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误惹大神:乖乖萌〕〔锦堂玉华〕〔我真是个富二代〕〔重生辣妻:席少,〕〔国产英雄〕〔隋末之大夏龙雀〕〔凰妃凶猛〕〔开海〕〔酒鬼醉天〕〔重生甜蜜蜜:总裁〕〔第一侯〕〔我是巨人〕〔极品朋友圈〕〔九星圣主〕〔重生南非当警察〕〔特种兵之至尊高手〕〔都市之我真的无敌〕〔重生特工小娇妻〕〔重生最强女神:帝〕〔斗罗之冰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三十七章 应邀上岛
    出了无锡城,到了湖边,却依然回到先前那个渔村附近。

    周全孝几人在湖边等待了一会,一个护卫拿出一只海螺做的号子,朝着湖面呜呜的吹了两下。不一会,湖面上也想起呜呜的号子回应声。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两艘明灯煌煌的大船缓缓驶过来。

    周全孝几人一言不发的站在湖边,沈峰和沈嵩看守着小玉和顾允文。沈玉芝站在不远处,朝着湖面上出神。小玉看顾允文,他连逃跑的想法都没有,攒着眉头,一会看看湖面,一会看看远处渔村里黄豆般的灯火,等的有些百无聊赖起来了。小玉对周全孝说道:“这位胖大叔,你放他走吧,人是我杀的,你抓我就行了。他和你们并没有怨仇。”周全孝依然是不回头的背朝着小玉说道:“擅闯西山岛就是大罪,回去领罪吧。看城主怎么发落。”顾允文悄声在小玉耳边说道:“我和你一起去,万一有意外,我可以照应你。”小玉听了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她在顾允文的额头上用力指了一手指头,抱住顾允文的腰。

    周全孝哈哈笑道:“这时还卿卿我我,真正算得上你侬我侬了。”

    顾允文和小玉又是一惊,这周全孝内力高深。顾允文这样小声说话都被他听到了。大船靠不了岸,两艘小船过来接八个护卫。

    周全孝说道:“公子、小姐,你们先上船。属下等押解他们就行了。”沈氏兄妹往船上走去,沈玉芝回头对周全孝说道:“周叔叔,不要让让手下为难了他俩。”这些护卫想来身份尊贵,沈玉芝以“叔父”辈称之。周全孝笑道:“在老爷没过目以前,属下还得看护他们的周全。小姐你安心上船去吧。”沈玉芝回头看看顾允文,顾允文怕小玉又生气,他转头不看沈玉芝,却往紧里抱了抱小玉。沈玉芝飘然上船去了。

    小玉看顾允文顾虑自己,她偎在顾允文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顾允文柔声安抚着小玉,周全孝说道:“两位,上船吧。”顾允文伸手擦去小玉脸上的泪水,湖面上的晚风还有些寒冷料峭。顾允文解下披风给小玉披上。他把小玉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抱起小玉往船上走去。

    两个护法紧紧跟在顾允文身后,其余几个护法也都上了小船。三艘小船往大船边驶去。沈玉芝随着两位兄长跃上了大船,她站在船头,回头看顾允文。顾允文也心有灵犀似得正去看沈玉芝。两人目光相对,顾允文忙又低下头避开沈玉芝的目光。沈玉芝站在船头,在晚风中看顾允文横抱着小玉往大船上纵身跃上去。

    小玉双臂搂着顾允文的脖子,头偎在顾允文的肩上,目不转睛的看着沈玉芝。顾允文放小玉下来,小玉还相依相偎的抱着顾允文的腰,不愿离开半步。顾允文给小玉整整衣服,又把小玉被风吹得凌乱的头发用手指梳理几下。小玉心头委屈还没消散,她看甲板上、晚风中的沈玉芝庄雅中别有一种雍容的风韵,不觉又起来嫉妒之心。沈玉芝遗世独立般站在甲板上,不时的回头看看顾允文和小玉。小玉故意装出说私话的样子,嘴贴在顾允文的耳边,悄声说道:“怎生给我师父或傅公子他们递个信儿才好。”顾允文摇头说道:“傅公子精明缜密,他看我们没回去,多半会猜到我们被抓上西山岛了。”小玉又悄声问道:“那沈姑娘怎么老是回头看你?——她多是喜欢上你了。”旁边的一个护法“咳咳”咳了两声。顾允文说道:“别胡说,人家是什么人?会看上我这个愣头小子。”

    小玉看顾允文袒护沈玉芝,心意更加不平。她眼中带着笑意的看着旁边那艘大船上的沈玉芝,笑着问顾允文:“那么就是你喜欢上她了。”顾允文又说一声:“哪有的事?”小玉笑吟吟的问道:“那你喜欢我还是喜欢她?”顾允文踟蹰着颇难措辞,小玉讪讪的笑着。顾允文心想:“此番一去西山岛,两人前途未卜。小玉这等问她,半是玩笑,半是试探。此时不说,以后未必再有这样说私话的机会。”顾允文悄声在小玉耳边说道:“好吧,我喜欢你。”小玉努努嘴,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她看沈玉芝又要回头看顾允文,踮着脚在顾允文的脸颊上亲亲。沈玉芝大家闺秀,看见这等事不免心下发慌、胸中小鹿突突乱跳。小玉一直看着沈玉芝,沈玉芝知道小玉和顾允文在谈论自己。只听周全孝说道:“两位的梯己话说完了吗?说完了咱们上路。——去西山岛。”

    小玉笑道:“胖叔叔我们说完了,这就走吧。”

    周全孝说声:“好嘞,伙计们,起锚扬帆,咱们上路了。”

    船夫应着相互吆喝几声,两只大船开始缓缓开动起来。

    小玉心头沉重,不知道上了西山岛以后沈宗周会怎样处罚自己。自己在沈府也杀了几个人,多半是不能幸免的。小玉拉着顾允文,在甲板上的一个木墩上坐下,小玉笑道:“这番好了,成了赤霞城的贵宾了。人家这等兴师动众的来邀请咱俩。”顾允文却不那么绝望,他说道:“先过去,没准城主他老人家看你这等娇媚可爱,一高兴真大鱼大肉招待起咱俩也未可知。”小玉叹口气说道:“大哥哥你再说梦话了,真那样,人家就不来请咱俩了。”顾允文笑道:“如此说,咱俩就骈首就诛了?”小玉笑道:“你知道骈首是什么意思吗?那些私底下有私情的男女就叫骈首。”顾允文笑道:“我俩可是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骈首。”小玉在顾允文胳膊上打一下说道:“骈首不是好话。”顾允文伸手在头上搔搔。

    沈玉芝看小玉和顾允文脸贴着脸说私话,自己进入船舱里了。

    过一会,沈玉芝的婢女提着一个蓝盒,衣带飘飘的跃到这边大船上来。婢女款步走到顾允文和小玉面前,拜下万福去,说道:“姑娘说船上风大,夜里寒冷。特意嘱咐奴婢给二位送过一些薄酒来,两位喝点酒暖暖身子。”小玉笑着说道:“回去告诉你家姑娘,我在大哥的怀里暖的很,一点也冷。酒你们拿回去自己享用吧。”女婢听了也不多说,转身就要离开。顾允文说道:“多谢你家姑娘盛意,蓝盒放下吧,有劳这位小姐姐了。”那婢女转身把蓝盒放在顾允文面前,自己走了。

    小玉嗔顾允文道:“你才怎么说的?这么快就留下她们的馈赠。你自己喝,我一点也不喝她们的酒。”小玉使性子扭过头去,顾允文说道:“人家盛意送过酒菜来,这样又送回去,岂非太不近人情?”小玉扭扭身子说道:“我不要喝她们的酒,你自己慢慢享用吧。”顾允文打开蓝盒,上层是几样精致糕点。中间是几样小菜,下层一个青瓷瓶里装着桂花酒,瓷瓶边是两个酒盅。

    顾允文自己取了一块糕点尝尝,小玉背转身子不理顾允文。顾允文说道:“万一上了西山岛以后咱俩被禁闭起来,难道你还不用岛上的酒菜等物?你看,这些点心怕都是沈姑娘自己用的,平常人恐怕还得不到。”顾允文说着把自己咬过的一块点心往小玉嘴里放去,小玉转着眼睛一想,倒也是这样。她咬着嘴唇笑着转过身子说道:“对,不用白不用,咱们是朝不保夕的人,有这一天的受用,且受用他一天。”

    顾允文说道:“所以嘛,来先尝尝沈姑娘的好酒。”顾允文给小玉斟了一杯,小玉向顾允文一拜,接过酒杯。小玉喝了一口,点头称赞道:“酒倒是好酒。”

    晚上真个寒风料峭起来,小玉和顾允文回到船舱里。几个护法都一丝不苟的在船舱内坐着,俨然雕像一般。小玉坐在船舱中席子上,爬在顾允文怀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小玉醒过来时已经是天色大亮了,顾允文一夜不敢睡去,守护者小玉。两人出来到甲板上,湖面上鸥鸟翱翔,天蓝水碧,一派丹青画般清淡澄澈的风光。远处的朝阳里,赤霞城金顶大殿屋顶的金光熠熠闪着金光。

    小玉伸个懒腰叹道:“这里风景真美。比我们那红叶谷还要清秀。”顾允文说道:“我们就要到西山岛了。”小玉蹙着眉头,两只小手遮在眉前,看远处的西山岛。沈玉芝也站在旁边大船的甲板上,临风畅怀。顾允文走到甲板边缘,向沈玉芝作揖道:“沈姑娘你也这么早就醒来了?多谢姑娘昨晚惠赐肴馔美酒。”沈玉芝微微一笑说道:“公子多礼了,酒菜还合公子胃口吗?”

    顾允文说道:“美酒佳肴,夫复何求?”

    沈玉芝深邃的大眼睛盯着顾允文,雍容端庄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沈玉芝说道:“还有软玉在怀,公子亦可谓福分不浅。”顾允文看沈玉芝和自己毫无违碍的应答着,他顾虑渐消,笑道:“可惜彩云易散、玻璃易碎,马上就要到贵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木叶起航〕〔史上最强狂帝〕〔辣手兵王〕〔最强神医〕〔毒戮天下〕〔盛世鲛妃〕〔为妃两世〕〔丫头,悔婚无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神秘总裁太给力〕〔我能看到成功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