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种作战:幽灵部〕〔穿越星际:妻荣夫〕〔鉴宝风水师〕〔漫威之不死者之王〕〔总裁老婆很傲娇〕〔三国纵横之凉州辞〕〔女主黑化:男神,〕〔快穿:吾儿莫方〕〔重生零零:娇妻太〕〔网游之金刚不坏〕〔重生之废材崛起之〕〔天道罚恶令〕〔修仙之生存手册〕〔绝宠暖妻:寒少,〕〔前方高能:大BOSS〕〔青袂传〕〔学霸女神很高能〕〔美女赢家〕〔花都小保安〕〔神帝诊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四十章 赤霞老人
    周全孝说道:“督脉点神道、名门,任脉点天突、气海。”两个专攻任督二脉的护法出手如电,点了周全孝说的这四处穴位。周全孝又说:“冲脉中注、四满,阳维哑门肩井。”另外两个护法手法各异,打了顾允文这四处血脉。周全孝说着,那四名护法突突的应声出手。顾允文在那四人手中,时而仰面朝天、时而俯身向地,在四名护法的手中团团旋转着。顾允文全身气血乱冲乱撞,如欲炸裂一般。他难受之极,强忍着不叫出声。

    四名护法认穴出手奇准,没有半毫的差池。又是半个时辰过去,顾允文身上八脉穴位都被四名护法一处不漏的点了一边。到了收手时,一位护法一转顾允文的身子,把顾允文抱在怀里。四名护法像是激战过一场似得,都嘶嘶喘着大气。顾允文额头上汗如雨下。那个抱着顾允文的护法把顾允文放在床上,小玉看顾允文火红的脸颊慢慢的又变得青紫。四名护法站在船舱里,相互看着,不满的摇头叹息。

    小玉看顾允文神情委顿,强忍住浑身的难受不叫出声来。沈玉芝问道:“周叔叔,他伤势怎样?”一个护法摇头说道:“这老妖物不知练得什么邪门武功,眼下虽然保住了顾公子,却也是凶多吉少。我们上岛再说。”小玉脸贴着顾允文的额头和脸颊,顾允文额头滚烫,顾允文却浑身冷的牙齿打颤。小玉初时被皇宫内那太监打伤,也是这等外冷内热的。顾允文甚至清醒,他嘴皮在动着向小玉说了几句什么。小玉听不清楚,把耳朵贴在顾允文的嘴边,顾允文气息微弱的说道:“给几位护法道谢。”他几乎连这几个字说全的力气都没有了。小玉心下对几个护法感激,走到几个护法面前,盈盈拜一万福,又向周全孝特意一拜。几位护法也勉强笑着说:“姑娘不必如此,公子的伤势才算是十分好了一分。”小玉到顾允文身边,顾允文又颤着牙齿说什么,周全孝内功高超精纯,他却听得清楚,说道:“少侠说害冷,让姑娘给他穿上衣服。”沈玉芝在旁边看着,也有些不忍,过来给小玉帮忙。小玉少女心性,这档子里,还戏弄沈玉芝。她故意把顾允文的内衫给沈玉芝,让她给顾允文穿上内衫。沈玉芝小心不让自己的手碰到顾允文的肌肤,给顾允文穿衣服。偶尔手碰到顾允文的肌肤了,手像是被烫到一般赶紧缩回去。

    小玉不做声,他给顾允文穿好衣服。顾允文浑身打颤,那边的李全忠说道:“我身上也害冷,只是没这般严重。”

    几人在船舱里忙着,外面前来接应的船只已经和大船会和了。这时已经快到西山岛了。

    沈玉芝看小玉用手给顾允文脸上身上搓着取暖,顾允文说什么小玉就把耳朵贴在顾允文的嘴边,仔细的辩听。沈玉芝在旁边站着,似乎懵懵懂懂的体会到一种自己从来没见过、明日听说过,甚至不知道这世间存在的一种男女之情。她眨着两只大眼睛,看着顾允文和小玉,小玉偶尔记起沈玉芝,回头看一眼沈玉芝。

    前来接应的西山岛船只要去追赶魏忠贤,周全孝出去制止住那些船只。一个高手的护法背着顾允文,一行人上了西山岛。

    大家来到金顶大殿中,沈宗周身着天青色布衫,和他的小妾在大院中不安的踱步,一见周全孝几人进入大院,沈宗周先问道:“湖面上不平静吗?”周全孝和沈氏兄妹上前向沈宗周见礼,沈宗周的那个小妾先问道:“二公子呢?没和你们一起回来吗?”周全孝脸现难堪之色,颇难启齿的说道:“老爷,二公子被人劫走了。”沈宗周一惊,问道:“怎么回事?”他的小妾先大惊小怪的叫起来:“哎呦,这里还有这几人受伤。”周全孝看看众人,沈宗周知道事有蹊跷,不便当着大家说。他说道:“几位兄弟们辛苦了,都下去吧。几位护法和我进去。”大家说着进入金顶大殿中。

    那个高瘦的护法将顾允文放下来,沈宗周着急沈峰,先不理会小玉和顾允文,问沈峰的消息。周全孝说道:“我们几人将这位顾公子和小玉姑娘请上船。早上已经快到西山岛了。魏忠贤和一个随从驾着一艘小船,追上我们。老四被魏忠贤打伤,二公子正在给老四疗伤,我们一个疏忽,二公子就被魏忠贤劫走了。这位公子为了保护二公子,也被魏忠贤打伤,命在垂危。”

    沈宗周问道:“只是劫走了?可没伤到峰儿?”

    周全孝说道:“魏忠贤节奏二公子是为了要挟老爷,目下还不会加害于二公子。”沈宗周沉吟片刻,说道:“魏忠贤可曾说了什么?”周全孝又将经过详述一遍,又将几人给顾允文疗伤之事略略说说。沈宗周说道:“这老而不死的老妖物,在朝廷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眼下又闹到我赤霞城这里了。我这里早上也起了一点风浪,凤儿挂了点彩。”凤儿是沈宗周的这个小妾,名叫田金凤。周全孝问端的,却是玉面狐趁着沈宗周和田金凤才在熟睡之际,径直闯入沈宗周的屋里。这田氏身上被玉面狐抓伤。

    沈宗周问道:“刘兄弟怎样?伤的重吗?”

    刘全义笑道:“和那老妖物对了一掌,受了点小伤。倒是这位小兄弟,伤势严重,命在旦夕。”沈宗周听了,这才去看顾允文。顾允文脸色紫青、牙齿打颤。他想给沈宗周行礼,却没有力气。沈玉芝就要出口求沈宗周救顾允文,沈宗周摸摸顾允文项间的脉搏。他脸色微变,周全孝忙取开顾允文的衣服,露出顾允文肩上的掌印给沈宗周看。沈宗周脸色大为诧异,他把自己的肥厚的手掌按在顾允文肩上的掌印中,不禁惊讶的叫出声来:“阴阳和合手。”

    沈宗周张着小嘴,怔在当地,半晌作声不得。沈玉芝问道:“爹,他伤势怎样?有得救吗?”沈宗周摇摇手,示意别打搅他。沈宗周怔了一会,周全孝才说道:“老爷,正是阴阳和合手。”

    沈宗周又看看顾允文,顾允文伤势严重。棱角分明的眼鼻眉毛,为了忍受剧痛而被扭曲的曲线,颇让顾允文有些失体面。沈玉芝又说道:“爹爹你救救他吧?”沈宗周听女儿以“他”称呼顾允文,有些意外的看一眼女儿。小玉在顾允文身边片刻不离,沈宗周问道:“这个姑娘就是杀害大老爷一府上下七十条人命的那姑娘?”周全孝说道:“人多是她师父杀的,这姑娘为了救二公子,往魏忠贤身边走了几步。这位公子为了护着这姑娘,才被魏忠贤打伤的。”

    沈玉芝又出手向沈宗周求情,沈宗周犹豫着救不救。小玉往前向沈宗周下拜说道:“事情是小女子一人所为,这位公子对这些事一无所知。求城主发发慈悲,救他一命。小女子的罪过血债血偿,一人担当。”沈宗周对沈玉芝说道:“爹爹要救这位公子,须得将本派内功传授心法传授与他,此事非同小可。不然人命关天,我岂有袖手旁观之理?”沈玉芝低头不言语。

    大家看沈宗周决意不救顾允文,小玉这时才意识到顾允文命在垂危。小玉过去趴在顾允文的胸口,哀哀的哭泣起来。

    沈玉芝眼睛里泪花打转,又求沈宗周。田氏妇人心肠,又看顾允文长得英俊,这时也求起沈宗周来。沈宗周烦躁起来,说道:“几位护法每天轮流给他输真气,散去他体内的寒毒。我看他内力修为也颇深,十天半个月以后他的内伤可有好转。不过受了那老妖物的一掌,以后他不能在练武,是个废人了。”沈宗周说着转身离开,边往外走,边说道:“把他俩关起来看住,以后在发落。”沈玉芝叫道:“爹爹,他是为了救二哥受的伤。”沈宗周往外走着说道:“不然他俩已经扔在绝命崖下喂鱼去了。”意思是自己正是看着这一点上,才暂缓对顾允文和小玉的处罚的。

    护法们不敢怠慢,只得去背顾允文。小玉趴在顾允文身上,不让护法们碰顾允文。护法们看着小玉哭了一会,强行拉开小玉,抱起顾允文。小玉跟着几个护法,出了金顶大殿。沈宗周一个人站在院墙边的一颗银杏树下,抬头向天思忖着什么。小玉想过去在求求沈宗周,周全孝说道:“姑娘走吧,别打扰了老爷。”几人出了金顶大殿的院子,穿过两条小巷,又进入一座和民居相仿的小庭院里。庭院里金色的柳枝在微风中飘舞着,几株果树鲜花怒放。小玉和顾允文被安置在东首的一间屋子里。

    周全孝又探探顾允文的脉搏,他和两个护法帮顾允文运了一回气,沈宗周差人来叫几位护法过去议事。屋子里只剩下小玉和顾允文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木叶起航〕〔史上最强狂帝〕〔辣手兵王〕〔最强神医〕〔毒戮天下〕〔盛世鲛妃〕〔为妃两世〕〔丫头,悔婚无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神秘总裁太给力〕〔我能看到成功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