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通灵系统〕〔空间农女:将军赖〕〔都市之杀神小子〕〔海贼之幻兽银龙〕〔灵气通天〕〔美利坚仓储捡漏王〕〔盖世小村医〕〔你若挂了,便是晴〕〔娇女种田:山里汉〕〔妖孽警探〕〔盛世茶都〕〔小农民修真〕〔帝师〕〔乱晋我为王〕〔致命红印女郎〕〔黎明何处〕〔华娱之白金年代〕〔江山如此多姿〕〔重生小娇妻:寒少〕〔至道学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三十章 夜遁西山岛
    顾允文几人摸到木寨门处,又在黑暗中等了一个更次。湖湾外的那艘巡查小船回到湖湾内,船上走下几个人。那几人提着油灯回了小木屋,另一只船只也停在湖湾中心,可以看见湖湾四处的水面上不在游弋。傅山指着月光被木寨门遮住的一块阴影里的小舢板说道:“就是那艘了,我们上船以后缓缓绕过那边的凸出的岩石处,再径直向东驶去。只要能划到湖中的那些渔火的地方,我们就能出岛了。”傅山指示好划船的路线,几人猫着身子,接着湖边大块的岩石的遮掩,到了湖边的木寨门处。小舢板在波浪中颠簸起伏着,傅山说声“上去”。顾允文几人使出轻功,悄无声息的落在小舢板上。小舢板起伏不定的摇晃了几下,顾允文用小玉的柳叶刀削断缆绳,傅山急于把船划出去。他一拿上船桨,呼喇喇呼喇喇的在小船两边猛然划了两下。平静的湖面上划水之声大作,小船如箭离弦般往外冲出。

    只听湖湾里有人大叫一声:“是谁?”傅山顾不得许多,又用力划了几下,小船在径直向东冲出。湖面上又有人大喝几声:“是谁?有人出岛了。”顾允文几人看湖湾边的灯火一盏盏的亮起来,那艘巡弋的小船驶出湖湾,船头几个人看着傅山几人的小舢板疾速驶出去。

    湖湾里骚动起来,傅山划着小船,消失在夜色里。

    顾允文几人回头看湖湾里不一会灯火通明,几艘大船驶出湖湾,却并不追赶傅山几人,湖湾里的人已经看不见那艘小船所在了。

    杜婵拍手叫“好玩”,小玉也起了玩性。她抓着顾允文的胳膊,看着湖湾里说道:“他们怎么不来追我们?”

    傅山一口气将小船划出三四里,湖湾已经消失在几人的视野中了,只能看见岸边点点萤火般的灯光。傅山让顾允文换自己划船,顾允文却不会划船。傅山看准不远处的一处渔船划去,小玉看着漫天的星光和静谧的湖面,却正是良辰美景奈何天的情怀,她紧紧的抱着顾允文的身子,仍凭水面上的寒风吹扬着自己的长发和衣衫。

    舢板划到渔船旁边,一个渔夫在甲板上伴着油灯守夜。他看黑夜里有人划船靠近自己,已经不安起来。傅山对那老年渔夫作揖说道:“船家大叔,我们黑夜里坐着船迷了航向,想劳烦大叔把我们送到对面岸上去。不知大叔可否应允?”那衣服扯扯滑落到肩上的衣服,茫然站起来。傅山不等那渔夫应答,已经跃上渔船。顾允文几人看那渔夫带着几分害怕的神色,明显不愿接纳,不过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纷纷跃上船家的渔船。

    傅山又陈恳的求那渔家送几人上岸,他从怀里取出一块五两的银子说道:“搅扰大叔,实在过意不去。我们在湖上游玩迷了航向,求大叔送我们上岸去。”船家看看银子,又看看顾允文几人,似乎不是什么恶人。他回头往船舱里叫道:“老伴儿,这里几个孩子要我送他们回岸上。”

    叫了两声,一个老妪披着衣服从船舱里出来了。顾允文几人站在船头,那渔夫骤然间不明所以,待稍缓过神来来,他知道顾允文几人是有事在身。他接过傅山手里的银子说道:“稍等,我收起渔网就送你们过去。”傅山几人向船家道谢。船家收起渔网,调过风帆,船向东而去。

    渔船驶出两个时辰,顾允文几人上了岸。

    几人在湖边等到天亮,向那些出去打渔的渔夫们一打听,这里已经是在苏州了。

    几人往苏州市走去,小玉有些怪气的问顾允文:“顾大哥,你的案子算是已经办完了吧?现在去哪里?”顾允文这时才想起自己的差事已经了毕。傅山说道:“我们得向苏州的锦衣卫分舵将查到的实情通告过去,苏州的分舵会回禀给京城那边。赤霞城不但和魏忠贤已经没有交通,而起眼下二老爷也在全力搜查魏忠贤,要给大老爷报仇。我们通告过去以后在苏州待命。看上面有什么安排?”顾允文也附和着说就是这样。小玉对顾允文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去一趟红叶谷,我想回去了。”顾允文也只随声附和着,小玉自己又说道:“这会子去不好,等到秋天了我们再去。那时满山的红叶才好看呢。”顾允文莫名的觉得小玉有些可怜,可是他没做详细分辨,也只是随口答应着。

    几人进入苏州城,苏州也正在张灯结彩的预备元宵佳节。苏州城本自繁华,这时恰遇佳节,街上更是熙熙攘攘、车如流水马如龙。一应街景,都洋溢着佳节间的喜气和新颖。顾允文几人沿街走下去,经过繁华的街市,杜婵和小玉又买了许多小玩意和零碎小吃。几人找了一家客栈投宿,傅山和杜鹏飞去向锦衣卫的分舵汇报赤霞城的事宜。

    小玉和杜婵拉上顾允文又去街上闲逛,待到傍晚时分,这座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古城,映照在五颜六色的花灯和烟花的光辉里,更加展现出它的繁华。小玉和杜婵像是过人生的第一个元宵节一样,色色物事都好奇、样样光景都留恋羡慕。小玉向顾允文要这样要那样的,只管买沿街小摊上的那些杂耍小吃。几人流连到深夜,街市上行人渐稀,这才回到客栈。

    顾鹏飞和傅山已经回来了,顾允文问道:“我们禀告清楚了,是不是就能回京城了?”傅山说道:“眼下暂时不能回京城,这边分舵的千户说我们暂时等等,看京师那边有何分派?是要我们还查赤霞城的意思。”小玉和杜婵相互比较新买来的物事,小玉在顾允文的肩上拍拍叫道:“顾大哥你看。”顾允文回头看见一个深红色绿头发的鬼怪面具,他吓得浑身一震。小玉摘下面具,和杜婵笑的直打迭。顾允文责备起小玉来,才闹着,忽听得屋顶的瓦片喀喀作响。顾允文几人忽然沉寂下来,屋顶也安静下来。小玉几人抬头一动不动的盯着屋顶,像是能用眼睛看见屋顶的声音似得。屋顶嗖嗖的掉落几缕灰尘,一片青瓦被轻轻移开,一束皎洁的月光从屋顶缺口处投射下来。顾允文几人屏气凝神的看着,屋瓦被取开的地方,赫然露出一对眼睛来。

    两下里都看见了对方,屋顶那双眼睛立刻移开,又盖上了瓦片。小玉觉得滑稽,噗嗤一声笑出来。杜鹏飞一手打开窗户,一手在窗口边缘一攀,身子借势往外甩了出去。只听得砰一声响,接着是有人惨叫一声。顾允文和傅山看屋顶交上手了,也先后从窗口跃出,学着杜鹏飞的样子在窗口借力,跃上屋顶。杜婵拉着小玉的手说道:“走,咱俩也去看看。”小玉和杜婵到屋顶上,只见傅山已经挡在三个人的去路上,杜鹏飞和顾允文都盯着那三人,弓背耸肩,蓄势待发。

    屋底下一个人痛楚的声唤着,杜鹏飞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干嘛追踪我们?”那三人都是黑布蒙面,看不清真面目。其中一人低声说道:“爪子太硬,我们先避一避再做计较。”皎洁明澈的月光里,那几人转着头四下里张望,已经是在寻找逃路。杜鹏飞看那几人不愿吐露自己的身份,他大吼一声,跃身一掌拍向中间出主意那人。那人看杜鹏飞一掌声势猛恶,他双掌一措,“嘿”的一声,双掌向上推出,接住杜鹏飞的一掌。杜鹏飞身子岿然落在屋顶,那人却跄踉着舞着双手往后退出好几步才站定。顾允文也想一看这几人的庐山真面目,他猱身而上,一掌往另一人的鬓间斜劈下去,另一手却从身底电出,去扯那人脸上的蒙面黑布。那人身手不凡,他仰头避过顾允文的一掌,一脚踢向顾允文的胸口。顾允文回手勾那人的脚踝,那人一脚又起。顾允文一手回撩,将那人的腿往上一抛。那人身子顺势往后仰倒过去,他一手在屋顶撑一下,几乎是凌空倒仰着身子,向顾允文面门双肩一口气疾踢数脚。顾允文双手翻飞,奋力将那人的招数化解掉。那人单手又在屋顶撑一下,双臂一振,身子借力站直。顾允文双掌往那人的头顶虚虚实实的劈下来,那人接了两招,却矮着身子从顾允文胯下钻过去。他五指成爪,径直抓向小玉的喉间。

    小玉和杜婵正在凝神看顾允文出招,杜婵给小玉说着那是本门的哪路掌法,忽然那人一只大鸟一般风声呼呼的扑向小玉。小玉自己不怕这人。她怕杜婵武功不济,被伤到了。小玉忙把杜婵往自己身后一拉,说声:“快躲开。”一手伸出中指戳向那人的眼睛。那人看小玉和杜婵两个娇怯怯的姑娘,眼见顾允文几人武功高强,一时逃不脱。他想拿了小玉来做要挟,以便全身而退。不想小玉出手凌厉,那人挥手格开小玉的一指。他矮身向小玉下盘扫了一腿,身后顾允文已经攻到。那人不敢恋战,身子往前一扑扑出去,在屋瓦上翻了两个跟头,逃窜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木叶起航〕〔史上最强狂帝〕〔辣手兵王〕〔最强神医〕〔毒戮天下〕〔盛世鲛妃〕〔为妃两世〕〔丫头,悔婚无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神秘总裁太给力〕〔我能看到成功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