩愁。

    可怜满枕凄凉也,重起绕房走。

    三更,飘零夜将中,鼓咚咚,更锣三下。

    梦才成,又惊觉,无限嗟呀。

    想当初,势顷朝,谁人不敬?

    九卿称晚辈,宰相为私衙。

    如今势去时衰也,零落如飘草。

    四更,无望城楼上,敲四鼓,星移斗转。

    思量起,当日里,蟒玉朝天。

    如今别龙楼,辞凤阁,凄凄孤馆。

    鸡声茅店里,月影草桥烟。

    真个目断长途也,一望一回远。

    五更,荒凉闹攘攘,人催起,五更天气。

    正寒冬,风凛冽,霜拂征衣。

    更何人,效殷勤,寒温彼此。

    随行的是寒月影,吆喝的是马声嘶。

    似这般荒凉也,真个不如死!

    小玉听这人一遍又一遍的将这首小调唱个没完,她对顾允文说道:“不知道是谁,知道魏忠贤今晚将在这里歇脚,提前编好了这首小曲来挖苦他。”顾允文点头道:“这歌唱的也还着实不错,只是反复唱来唱去就这一首,乏味的慌,你给我唱两首吧?”小玉笑道:“这是一首《挂枝儿》,又叫《五更断魂曲》,也还过得去而已。这人再用歌词劝魏忠贤自尽。你给姑娘敬杯酒,姑娘给你好好唱一首。比这好的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我有24颗定海神珠〕〔反派老公破产后[穿〕〔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盛世鲛妃〕〔大美女的至尊高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爱你,如灿烂烟花〕〔风雨歇马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