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通灵系统〕〔空间农女:将军赖〕〔都市之杀神小子〕〔海贼之幻兽银龙〕〔灵气通天〕〔美利坚仓储捡漏王〕〔盖世小村医〕〔你若挂了,便是晴〕〔娇女种田:山里汉〕〔妖孽警探〕〔盛世茶都〕〔小农民修真〕〔帝师〕〔乱晋我为王〕〔致命红印女郎〕〔黎明何处〕〔华娱之白金年代〕〔江山如此多姿〕〔重生小娇妻:寒少〕〔至道学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二十三章 临清派
    小玉和顾允文一趟趟将小玉的东西搬完,又外出置办一些零用器具。

    小玉在那座抱厦里挑中一间屋子做自己的闺房,——她对自己的衣食住都很挑剔仔细。顾允文看小玉铺好自己的床了,她将张竹榻也照床的样子铺好了。顾允文知道小玉还要自己住在这里,他先回营房,又看看营房里的事物。黄谦已经带着人走了,小玉明日还得收拾屋子,顾允文和杜鹏飞几人商议定后日启程去江南。

    顾允文又回到小玉的屋里,小玉已经做好饭菜,等顾允文回来。顾允文对小玉说道:“小玉,我们明日歇一天,后天就得去江南了。”小玉说道:“我知道,先过来吃饭吧。”顾允文纳闷小玉怎么知道了,小玉盛了饭过来,他给顾允文夹菜,看着顾允文嘴,似乎要从顾允文的嘴里看出饭菜可不可口。小玉问顾允文道:“顾大哥,你说我俩这样,和夫妻有何区别?”顾允文攒着眉头说道:“你昨晚喝醉了说的,说我俩还没有夫妻之情。醉的三不知的,还要和我有夫妻之情。”小玉狡黠的转转眼睛,慢吞吞的问道:“那你不要管你的那个千户了,我也不要师父了。我俩就此成其好事,顾大哥你说好不好?”小玉这时半玩笑、半试探的话。顾允文说道:“先去江南吧,余下的从长计议。”

    小玉已经不自在了,她撇撇嘴又问道:“那我俩去红叶谷,以后再也不到外面来怎样?”顾允文知道小玉已经在发作的关头上了,他不敢说拒绝的话,但允诺似乎也有些不妥。顾允文囫囵的说了一句含糊不清的话,小玉冷笑两声,扒了两筷子饭就不吃了。

    顾允文吃过饭,小玉做的各色菜肴甚是美味,他还坐在桌边吃个不停。小玉将自己的首饰水粉等物一样样的取出来,在梳妆台前摆设好。小玉开始在床边解开衣衫,顾允文问道:“小玉,你做什么》此事须甚重,不可率尔行事。”小玉说道:“想得美,我要涂药膏。”小玉解下衣衫,叹道:“都已经给你看过了的,谁管得了那么多?”她说着把一个小瓷瓶打开,自己嗅了两下。小玉一手拿衣衫遮在胸前,把瓷瓶给顾允文说道:“顾大哥,给我把这药膏涂在身后的掌印上。”

    顾允文凑着烛火看去,里面是和羊脂般的白酥药膏,小玉说道:“你用手指挑一些,涂在掌印上就可以了。”顾允文用手指沾了些膏药,涂在小玉背后的掌印上,顾允文问道:“这里是身上最冷的地方吧?”小玉说道:“身上其他地方冷的禁不住,偏掌印那里灼烧一般热辣辣的痛。那个老太监武功这等毒辣,等我练好武功,一定去找他报仇。”

    顾允文涂好药膏,小玉拿了一块棉布,让顾允文盖在涂了药膏的地方,她用一条尺宽的布带将棉布缠住,——以免药膏沾在她的衣服上。小玉问顾允文去江南查那些门派,顾允文也毫不隐晦的将要查探的门派说给小玉听。

    第二天小玉将屋内诸般东西收拾好了,顾允文回营房。第三天早上,顾允文去小玉的屋里。小玉已经收拾妥当了,她扮成男儿之身。身上穿着淡蓝色长布衫,头上带着方巾,俨然一个书生模样。小玉先笑着给顾允文看自己的衣服装扮,顾允文知道虽然一切都准备妥当了,但小玉就算磨蹭也要磨蹭一个时辰。小玉问顾允文路上都要什么东西,东找找,西找找。又想起什么东西没有收拾好,又嫌自己的打扮太土气,要个顾允文去置办一件好看的长衫。一个多时辰后,小玉似乎下定了离开的决心。她把两个包袱挂在顾允文的脖子上,自己手中握着一把扇子,说道:“走吧,真想在这里多住几日。”小玉又查看一番箱子柜子都是不是锁好了,两人终于出了院子。

    到了锦衣卫营房,一见杜鹏飞和傅山,小玉在顾允文前面的那股撒娇活泼气立刻收敛不见了。她有些冷冰冰,难以接近的神貌,只跟在顾允文什么。顾允文和杜鹏飞三人议定,先去太湖赤霞城一探,赤霞城城主正是那个被小玉和玉面狐屠灭的沈姓商人的胞弟,赤霞老人沈宗周。赤霞城在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门派,沈宗周侠而兼商,武艺高强,门下弟子众多,势力庞大。魏忠贤若要拉拢江湖门派,这样的大门派自然是首选。

    四人骑马往南而去,沿途许多江湖武人打扮的人士,却都是北上入京,这些人都是应了沈宗周的邀请,来京城查探沈姓晋商一家被屠灭的原因,以及找玉面狐和小玉复仇的。小玉和顾允文也清楚忽然间这许多江湖人士大举入境,意图何在。几人快马往南而去,这天到了济南府。

    顾允文思念师门,在他的提议下,大家决意先去临清派盘恒两天,看望过师父和众位师兄弟后再行南下。几人从济南出发,复折而向北去临清。

    到了临清派,小玉换上女装,打扮的娉娉婷婷的。到了临清门的大门前,顾允文和杜鹏飞先跑上去敲门。小玉看去,临清派的大院门面甚是雄伟,已经略显陈旧的红油漆大门,门上匾额是有些暗淡褪色的“临清派”三个字,门前两座威武狰狞的大石狮子。顾允文叫了几次,仆人才打开了大门。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是两位少爷回来了?京城里的事办的怎样了?”

    顾允文说道:“升叔,没有办完。我们得去南方,时顺道来看看师父他老人家的。”这老仆人打开门,带着几分长辈的关怀口气说道:“进来吧,快进来,老爷他们都在的。”顾允文推开门,老仆人意外的问道:“哎呦,还有客人上门,这个姑娘不是你们共事的吧?你俩谁找了相好的?”老人脸上严肃愁苦的样子说这些风趣话,反倒显得和顾允文师兄弟很是亲密。傅山作揖道:“晚生是和顾兄弟几人去南方的,这厢见过老人家。”小玉也上前拜万福给老人请安,老人说道:“快进,快进,不要站在门口。”老仆人牵过马,顾允文回头对小玉笑道:“这里就是我的师门所在。”小玉挑着尖细的眉尖笑道:“是很有威武之气,不知道你的师兄弟们会不会喜欢我?”

    顾允文颇惊愕的看一眼小玉,小玉又忙改口说道:“会不会讨厌我。”顾允文说道:“吓我一跳,我们进去吧,夫兄弟我们进去吧。”顾允文牵了小玉的手,几人往里走去。小玉问道:“你怎么给你的师兄弟们引见我。”顾允文说道:“你见见我师妹就行了,她也很贪玩的。”小玉问道:“你是说我贪玩吗?”

    顾允文不答,穿过大殿前宽敞的空地,是一座颇见气势的大殿,这是临清派的议事大厅。顾允文初时和小玉的几次相见,对小玉的服饰装扮和有些言谈会时时露出意外惊讶之色。小玉猜想顾允文的师父也会如此。小玉心里揣揣的,大家走进议事厅,几个仆人在议事厅里闲坐。大家欣喜的向顾允文和杜鹏飞问这问那的,顾允文几人来到后院里,几个弟子在院中演练武功。一个身着褐色葛袍,身材矮瘦,身材矍铄干练的六旬老者扶着藤椅的靠背,目光严肃的查看那几个年轻弟子的一招一式。这是临清派的掌门人杜秉中。一个年轻姑娘倒躺在藤椅上,懒洋洋的闭着眼睛嗮太阳。

    顾允文几人暂不过去,站在院子拱门的门口处,看那几个弟子演示武功。顾允文对小玉说道:“那个是我师父,躺在藤椅上那个就是我师妹。”小玉问道:“你师父严厉吗?看着挺吓人的。”顾允文悄悄在小玉耳边说道:“师父看着严肃,实则一点也不严厉。”小玉“呼”的长吁一口气,伸手在自己的心口抚摸了几下。那边杜秉中看两个弟子出招有误,上去给那两个弟子指点。他把着一个弟子的手,教那个弟子出剑挺刺。这是一招“引蛇出洞”,剑身压低平刺的。杜秉中抓着那个弟子的手,教他出剑之法。那弟子的长剑刺出时总是剑尖朝下端不平。杜秉中耐心的教了几遍,弟子始终不能领悟这一招的精髓所在。杜秉中焦急了,他接过长剑,脚下小跑两步,跃身一剑剑尖上挑。这是“引蛇出洞”的前一招“招蜂引蝶”。接着杜秉中身子一转,双腿盘在地上,矮着身子一剑往前平平刺出,这一招正是“引蛇出洞”。那弟子手中儿戏一般的招数一到杜秉中手中,立刻端庄凝重、威风凛凛。下一招是“天外游龙”。杜秉中短小精悍的身子绕着那个弟子的身周,游移到那弟子的左肩边,长剑斜刺。

    杜秉中把长剑交给弟子,又问了那个弟子几句话,那弟子若有所悟的点着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木叶起航〕〔史上最强狂帝〕〔辣手兵王〕〔最强神医〕〔毒戮天下〕〔盛世鲛妃〕〔为妃两世〕〔丫头,悔婚无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神秘总裁太给力〕〔我能看到成功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