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空间之全能军〕〔变身绝色女友〕〔婚然心动:总裁老〕〔一夜锁情,总裁先〕〔邪帝狂后:废材九〕〔一胎双宝:总裁大〕〔最强医圣〕〔吾乃大皇帝〕〔高冷大叔,宠妻无〕〔地球穿越时代〕〔美女总裁的龙血保〕〔超级英雄之恶邻〕〔绝美总裁的全能保〕〔甜妻在上:总统大〕〔魔王奶爸的幸福人〕〔重生之胆大包天〕〔篮场执剑人〕〔美漫之道门修士〕〔明廷〕〔我能看见熟练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湖情侠录 第五十章 鹊桥仙
    大家跟着周全孝出了金顶大殿,仆人抬了用白布包裹起来的尸体,几人走出金顶大殿,来到居落外围的一间小院子里。菠$萝$小说

    仆人抬出一张桌子,将死士的尸体放在桌子上。周全孝要了一把朴刀,他动手撕扯开死士的衣服,死士身上肌肤也是土灰的颜色,肌腱的块头甚是发达,棱条分明。周全孝在死士的全身用手按了一遍,死士身上依旧坚硬如铁。周全孝又撕下死士的裤腿管,腿上也是磐石般坚硬。全身上下没有一处破绽。

    周全孝反复的详细查看几遍,站在死士旁边叹息着摇头,

    周全孝要查看死士的私处部位,他对田氏笑道:“姨娘你们回去,我在仔细查看查看。”田氏几人会意,走出院子。杜鹏飞肩上的伤口处又开始流血,杜婵扯开杜鹏飞的袖子,解下已经被鲜血浸透的布条,杜鹏飞肩上的伤口甚深,需要缝合。田氏看了又是心疼、又是自责,几人回到金顶大殿。田氏拿了自己平素绣花的针线,将钢针在蜡烛上烧烤了一遍,给顾允文缝合伤口。

    田氏手颤抖着,一手托着杜鹏飞健壮的胳膊,一手拿着绣花针,一针一针的插进杜鹏飞胳膊的肌肤里,只是说着:“稍微忍忍,这就好了。”杜鹏飞大有关公刮骨疗伤之态,眼睛看着前面,脸上不动一点声色。

    一个多时辰过后周全孝才回来,沈嵩问道:“怎样?周叔叔,死士身上可有什么破绽所在。”周全孝摇摇头,他说道:“外面巡逻的兄弟们都被迷药迷翻,藏在西头那边的几个院子里,现在都救醒了。”沈嵩听了,忙去看顾那些巡逻的武士。沈玉芝也要告辞回去了,田氏被吓破了胆,自己不敢在住在这里,要去沈玉芝那边。周全孝亲自送沈玉芝几人到湖边,他对沈玉芝和田氏说道:“小姐,姨娘,你俩在那边安心住着,我会立刻差人去老爷那里禀告岛上的变故。湖面上的巡查也会严谨许多,那些人暂时不敢来西山岛捣乱。”

    沈玉芝几人告别了周全孝,坐船回到三山岛。湖面上到处都是巡查游弋的,此起彼伏的号角声。

    回到三山岛,沈玉芝倒还镇定,小玉、田氏、杜婵几人被方才的血腥场面吓到了,脸上都带着恐慌的神色。傅山提议沈玉芝给大家举办一场酒宴,沈玉芝忙让夏雨荷去置办酒宴。

    酒宴上山珍海味,大家都努力提起兴致,营造酒宴上的欢快氛围。一场酒宴过后,方才西山岛的血腥场面似乎已经离田氏杜婵几人非常遥远,恍如隔世了。

    田氏喝了不少酒,已是半醉了。她渐渐先露出对杜鹏飞的缱绻来,握着杜鹏飞的手,问这问那的。杜鹏飞低头不敢看田氏,对田氏的话有问必答。但田氏又不时的醉眼朦胧的看顾允文,小玉和沈玉芝几人看不透其中的机关,以为田氏一下子看上了顾允文和杜鹏飞,都矫舌不下。

    小玉拉着顾允文离开宴席,沈玉芝叫了杜婵,说去花田里透透气,傅山也跟着杜婵出去了。

    小玉和顾允文回到屋里,小玉酒带半酣了,她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敲着二郎腿,对顾允文笑道:“田姨娘已经疯了。”田氏姿色超绝,顾允文有些怜香惜玉之情,想说回护的话,又怕小玉责备。小玉嚷叫热,又嚷叫口渴,让顾允文给她倒茶喝。

    顾允文给小玉倒了茶,小玉喝了两口,她酒意上冲,焦躁不安起来。一会用手扯扯衣领,一会抱怨杜婵迟不来、早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和她住在一起。小玉已经醉的胡言乱语起来,她机灵的伸头往外面看看,揪住顾允文的衣领,几把把顾允文推倒在床上。

    暮色降临,白天的血腥场面又在田氏和小玉几人的心头清晰地浮现出来。大家聚在沈玉芝的屋里,杜婵和田氏出去解手,要小玉陪着她。几人又是害怕又是好奇的谈论着僵尸死士的事,小玉问傅山这些事可是“史有明文”的,傅山只说《楚辞》里有一篇《招魂》诗,一篇《大招》诗,都是显示出上古的楚地先民就有这种巫术的流传,楚地风俗好巫,这是先秦时就流传下来的,具体的他却没做过考证,说不上来。

    田氏和杜鹏飞坐在两张矮椅子上,促膝而谈。沈玉芝想和顾允文单独说会话,老是被小玉岔开来。只听杜婵叫声:“小玉”。小玉回头,杜婵平举着双手,脸蛋涂着大红色的胭脂,照着那些死士的样子,睁眼看着小玉。小玉着实被吓了一跳,她“哎呦”一声,说道:“这傻丫头,这一跳吓得我。”小玉用手抚着胸口,沈玉芝掩嘴笑着,杜婵说道:“没像田姨娘那样把你吓晕,也算我发慈悲。”

    杜婵责骂了几声“傻丫头”,杜婵忽然问道:“小玉姐,你的全名叫什么?”小玉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她嘴里囫囵说了一句什么,杜婵也不追问。

    晚上临睡了,田姨娘拉着小玉和杜婵,要她俩留下来陪自己。小玉和顾允文才在如漆似胶间,推故回去了,杜婵留下来陪着田姨娘。

    小玉和顾允文回到屋里,顾允文感叹周全孝武功高强、深不可测。又羡慕傅山年纪轻轻,学问渊博,无所不知。小玉心里只想着一件事,坐在顾允文你身边魂不守舍的样子。小玉看顾允文似乎没体会到自己的心思,只在一边叨叨自语,小玉时而附和一两句。过一会,小玉生气起来,她从顾允文的褥子底下取出自己换下的衣服,拿着肚兜在手里翻来覆去的只是说:“这个不能在穿了,缝一下带子,还是能穿的。”小玉说着去自己的屋里取了针线,过来坐在顾允文面前,认真的缝起肚兜来。顾允文这才会意,说道:“小玉,你回去吧,我要歇息了。”小玉咬牙气愤愤的看着顾允文。顾允文笑道:“看着样子,你是要自荐枕席了?妙极。”小玉一把扑过来,把顾允文推倒在床上,一边解顾允文的衣带,一边说道:“又学傅公子文绉绉的,看老娘收拾你。”顾允文笑道:“姑娘手下留情。”

    沈玉芝聃心西山岛的形势,每天派人去西山岛打听消息。太湖湖面上被赤霞城的船只封锁了,赤霞城的船只不分昼夜的在太湖上巡逻。

    顾允文体内寒毒已经驱除干净,这时不在发作了。这天沈玉芝叫过小玉和顾允文,将《传心诀》的秘籍在野外烧掉,顾允文笑道:“沈姑娘救命之恩,不知何以言谢?”沈玉芝看着湖面说道:“不用了,你谢我,小玉又得谢你,我又得谢小玉。几下里刚好扯平。”顾允文笑道:“我像小玉谢我那样谢你吗?”顾允文用他和小玉的私事调戏沈玉芝,沈玉芝不明就里,说道:“随你便,小玉怎么谢你的?是以身相许吗?”顾允文笑着不答,沈玉芝歪打正着。平素都是小玉用这些男女私事调侃沈玉芝的,看沈玉芝羞得面红耳赤的样子,小玉都会得意非常。这回小玉听了,脸蛋飞红。她抓住顾允文的胳膊,在顾允文的肋下狠狠的掐了一把。顾允文怪叫着,小玉说道:“信不信我把真像告诉沈姐姐?”顾允文还不服软的说道:“你去啊,你不怕我才不怕。”小玉转身说道:“沈姐姐,其实……”小玉要说时沈玉芝已经往回走了。小玉扯着顾允文的胳膊说道:“晚上再和你算账——再收拾你。”顾允文笑道:“就你那两下子,也还一般。”小玉说不过顾允文,拿脚在顾允文的腿上踢了两脚,顾允文还在那里呃啊的乱叫着,小玉转身去追沈玉芝。

    顾允文追上沈玉芝和小玉,没说几句话,他又用那些沈玉芝摸不着头脑的话和沈玉芝**。顾允文不敢向调戏小玉一样公然调戏沈玉芝,只得旁敲侧打,迂回进击。小玉在旁边气的怔怔的,抿着嘴一会看一眼顾允文,一会看一眼顾允文。才走着,前面不远处的油菜花田里传来杜鹏飞雄浑的声音。小玉几人一听,忙放轻脚步。只听顾允文大声问道:“你到底爱不爱我?”一个女人的声音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却是田氏。小玉几人听了,停下脚步,侧耳倾听。杜鹏飞又追问一句:“你到底爱不爱我?”田氏嘴里囫囵的说着游移不定的话。杜鹏飞急了,追问的更紧了,说道:“那你还是不爱我的?是不是?田氏低声啜泣道:“也不是,我看不见你时,也会觉得心里空虚的慌。”杜鹏飞追问道:“那你爱我了?”小玉和沈玉芝对看一眼,几乎笑出来。田氏哭道:“杜公子你别这样,咱们有话好好说。”小玉三人听着形势不对,往前走了几步。田间鹅卵石小道的交叉处,杜鹏飞抱着田氏,狠命的吻起田氏来。小玉看杜鹏飞不会亲吻,在田氏的嘴上亲了两下,又在田氏的脖子上脸上乱亲着。田氏仰头闭着眼睛,泪水从脸蛋上留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盛世鲛妃〕〔我有24颗定海神珠〕〔反派老公破产后[穿〕〔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大美女的至尊高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爱你,如灿烂烟花〕〔风雨歇马镇
  sitemap