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误惹大神:乖乖萌〕〔锦堂玉华〕〔我真是个富二代〕〔重生辣妻:席少,〕〔国产英雄〕〔隋末之大夏龙雀〕〔凰妃凶猛〕〔开海〕〔酒鬼醉天〕〔重生甜蜜蜜:总裁〕〔第一侯〕〔我是巨人〕〔极品朋友圈〕〔九星圣主〕〔重生南非当警察〕〔特种兵之至尊高手〕〔都市之我真的无敌〕〔重生特工小娇妻〕〔重生最强女神:帝〕〔斗罗之冰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四十五章 花海
    原野上五彩缤纷的花海蜂围碟阵,这样绚烂的情景很快又勾起小玉的少女情怀。小玉捧着顾允文的脸笑道:“来,姑娘亲亲你那冰块一样冰的嘴唇。”顾允文还要假装推脱一番,小玉俯下身子,又吻起顾允文来。吻了几下,小玉有点嫌弃的说道:“冰到人的心里去了,你快练功把伤治好吧。”小玉把杜婵的那个绣花小包垫在顾允文的头下,让顾允文躺在草地上,自己去花田里采摘野花。

    快到傍晚时分,沈玉芝回来了,沈宗周也来西山岛看顾允文。

    顾允文还躺在沈玉芝的床上,给沈宗周说着自己照秘籍上的心法修炼,不知是哪里练错了,午间寒症大作。沈宗周探探顾允文的脉搏,倒说顾允文的伤情稍有好转。沈宗周向顾允文询问几句《传心诀》里的口诀,顾允文解答的毫无差错。沈宗周说道:“你就这样练下去吧,要伤势全好,少说也要一两个月。若有什么差池,你们去西山岛上请周护法过来一看。他对《传心诀》的修炼甚是精湛,够给你做师父的了。”沈宗周晚上就要带着群雄去苏州,第二天早上众人要去京师勤王。沈宗周少坐一会,急匆匆的就离开了。

    晚间是小玉耳朵上蒙着纱巾,看沈玉芝给顾允文讲解《传心诀》里的心法。

    顾允文每天听沈玉芝讲解《传心诀》里的心法,行有余力则自己修炼。每次练过《传心诀》里的心法,顾允文的寒症就会发作一次。如是半个月过去,沈玉芝将《传心诀》里的心法熟记于心。他伤势大见好转,能起身自己走路了。

    天气已经是春深时节,岛上花红柳绿、莺啼鸥飞。这天沈玉芝给顾允文讲解过《传心诀》里的心法,她每到晌午时分,几乎是天天要沐浴。沈玉芝回去了,顾允文身上寒毒大解,他每天午后也会和小玉到小岛的四处走走。顾允文和小玉牵着手,往三山岛的北面湖岸边走去。小玉折了花朵,把花朵放在嘴里,抿一会就吐掉。顾允文说道:“那里有什么?你看你糟蹋了这许多鲜花。沈姑娘爱惜这些花朵,从来不折花朵的。”小玉将一朵喇叭状的紫色花朵放进嘴里,用力抿着,说道:“沈姑娘什么都好,你昨晚怎么不去亲沈姑娘。把人家按在那里,亲的人家气都喘不过来。”

    顾允文无话可说,小玉笑道:“小时候常常把这些花朵摘下来,去吸里面的蜂蜜。现在也还吸得到,但没有小时候那么甜了。给这个你尝尝。”小玉说着把一朵花放在顾允文嘴里,顾允文也用力吸吸,果然有些甜味。小玉笑道:“你敢像前些天晚上碰我那样碰沈姑娘吗?哪怕碰她一下,以后你就可以拿沈姑娘和我比。”顾允文冷笑道:“有何不敢?堂堂大丈夫,不就是……”小玉笑道:“你要是不敢呢?”顾允文支吾着,欲言不言的。他看小玉这副步步紧逼的样子,知道小玉要做什么。小玉猛的向顾允文一扑,过来搂住顾允文的脖子。

    小玉吻得狂热,顾允文不禁也被小玉点燃了。他对小玉上下其手,小玉顺势躺倒在花田里,顾允文说道:“这些花儿这么好看,压坏了怪可惜的。”小玉说道:“压坏了还会再长起来的。”顾允文又模模糊糊的说了一句什么话。

    暖风和熏、天地明澈。过许久,小玉和顾允文走出花田。小玉想起自己手臂上的守宫砂,撩起袖子看时那颗晶莹的红痣已经不见了。顾允文思量着什么,低头一直往前走下去。小玉叫道:“喂,给你看个东西。”顾允文猛然回头看小玉,小玉带着埋怨的神情,笑着给顾允文举起胳膊。顾允文看去,小玉的胳膊上红痣已经不见了,一条雪白的臂膀。顾允文有些怜惜小玉,小玉却只是有几分娇羞,还烂漫欢喜的样子。

    小玉脸蛋红扑扑的,拉着顾允文的胳膊,像是害羞、又像是撒娇、又像是欢喜。顾允文也带着几分羞涩,两人一言不发、漫无目的的走下去穿过一片片花田和小树林,回到屋里时,沈玉芝坐在顾允文的床头翻看《传心诀》。小玉哼着小调,在屋内忙来忙去——只不过是把一应陈设的物件来回摆动,东边的椅子移到窗下,窗下的桌子搬到床边的来回倒腾。沈玉芝也察觉有些一样,她笑道:“你身上满是花香,去哪里了?衣服上还沾着草叶。”沈玉芝说着将顾允文衣服上的草叶,顾允文讷讷的不说话。沈玉芝说道:“再讲会《传心诀》,我看你的寒毒已经驱散了一大半了。”沈玉芝这些天和顾允文在一起,活泼了许多。爱和顾允文说说笑笑。顾允文应着坐在沈玉芝身边。

    小玉叹气摇头,顾允文不想和沈玉芝探讨秘籍心法了,他说道:“沈姑娘,我们去外面看看走走,这两天岛上风光越大旖旎的醉人了。”小玉也说道:“是啊,今天风和日丽的,阳光格外明媚,我们闷在这屋子里,实在辜负外面的大好风光。”沈玉芝起身,小玉说声“等等”,回自己的屋里去了。不一会,小玉换过衣服出来了。她上身瓦青色的薄衫,下身淡红色的湘妃裙,走到顾允文前面,身子转过来转过去的给顾允文看,问道:“顾大哥,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顾允文点头笑道:“情人眼里出西施,你穿什么都好看。”小玉被夸得倒有些不好意思。她对沈玉芝说道:“雨荷姑娘置办的衣服尽是这样的颜色,穿着像老太太似得。”沈玉芝说道:“回头让雨荷再置办几件颜色亮一些的,她自己喜欢这样的衣服。”几人说着出了屋子,到湖边去。

    小玉较之平素格外欢喜活泼,她脱去鞋袜,拉着沈玉芝到沙滩的碎浪里戏水。沈玉芝初时不肯,玩了一会,自己起了玩性。顾允文看小玉一边在碎浪里跑来跑去,一边留意着顾允文,不时的看一下湖边的顾允文。沈玉芝忽的捧了一捧水,抛到小玉的身上。小玉也笑着捧了水要泼沈玉芝,沈玉芝已经跑开了。

    湖面上银色细浪一排推着一排,缓缓的涌上沙滩后,在湖岸边碰碎。几朵臃肿洁白的云朵低沉的垂在天水相接处,一派鸥闲鱼乐的精致,顾允文才游目欣赏着这美景,沈玉芝叫道:“等会浪潮就要涨起来,你放开我。”小玉不理会,咯咯笑着径跑上沙滩。沈玉芝站在水浪中动弹不得,却是小玉趁着沈玉芝不留神点了她的穴道。小玉不急不缓的坐在湖水里,双脚拨着水浪。沈玉芝站了一会,向顾允文叫道:“顾大哥,你过来解开我的穴道。小玉她使坏。”沈玉芝说着尽然有几分嗲气,顾允文向沈玉芝走去。小玉笑嘻嘻的对顾允文说道:“看你敢不敢碰她?”顾允文不让沈玉芝听见的说道:“看我现在碰给你看看。”他脱下长靴,挽起衣襟,一步一步的挨近水里。到了沈玉芝身边,沈玉芝神情颇显尴尬,说道:“你去叫雨荷来,让她给我解穴道。”顾允文问是哪里的穴位,沈玉芝红着脸,神情扭捏,过一会低声说道:“是左胸上的。小玉故意的。“顾允文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伸手在沈玉芝左胸上按按。沈玉芝以解开穴道,立刻向小玉跑过去。小玉看沈玉芝来势甚汹,忙爬起来要跑开,却在沙滩上摔倒了。沈玉芝也不留意脚下,摔倒在水浪里。

    两人才闹着,顾允文看湖上白帆点点,是从西山岛过来的船只。他喊道:“你俩别闹了,你看看那边又有人来了。”小玉和沈玉芝看湖上几艘小船从北而来。沈玉芝喊道:“顾大哥,可能是大哥他们来了,我们快先回去。”

    沈玉芝和小玉浑身湿透,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看着愈增风韵。沈玉芝怕被人看见,催小玉和顾允文回去。顾允文还笑说:“这样愈发显出两人的国色天香。”沈玉芝撇下顾允文,拉着小玉回去了。

    顾允文跟在沈玉芝和小玉身后,一路上沈玉芝害怕被丫鬟婆子们看见,快步在前面走着。回到屋里,沈玉芝有些张皇的一会要换衣服,一会要沐浴。她先催着顾允文出去,和小玉换好衣服。顾允文也换了衣服过来,这时沈嵩带着几个人已经进来了。

    小玉往外看,沈嵩身后几人一个儒生打扮、一个凛凛生威,却是傅山和杜鹏飞。杜婵拉着傅山的手,小玉先对顾允文笑道:“他俩好上了。”顾允文说道:“定然还没有我俩这么好。”小玉伸手在顾允文的腿上狠狠的拧了一把,顾允文不敢叫出声来。沈玉芝迎出屋外,小玉也跑出去了。

    小玉和杜婵又叫又笑的抱在一起,院子里顿时喧闹成一团。顾允文也向傅山和杜鹏飞见礼。杜婵问道:“你俩那晚出去去哪里了?害的我们在无锡找了好几天找不到。”小玉笑道:“被沈姑娘请上岛来做客了,这时小婵,杜婵,是他的师父的女儿。这是傅公子你们认识的,这位是他师弟,你们也见过。”小玉一口气将杜鹏飞几人引见给沈玉芝。小婵和沈玉芝见过礼,大家说着进入沈玉芝的屋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木叶起航〕〔史上最强狂帝〕〔辣手兵王〕〔最强神医〕〔毒戮天下〕〔盛世鲛妃〕〔为妃两世〕〔丫头,悔婚无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神秘总裁太给力〕〔我能看到成功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