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通灵系统〕〔空间农女:将军赖〕〔都市之杀神小子〕〔海贼之幻兽银龙〕〔灵气通天〕〔美利坚仓储捡漏王〕〔盖世小村医〕〔你若挂了,便是晴〕〔娇女种田:山里汉〕〔妖孽警探〕〔盛世茶都〕〔小农民修真〕〔帝师〕〔乱晋我为王〕〔致命红印女郎〕〔黎明何处〕〔华娱之白金年代〕〔江山如此多姿〕〔重生小娇妻:寒少〕〔至道学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三十九章 顾允文负伤
    小玉知道魏忠贤不是这七位护法的对手,她和沈峰又非亲非故的,不受魏忠贤要挟,自然不会去冒奇险。小玉不服的神态,仰着头问道:“老妖物你要我做什么?”魏忠贤作势又在沈峰头顶虚按着一拧,小玉看着好笑。笑着说道:“你要把他的头拧下来,和我当球去踢着玩吗?我不会蹴鞠的。”沈峰大惊呼叫。周全孝向小玉作揖请求道:“请姑娘上前两步。”他给小玉使眼色,意思是自己会保护小玉的。其余几个护法防备着魏忠贤,也都说道:“请姑娘上前两步。”小玉不愿上前,她看看周全孝,问道:“我上前两步,你回去得放了我和顾大哥。”

    周全孝微一沉吟,说道:“这个得请城主定夺,我做不了主。”小玉“哼”的一声,扭头不理周全孝。沈玉芝看事急,强撑着浑身骨骼散架一般的疼痛,手捂着胸口上前求小玉道:“小玉姑娘,求你往前走两步。”小玉不知道魏忠贤要自己做什么,但是看沈玉芝这样低三下四的来求自己,她心中忽然一股说不出的得意。小玉说道:“走两步有什么大不了的,也值得这样。”小玉往前走了两步,顾允文忙过来护在小玉身边。小玉看顾允文脸色慌张,对自己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她心花怒放,说道:“再走两步也这样。”说着又往前走了两步,护法们忌惮魏忠贤武功高强,竟而担心起小玉来,也不禁往前动了一下。魏忠贤警告的眼光朝几个护法扫了一圈,他回头看一眼身后的小船。魏忠贤喊声:“接住了。”他把沈峰从自己头顶往后抛出去。以维护法喊声:“姑娘小心。”小玉机灵,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身子几乎缩成一团的往外闪出。顾允文见机形势均不如这几位护法之快,却知道魏忠贤是来拿小玉的。他下意识的双掌退出去,身子斜斜的纵出,想挡在小玉面前。顾允文闷叫一声,身子往后激射而出,重重的摔在甲板上。

    小玉也尖叫了一声,跑向甲板上的顾允文。几位护法站在船头,看着魏忠贤慢条斯理的用一条布带将沈峰在小舟里五花大绑起来。周全孝在船头喝问道:“老妖物,你挟持我家公子,意欲何为?”魏忠贤站在船头说道:“你回去告诉沈宗周,他自然明白。让他权衡轻重后在行事。”周全孝几人无法抢攻小船,只在船头焦急无策。魏忠贤守在小船上,小船在大船前面打了一个转,绕过大船,往北驶去。

    小玉扶起晕倒在甲板上的顾允文,顾允文嘴唇发紫,双目紧闭,脸色涨的紫青。小玉叫声“顾大哥”,哭出声来。沈玉芝也着慌顾允文,她看小玉抱着顾允文,摸着顾允文的脸,只饮泣失声的叫“顾大哥”,自己反倒插不下手去。周全孝几人还站在船头看着远去的魏忠贤。沈玉芝叫道:“周叔叔,你们过来看看顾少侠。”

    周全孝几人闻声过来,两个人去看那晕倒的护法,那护法已经转醒过来。周全孝过来探探顾允文的鼻息,顾允文呼吸微弱。他又举起顾允文的手臂,探探顾允文的脉搏,脉搏凌乱。周全孝叹一口长气,锁着眉头一言不发。

    小玉拍着顾允文的脸,只失声叫“顾大哥”。周全孝说道:“七弟和五帝在甲板上守着,我们去船舱。”他说着俯身抱起顾允文,往船舱里走去。其余几人抬着李全忠,也进入船舱中。

    周全孝几人进入船舱中,周全孝将顾允文放在床上。余下两个护法将李全忠放在席子上。周全孝又探探顾允文的鼻息,气息较方才反倒通畅了一些。周全孝看顾允文脸色紫青,冷冰冰的犹如罩着一层寒霜。沈玉芝问道:“周叔叔,顾公子怎样?”周全孝看着摇摇头说道:“这是魏忠贤的阴阳和合手,这武功在江湖上失传多年,尽然又重现江湖。”小玉听了,站在顾允文身边,愣愣的看着顾允文,半晌不能做声。沈玉芝也颇着急的说道:“周叔叔你们救救他。”周全孝说道:“还好魏忠贤是来抢这位姑娘的,仓促间打了一掌,没能用上全力。”小玉回想方才情景,她一听到后面有人急叫“姑娘小心“,她都没看见魏忠贤出手,自己已经跃出去。待到她记起顾允文在自己身边,看过去时顾允文的身子已经往外飞出去了。小玉暗悔自己和沈玉芝较意气,却累的保护自己的顾允文受重伤。小玉坐在床边发呆,周全孝解开顾允文的上身衣服。顾允文的左肩上一个很深的淡红色掌印,沈玉芝欲待转过头去不看,却又着急顾允文的伤势。小玉无所顾忌,她把手掌贴在顾允文的胸口,顾允文的心跳时而微弱、时而疾速剧烈。

    小玉看着嘴唇发紫的顾允文,一筹莫展。周全孝对几个兄弟说道:“这掌力含有剧毒,咱们哥儿几个先将这少年体内的毒素用内功逼出来。若能逼出五六分,他就算有一线生机。能不能起死回生,就看他的造化了。”

    顾允文怎么说也是因为沈峰而受伤,这几个护法也都心怀感激。听周全孝这么说,他们立刻就要施救周全孝说道:“城主的武功纯是阳刚一路的,城主若肯出手,这少年十有八九时能保全的。我们眼下先将他体内的阴毒逼出来,别让他在重伤之余又中毒。这可就棘手的很了。”周全孝吩咐道:“我和老二老三先将他经脉打通,老五和其余几位兄弟在帮他清楚毒素。”那几个护法同声应着,这周全孝却是这八位护法里的老大统领,其余几位护法都是听命于周全孝的。周全孝一面吩咐大船疾速行驶,以便早些将沈峰被劫之事回禀给沈宗周。周全孝和老二刘全义、老三储全福坐在船上席子上,闭目运了一回气。周全孝吩咐小玉扶起顾允文,盘腿坐在床上。周全孝在顾允文身后,双掌抵在顾允文的后背上,刘全义和储全福一人手掌抵在顾允文的左肩上,一手抵在顾允文的右肩上,三人开始给顾允文运功疗伤。

    小玉和沈玉芝站在旁边,小玉看沈玉芝脸上泛着红晕,禁不住好奇的看着顾允文的上身裸体。若在平时,小玉已经过去和顾允文亲昵一番了。小玉盘算着,听周全孝的说法,顾允文的伤势只有沈宗周能治好。但看西山岛岛规如此森严,想来那沈宗周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大慈大悲之人,不会轻易出手施救。小玉心想,大概只有顾允文娶了沈玉芝,做沈家的女婿,这沈宗周才会发慈悲救顾允文。顾允文形势危急,小玉却隐隐觉得顾允文不会有什么大碍,能渡过此劫。小玉心绪不甚慌乱,沈玉芝却带着几分焦灼羞涩的看着顾允文。小玉想到顾允文平素言行举止颇有几分严正道学气,这自然是受了他师父杜秉中的影响。想想这沈玉芝平素也是颇为肃穆的样子,不苟言笑。小玉黯然伤神,心想姻缘天定,这顾允文和沈玉芝没准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自己不过是插科打诨的而已。

    小玉看着垂头昏迷的顾允文,心里胡思乱想,转着各种心思。过了半个时辰,顾允文身上腾起丝丝热气,周全孝几人更是额头出汗,头顶像蒸笼一般白气腾腾。顾允文噗嗤一声,吐出几块紫黑色的淤血块,转醒过来。

    周全孝说声:“总算好了。”几人收功站起来,都显得疲惫不堪。小玉心头一亮,忙跑过去扶住顾允文说道:“顾大哥你醒了?”顾允文虚弱的抬起头,看看船舱四处,才要说话,只觉胸口剧痛。顾允文不禁“哎呦”一声叫出声来。沈玉芝颇见关切的问道:“顾少侠你觉得怎样?”顾允文看是沈玉芝,声音微弱的强笑笑说:“不碍事,没什么大碍。”周全孝在一边洗手,转头说道:“这算是踏进鬼门关的那只脚又收了回来,我们稍歇一下,给四弟疗伤。五弟你们进来吧。”他又问李全忠道:“老四伤势怎样?”李全忠笑道:“比这位老弟好多了,简直相形见绌。”几个护法干巴巴的一笑,舱外的几个护法也进入舱内,一个护法说道:“岛上来接应的船只过来了。”周全孝说道:“都死伤枕藉、大敌退却了,他们来做什么?”他又吩咐老三储全福说道:“三地去舱外看护着,其余几位兄弟给顾少侠打通经脉,我看看老四。”

    周全孝教几个兄弟,用打穴法打通顾允文的经脉。他先看看刘全义的伤势,刘全义内功深厚,却受伤不重。周全孝搬了一把椅子,坐在舱壁边,小玉几人也腾出船舱中的空地。这四名护法每人专顾顾允文的两条经脉,周全孝说声:“开始吧。”四名护法,两人捏住顾允文的肩膀,两人握住顾允文的脚踝,齐声喝一声:“起”,顾允文像被五马分尸一般,身子腾空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木叶起航〕〔史上最强狂帝〕〔辣手兵王〕〔最强神医〕〔毒戮天下〕〔盛世鲛妃〕〔为妃两世〕〔丫头,悔婚无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神秘总裁太给力〕〔我能看到成功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