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种作战:幽灵部〕〔穿越星际:妻荣夫〕〔鉴宝风水师〕〔漫威之不死者之王〕〔总裁老婆很傲娇〕〔三国纵横之凉州辞〕〔女主黑化:男神,〕〔快穿:吾儿莫方〕〔重生零零:娇妻太〕〔网游之金刚不坏〕〔重生之废材崛起之〕〔天道罚恶令〕〔修仙之生存手册〕〔绝宠暖妻:寒少,〕〔前方高能:大BOSS〕〔青袂传〕〔学霸女神很高能〕〔美女赢家〕〔花都小保安〕〔神帝诊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四十四章 初练神功
    小玉又在窗口问:“顾大哥,你解手吗?”顾允文看着小玉苦笑着摇摇头,小玉又特地说道:“顾大哥我出去了。”顾允文说道:“你别走远了,早些回来。”小玉说“我知道”时已经出了小院。

    这是图文相配的一套秘籍,顾允文看去,每幅图上将运气的经迈、穴位都用小字标出。图下是心法秘诀。从第一幅图下“昔者伏羲氏始创八卦,近取诸身,远取诸物。言五行生克之道、阴阳消长之机,亦已备矣。生生之德,天地为大,无所私载……”这是一篇总纲,详述习武之人必先有民胞物与之量,与物为善之心,方可言及武学上乘造诣。以及修炼“传心诀”时最基础纲领性的口诀。顾允文平素颇读诗书,沈玉芝稍作讲解,他就能领会口诀里的涵义。

    沈玉芝把秘籍举在顾允文的面前,一页一页的翻过去。不觉之间窗外已经暗下来。顾允文详细听着,沈玉芝点燃蜡烛,继续给顾允文讲解心法,小玉在外面喊道:“顾大哥,我回来了。你们讲的怎样了?”沈玉芝听了说道:“顾大哥,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再行讲授。”顾允文应着,小玉怀中用衣襟抱着满满一怀抱花朵进屋了。小玉笑道:“你俩心法传授的怎样了?我采了这许多野花。”她俯身给沈玉芝和顾允文看看,又问心法传授的怎样了。顾允文说道:“沈姑娘先给我讲解心法口诀,讲解完了我再自行修炼。有不懂之处再行向沈姑娘请教。”小玉应着,问沈玉芝要瓷瓶,要把采来的野花装在花瓶里供起来。小翠说道:“小姐不喜欢这些浓艳的东西,她不喜欢屋里供这许多鲜花。”小玉问道:“那这些野花扔了多可惜,我不折它回来好了。”沈玉芝说道:“小翠你去找瓷瓶来,暂且放在这里。等小玉姑娘的屋子收拾好了,在放回去。”

    小翠领命去了,小玉将花朵放在一张小桌子上,她先过来背了顾允文。沈玉芝还不领会她要去哪里?小玉说道:“沈姑娘,顾大哥去解手。”顾允文在这床上半躺着有大半天了,沈玉芝听了忙取下小莲耳朵上的丝带,让她带小玉去。

    用过晚饭后,沈玉芝才给顾允文说顾允文临睡前将白日里的心法口诀在温习几遍,尽量记熟了。小翠进屋禀告道:“小姐,雨荷姑娘回来了。”沈玉芝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才说着,两个丫鬟左右夹侍着一个神态盈盈的姑娘进屋了。沈玉芝起身相迎道:“雨荷,你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那姑娘扫一眼顾允文和小玉,说道:“老爷那边忙的热火朝天的,我帮田姨料理了一会,回来晚了。”顾允文看去,这雨荷瓜子脸、尖细的下巴,两弯细长的眉毛,殷桃小嘴,一身天青色的薄衫长裙,举止打扮颇有几分沈玉芝的风韵。沈玉芝说道:“这是顾少侠,这是小玉姑娘。”她又对顾允文和小玉说道:“这是我的贴身丫鬟,叫夏雨荷,你俩叫她雨荷就可以了。”顾允文躺着问候夏雨荷,小玉也向夏雨荷见礼。雨荷颇庄重矜持的向顾允文和小玉还礼。夏雨荷说着西山岛的事情,顾允文这才看出,夏雨荷的一举一动却是有意模仿沈玉芝的。沈玉芝说道:“顾少侠要在这里疗伤,赶明儿你给顾少侠和小玉姑娘收拾出一间屋子来。”夏雨荷应着,小翠说道:“李姥姥已经给两位收拾好屋子了,是在后面这座院子里。”沈玉芝说道:“那里最好,我和顾少侠好朝夕过从的。”

    夏雨荷说道:“明日晚间老爷要和群雄去苏州,后天老爷就要启程去京师了。老爷说小姐得空的话,去他那里看看。这一去恐怕要一年半载的回不来。”沈玉芝又打听西山道上的事。夏雨荷从小就是沈玉芝的贴身丫鬟,两人名为主仆,情则姐妹。夏雨荷较之别的丫鬟,更有身份。沈玉芝一应琐事,丫鬟们都是请教过夏雨荷后行事的。

    夏雨荷出去了,不一会回来后她告知沈玉芝,顾允文和小玉的屋子已经收拾完备,只住过去就可以了。小玉又背着顾允文,几人出了院子。晚间的三山岛笼罩在低沉的星空底下,又是别一番景致。出了沈玉芝的院子,几人踩着一条不到三尺宽的鹅卵石小道,来到院子后面。靠着沈玉芝这座院落的后面,一座小庭院里靠北靠西两排整齐的青瓦房。夏雨荷带着大家往靠北这边过去,小翠忙跑在前面,到屋里点亮了蜡烛。

    进入屋子里,一应摆设俱全,夏雨荷说道:“小玉姑娘要照看顾少侠,住在那边屋子里,只隔着一间中堂,顾少侠叫一声就能听见了。”沈玉芝要分派两个丫鬟过来照看顾允文,被小玉婉拒。

    第二天早上顾允文被一阵阵的鸟叫声惊醒,叫小玉小玉不应。过一会小玉才进屋了,她摘了许多野花。下身长裙被露水打湿了。小玉换下鞋袜,过来背起顾允文说道:“昨晚下了一会雨,外面好不清幽的景致,我俩出去看看。”顾允文问道:“下雨了吗?我怎么不知道?”小玉说道:“晚上檐溜上的雨水响了一晚上,你练练那个心法,晚上就能睡得这样深沉。哎,吃了他们的丹药也是这等神效,你和这西山岛还真是缘分不浅。”说道来到院子外面,被雨水清洗过的花海新鲜纯净,到处的树枝树叶上、檐溜上,到处垂着闪光的水珠。有不知多少只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的正起劲,——却一点也不嘈杂,反而让顾允文心里沉闷的胸口更加清爽了。

    顾允文才叹着:“果然如同仙境,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能生出沈姑娘……”顾允文说了一般停住不说了。小玉蹙着尖细的眉头眺望着远处,说道:“我这样的姑娘,就是野山沟里生出来的是吧?”才说着,沈玉芝的声音叫道:“顾大哥,你这么早就醒了?”沈玉芝站在不远处的花田间小道上,穿着杏红色的薄衫长裙,笑吟吟的看着顾允文。顾允文回头一看,为之一惊。他有些仓皇的笑道:“我才醒的,和小雨到外面来看看。”沈玉芝脸上带着她那放下矜持后,会常常——几乎是一直带着的微笑说道:“那边备下了早饭,我来叫你和小玉过去。”顾允文还是有些惊慌的点头说道:“我们就过去吧。”顾允文有些失了魂魄一般看着沈玉芝。沈玉芝微微皱着玲珑的鼻子,把鬓间的头发往耳朵后面掠了几下,放眼看原野上的花海。小玉气鼓鼓的背着顾允文往沈玉芝的院子那边走去,顾允文趴在小玉的背上,想着放下矜持的沈玉芝,小玉、还有沈宗周的那个小妾田玉凤,平素脸上都是有意无意的微笑着,此事甚为蹊跷,顾允文有些摸不透其中的玄奥所在。

    小玉故意脚下滑了一下,顾允文吓得忙抱进小玉的脖子。沈玉芝忍住笑走过来对小玉说道:“用过早饭后我要去西山岛,你照看顾大哥。”小玉笑道:“我也跟你一起去吧,他自己在这里修炼武功。”顾允文忙说道:“你走了,沈姑娘的丫鬟怎么能给我倒茶倒水的?”小玉听他好笑,说道:“那我就不去了。”

    用过早饭后沈玉芝留下夏雨荷在这边看着,自己带了两个随身丫鬟去西山道。

    沈玉芝将心法秘籍留下来,顾允文自己参读那本心法,多所不解。他修炼起昨日沈玉芝教他的心法来。小玉在顾允文身边守着顾允文。

    顾允文早上练了一会《传心诀》里的内功心法,午后却寒毒之症大作。小玉在顾允文身边着急,怕是顾允文练错了武功。几个丫鬟知道顾允文是沈玉芝的座上客,看顾允文有意外,也都慌作一团。夏雨荷忙带着两个丫鬟去西山岛请沈玉芝回来。

    顾允文寒症发作半个多时辰后又安稳下来,小玉探顾允文脉搏无恙,心下稍安。过了两个时辰,这是午后,小玉看顾允文伤情渐趋安稳,她背着顾允文来到院子外面。明媚的春光映耀的无边的花海更加清新鲜艳,远处的湖面看上去高出三山岛许多,如同一道纯蓝色堤坝,横亘在天际。顾允文叹道:“这样的美景在眼前,却是身患重伤,无心赏鉴。真正辜负了这番美景。”小玉也不在和顾允文怄气了,她用手将鹅卵石小道边的草地铺展平整了,自己坐在草地上,让顾允文躺在自己的怀里。小玉手摸着顾允文颇显憔悴的脸说道:“等你伤好了,我们再把这太湖里的大小岛屿玩个遍。不知道小婵他们现在在哪里。”杜婵贪玩、小玉也是少女心性,玩性甚大。两人玩了这许多天,已经是感情甚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木叶起航〕〔史上最强狂帝〕〔辣手兵王〕〔最强神医〕〔毒戮天下〕〔盛世鲛妃〕〔为妃两世〕〔丫头,悔婚无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神秘总裁太给力〕〔我能看到成功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