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欧陆之宰执海〕〔斗破之再世炎帝〕〔快穿:女配又苏又〕〔沙海驱妖〕〔超级女神护花系统〕〔时光不负微生凉〕〔我的红颜祸水〕〔东陵帝凰〕〔乱世枭雄〕〔独家盛宠:总裁的〕〔九转帝尊〕〔校花的极品仙医〕〔我是军团扛把子〕〔丑女当家之带着包〕〔伙计〕〔邪君的第一宠妃〕〔孕妻狠不乖:总裁〕〔我的皮肤强无敌〕〔极品职路高手〕〔文坛救世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四十一章 声声慢
    顾允文看身边没人,他禁不住浑身的难受疼痛,不禁呻吟起来。小玉在顾允文身边一筹莫展。她在床榻上抱着顾允文,自己哭了一会。顾允文毕竟男子汉要强,不好在小玉面前太过失态。他强忍着好似要将他撕碎似得疼痛。小玉问道:“顾大哥你觉得怎样?”顾允文说道:“就是冷得很。”屋子里久没人住,也有些阴冷。小玉看屋内摆着一张竹榻,她将竹榻抬到院子里阳光下,抱着顾允文到院子里。

    这是正午时分,明媚的春光照在顾允文的身上。顾允文依然是身处冰窟里一般,只觉得阳光太淡太弱。小玉只有抱着顾允文哭泣。她看见顾允文,欢喜时想吻顾允文。这时无助伤心,她又是想吻顾允文。小玉坐在竹榻旁,抱着顾允文,低头吻起顾允文来。触到顾允文的嘴唇,如含住冰块了一般。顾允文想说说宽慰小玉的话,却难受的半句也说不出来。

    小玉吻一会顾允文,又把脸颊贴在顾允文的脸上,给他取暖。顾允文强笑道:“不要在哭了,像你师父说的,一点小伤,死不了人。”小玉用手背抹抹脸上的眼泪,她把手探进顾允文的衣领里,顾允文身上着手处如摸到冰块一般。小玉平素未经过大事,这时才意识到顾允文伤的有多重。她到这时,心里才慌乱起来。小玉哭道:“我只顾自己逃开,却把你忘在一边。”小玉哭的伤心起来,不禁抱着顾允文大哭起来。

    小玉才哭着,顾允文想安慰小玉也无从安慰起,正无措间,沈玉芝带着一个丫鬟推门进来了。顾允文说道:“小玉,沈姑娘来看我们了。”小玉泪眼模糊的坐起来,沈玉芝款步走来。顾允文忘了重伤在身,要起身去迎沈玉芝。他低声叫一声,躺倒在竹榻上。沈玉芝走到顾允文身边,她问小玉道:“小玉姑娘,顾少侠好些了吗?”小玉忙擦了眼泪,只说声:“多谢沈姑娘关心。”

    顾允文也给沈玉芝道谢,沈玉芝从丫鬟端着的盘子里拿过一个小瓷瓶。她从瓶子里到处两粒殷红的丹药,把瓷瓶给了小玉,说道:“这是爹爹的疗伤神药,少侠你服一些,或许能有微效也未可知。瓷瓶小玉姑娘收着,每天给顾少侠喂上两粒。”小玉又道谢,沈玉芝一手扶在顾允文的脑后,自己把丹药喂给顾允文,又从盘子里拿过水,给顾允文喂了两口。顾允文服下丹药,沈玉芝有些惭愧的站在顾允文身边,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连说好几遍“小玉姑娘和顾少侠救我二哥。”顾允文强笑道:“又没救出来,真是损了夫人又折兵,姑娘不必如此。”沈玉芝站在竹榻边,自己玩弄了一会衣带,又对顾允文说道:“爹爹说多谢顾少侠舍命救我二哥。爹说本派心法不能轻易外传,但他会照料顾少侠的。”顾允文强笑道:“姑娘代我谢过令尊好意,小小伤势,料来无大碍。”沈玉芝看顾允文脸上脖子上都是小玉的泪痕。她取出锦帕,俯身将顾允文脸上的泪痕擦干净了,自己回头悄然离去。

    顾允文实在支撑不住,躺在竹榻上,又呻吟起来。

    小玉想到自己负伤,玉面狐知道怎样救治自己的伤势。魏忠贤的武功和那太监是一路的,没准玉面狐能救顾允文。小玉想到此处,似乎暗夜里行走的人看见了一缕光亮。她先想到的怎样逃离这里,再去找玉面狐。小玉摸摸顾允文的脸,她起身在院子里四处查看一遍,又跃上院墙看时,院子四周已经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被西山岛的人包围起来了。

    小玉回到顾允文身边,暗自盘算脱身之策。这时沈玉芝的丫鬟又过来了,送来了一些精致的肴馔和一坛茉莉酒。小玉接过蓝盒,转着眼睛,想着自己将这个丫鬟制住了,换下她的衣装,抱着顾允文逃出去。小玉怕这丫鬟就要离开,她先拿闲话盘窝住这丫鬟,自己过去又试着抱抱顾允文。顾允文身子甚是沉重,小玉估摸着未必能抱着他跑到湖湾的船只处。万一流落在外面,又逃不出去,两人处境反而更糟。小玉看顾允文伤势沉重,决定放手一搏,总比在这等等下去为好。小玉起身笑着对丫鬟说道:“这些菜肴我们用不完的,嗮在太阳底下不一会就酸腐了,姐姐帮我拿进屋里去。”丫鬟不多言语,提着蓝盒,遵命往屋内走去。小玉才警觉的看看门口,跟在丫鬟身后。顾允文叫声:“小玉回来。”小玉回头看时顾允文艰难的在竹榻上歪着头,自己转的心思他都看的一清二楚。小玉叹口气坐到顾允文身边,说道:”好,你顾虑着你的沈大姑娘,咱俩就在这里干等下去。”顾允文说道:“这岛主的神药果然非同一般,我服了两粒,身上疼痛大减。”小玉冷笑道:“怕是沈姑娘喂得缘故,让那个丫鬟喂你两粒,你看看有没有这样的神效。”顾允文笑道:“就算如此,也是神效。咱俩跑出去了,再上哪里去找沈姑娘来喂药。”小玉不在和顾允文说怄气的话了,她说道:“师父知道怎样疗治这些太监们的武功打伤的伤,我想出去找找师父。”

    顾允文艰难的举起手,握住小玉的手说道:“这八位护法内功高超,有他们疗治,想来能治好的。”小玉握握顾允文的手,把腰间一个一尺见方的绣花小包——这本是杜婵,垫在顾允文的头下。她吻吻顾允文的额头说道:“你要在这里待着,咱俩就在这里待着吧。”丫鬟放下了蓝盒出来了,还侍立在旁边,看小玉有何吩咐。小玉笑道:“有劳你了,你回去替我俩谢谢沈姑娘。”丫鬟领命而去。

    小玉这时又跑进屋子里,取了沈玉芝送来的肴馔。顾允文一口菜难以下咽,小玉只是喂他喝了两口汤。小玉吃了几块糕点,自己在顾允文身边自酌自饮起来。

    晚间几位护法又来给顾允文运气疗伤,才疗过伤,沈玉芝也过来了。

    小玉才抱着顾允文,给顾允文喂过丹药。小玉笑道:“这回不是沈姑娘喂的,且看看药效如何?”顾允文颇无奈的说道:“伤好了在和你说话。”小玉抱着顾允文,俯身吻吻顾允文说道:“好好歇息吧。”沈玉芝在身后问道:“顾少侠,你的伤势略好转了一些吗?”小玉回头见是沈玉芝,她抱着顾允文,让顾允文躺稳后下了床。顾允文笑道:“多谢姑娘挂心,我好些了。令尊的丹药果然神效,”小玉看沈玉芝穿着鹅毛黄色的薄纱短衫,头上乌发盘成流苏髻,比先前随和了一些。这身装扮让沈玉芝看去似乎比往常大了几岁,她依旧举止沉稳、气质渊雅。沈玉芝对小玉微微笑笑,说道:“爹爹那边还有许多疗伤圣药,我再差人送过来一些。”

    沈玉芝看顾允文强笑着和自己对答,脸色比先前更加难看了。她武功修为也自不低、颇通医理。遂走到床边,伸出五根纤指,搭在顾允文的手腕上探探顾允文脉搏。顾允文体内气息凌乱、脉搏时强时弱。沈玉芝探过脉搏,站在床边不言语了。小玉却在身后笑道:“沈姑娘探探他的脉搏,他的伤势又能大有好转。——也是很有神效的。”沈玉芝脸上泛起红晕、顾允文也只得苦笑两声。沈玉芝想起小玉和顾允文是同居一室的,她问道:“爹爹把你们安排在一间屋子里了吗?”小玉笑嘻嘻的说道:“没奈何,我和顾大哥现在是你们的阶下囚,这样已经很承你们的美意了。我也习惯了和顾大哥住一块的,且将就着吧。”沈玉芝颇意外的看看小玉,小玉忙说道:“我睡在竹榻上,他也得有人看护着。才要解手,我背着他满院子找个僻静处,偏生没有。一会子不知道又闹什么?”

    顾允文颇嫌小玉说话粗鲁,小玉偏偏问顾允文:“顾大哥,你有一会没有解手了,我一个人背你不懂,趁着沈姑娘在,正好让沈姑娘帮我一下。不然——”小玉说着又愤愤起来,说道:“哼,待会你就尿床上。”顾允文有些难堪,沈玉芝却只是掩嘴一笑。

    沈玉芝在屋里待了一会后回去了,屋里只剩下小玉和顾允文。

    顾允文浑身的疼痛难当,沈玉芝一离开,他就放声声唤起来。小玉把被子紧紧地裹在顾允文的身上,抱着顾允文,给顾允文取暖。

    小玉照护顾允文,一夜没睡。早上才打了一会盹,沈玉芝带着几个仆人,又送过来一些日用器具。

    小玉伴着顾允文,几位护法每天轮流过来给顾允文疗伤。过了几天,顾允文的伤势不见好转,日见沉绵。这天小玉才送沈玉芝出去,回到屋里时顾允文晕倒在床上。小玉吓得手足无措,她探探顾允文的鼻息和脉搏,比往事更加微弱凌乱了。小玉伸手到顾允文的衣服里,摸摸顾允文的肋下胸口,都是冷冰冰的如碰到了冰块。小玉内力不济,无奈却只得自己给顾允文输入真气。顾允文转醒过来,声唤之声大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我有24颗定海神珠〕〔反派老公破产后[穿〕〔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盛世鲛妃〕〔大美女的至尊高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爱你,如灿烂烟花〕〔风雨歇马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