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掌门〕〔深渊诡巫〕〔契约小老婆,我爱〕〔攻略极品〕〔我有一片山林〕〔我是一个原始人〕〔诸天之掌控天庭〕〔大神,你家辅助又〕〔守望先锋之重整未〕〔抗日之铁血战将〕〔都市狂帝医仙〕〔会穿越的道观〕〔足坛最强作死系统〕〔网游之血舞乾坤〕〔从实力至上的教室〕〔在不正常的地球开〕〔百炼神尊〕〔滚回修真界〕〔高冷仙尊请自重〕〔妖魔搜集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二十章 琉璃厂
    小玉过去炉子上看药煎的怎样了,她说道:“你戴着吧,丢了我在给你做一支。”小玉用筷子拨了几下药罐子里的药,过来接过玉簪子给顾允文戴着。小玉手捧着顾允文的脸,端详了一会笑道:“戴上簪子像个浪荡公子,纨绔子弟了,来,给姑娘笑一个看看。”顾允文偏过脸,不给小玉笑。小玉在顾允文的脸上亲一下,自己哼着小曲去熬药,顾允文又是浑身一颤。

    小玉看药煎好了,倒上药。她小心翼翼的把药端到顾允文身边的桌子上,小玉手指被烫到了,她“嗤嗤”的吹了几下手指,又捏着自己的耳垂让手指冰凉下来。小玉拿着一个小凳子,过来坐在顾允文的身边。她让顾允文把药吹凉,自己趴在顾允文的腿上出神。

    顾允文尝尝药已经凉了,小玉喝完药。小玉上床把床褥铺好了。她嘴里说着:“顾大哥,今晚我陪你坐到天亮。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我不能睡着了。”小玉铺好床褥,她要去外面解手,笑着让顾允文拿着蜡烛给她去照亮。顾允文拿着蜡烛到外面,小玉解过手。回到屋里坐了一会,小玉的额头鼻尖上渗出颗颗小汗珠来。原来小玉喝过药后要到被子里取暖出汗,顾允文催促小玉去睡觉。小玉似乎很是轻松惬意的样子,给顾允文说着自己看见魏忠贤是种种厌恶的心绪,不愿睡觉。顾允文催促再三,小玉笑道:“那我在被子里和你说话,你会怪我失礼吗?”

    顾允文笑道:“不会的,你好好养伤就是了。”

    小玉脱下外衫,穿着桃红色的紧身短袄,底下也是桃红色的绸衫底裤。她在屋子里忙来忙去,把药罐子收好,把剩下的药放回柜子里,给顾允文重新添上茶。看没有什么可做的了,小玉笑着耸耸肩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这药很奇怪,喝了以后就来瞌睡,恐怕我睡着了。”

    小玉说着钻进被子里,在被子里解开自己的短袄取出来,对顾允文说道:“顾大哥,这个挂在那边那个木架子上。”顾允文把小玉的短袄挂在架子上,小玉又褪下自己的绸衫底裤,也笑着让顾允文挂在窗下的木架上。小玉笑道:“喝完这药,每次都是出一身汗,我新做的衣服不能让汗浸湿了。”顾允文说道:“你安心睡吧,我知道。”

    小玉裹着被子,问顾允文他的师承门派,已经锦衣卫是怎么办案的等语。顾允文坐在椅子上给小玉说着,顾允文也兴致甚好,他还自顾自的说着,看时小玉已经睡着了。

    顾允文过去看看,把小玉的被子盖好了,自己又坐回椅子上。他满脑子都是小玉身世的事情。小玉告诉顾允文,玉面狐是小玉的姨娘,小玉亲娘的妹妹。姐妹俩年轻时争夺一个英俊倜傥的公子,后来小玉的母亲和那公子私定终身,小玉的母亲和那公子为了躲避玉面狐,背出师门,和那公子私奔。小玉两三岁的时候母亲就因病去世,那公子也郁郁成疾,后来自知病重,把小玉托付给她那世间唯一的亲人玉面狐。玉面狐虽然待小玉很严厉,但很少真正的责罚小玉。

    顾允文看床上紧紧裹着被子睡着的小玉,觉得蜷缩着身子睡着的小玉,身上带着一种孤零零的苍凉。顾允文坐在椅子上胡思乱想着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顾允文醒来时身上盖着小玉的短棉袄,小玉已经醒了,她哼着小曲,在屋内忙活着,炉子上煮了粥,屋内的桌椅擦得明亮,顾允文起身说道:“你这么早就醒了,我三不知怎么睡过去了。”小玉看顾允文醒了,自己去端了热水过来,她皱着鼻子努着嘴往窗外指指说道:“师父也是昨晚回来的,她才来屋里看了一下就回去了。”顾允文有点惊慌,小玉笑道:“不碍事,你先洗漱过了。待会你回去吗?”

    顾允文说道:“我午后等千户大人他们到京时回去就可以了。”小玉把铜盆放在窗下,她从橱柜里取出几只碗,自己先舀了一碗粥给玉面狐送过去。

    小玉好一会才回来,她忙的几乎欢喜起来,说说笑笑的给顾允文盛了粥饭,自己也盛了一碗,对顾允文笑道:“给师父收拾了一下屋子,师父说那个沈家在江湖上结交甚广,许多江湖义士都要入京来找我和师父,我们过两天就得离开了。”顾允文看着小玉在玉面狐手下是半徒弟、半婢女的身份。他才动心思,小玉已经看出来了。小玉笑道:“师父从小就让我伺候她的起居饮食,她恨我娘,故意这样责罚我的。哪怕有婢女在身边,师父的这些事都得我亲手打理。婢女们稍微代劳一下,就会被师父责罚。”小玉笑嘻嘻的说着,屋外玉面狐“嗯嗯”的大声干咳两声。小玉看着顾允文吐吐舌头,笑道:“顾大哥,你尝尝我的粥做的怎样?”

    顾允文和小玉用过早饭,小玉从柜子里取出几件衣服对顾允文说道:“顾大哥你看哪件好看,今天天气很好的,我们出去外面玩玩。”顾允文看去,几套棉装,一列都是粉红色淡绿色的,颜色新鲜光亮,是小玉特意新置办的。顾允文挑了淡绿色的一件短袄,小玉背转身子换衣服。顾允文看小玉白皙的,似乎是病后的肌肤上,那个掌印清晰可辨。

    小玉换好衣服,自己念叨着说:“绿色的这件披风不好搭配的,桃红的这件披风就好了。”小玉仰着脖子到顾允文面前,让顾允文给她系上披风的带子。

    小玉又取出自己的胭脂和首饰盒子,涂脂抹粉,头上插满了簪饰。顾允文在屋内等着,等了一个多时辰,小玉才打扮完毕。

    小玉自己对着镜子详细打量了一回,又到顾允文前面,转着身子给顾允文看。当真是粉妆玉琢、娉娉婷婷。顾允文笑道:“这等靓丽,赶明去皇宫里选美,妃子才人什么的如探囊取物。”

    小玉笑道:“你要把我送给皇帝,还是自己留着?”

    小玉直勾勾的看着顾允文,顾允文有些窘迫,他闪烁其词的说道:“走吧,只怕这样走在街上,太惹人注目。”顾允文牵了小玉的手往外走去,小玉在院子里喊道:“师父,我和顾大哥出去了。”屋里玉面狐阴沉的说道:“去吧,早去早回。”顾允文还要去给玉面狐见礼,小玉拉着顾允文的手出了四合院。

    小玉和顾允文来到大街上,雪后万物明朗,湛蓝湛蓝的天空澄澈晶莹。小玉张开双臂伸了一个懒腰问道:“天气真好,我们去哪里?就是太冷了,做什么都懒懒的。”

    顾允文说道:“去给你买耳坠吧?我午后得回去。”

    小玉歪着脑袋问道:“不回去不行吗?”

    顾允文笑道:“也是行的,就是皇上可能会召见。”

    小玉又追问:“皇上召见不去会怎样?”

    顾允文牵了小玉的手说道:“走吧,我俩去到处商铺看看。”

    小玉说道:“我不去,你要买了自己给我去买,不买了忘掉也行。”

    小玉忽然耍起脾气了,顾允文说道:“我没给女孩子买过饰品,不知道怎样的好?怎样的不好?你去帮我挑一下嘛。”小玉说道:“我不去,就要你自己给我去买。”

    顾允文说道:“那去琉璃厂厂甸吧,这时已经是快要过年的时节,那边杂耍小玩意很多的,我们去看看。”

    两人说着往琉璃厂而去,小玉忽然想起什么,她问顾允文道:“你真的没给别的女孩子买过东西吗?”

    顾允文点头说道:“我师妹有时托我给她买些水粉什么的。”

    小玉说道:“这个不算,其余的呢?还有别的女孩子吗?”

    顾允文摇摇头说道:“没有,一个也没有。你呢?给别的公子,或别的公子给你买过吗?”

    小玉嘻嘻笑道:“巧的很,也没有。”

    小玉说着又欢欣起来,和顾允文说这个说那个的,一路上叽叽咯咯的说个不停。两人到了琉璃厂,商贩们已经开始摆售卖年货的小摊了,街上人头攒动,已是颇有年味。各色小摊,买杂耍的、买油盐酱醋的、买瓜果鸡鸭的。小玉看着欢喜,先买了一串冰糖葫芦。小玉取下一个先给顾允文尝,自己尝着,转眼又买了好几样糖糕。

    顾允文给小玉拿着她买的那些零碎杂物,小玉看着这十里闹市,样样都好奇喜欢。顾允文也仰着头,在人群中缓缓穿梭着,他也是不常来这京城的闹市。顾允文走过一段闹市,这里往来的人少一些,他站住脚对小玉说道:“小玉,我俩在这里稍微歇一下,我看那边再看下去也就是……”说着回头看时小玉已经不见了。

    顾允文忙点起脚尖,往回看去,拥挤的人群只看得见一个个头顶。顾允文稍提高声音叫:“小玉,小玉。”他想回去找小玉,但看街市上人们都是从东往西走的,他往后逆着人群走很是吃力,顾允文又回到原处,等小玉自己走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盛世鲛妃〕〔我有24颗定海神珠〕〔反派老公破产后[穿〕〔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大美女的至尊高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爱你,如灿烂烟花〕〔风雨歇马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