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欧陆之宰执海〕〔斗破之再世炎帝〕〔快穿:女配又苏又〕〔沙海驱妖〕〔超级女神护花系统〕〔时光不负微生凉〕〔我的红颜祸水〕〔东陵帝凰〕〔乱世枭雄〕〔独家盛宠:总裁的〕〔九转帝尊〕〔校花的极品仙医〕〔我是军团扛把子〕〔丑女当家之带着包〕〔伙计〕〔邪君的第一宠妃〕〔孕妻狠不乖:总裁〕〔我的皮肤强无敌〕〔极品职路高手〕〔文坛救世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二十五章 南下
    杜婵对顾允文说道:“我去给爹爹说说,让你带我去南边,不信爹爹不答应。”杜婵叫小玉过去,小玉推说自己跑一天跑累了,要歇会。杜婵自己过去了。

    小玉要和顾允文说话的样子到顾允文面前,却有些难为情,不知该说什么。她微微的歪着小嘴,一只手搭在脖子后面,过一会才对顾允文说道:“小婵去南边也挺好的,给我做个伴。不然我一个女孩子家多有不便。”顾允文知道这是一句缓解难为情的空话,他点头说道:“嗯,师父可能不让她去。今天你也看到了。她带你把半个临清翻过来了吧?”小玉蠢蠢欲动的样子,顾允文搂住小玉的腰去吻小玉。

    小玉和顾允文才入佳境,杜婵又是破门而入。小玉想推开顾允文,忙把顾允文往后推了一把,顾允文身后靠着桌子,无处可退。小玉着慌,杜婵看看顾允文又看看小玉,已经发现端倪了。她笑着问道:“爹让我来叫你们去吃饭。”小玉听了,自己先往外走去。她心虚,自己往前走着,留意着小玉和顾允文说什么。杜婵笑嘻嘻的问顾允文道:“师哥,你当真给我找了一个师嫂回来了?”顾允文说道:“你除了胡说,还会做什么?”杜婵笑道:“你不说,回头我吵得师兄弟们都知道。你说嘛,就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顾允文还真有些不好回答,不好说是,说不是也不对。他咳咳两声干咳,算是承认杜婵的话。杜婵倒不好在说什么的,小玉在前面听着芳心大喜,双手捋着肩上的一绺头发,走的更快了。杜婵跑过去问小玉她和顾允文抱在一起做什么。小玉红着脸说道:“没什么,我眼睛迷了,让顾大哥给我吹吹而已。”杜婵听了倒大失所望,说道:“还以为你俩在作什么,吹个眼睛的,有什么好脸红的?”小玉看杜婵懵懂,忍不住又说道:“你再大一点就知道了。”杜婵比小玉小着一岁而已,只是长的本来有孩子气、又天真烂漫,小玉看着像是还未长成的小姑娘。杜婵疑惑的问小玉:“吹个眼睛的,大一点有什么懂不懂的?”小玉看杜婵刨根究底的问,不答杜婵的话,脚下走的更快了。

    到了客房里,两桌宴席已经摆好了。杜秉中和傅山、以及几个已经上了年岁壮实汉子坐着,正在听傅山说赤霞老人门派里的事情。另一桌上坐着几个年轻弟子,其余的位子空着。小玉跟在顾允文身后,顾允文抱拳向杜秉中桌上的那几个壮汉见礼说道:“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六师弟,你们都过来了?”桌上一个满脸络腮胡子、四十岁上下的大汉站起来,也抱拳笑道:“听说你和五师弟回来了,我们几人特意过来看看?怎样?京城的事情还顺利吗?”这是杜秉中的大弟子高存孝。其余几人也起身向顾允文见礼,顾允文笑着一一见过礼,他先给大家引见小玉,小玉看顾允文的这几个师兄都豪爽热情,她总向几人拜了一个万福。杜婵拉着小玉坐下,那个圆脸络腮胡子的大汉笑着说杜婵道:“这位姑娘是谁家的千金?难不成四师弟和五师弟都找了一个弟妹回来了,这可真正是叫做双喜临门。”小玉克制的掩嘴一笑,杜婵说道:“大师哥最没正经的,人家可是陪着小玉姐来赴宴的,等闲你们开宴我也不来的。”顾允文笑说杜婵:“越发没大没小,连大师哥都数落起来了。”杜婵说道:“你带我去南边见见世面,我就能有大有小的了。”她先看看桌上好吃的蜜饯糕点,自己拣了两块尝尝,又给杜秉中各人没人分发了一块。大家说着取笑杜婵的话,杜婵通不理会,只捡好吃的给小玉。

    顾允文过去坐在临清派的三弟子刘通身边。原来临清门在临清和附近的几个城镇上开了武馆,教受学徒。武馆里有杰出的弟子,则临清派径收为门下弟子。杜秉中年老,武馆都是几个徒弟掌管的。今天杜秉中特意差人去各处武馆,将几个徒弟召集过来欢聚。大家才在说笑,杜鹏飞也过来了。

    杜鹏飞一向玉雕一般冷漠的脸,这时看见几位师兄,却也露出笑意来。他抱拳问候过几位师兄,杜婵拉着顾允文,过来坐到小玉身边。杜秉中看自己的几个徒弟难得聚一场,他兴高采烈,吩咐杜婵去自己的屋里拿珍藏的佳酿。杜婵拉着小玉过去了,高存孝又问京城里的事情,杜鹏飞说道:“京城的事情颇为棘手,我们是奉了黄千户之命,要去南边查案的。”大家忙问端的,杜鹏飞不善言谈,两句话就已经透漏了一些锦衣卫的机密事情。顾允文接过话,把皇帝即位、沈家被屠等事拣着可说的说着。杜婵和小玉带着两个丫鬟拿酒过来了,杜婵听傅山又给大家说起赤霞城的事情。杜婵因过去拉着杜秉中的胳膊,撒娇求杜秉中让自己跟着顾允文几人去南边查案。杜秉中知道顾允文几人此行甚是带着几分凶险意味,不让杜婵去。杜婵无奈,待到丫鬟打开酒坛,屋内顿时酒香四溢。杜婵拿着先斟了酒,给自己的几个师兄敬过酒。师兄们一一喝过酒,杜婵又拉着高存孝的胳膊,让他向杜秉中求情。几个师兄看杜婵忽献殷勤,这时才明白她的用意。高存孝被杜婵厮缠不过,又喝了几杯杜婵敬的酒,杜婵只说:“大师哥,你最好的,爹最听你的话,你给爹说说。”

    高存孝笑呵呵的只说:“南边我去过,没什么好玩的,你去了无端给师弟他们添乱。明天师哥带你去高家庄玩玩,你师嫂很挂念你。”杜婵无奈,又去求她的二师兄任中杰,任中杰平素立身处世颇有杜秉中严肃威严之风,杜婵不敢太过放肆。杜婵又去给刘通敬酒,刘通也说道:“你爱闯祸,我看还是去看看师嫂的好,几时闲暇了再去,三师兄陪着你去。”

    杜婵看自己的小意儿打动不了几位师兄,她拉着脸、撅着嘴回到座位上。大家继续听傅山说赤霞城的事情,这时菜肴开始一样样上来了。

    几个弟子给杜秉中敬过酒,大家开始用菜。杜婵气鼓鼓的坐在那里使性子,几位师兄们相互夸赞着这样菜怎样好吃,那样菜什么味道。杜婵听着听着勾起馋性,她咽了几口吐沫。大家看杜婵有些松动了,高存孝夹了一碟子菜递给杜婵说道:“两个师弟这一趟是去办公事,下次去特地游玩时大师哥在给你做主。”杜婵说声“谢谢大师哥”接过碟子。

    宴会开始后大家不在谈论江湖上的事情,只说些家常话。宴氛极洽而散。

    第二天早上,顾允文和杜鹏飞收拾了行装,小玉重新换上男装。顾允文和杜鹏飞要走了,拜别师父和师兄弟们,独不见杜婵,大家只当她还在赌气使性子。顾允文师兄弟带着杜秉中给江南好友的书信,四人骑马往南而去。

    马匹驰出临清不远,几人看见有人头戴斗笠遮住脸,背着身子拦在大道中间。顾允文对杜鹏飞几人笑道:“前面有人像是收过路钱的,大家留点神。”马匹疾驰着往那站在路中间的人冲过去,杜鹏飞在马背上喊道:“前面挡道的让开了,大爷们有事耽误不起。”那人站在路中间,手中提着长剑,一动不动。杜秉中叮嘱顾允文几人要深藏行迹、遇事要慎重处置。顾允文勒住马,杜鹏飞却纵马向那人直冲过去。那人看马匹狂奔而来,他往前迈出两步,飞起一脚来踢马头。杜鹏飞早已防备着,一见那人出手,他在马背上俯身出手去勾那人脚踝。杜鹏飞一拿住那人的脚踝,用劲将那人往外甩出去。傅山看那人出手不弱,已经从马背上跃起,一拳打向那人的左肩。那人被杜鹏飞甩出去,他看又有人夹攻。身子凌空一转,站定在地上。顺手摘下头上的斗笠,挥手向傅山掷出。斗笠旋转着,稳稳的飞向傅山。傅山身子往后一仰,斗笠贴着他的身子飞过去。

    杜鹏飞勒转马头,拔出长剑就要出手进击。他一眼看去,那人双臂抱在胸前,笑吟吟的站在那里看着杜鹏飞几人,却是杜婵。

    杜鹏飞叫声:“小师妹?”

    杜婵笑道:“你们到底带不带我去?你们不带我,我自己去江南玩。我就不信我找不到去江南的路。”顾允文问道:“你告诉师父了吗?”杜婵是一大早就跑出来,在顾允文几人的必经之路上等待的,自然没有告诉杜秉中。杜婵说道:“我留了一封信在屋里,爹会看到的。”顾允文责备道:“你不怕师父着急吗?你真正胡闹。”杜婵不等几人答允,已经纵身跃上小玉的马匹。顾允文看看杜鹏飞,还犹豫着要不要带杜婵去。杜鹏飞说道:“走吧,只是到了南边,你一切行事全要听我的话。”杜婵笑道:“我就知道五师哥待我最好了,小玉姐,我们走吧。”她说着踢踢马肚子,马匹碎步小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我有24颗定海神珠〕〔反派老公破产后[穿〕〔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盛世鲛妃〕〔大美女的至尊高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爱你,如灿烂烟花〕〔风雨歇马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