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欧陆之宰执海〕〔斗破之再世炎帝〕〔快穿:女配又苏又〕〔沙海驱妖〕〔超级女神护花系统〕〔时光不负微生凉〕〔我的红颜祸水〕〔东陵帝凰〕〔乱世枭雄〕〔独家盛宠:总裁的〕〔九转帝尊〕〔校花的极品仙医〕〔我是军团扛把子〕〔丑女当家之带着包〕〔伙计〕〔邪君的第一宠妃〕〔孕妻狠不乖:总裁〕〔我的皮肤强无敌〕〔极品职路高手〕〔文坛救世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三十三章 博物君子
    杜婵问道:“这时候哪里有什么流萤,傅兄弟你是在骗我。”她也跟着两位师兄,叫傅山傅兄弟。小玉打趣道:“你该叫傅大哥。”杜婵认真的辩解道:“傅兄弟和我又不是你和四师哥,怎么叫他傅大哥。”小玉听了,心下欢喜,脸上害羞,她扭头去看车窗外,不和小玉说话。顾允文说声:“这丫头。”说着咳嗽起来,小玉忙用手抚着顾允文胸口。傅山原来是一位饱读诗书之士,他引用《礼记》、《格物论》《古今注》等典籍,引经据典的给大家说起古人有关腐草化萤解说。傅山长篇大论,杜婵越听越有趣,对傅山的学识大为倾倒。傅山才说的神采飞扬间,忽然停下不说了。他使劲勒了两下马匹。马匹高声嘶鸣几声,车子左右颠簸。杜婵掀起帘子问道:“傅大哥,你怎么不说了?怎么了?”杜婵一看,又是一惊不小。前路上几个人打着火把,横着一字排开,挡在路中间。

    顾允文和小玉也在车内看到挡在前面的那几人,为首一个五短身材的消瘦老者打着火把往前走几步,笑道:“这位小兄弟博通古今,实在佩服。不过我这萤火却非同一般萤火,你若说得出我这萤火的来历,今晚算你们走运,老夫就不和几位为难了。”顾允文几人看那人眇了一目,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握着一条小儿手臂粗细的毒蛇,装扮甚是诡怪。毒蛇的尾巴搭在他的肩上,舌头在他手中昂起,嘶嘶的吐着信子。

    傅山看着几人来意不善,且妆扮古怪,说话也是操着蜀音。傅山抱拳向那老者说道:“晚辈太原傅山,敢请教前辈大名。”那老者咧嘴笑笑说道:“你说了老夫这萤火的来历,老夫就放你们过去。老夫的话你听不懂吗?还啰嗦什么?”

    傅山看这老者词气蛮横,方才在黑暗处听了自己的博辩,对自己心生敬意,才没有骤然向几人发难的。但这几人明着是冲傅山几人而来。傅山心想江湖上奇能高士甚多,能如此渡过一场不知胜负的打斗也是好的。他略一沉吟,说道:“荀子老先生说以一知万,普天下之萤火,无非腐草朽木所化,我看前辈这萤火也不外如是。只是前辈是以何术驾驭这萤火,为前辈所用的,这个恕晚辈孤陋寡闻,请前辈赐教一二。”

    老者摇头说道:“你小娃娃到不强以不知为知,普天下的萤火确实如你所说,我这萤火却另有来历。看来小娃娃们今晚在劫难逃了,可惜可惜,看着各个都是少年豪杰。”这老者词气蛮横傲慢,说道“这萤火“几个字是尤其将语气压重一下,看来他对自己的”这萤火“很是得意自负。

    傅山也实在看不出这萤火有何异常,老者看傅山满脸疑惑的还在辨认那萤火。他仰天哈哈一笑,叫了一声:“三娘,给他看看。”一个赤脚的低矮女子应声:“是,老大。”她一手手掌放在嘴边,一人把火把放在那三娘的手前一尺处。三娘朝着手心“噗”的吹了一口,一团绿火从火把的火光里“突”的窜出。三娘用手在绿火边划了几下,那团绿火像是粘在三娘的手上一般,跟着三娘的手来回舞动。幽幽的绿光煞是好看。

    那老者得意的笑着对傅山说道:“怎样?小兄弟,我这萤火虽然是雕虫小技,却也在小兄弟你的才识之外吧?”傅山抱拳说道:“这是用硫磺之类的东西燃烧而成,晚辈鄙陋,实在是生平第一回见。”老者又哈哈笑着说道:“现在你说出了这萤火的来历,却已经算不得了。”傅山毕竟博学多识,一看那叫三娘的女子吹出萤火,立刻看出萤火是烧着的硫磺。傅山和老者攀谈了几句,觉得老者词气虽然傲狠,但似乎还好说话。他见识了玉面狐和周全孝的武功,犹自心有余悸。瞧眼前这些奇人异士,想来各个也是身怀绝技。傅山和颜向老者说道:“晚辈等和前辈素不相识,想来没有和做下和前辈有过节之事。前辈是有何差遣,要晚辈等给前辈效劳之处。还请前辈示下。晚辈力所能及之处,定然愿为前辈稍尽绵力。”

    那老者说道:“好,果然快人快语,那老夫就不卖关子了。你们几人上西山岛,打听了魏忠贤藏的宝藏所在。我和你小娃娃说话投缘,你们说出宝藏所在,我放你们过去。”

    杜鹏飞看老者一副饶过几人的口气,早已按捺不住了,他也横道:“你是什么老妖物?什么宝藏,有种自己去西山岛打听。我们知道什么宝藏不宝藏?”那老者颇惊愕、不相信的用独眼看着杜鹏飞。他被杜鹏飞这样毫无畏惧的顶撞,有点面子上下不来,转而问傅山道:“这是……,哪家的公子?”傅山正以凛然的说道:“这是晚辈出生入死的一位好兄弟。”这老者回头笑着对身后的人说道:“老夫纵横江湖大半身,还没遇到过这样敢和老夫说话的人。有趣,这娃娃,真是有趣。”老者笑的不能自已。

    小玉在马车上朗声说道:“你们川南鬼门的这点区区小技,也就够拿出来吓吓我们这些初出江湖的晚生小辈,你毒鬼端人瑞什么来头?真一位我们不知道吗?”这独眼老者原来是川西鬼门的老大毒王,因行事歹毒诡异,在江湖上臭名昭著,江湖人士都叫毒王为毒鬼。小玉看傅山怕多惹事端,小心的和这江湖上的小角色周旋,礼数崇敬,故而故意说破这毒王的来历。杜婵问道:“小玉姐,你认识他们?”小玉手指压在杜婵的嘴唇上,“嘘”的让杜婵别说话。忽然那三娘喝声:“大胆小妞,敢直呼我们老大的名讳?”她显得怒不可遏的一掌向车上打过来。

    杜鹏飞也从马车上跃身而起,一掌迎向三娘。两掌相接,三娘经不住杜鹏飞凶猛的一掌,身子笔直的坠下,一跤摔倒地上。杜鹏飞借着三娘的一掌之力,倒跃回来,又跃回马车上。

    小玉和杜婵看这人如此不可一世,手下却经不住杜鹏飞一掌,都不约而同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鬼门的这几人都又惊又怒的看着杜鹏飞,杜鹏飞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毫不畏惧的对视着那几人。这时黑暗处又传来一阵“哈哈哈”的大笑声。这是嘲笑端人瑞方才吹得那等不可一世,手下却经不住杜鹏飞一掌。端人瑞看眼前这几个小生后背大有来头,不是轻易打发的了的。他惊怒交迸,向黑暗处怒喝道:“什么人?给老子滚出来。藏头漏尾,算什么英雄好汉?”

    只听那人也反口相讥道:“鄙人确实不算什么英雄好汉,倒也还有几分自知之明。不似端老鬼你这般厚颜无耻,半路上用这样的伎俩吓唬几个小娃娃,在这几个小娃娃面前充前辈高人。”这人每说一句话,声音就离车子更近一些。这几句话说完,已经飘然来到马车旁边了。顾允文看去,这人身着锦金色锦袍,大腹便便,肥头大耳,倒和沈宗周有几分相似。几人听这人说话中气充沛,看来又是一位冲着顾允文几人而来的江湖高人。

    顾允文几人都暗暗心惊,毋庸说,这人也是来打探魏忠贤宝藏的下落的,不知道附近还藏着多少这样的江湖异士。只听端人瑞对那人说道:“这等气势,我道是何方神圣驾到?原来是刘财神刘二爷。”那刘二爷随意一揖,笑道:“端兄,一向不见,你老兄还是宝刀不老、雄风依旧。”端人瑞也作揖说道:“刘二爷过奖了,谁似你刘二爷,坐拥着金山美姬,越活越年轻。老喽……”

    端人瑞说下去,这刘二爷已经不耐和他闲话,转身打量着顾允文几人。小玉低声对顾允文说道:“你能走动吗?我们下车出去。不要被困在车里。”顾允文点点头,三人拿着兵刃下了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我有24颗定海神珠〕〔反派老公破产后[穿〕〔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盛世鲛妃〕〔大美女的至尊高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爱你,如灿烂烟花〕〔风雨歇马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