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军工霸主〕〔七零辣媳妇:帝少〕〔重生之绝世帝君〕〔灵子狂潮〕〔血刃主宰〕〔我的老婆是白富美〕〔写手的古代体验手〕〔雷霆〕〔异界召唤之神豪无〕〔漫威世界的霍格沃〕〔明日传奇〕〔惊世凰妃:邪王,〕〔大侠给跪〕〔万界摸尸王〕〔仙宫〕〔还是地球人狠〕〔独家蜜宠,老公请〕〔甜蜜婚宠:少将大〕〔璀璨王牌〕〔重生回村里当巨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三十二章 青磷鬼火
    玉面狐怪啸一声,一爪往周全孝头顶抓过去。她招到半途,忽然收招后跃出去。周全孝接了玉面狐一掌,只觉五内翻腾,她看玉面狐接了自己用尽毕生修为的一掌,几乎不换气,行有余力一记狠招已然发出,内功之高,实属罕见。周全孝五内翻腾,眼见玉面狐招式狠辣,他强行运气,又往前猛推一掌。周全孝满拟玉面狐又会硬碰硬的接自己一掌,不想玉面狐招到中途,忽而退回去了。周全孝本来拼尽全力击出一掌,内力拿捏收发不似平常自如。这股猛恶的内力无处着力化解,却反冲过来,重重的冲荡周全孝的心脉。周全孝被自己的大力反冲,身子像被人抡了一把似得凌空转了一圈,一跤重重的摔在屋瓦上。

    大家看周全孝肥硕的身躯伏在屋瓦上一动不动,他在运气转气。稍过片刻,周全孝喷了一口鲜血,随即安然无恙的站起来。他向玉面狐作揖说道:“小可得见狐娘娘神通,实在毕生之幸。咱们就此别过了。”玉面狐淡淡的说道:“周大爷请便。”周全孝跃下屋子,甩着大袖扬长而去。那三个蒙面人下屋背了受伤的同伴,也去追赶周全孝。

    小玉看大敌退去,扶着顾允文向玉面狐喊道:“师父,顾大哥受伤了。”玉面狐过去捏住顾允文的手腕,给顾允文把把脉说道:“死不了,一点小伤。”杜鹏飞几人愕然看着玉面狐,傅山向玉面狐作揖鞠躬说道:“晚辈见过前辈。”玉面狐不理傅山,杜婵也向玉面狐见礼,玉面狐只是“嗯”的一声。随即说道:“你们回去吧,我和小玉有话要说。”杜鹏飞几人回到了客栈里,玉面狐问小玉道:“你们去西山岛了?”小玉忙解释道:“师父,我在京城时就被赤霞城的人盯上了,他们不是我们去西山岛招引来的。”玉面狐说道:“就是去西山岛招引来的又怎样?以后你们自己机灵点,你们查探他们,对他们一无所知。他们却将你们几人的底细查的一清二楚。”

    小玉说道:“师父我知道了。”小玉嘴皮子动动,欲言又止。玉面狐问道:“你要问魏忠贤的下落?”小玉点点头,玉面狐说道:“我也不知道,魏忠贤把国库的银子贪为己有,私藏起来了的消息在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现在江湖上的人都在找他。你们不要轻易暴漏行踪,那些人会替你们找出来的。”小玉说道:“谢师父。”

    玉面狐举起小玉的胳膊,撩起袖子,凑着月光看看。小玉手臂上的守宫砂在夜色里闪着淡淡的荧光。小玉而后发热,低下了头。玉面狐说道:“你们不要在呆在这里了,赤霞城的人还会来的。”小玉低头应了一声。玉面狐转身要走,小玉叫道:“师父,你帮顾大哥疗伤。”玉面狐“哼”的冷笑一声,过来说道:“解开他的衣衫。”小玉茫然“啊?”的一声,玉面狐不耐烦的自己扒开顾允文的胸口衣衫。她一手按在顾允文的胸口,教顾允文运气。

    顾允文直觉胸口像贴到一块冰块似得冰凉,他照着玉面狐的指点运了一遍气,又吐了一口淤血。玉面狐把一个小瓷瓶交给小玉说道:“这个服上每天服上一两粒,过几天就好了。这药很稀奇,你不要滥用。”她觉得显出这种吝啬有失自己的身份,有些自悔失言,转身就要离去。顾允文在后面说道:“多谢前辈。”玉面狐忽然语气有点柔和——不似和小玉说话时的干巴巴的说道:“罢了。”

    小玉扶着顾允文,看玉面狐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夜色里。

    小玉和顾允文回到客栈屋子里,顾允文脸色蜡黄,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小玉在旁边守着,傅山要杜婵和杜鹏飞收拾行装,几人就要离开客栈。

    小玉问道:“顾大哥,你觉得怎样?”

    顾允文摇摇头说道:“胸口有些疼痛,不碍事的。”小玉转身遮在顾允文的前面,解开顾允文的衣服。顾允文的胸口有些淡淡的淤青。小玉双手叠在顾允文的胸前,给顾允文揉着胸口。杜婵叫道:“小玉姐,你打点行装,我们快离开这里。”杜婵从未涉足过江湖,看了屋顶的厮杀,已经吓破了胆。小玉说道:“顾大哥有伤在身,走不动路,须得静养一会。我们明早再行离开吧?”傅山说道:“等到明天早上,我们恐怕就出不了苏州城了。”小玉彷徨无计,忽然想起玉面狐留给自己的丹药。她让杜婵倒了一杯茶,拿出两颗洁白晶莹如珍珠般的丹药,喂顾允文服下。傅山几人在屋外等候,小玉又帮顾允文运了一遍气。这丹药果然灵妙,顾允文服下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脸色依然转红润。小玉和杜婵急急忙忙收拾了行李,几人出了客栈。他们无暇去买马匹,从客栈掌柜那里买了一辆马车,连夜离开苏州城。

    出了北门,傅山说道:“我们不必急行,反正眼下我们都是被赤霞城的人盯上了,只要老爷手下的那几个人不来,他们暂时奈何我们不得。我们缓行到无锡以后在做计较。”小玉怕走的急了,又牵动顾允文的伤势,忙连声附和着说大家缓行。杜婵害怕,小玉要照顾顾允文,两人坐在马车里。傅山和杜鹏飞驾着马车,几人在月光中沿着大路投北往无锡而去。

    马车粼粼的想着,小玉让顾允文躺在自己的怀里,她手伸进顾允文的衣领里,给顾允文揉着胸口。顾允文在车内运气疗伤,运过两遍气,顾允文吐纳渐渐舒畅。顾允文坐起身来。杜婵神色慌张,小玉倒还镇定。她给顾允文喂了一颗丹药,杜婵说道:“大师哥,我们先回临清去吧?回去了让爹爹做主张,来这边料理这些事情。”顾允文摇头说道:“目下赤霞城对我们尚没有恶意,我们暂且去无锡避避。等朝廷的旨意下来了在做决定。”杜婵撩起车上的帘子去看外面,小玉问道:“我们出城有多远了?”杜婵呆呆的看着车外,看了半晌才紧张兮兮的说道:“小玉姐你看外面。”小玉看凑过去看车窗外面,不远处两朵小儿拳头大小的绿色火焰幽幽的闪耀着。小玉到不惊慌,她警惕的看着车外,前面杜鹏飞问道:“小婵,后面怎么了?”杜婵说道:“师哥你看车后面。”杜鹏飞在车座上站起来往后看去,离车七八丈的地方,两朵绿色的火焰跳跃闪耀的尾随着马车。杜婵惊慌的问小玉:“这是鬼火吗?”小玉神色凝重的看着那两朵火焰不说话。顾允文也凑过来看车外,傅山勒住马匹,马车停下来,那两朵火焰也随即停滞不动。杜婵害怕,一声惊叫出来。那两团绿色的鬼火停在原地,在风中幽幽的摆动着。杜鹏飞对傅山说道:“这是野外的鬼火,不足为惧的,我们走吧。”傅山驱赶马匹往前走去,那两团鬼火又跟着马车移动。杜婵尖叫一声:“啊,五师哥。”傅山又复停下来,那两团鬼火也听了下来,随风摇摆。

    小玉也有几分害怕起来,她一转头,顾允文几乎和她脸贴着脸的挤在马车窗口,也满脸惊异之色的看那鬼火。小玉笑着问顾允文:“顾大哥你害怕吗?”顾允文说道:“心里有点瘆的慌。”又把手伸进顾允文的胸口,笑道:“姑娘给你揉揉,不要害怕,有姑娘在。”顾允文无心取笑,他看着鬼火说道:“这过活有点不寻常,好像不是寻常的野外鬼火。”顾允文说话时温暖的气息一下一下吐在小玉的脸颊上,小玉心里像是又毛毛虫在爬动,一股暖融融的痒痒。小玉才要引逗的顾允文多数几句话,杜婵惊叫一声:“五师哥。”杜鹏飞对傅山说道:“你看好马车,我过去看看。”他又对杜婵说道:“小师妹别怕,有五师哥在。”杜鹏飞说着跳下马车,拿了宝剑,大步的往那两团鬼火走过去。

    杜婵几乎哭出来的喊道:“五师哥小心。”杜鹏飞走到鬼火边,那鬼火随之后退。杜鹏飞看着也只是平常鬼火,他转身往回走。杜婵又是大叫一声,杜鹏飞一把抽出长剑回转身,两团鬼火又复停下来。傅山叫道:“杜兄弟回来,那是你行走时身后的风带动鬼火,我们快些赶路。”杜鹏辉扭头看着鬼火,往马车走去。他一走动,那两团鬼火果然跟着他飘动过来。杜鹏飞艺高人胆大,不在理会鬼火,径回到马车中。

    杜婵吓得抱着小玉,话都不敢说一声。杜鹏飞说道:“小师妹没事了,这时寻常鬼火。不知道是哪家的冤魂,在这荒野游荡。我们走吧。”鬼火还荧荧的跟着马车,傅山看杜婵害怕至极,对杜婵说道:“杜姑娘你别害怕,这鬼火名曰鬼火,其实它不是什么鬼的冤魂。古人说腐草为萤,鬼火也是流萤之类的东西。是地下腐化的树根草叶之类的腐气上升,进而异变。它只不过是大一点的流萤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盛世鲛妃〕〔我有24颗定海神珠〕〔反派老公破产后[穿〕〔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大美女的至尊高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爱你,如灿烂烟花〕〔风雨歇马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