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军工霸主〕〔七零辣媳妇:帝少〕〔重生之绝世帝君〕〔灵子狂潮〕〔血刃主宰〕〔我的老婆是白富美〕〔写手的古代体验手〕〔雷霆〕〔异界召唤之神豪无〕〔漫威世界的霍格沃〕〔明日传奇〕〔惊世凰妃:邪王,〕〔大侠给跪〕〔万界摸尸王〕〔仙宫〕〔还是地球人狠〕〔独家蜜宠,老公请〕〔甜蜜婚宠:少将大〕〔璀璨王牌〕〔重生回村里当巨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十九章 碧玉簪
    黄谦对两个番役说道:“你俩去衙门,命令知县将侩子手带过来,要快些过来。”黄谦又吩咐魏忠贤的手下:“圣上有旨,尔等随从一律就地解散,你们……”他的”都回去”三个字还没说出来,客栈里的人已经一哄而散了。

    黄谦命令将魏忠贤的尸首拿出来,暴尸街头。番役们将车中零散的财物重新翻箱倒柜的汇集起来,几百箱子的金银财宝只剩下了一点零头。有几件沉重巨大的翡翠雕饰和金银铸件却也留了下来。

    知县带着衙役和侩子手来到客栈,阜城小小一座城镇,昔日的九千岁魏忠贤被皇帝下令逮捕,魏忠贤畏罪自尽的消息在半日之间已经传遍整座县城,街上前来围观的小民人山人海。

    黄谦向知县说知是皇帝的旨意,知县不敢怠慢,先要带着仵作验明魏忠贤的正身。番役们又将魏忠贤的尸体抬进客栈里。顾允文几人跟着黄谦进入客栈。魏忠贤的尸体被放在一张方桌上,仵作解下魏忠贤的上身衣服,验查过后又去解魏忠贤的裤子。小玉才看的有趣,见了忙转身走出客栈。

    验过后黄谦问道:“仵作先生,怎样?可以行刑了吗?”仵作沉吟着不说话,过一会说道:“大人,此人喉结突出,下颌的胡子显然是才拔去不久的。下身也是近来才做了去势的。不似久在宫中当差的公公的身体。”

    黄谦诸人听了尽皆变色,黄谦详细查过魏忠贤的尸身,也看出一些蹊跷来。他微微沉吟,就明白该如何处置了。黄谦说道:“我在魏忠贤手下办差不是一天两天了,岂有认不出魏忠贤之理。这确实是魏忠贤尸首无误。知县大人,咱们行刑吧。”

    知县也怕朝廷怪罪下来,自己担待不起。其余人都道黄谦是这等想法,遂都含混的说道:“那就行刑吧。”

    衙役给魏忠贤重新穿上衣服,抬着魏忠贤到外面。知县站在客栈门口,向前来围观的小民百姓略略说了一下魏忠贤的罪状,以及皇帝亲自下旨,将魏忠贤的尸体凌迟的事情。场上的大众有些还不知道魏忠贤是谁,就已经群情激奋,“大奸臣、误国误民、千刀万剐”等话骂起魏忠贤来。

    衙役用一辆魏忠贤载金银珠宝的马车载着魏忠贤的尸体,往小镇的西面走去,那里是小镇上行刑的地方。黄谦几人好奇,也夹杂在人群中来到小镇的西面。

    魏忠贤的尸体被剥去衣裤,绑在一个木制十字架上。仵作喝了一碗壮胆酒,拿着刀子开始在魏忠贤的身上一刀一刀的割起来。

    小玉在衙役剥魏忠贤的衣服时就已经离开了,她在人群外脸朝外,看着远处白茫茫的原野。等了许久,不见顾允文几人回来。小玉禁不住好奇,又走进一些,想看看“凌迟”之刑到底怎样的。只见魏忠贤身上已经被割得血肉模糊了。上身的腰间肋骨隐约可见。现身腿上也被割去了皮肉,许多地方露出骨头来。

    小玉看着有些不忍心,又自己暗暗惊叹,以前自己也杀过许多人,从未有过恻隐之心,如今看这尸体被剐,反倒于心不忍。小玉想分辨清楚其中的原因,但又自己厌烦起这种自己对自己的分辨来,她在人群中寻找顾允文。顾允文和黄谦几人也挤在人群中,看着行刑台上。侩子手每从魏忠贤的身上割下一块肉来,大家就惊呼一声。

    小玉挤不进人群,她在后面喊道:“顾允文,你出来。顾允文……”顾允文从人群中挤出来,小玉拉着顾允文的手回到客栈里。

    魏忠贤血肉模糊的躯体萦绕在小玉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小玉看见顾允文的欣喜消散的无隐无踪了。小玉和顾允文坐在客栈里,等黄谦回来。不几时,黄谦带着手下回到客栈。

    有位旗主问黄谦道:“千户大人,属下也看着凌迟那人不是魏忠贤……”黄谦摆摆手止住他说道:“不用说了,此事我自有主张大家把这几箱东西抬到马车上,我们这就回去。”黄谦说过了又说道:“我们先看看魏忠贤这两年积攒了些什么家当玩意儿?”大家打开箱子,大概翻看了一下,是一些金银元宝和珠玉首饰等物。黄谦自己取了两个金元宝,对手下说道:“大家看着自己中意的都取上一两件,我们回去吧。”番役们听了,忙每人拣了几样财宝。他们知道黄谦说“一两件”意味着什么,果然每个人只拿了两三件。顾允文三人在旁边站着,黄谦说道:“顾贤侄你们也取上几件。”杜鹏飞不动箱子里的东西,顾允文翻翻箱子里的金银珠宝,拿出一对翡翠玉镯给小玉,小玉笑着摇摇头不要。顾允文翻来翻去的翻了几下,看见一对碧玉耳坠甚是精致可爱。他拿起耳坠给小玉说道:“恰好是你要的。”小玉又笑着摇摇头说道:“有意了你自己做一对给我。”小玉一想到这些事那个血肉模糊的人的东西,都不想要。

    大家把箱子搬上马车,黄谦押着几箱子财宝在后面缓行。顾允文和杜鹏飞几人快马先行回京师。

    几人摸黑进入京城,杜鹏飞和傅山回营房了。小玉和顾允文沿街游荡了一会,又去酒楼喝酒。到夜深是两人出了酒楼,顾允文想着小玉该是去客栈了,他也要陪着小玉去。小玉牵着顾允文的手,沿街一直走下去。穿过一条条大街小巷,两人来到一条小巷深处的四合院前。小玉对顾允文笑道:“这里就是我落脚之处,带你去看看我的闺房。”顾允文还故作迟疑的说道:“这恐怕不妥吧……”小玉推开门,拉着顾允文的手进去。四合院里黑黢黢的伸手不见五指。顾允文晃亮火摺,小玉搭上门栓,对顾允文笑道:“师父不在,我才敢带你来的。”

    顾允文问道:“你俩就是住这里的吗?”

    小玉说道:“平素住这里的,不过除了我和师父,谁也不知道。”

    两人说着来到小玉的屋里,小玉点着蜡烛。顾允文看厢房里,纱幔都是黑纱,有些阴森森的,却也布置的甚是整齐干净。小玉笑道:“你随便坐,我烧点茶。”小玉动作甚是利索,不一会茶烧好了,屋子里也暖和起来。

    小玉取了一个精致的青瓷杯子,给顾允文倒上茶水。屋里不来外人,只有一个杯子,小玉自己拿碗倒上茶,对顾允文笑道:“酒喝过了就口渴的不行,顾大哥你渴吗?”顾允文笑道:“有一点口燥。”

    顾允文捧着茶杯说道:“我还以为你是长住在雨花楼里的。”

    小玉笑道:“师父说我去外面办事了,出了什么差错不能回这里。师父也是住在这里的,怕连累到她。”小玉指着东面的一排房子说道:“师父是住在那边那间屋子里的。”顾允文点点头,小玉从柜子里取出许多草药,忙着要煎药。顾允文问道:“你生病了吗?”小玉手下忙着说道:“那晚被那太监打了一掌,师父说体内的阴毒还没驱散尽,要喝药的。掌印现在还印在身上。”小玉说着停下手中的活,到床边解开衣服,要给顾允文看掌印。顾允文还故意说道:“这恐怕不好吧……”小玉笑道:“不碍事,已经是给你浑身看过以一遍了的。”小玉解开底衫,走到顾允文身边,凑着灯火转过自己的身子说道:“你看,掌印还有吧?我自己伸手过去都能摸得到。”顾允文看去,小玉洁白如玉的躯体上果然一个淡红色掌印,顾允文说道:“我能摸摸吗?”小玉说道:“你摸吧,别摸别处。”顾允文伸出手指,小心的碰碰小玉的身子,问道:“这里还疼吗?”

    小玉说道:“倒是不疼,这些天每天都冷的浑身发抖,穿多少衣服都没用的。”

    小玉又问:“好了吗?”顾允文说道:“你穿上衣服吧。”

    小玉转身指着胸口说道:“这里,是被你打了一掌的。顾允文笑道:“我也摸摸看。”小玉在顾允文的肩膀上使劲掐了一把,她过去穿衣服,叫顾允文道:“顾大哥,过来帮我系上内衫的带子。”

    顾允文过去给小玉系上内衫的衣带,小玉穿好衣服后在炉子上炖了药。她又在柜子里翻来翻去的翻了一会,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紫色锦盒过来,对顾允文说道:“本来喝药前要运功运一遍气的,今晚贵客临门,就不练功了。”她说着打开锦盒。顾允文看去,里面是一支寒光逼人的绿玉簪。

    小玉笑道:“你那支簪子我留着,这个是我跑遍全京城才找到的,抵偿给你吧。”

    顾允文笑道:“姑娘费心了。”他取出碧玉簪,簪子晶莹剔透、甚是宝贵。顾允文笑道:“这样贵重的簪子,戴在头上万一丢了可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盛世鲛妃〕〔我有24颗定海神珠〕〔反派老公破产后[穿〕〔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大美女的至尊高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爱你,如灿烂烟花〕〔风雨歇马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